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 - 總有一瓣喺左近》第183集 - 高靈嘉賓分享靈異經歷 (主持: 潘紹聰, 詹朗林 (JJ), 岑樂怡 (阿妹) )

ViuTV | 娛樂類 | Apr 18, 2021

詹朗林(JJ): 新一輯的「總有一瓣喺左近」會邀請星級嘉賓、高靈人士分享詭異、鬼魅的靈異經歷。

岑樂怡(阿妹): 我們還會有一個視像環節,不論你身處何方,只要靈感到,你都可以向我們報料。

潘紹聰: 今集的嘉賓是Super Girls的Aka。至於視像報料的朋友則跟我很有緣,而你又這麼有緣看到這個節目,只要從頭看到尾。

潘紹聰: 歡迎收看「總有一瓣喺左近」。我們歡迎Aka,你好。(阿妹: 你好。)

趙慧珊(Aka): 你好。很開心,我是你們的支持者。

潘紹聰: 是的,今天可以分享一下你的經歷。

Aka: 是的,也挺多,有很多不同的經歷。先說一個吧。(潘紹聰: 好。)

Aka: 這個是我阿姨告訴我的。記得早幾年颱風天鴿在澳門肆虐嗎?

JJ: 有很多人死亡。

Aka: 是的,沒錯。其中一位阿姨是澳門人, 她告訴我有一個停車場位於地庫,水便湧進去。那時有個人特意 走進去讓人們離開,「快離開…」。但他自己走避不及,被水淹沒了。然後他…(潘紹聰:死了?)死了。到了第二天,水仍未退,蛙人潛入水底,開始搜索這個人時,蛙人不斷聽到有人喊「快離開…」,但並沒有發現那人的屍體。然後搜索了很久都未有發現,他的家人也感到著急,便跟蛙人一起搜索。他的家人一邊喊著「你出來吧…」,「這裡的人已經疏散並離開了」,「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只想尋回你的屍體」,「你出來吧」…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潘紹聰: 但已經知道他應該已經死了?

Aka: 那些人知道他已經死了,因為未能尋回他。

JJ: 已那麼久了,已經一整夜了。(Aka: 是的。)

Aka: 正當他的家人喊「你出來吧」,他的屍體就浮上來。就覺得這件事情比較… 他好像真的聽到,雖然他已經過世。可能他並不知道自己已遇溺。(潘紹聰: 是…)

潘紹聰: 現在說起澳門,原來Aka是澳門人,你的家人本身都在澳門。(Aka: 是的,那些親戚。)接下來說這件事也是與你家人有關。

Aka: 是的,這件事發生在我小學的時候。 我爸爸突然長骨刺,他很痛,而且還發燒。看他的X光照可看到他骨頭離奇地長滿骨刺,大家都說很難醫治。那時我印象很深刻,他要特意找了很多物理治療師,其中一個在屯門,我們要坐巴士去。他自稱是神醫,治療時很用力給我爸爸推按。所有治療一直都無法醫治我爸的病,大約過了半年也無效。我媽便忍不住回內地,找了一位他們說很有名的神婆,回去問她。那位神婆說有三隻鬼跟著我爸爸,她說出了三個姓。她說第一個可算是我爸的同事,因為我爸爸那時是監工。她問我爸,我爸說是的。這三個其中一個因貨車而亡。

JJ: 因為貨車而意外死亡,不知原因?工作時?

阿妹: 其實跟你爸爸沒關係。

Aka: 是的,我爸爸說只是點頭之交,而且他們不是在一個區工作。然後那個神婆說因為我爸時運很低,所以它找到我爸。這是第一個,說有三個跟著我爸。她說第二個就是我爸爸原來以前有一位姐姐,即是我的姑媽。說它要在地府冥婚,但它找不到我嫲嫲替它證婚,但那時我爸完全不知道有一位姐姐,他們從來沒說。

