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因一張合約被困貨輪上四年、母親去世也不能上岸,求助無門 — MV Aman貨輪事件

窮奢極欲 | 時政類 | Jul 11, 2021

此影片謄本由Kaonashi製作

大家好!這裡是窮奢極欲--一個離不開錢的頻道。這一年多來,相信很多人都有為了防疫關在家中一兩個月,過去想出門就出門,不想出門也得為了生計不得不外出工作,曾幾何時心中不時閃過「好想一直都宅在家」的念頭。而現在因為疫情的緣故,出門有了限制,一段時間的封閉生活開始懷念起了過去想出門就出門的自由,我們才封閉了短短幾個月,就已經空虛難耐。

而有人卻孤身在大海之中,待了長達四年之久。四年來只能吃著乾扁的麵包,配著變了味的蜂蜜維生,有好幾次想上岸都被岸上警察抓回船上,讓他繼續在船上自生自滅。他沒有犯罪丶沒有欠債丶他沒有任何過錯,但是他卻被限制在一艘不能靠岸的船上,一個人孤零零的,甚至連他母親過世的消息,都是透過親友電話告知,而他除了哭,什麼也不能做。今天跟大家介紹這個漂流四年不能上岸的故事。

穆罕默德.艾莎 (Mohammed Aisha),他出生於敘利亞有著海軍基地的城市---塔爾圖斯 (Tartus),港邊的孩子長大了,理所當然走上了甲板,在船上打滾了多年,艾莎他跑遍了世界各地,最遠曾跟隨貨輪跑到了香港,他說那裡是他最喜歡的港口。隨著時間的打磨和經驗累積,艾莎的職位不斷晉升。

2017年5月5日,他踏上了他人生中的第十一艘貨輪,而現在的他已經是這艘「MV Aman」的大副,但他絕對想不到這將會是他一生中最漫長的航程。兩個月後,他們抵達了離蘇伊士運河 (Suez Canal)約只有20公里的阿代比耶港 (port of Adabiya),眼看這條世界上最大的運河就在眼前,埃及政府卻將他們攔了下來。原來是因為一年前,這艘船的船主有在這裡購買一個三噸重的船錨,目前還欠當地21500美元 (約新台幣645000元),在船東還清債務前,埃及政府都不會放船離開。

這時,「MV Aman」的埃及籍船長跟艾莎説他要上岸辦事情,請他代為管理船上的事情,並拿了一個合約書給他。合約內容是要艾莎擔任船的法定代理人,他對艾莎説因為他在當地比較有關係,所以他下岸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門路可以解決,而他希望這段時間可以將船上的事情都交給艾莎。艾莎原本是想反正這件事情應該也不會拖太久,畢竟船家不太可能會為了幾萬美金,就讓一艘幾百萬美金的貨輪一直扣在這裡,然而,他沒想到這合約卻把他接下來四年的人生都賣掉了。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一天又一天,船長沒有回來,艾莎的心漸漸沉了下來。他聯絡了船家好幾次,對方只是叫他不用擔心,債務他會處理,有時還會拿著西聯的匯款單,說他要去匯款了,但是帳款永遠沒有進來,一拖就是好幾個月。為了免去高額的漁港費用,「MV Aman」早已離開岸邊,在幾乎看不到岸邊的地方落錨漂流著,需要補給也只能用小艇從陸上運過來。

就算如此,每天的食物丶燃料丶保養以及其他港口開支累積下來,債務以恐怖的速度增加,很多船員看不到希望。面對遲遲未能到手的工資,「MV Aman」的船員失去了耐心:他們逐一簽署了文件,從港口管理局拿回了護照,陸續離開。

2017年11月,艾莎打電話給代理商,要求下船,一位港口管理人員告訴他,這樣做是不允許的,作為船隻的法定監護人,他就是必須要住在船上,並且還扣留了他的護照,防止他逃跑。

隨著待在船上的時間越多,船員們應得的薪水就越高。但是拖得越久,希望就越渺茫,船上的氣氛也越來越浮躁,僵硬的氛圍引爆了好幾次的衝突。17年年底,船員只剩下8人,這8人隔空跟家人跨年,這種有家不能回的孤獨感又帶走了4個人,這四個人當中還包括了最後的廚師。為了讓剩下的人撐下去,艾莎自告奮勇,擔任起了廚師的工作,很遺憾他的廚藝根本是變相逼人下船。

這段時間,艾莎手機寸步不離身,因為只要有手機,他就可以聽到他媽媽的聲音。他母親為了讓他覺得身邊有人陪伴,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他。這一年多年,艾莎被合約壓得喘不過氣,他身不由己,而且身為船上現在的負責人,他還必須跳出來掌控大局,穩定大家的心。

看著船上的氣氛越來越差,他的心理壓力可見一班,唯一的寄託就是每天跟他媽媽通話的那段時光,只有拿起電話聽到他媽媽聲音的那一刻,他繃緊的神經才能獲得解放。他的母親除了每天陪他聽電話,還去了大馬士革,向敍利亞外交部請願,但也沒有人願意聽他反映問題,就算透過關係,好不容易地找到了一名敘利亞外交官的電話,對方也只説了一句「這屬於埃及的主權事務,很抱歉」就草草結束電話。

1

1

到了9月後,他母親的電話越來越少了,她得了癌症,人躺在醫院接受治療,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化療,就是累到昏睡過去。但是只要一清醒,她就一定會打電話給艾莎,聽著媽媽越來越虛弱的聲音,艾莎真的是心如刀割。他聯繫了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ITF),希望他們可以協助向法院提出另選他人作為船隻監護人的請求,他希望可以回到媽媽的身邊照顧她。

