top of page

2021年3月19日

此事件尚未完成編制,歡迎你加入編輯團隊一同補全歷史。

用道歉說一句最美的生命之詩 - 《最後》辛波絲卡



作者:辛波絲卡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9/02/12

頁數:221頁

ISBN:9789864061402



如果真的只能選擇一位詩人開始了解新詩,我想我會選擇波蘭的女詩人辛波絲卡(Wisława Szymborska)。她生於1929年,於199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逝於2012年。據統計,她整輩子發表的詩作少於350首,每部詩集也只有二十來首詩,卻令她享譽歐美。


不只如此,她的詩作普遍非常短少,句字非常簡潔,最短的詩即使以波蘭語原文去數算,可能也只有不到30個單詞。辛波絲卡之神乎奇技,就是能將這樣微縮的字詞,展現出讓舉世讀者沉思動容的世界。


《最後》由台灣寶瓶文化所編集,包括了辛波絲卡最後一部詩集《這裡》、過世前的最後數首遺作,以及她各個時期的五十多首詩作。


最短小的詩 最深的微笑


「當個拳擊手,要不然就根本

 不要到場。啊繆斯,蜂擁而至的群眾在哪裡?

 大廳裡有十二個人,還有八個空位--

 這場藝文活動可以開始了。

 有一半的人是因為躲雨才進來,

 其餘都是親屬。噢,繆斯。」

 《詩歌朗讀》(節錄)


現代詩是具有無限詮釋性的,甚至鼓勵作者本人別去控制字詞背後的意義。儘管如此,我想所有讀過辛波絲卡詩作的人,也會同意她對世界有一份充滿靈悟的幽默。


辛波絲卡總是以生活同最平凡的事物入詩,像雪、水、花園、信封或是鏡子,透過這些事物的處境,點破世間令人會心微笑的矛盾或困窘。最神奇之處,是她的詩不只有幽默(不然就只是笑話了),還能把這份幽默感,轉換成面對世界的笑意,在微笑之間欣賞這悲喜交雜的人生。


辛波絲卡寫過死亡、寫過戰爭、寫過失戀、寫過老去,可是在她的詩句裡,你不會感到那撲面而來的沉重抑壓,反而在輕描淡寫之間,化解了人性的各種悲劇,似乎即使萬念俱灰,也仍能保存一抹微笑。


一聲充滿詩意的致歉


辛波絲卡經過殘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祖國波蘭一度被德國吞併,戰後她亦曾跟隨當時的風潮,加入波蘭共產黨為理想熱血奮鬥,但最後又因為史太林的殘暴而心灰意冷。


她的詩作雖然也有戰爭與獨裁者的題材,可是相比其他波蘭作家、如同樣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米沃殊(Czesław Miłosz),辛波絲卡的作品已可說是很輕盈,甚至刻意與政治及歷史題材保持一點距離,回歸到內心最單純的深處,讓世間即使處於極黑暗的境地,仍能有遼闊、安靜、讓有人會心微笑的一片天空。


人世間再殘酷的事物,在她的短詩之下,都可以化為一聲在晨間的輕巧問候,一段友人之間平和的嘲諷,甚至是一聲誠懇恭敬的道歉。像她最有名的詩作之一《在一顆小星星下》(Under One Small Star/Pod jedną gwiazdą)--


「我為自己分分秒秒疏漏萬物向時間致歉。  我為將新歡視為初戀向舊愛致歉。  遠方的戰爭啊,原諒我帶花回家。  裂開的傷口啊,原諒我扎到手指。  我為我的小步舞曲唱片向在深淵吶喊的人致歉。  我為清晨五點仍熟睡向在火車站候車的人致歉。」(節錄)



只須世間仍有一絲幽默 就值得活著欣賞


筆者絕對不是詩人更不是喜愛寫詩的人(這個身份距離我著實太遙遠),然而每一次讀到辛波絲卡的詩,都像聽見了雨水敲打在雨傘上的聲音,那是一種只要當你認真注意,才會發現的微細又動聽的音韻,即使天色陰翳,心情沉滯,卻仍然輕輕地敲響世界的旋律。


有時候,我們的確無可避免身陷在人生最困苦的低潮裡,世界偶爾也的確很無情很可怕,但世界中最美麗而獨特的事物亦同樣不會輕易消逝,只要你不放棄世界,以及放棄仍身處於世界中的你。


「某處一定有出口

 對此我全不懷疑

 但不用你去尋找

 它自己會來找你

 它一開始就

 悄悄跟蹤你

 而這座迷宮

 只為你一人,為你

 一人打造,只要你能,

 就屬於你,只要是你的,

 逃離,逃離--」

 《迷宮》(節錄)


只有我們還有天空、還有雨水、還有清澈的心靈,最純潔的微笑與感動始終會與我們同在。就如同辛波絲卡為我們留下的每一首詩。


   快速搜尋

​請選擇日期

​請選擇類別

搜尋功能不適用於此文章

20191114214425-393eee51.jpeg

​blank

​Title

Description

​blank

​blank

​個

   後續事件

​blank

20191114214425-393eee51.jpeg

​Title

​blank

​blank

20191114214425-393eee51.jpeg

​Title

​blank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