JJ: 沒有人知道有一位已不在世的親人。

Aka: 是的,從來都不知道。我媽媽覺得很奇怪,便立即致電我嫲嫲詢問,在那一刻才知道他有位姐姐,沒出生還是…(潘紹聰: 夭折?)是的,就是這樣。第三個跟我爸並沒有甚麼關係,第三個是我們大廈管理員,他年紀很大了,我們回來後才知道他已經過世了。好了,現在找出這三個人,我爸要給它們燒東西,他給它們燒的是甚麼?原來是飛機和船。為甚麼要燒這些?她說原來要象徵這些人離開,我們已經知道了,現在給它們燒金銀衣紙,這艘船和飛機… 當然也會給它們燒水手,象徵它們要離開。

JJ: 送它們離開。

Aka: 是的,燒了之後,真的很離奇,我爸的骨刺全部消失了,他的骨刺是完全消失了。

潘紹聰: 消失的意思是…  

阿妹: 其實也很奇怪,X光看到他的骨頭長滿骨刺。

JJ: 是的,而且骨刺不會突發,骨刺會慢慢地開始疼痛(Aka: 是的…)

潘紹聰: 他燒衣紙後多久沒事?

1

1

Aka: 我猜大約一個星期後,他真的沒事。我覺得這件事情很恐怖,在我生命中見證了這件事情。

阿妹: 但很無辜,有兩個個案跟他並沒有甚麼關係…(Aka: 是的…)但還是要騷擾你爸爸。

Aka: 是的,那個神婆告訴我媽媽,幸好我媽媽旺我爸爸,不然我爸爸也會沒命,她是這樣說的。

潘紹聰: 但骨刺是第一次聽…

Aka: 是的,我覺得那時很可憐,任何治療都試過,又試過用鹽熱敷他的脊椎,試過所有方法。但當完成拜祭…就很幸運,沒事了。

潘紹聰: 有時真的很有趣,向多位醫生求診。當然遇上這種事,大家要理性一點,先去看病,但如果很久都未能治好,你可以往這方面考慮一下。像我們古時有一種方法,就是看通勝,查日腳…(Aka: 日腳,是的…)有很多是可以化解的。

Aka: 即是他遇上這些事情是已經注定?

潘紹聰: 應該這樣說,通勝寫了你犯了哪些煞,而剛巧你在那個時辰碰上那件事,這件事會對應上,並不是一定注定。若你不去靈探、去做這些事情,你未必碰到。(Aka: 明白…)

JJ: 但這些較為多是身邊人的經歷,你自己有沒有撞過邪?或者可否算是高靈會碰上那些東西?

Aka: 我發覺自己小時候比較高靈,小時候也遇到挺多的,每次入住酒店都會撞邪。而且我小學時真的看見一個黑白照的人頭出現在廁所裡,不單只是我一個人看到,因為我拉著我的同學們一起看到。我妹妹做空姐,我曾跟她一起乘坐飛機到德國,我坐在較前的位置,我妹妹負責的區域是經濟位的一部分。我記得航程應該是13個小時,或是…我忘了,航程到了差不多10個小時的時候機長突然廣播,詢問乘客中是否有醫護人員,他們現時情況緊急。我心想是否經常發生這種事。過了沒多久,我妹妹從後面走過來,我還看到她的妝並沒有掉,想稱讚她一下,「你真不錯,妝這麼久還沒有花」。她說「不,我現在並不好」,我問她怎麼了,她問我是否聽到需要救護人員,然後我說聽到,然後她告訴我剛剛有位伯伯過世了。她剛才給他做了急救,她說她做了心肺復甦、人工呼吸,讓我不要碰她。我知道她因為這事而感到不開心,我們下了飛機,去到德國的酒店。因為她很累,我們便睡覺。兩個人睡在床上,我這樣睡在這邊,我妹妹在那邊,我在這邊。睡覺途中我開始做夢,我在夢裡看到一位老伯伯,他很用力像這樣抓住我雙手,然後一起這樣倒在地上。我不知為何自己知道對方是外國人,要說英文,然後我跟他說「很痛」,然後他鬆開了手,但他的樣子好像很辛苦。然後他好像粒子一樣,突然全部消失了,像煙消失了。在這個時候,我先驚醒了,然後我喊我妹妹,我妹妹看著我,她在我旁邊睡覺。她用了另一把聲音跟我說,「都讓你平時別看那麼多鬼故事」。她不會這樣跟我說話,她不會…她知我聽鬼故事,但她不聽。 然後我又再次進入我剛才的夢,在我半夢半醒之間,我感到從腳趾到小腿,再到大腿慢慢浮起,整個人很輕很輕。那一刻不知為何,我不會覺得自己是靈魂出竅,你一時間想不起,但我立即想將自己按回身體裡。不知為何我感覺到一浮起,我便會直接撲向天花板,我有這種感覺。然後終於掙扎醒過來,看見我妹妹正在睡覺,我問她剛才那位過世的人外貌如何,是否束鬍子、身穿卡其色的外套?她回答我「是的」,然後我跟她說轉換房間…