9月10日,艾莎的一個親戚打電話過來,他母親走了,這位心繫孩子的母親,最終沒能等到孩子歸來的那一天。雪上加霜,法院駁回了他的要求,根據工會聘請的律師所述,法院從未了解過艾莎一案,並且對他想要予以解釋的要求也置之不理,那一刻,艾莎崩潰了。他事後説,他當時真的非常認真考慮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他撐下來了,畢竟還有其他親友等著他回去。

時間來到18年年底,第二個跨年,同時又有兩個伙伴選擇離開,這天除了艾莎,就還只剩下一名船員。但到當年8月,這名船員上岸辦事,隨後打電話說,他不回來了。至此,這艘面積有著足球場大小的巨輪,就只剩下他一個人。

聽了好多年的輪船嘎吱聲和抖動聲,如今卻令他毛骨悚然。而且因為船家拖欠債務的時間太長,原先一直幫他們購買物資的岸上代理人,已經替他們墊付了超過10萬美元(約新台幣300萬元),到後來,代理商送物資過來的頻率越來越低,很多時候只剩幾片乾麵包可以啃。而且船上的柴油快用完了,燃料一但用光,電燈就會熄滅,而且手機也無法充電了。為了省電,他的手機長時間處於關機狀態,唯一的樂趣就是在駕駛台凝望地平線,看著往來的巨輪,用望遠鏡看著遠方的人,尋找一絲絲同伴的感覺。

為躲避白天的酷熱,他會下到船艙裡,太陽下山時再出來在甲板上走走。他説,到了夜裡,船上漆黑一片,寂靜無聲,就像墳墓一樣。

壞消息接二連三,2019年底之後,船東就再沒回過他的電話,徹底地銷聲匿跡,「MV Aman」和艾莎就此被捨棄在大海之中,缺水丶缺食物丶缺電,而且唯一能談話的機會,就只有當巡邏的警員在檢查他有沒有逃跑的時候。飢餓丶空虛丶寂寞,他每天徘徊在崩潰的邊緣,終於他明白到,要下船,他只能靠自己。

1

1

2019年9月,他兩度發出無線電遇險警報,説他在船上已經無法生存,然後乘坐救生艇來到岸邊,希望這些埃及岸上官員可以施捨一點同情心,可惜每一次的最後,都是他被警員們架回船上。他甚至央求警察把他關進監獄,只要能離開「MV Aman」,怎樣都可以,但他們說這樣不行,因為他沒有做錯任何事,而且他是敘利亞人,又缺少必要的簽證,因此不能入境埃及。

他有多次嘗試偷渡到岸上,警察們把他當成問題人物,派出了一名65歲的退休船員到船上監視他。起初,這位退休船員對艾莎有很大的成見,因為他多次惹事,給員警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但是當他們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後,他才了解到艾莎經歷了多大的痛苦,心態才漸漸從敵視轉為同情。

2020年3月的清晨,睡夢中的艾莎被艙外傳來的風雨聲驚醒,只見他們的船在狂風巨浪中拖著錨,徑直朝一艘油輪衝。此時船上的燃料巳經所剩不多,無法改變航向,當時真的差一點就相撞了,所幸最終兩邊都平安無事。

到早上的時候,「MV Aman」已經在蘇伊士運河入海口附近擱淺,這裡離岸上只有270尺左右的距離,艾莎走到甲板上,看著遠方的平房,他感動到眼淚都快流下來。現在,艾莎認識那些住在蘇伊士的船員,可以游過來給他送熟食了。他們會提前用塑膠袋把食物包好,而且也可以把艾莎的手機拿到岸上充電。

那名退休船員回到岸上,將艾莎的遭遇告訴其他人,出於對艾莎的同情,警方對艾莎游上岸一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不會逮捕他,但前提是他要在日落前回到船上。冬季來臨,艾莎用運輸托盤做了一個筏,還做了一套繩索去輔助自己上岸,因為這套裝備,警察們給了他一個外號:漂流者(Castaway)。

事情開始有了好轉,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說服一名當地的工會成員同意代替艾莎,去擔任「MV Aman」的法定監護人。同時,他讓一名律師向法庭請願,希望法庭能接受更換船隻監護人的提議。他亦替艾莎聯絡到記者,希望透過媒體的力量向官方施壓。不幸的是,在等待判決期間,艾莎的奶奶也去世了。「我永遠也不會原諒那些人,在我失去一個又一個家人時,他們還把我留在這裏。」艾莎說。

4月20日,他終於接到官員的電話,他的漂流日子終於可以靠岸了,可以結束4年的惡夢之旅。

1

1

有些人會問:「那保險公司都不用賠嗎?」,的確,現行的國際貿易,幾乎任何的貨運都會有保險,這不只是保障中間的貨運公司,也是保障貨物的交易雙方。但是,像這種產險都有一個「除外事項」,那就是被保險人故意的行為所致的損失。像「MV Aman」這樣因為船家欠錢沒還,這很明顯是屬於故意行為,理所當然地,保險公司是不會受理的。最可憐的受害者就是那些貿易商和船員,等了那麼久的時間,也不知能不能拿到應得的賠償。

其實,艾莎的事情並非冰山一角。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的數據,自2004年起,共發生過438件船員被遺棄案,其中涉及到5,765名船員,而且數據還有上升的趨勢。

希望艾莎的事件,能夠引起國際關注和預防,願同類型事件不會再上映。最後據艾莎本人表示自己「解脫了!開心!」丶「感覺跟出獄一樣。」,同時也表示期待安定後再次回歸海上的工作。

好了,這集的窮奢就到這裡,對這個話題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在下面留言,聊聊你們的想法。如果喜歡我們的頻道,記得訂閲丶讚好和分享。我們下一集再見,掰掰~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