潘紹聰: 換房間沒用的。

JJ: 沒關係的,都是跟著你。(潘紹聰: 都是跟著你們。)

Aka: 但幸好之後沒事了,換房間後便沒事了。

潘紹聰: 但她起來跟你說一句「別聽那麼多鬼故事」,是她…

Aka: 我覺得不是她,我不知為何突然中間有這一段插曲,是一把很低沉的聲音在責罵我。

潘紹聰: 但我們聽過很多飛機上的靈異事件,它未必能跟上你們。(Aka: 是嗎?)坦白說,去世後便留在機艙裡。

Aka: 可能是否因為我太緊張吧,但事情又能對上。

JJ: 可能做心肺復甦時,不小心黏上。

潘紹聰: 屍氣(JJ: 是的。)

阿妹: 甚麼啊?  

JJ: 不是你,是你妹妹替它做心肺復甦時。

Aka: 但它為何不找她,找我?

潘紹聰: 因為你高靈…(JJ: 或者你那時身子弱)而且你喜歡聽鬼故事,你有很多這種幻想。

Aka: 是的,很多。

潘紹聰: 她畫的畫…

阿妹: 為何你們突然想把事情合理化?(潘紹聰: 不是…)我們這個節目就是講靈異事件。

潘紹聰: 不是,我想說的是,為何會找上她?因為她的頻道跟它們很接近,她喜歡聽鬼故事,它很容易能進入她的世界。好,我們不用那麼合理吧。回來繼續靈異,我們稍後繼續。

1

1

(過場)

阿妹: Aka,我剛才偷聽到你有一個故事,好像發生在你朋友身上,而且是死而復生…(Aka: 是的。)發生甚麼事?

Aka: 有一位朋友是當攝影師的,他說他小時候在外國讀書,很喜歡吸毒。有一天,他與他的好朋友,兩人躺在以前的士高的舞池。然後他們一起坐起來,看到對方,他們說「我們死了嗎」。旁邊有一些…

阿妹: 等一下,他們一起來便互相確認,對方是否已經死了?

Aka: 是。 

阿妹: 你的意思是他們靈魂相見?

Aka: 是,是靈魂相見。他們看到自己…(潘紹聰:看到自己身體?)看到自己身體。

JJ: 他們知道自己吸毒過量?

Aka: 是的,他們看到自己身體,覺得很奇怪,然後他們倆問「我們是否死了」。 他們正在懷疑的時候,便一跳去到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是一條很長的樓梯,他說有很多木無表情的人,跟他們一起不停地往下走樓梯。他們說死後,靈魂的衣著跟剛死去的肉身是一樣的。譬如你身上有煙,你也可以吸食。他們提議不如先吸煙,兩人便開始吸煙,繼續往下走。他說走了很長時間,大約一個小時…

阿妹: 不停地往下走…很深啊。

Aka: 然後到了一個位置,那裡有一道門,到了那裡,他們嘗試把手伸出去,把手伸出去變成甚麼都沒有,變成透明,已經看不到。他們說「糟了,我們應該下地獄」。他們兩個男生在那段時間,在門前不斷祈禱,還不斷說「對不起,這輩子沒做好事」,說出自己所做的壞事…(JJ: 懺悔。)是的,懺悔。然後說了一段時間,我問他這時為何不往上爬樓梯,他說沒有想過,不知為何到了那時你便不會這麼想。然後他們手牽手數三聲便跳進門內,三聲之後跳進門內後,他們跳回肉身裡。他們又一起坐起來,互相看著對方,他們確認剛才他們是否做過甚麼,他們是否爬過樓梯,全部一樣。

JJ: 全都對應?

Aka: 全部對應。自那次之後,每當聞到毒品便想吐,而且他在街上看到很多鬼魂,他開眼了…(阿妹: 從此開眼了。)他們說農曆七月十四日的時候, 看到的像行年宵一樣。

潘紹聰: 很多?

Aka: 是的,然後我再問他平時怎麼樣,他說平時那些鬼魂知道他看到,會故意作弄他、故意嚇他。不知為何他開始變得喜歡做善事,做善事,然後他現在有兩層房子。

阿妹: 甚麼意思?做善事然後有兩層房子…

潘紹聰: 兩者未必有關係。

JJ: 大家都要努力工作。(潘紹聰: 沒錯。)

Aka: 他告訴我原本他欠下很多債,到現在他不斷做善事,令到他不再吸毒,又對人友善,然後現在擁有兩層房子。可能這件事對他而言是一個啟發。

潘紹聰: 即是讓他活過來,他便要做點事。

JJ: 不是讓他活過來,首先吸食毒品一定是不對的。若是算命,我們之前也探討過死而復生,一定會很容易撞邪,因為已經打開了那道門。但有人說若是算命,你死而復生的話,你的時辰八字便不再適用,你的命已經變得完全不同,你已無法算命。有人問可否用死而復生的時辰八字來算是的…(Aka: 可以嗎?)不可以。
 
Aka: 不可以嗎?

JJ: 因為你不是真的重新出生,所以你往後的命盤已經完全不同,以後都無法算命,所以他的命因為這個原因而有突變。

潘紹聰: 其實他這樣算不錯了,隨時可能無法回來。兩個都活過來?  

Aka: 對,都活過來。不,接著我問他,他另一位朋友現在怎麼樣…(JJ: 有四層房子嗎?) 他死了…只有他活著,我問他那人如何死的,他說那人之後去了美國,然後因交通意外身亡,這事是之後發生的。

潘紹聰: 死於非命?

Aka: 是非命,因為我朋友很年輕,可能我朋友比較積福,而那個…(潘紹聰: 是…)可能是這樣…  

阿妹: 所以擁有兩層房子…她下結論下得很快…(JJ: 沒錯。)他做善事,所以擁有兩層房子。

潘紹聰: 但這件事讓我想起,待會在視像跟我們聊天的一位同事。他爸爸是七小福、武打明星…(阿妹: 武打…)元彬的兒子彬哥,我們稱他彬哥。彬哥在其中一季也上來說過一件事(Aka: 我有看…)跟你這件事是異曲同工。

Aka: 都是靈魂看著自己。

潘紹聰: 還要相認。(Aka: 是的…)我稍為說一下,如果大家忘了。有一次他爸爸在國內做指導,是危險的,試了很多次都沒事。突然有一次跳下來便昏迷,大家便立即把他送往醫院,都受了很重的傷。他在手術室的時間,他突然看到自己的靈魂出來了,飛上天花板。隔壁的手術室也有另一個人也身受重傷,他們倆竟然在天花板看到對方,就是說認到。只是當時認到,並沒有理會。當他爸爸醒來之後,有一次過羅湖…(Aka: 過關…)見到一個人覺得很面熟,大家出關後便一起聊天,問對方是否曾經在哪裡做手術,然後大家還一起去喝下午茶。之後大家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都能對照,又是靈魂…

1

1

JJ: 但那人是完全不認識?

潘紹聰: 不認識…(阿妹: 但記得對方的樣子。)在同一個空間接受手術時靈魂出竅。

Aka: 我覺得靈魂出竅時感覺是否會更強,不然你見過對方的樣子未必會記得。

潘紹聰: 但那一刻只有你和他,我相信你不可能看不到他

Aka: 可能會深刻。

潘紹聰: 是的,不如我們立即找他兒子聊聊天吧。

阿妹: 我們跟子羽聊天之前,稍為跟觀眾交代一下,因為這是我們新一輯的第一集。我們有一個新的視像環節,這個環節就是鼓勵大家,總之你有一些靈異的經驗,有時可能你沒空上來做嘉賓,或者你不想別人看到你的樣貌。現在機會來了,你可以致電給我們,跟我們說故事。(潘紹聰: 好。)好,現在立即看看子羽發生甚麼事。

眾人: 子羽,你好…  

子羽: 大家好。

阿妹: 今天給我們說甚麼故事?

子羽: 今天都是說跟開車有關的。一天我下班,我下班的時間通常都很晚,大概是凌晨1至2時。回家途中會經過吐露港公路。開車時,我通常會聽收音機或聽歌。不知有沒有人開車經過吐露港公路,有時候經過那裡時會收到內地電台,你可能正在收聽某電台,突然會說普通話。(阿妹: 是的…)會這樣…那天我開至科學園附近,大概在那附近。收音機突然靜了下來,插入另一把聲,但並不是說普通話,是突然有一個女人在尖叫。大概是這樣,我現在演繹一次…(潘紹聰: 你示範一下。)就是…「啊」這樣,是慘叫,是比我剛才那一聲還要悽慘。是否內地電台插進來?這個可能性很快被我否定(阿妹: 排除了。)是的,排除了,原因是電台不會播放大喊、尖叫,只有一聲尖叫。

Aka: 是不是廣播劇?(JJ: 是,我想說是廣播劇。)

子羽: 是,我也想過是廣播劇。但我又覺得有甚麼廣播劇會尖叫,內地沒有鬼故事。

潘紹聰: 驚嚇也有。

子羽: 但問題是沒有後續,只有一聲尖叫。突然收音機靜了一下,然後回到我剛才聽的電台頻道。那一刻我起雞皮疙瘩,心想發生甚麼事。你可能不會感到害怕,因正在開車,開車不能害怕,不然會交通事故。

阿妹: 那這一聲尖叫之後會不會引致你之後發生甚麼特別事情?

子羽: 我記得那段時間之後有一位印傭,她是我們其中一位嘉賓。她跟我說我車上有兩個靈體,是在那段時間,她指向我車上兩件飾物,跟我說這兩件飾物有靈體附著,一直在我車上。那兩件飾物就是我拜太歲,我有一個老鼠飾物貼在我聽音樂的記憶棒上面;另一個是呂祖先師的牌,我將它放在車上以保平安。但偏偏那位印傭跟我說,因為印傭並不知太歲是甚麼,她偏偏指向這兩件飾物跟我說,這兩件飾物裡有靈體。我告訴她這個是呂祖先師,然後她告訴我她看到的不是神,她看到的是靈體,不知為何會這樣。

阿妹: 那麼你如何處理這兩件飾物?

子羽: 我繼續放在車上。

潘紹聰: 對吧,他就是這樣。(JJ: 為甚麼?)他會覺得沒甚麼,問題是他看不到,他知道了便不會理會,他的心態是這樣。

Aka: 但那位印傭又懂得分辨,可能她看到的靈體真的是神,因為祂在保護他。但她說她懂得分辨,她肯定不是神,而是靈體。

JJ: 會分辨,這是基本。

潘紹聰: 能感到氣場。但因為他一直都有這種經歷,他是地獄黑仔王,基本上都是。

JJ: 還有人想跟他結婚…(阿妹: 冥婚。)有個靈體,是不是?

阿妹: 他可能靜悄悄結婚了,我們不知道。(JJ: 他不承認。)

潘紹聰: 不過幸好他都平安無事。好,謝謝子羽

子羽: 別客氣,謝謝各位。

眾人: 謝謝…

潘紹聰: 謝謝子羽,也謝謝Aka上來分享靈異經歷。(Aka: 謝謝。)下次有機會再上來聊天吧。

Aka: 好的。

潘紹聰: 靈異事件,信則有,不信則無。我們下一集再見。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黑道律師文森佐-第1季第1集

Netflix | 電影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磯釣 | 初夏試釣科學園,遇上一群黃立倉

步兵釣魚佬 RCL Fishing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帶新手朋友釣魚|您勾南極蝦我勾龍蝦 ~十三斤青班出沒 #香港釣魚

Ar To 啊濤 釣魚頻道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我一起身發現...#3 🛌】我做咗人哋阿媽|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疑難雜症 🔎】消失的女朋友 🕵🏻|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