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尋找古「寶」痕跡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4,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文物建築保育師Jack:如果我們這一刻不珍惜,不以我們的方法介入去提高它的生存機會,它真的會消失。

Shita:其實要經過這一種拆卸,大家知道弄錯了才會發覺原來那是好東西。如果民間不是這麼大反應,覺得要保留這文物,我覺得即使多年前有人發現了這文物很特別,大家都不會發現其價值。

Jack:從那裏到這裏是在一九一三年興建的。

司馬文:所以那是舊的?

Jack:是的,應該在那邊。

司馬文:好

旁白:南區區議員司馬文,這天與文物建築保育師 Jack徐聖傑一同來到薄扶林,尋找幾條有百多年歷史的供水道。

Jack:一定要很小心。

司馬文:好。二十二號。

Jack: 二十二號。

Jack:二十九號,二十九號。

司馬文:在這裏。

Jack:當心。

司馬文:這裏是三十二號。

旁白:這些數字其實是供水道的標記。這些供水道全部在一八七七年建成,而且有特別的建築特色。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Jack:紅磚為供水道水流過的部份,頂部蓋以「Z」型的麻石,環環相扣,每一塊麻石都不容易鬆脫,避免水源受到污染,這些是當時採用非常重要的工藝。

司馬文: 五號。

旁白:司馬文覺得這些供水道應該如主教山配水庫一樣值得列為古蹟。不過他發現目前只有這條第九號供水道獲評級為二級歷史建築。

司馬文: Jack,如果你翻看古物咨詢委員會報告,從來沒有標示這裏是第九號供水道,只說這是薄扶林水塘供水道。他們假裝已為整條供水道評級,但不是的,這裏只是九號供水道。

旁白:他們順着數字逐一尋找,發覺部份供水道消失了。

司馬文: 二十四號。

帶著小朋友行山人士女一:二十四號。

行山姨姨女二:總共有三十二條供水道?

司馬文:共有三十二條,但只剩下十六條。

司馬文:你看,這是十七號供水道的殘餘部份,但他們以混凝土管道替代,肯定是很久之前做的。

旁白:原來十至十七號供水道已經在擴建瑪麗醫院是拆卸,亦有部份在興建香港大學時拆除,也有一些被山泥傾瀉破壞,錯過了保育的機會。

司馬文:整個水利工程與香港歷史密不可分,如果我們想保存歷史,應該為餘下的整段供水道評級,才能最大程度保護它。否則當有斜坡工程、興建新醫院或住宅等,總會有破壞它的理由。

Jacky:這裏提到大概一八八零年約有一千八百七十七間房屋使用中。

1

1

旁白:Jack 後來找到檔案文件顯示,這些是香港首批以磚石興建的供水道,見證香港供水系統的發展歷史,但是目前政府並沒有對供水設施這類非建築物進行評級,更沒計劃整體地保育整個供水系統。

Jack:現在的評級系統偏重於建築物,對於其他類型的建設,如石碑、水務設施、基礎建設等,沒有足夠重視。目前當局只着重一個一個點,即是某座歷史建築物或者供水道一部份橋樑,但是我們應該把整條供水道看成一個系統去作出評價。

旁白:古物古蹟辦事處,在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間進行了一次全港性調查,研究一九五零年代以前的建築物,記錄了大約八千八百幢建築物,其後從中挑選了一千四百四十四幢文物價值較高的建築物,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及評級。但名單並不包括地底下的建築物,主教山配水庫亦不在名單上。

Shita:已聽到打乒乓球的聲音

旁白: Shita,林嘉慧,兩年前的碩士畢業論文研究香港公共空間,無意中找到主教山配水庫。

Shita:你好,芳姐。芳姐就是當時阻止拆卸的女英雄。

芳姐:我們一直在這裏活動。

Shita:是的。數年前我經過這裏,看到你們打乒乓球很厲害。

旁白:主教山附近有很多不同康樂設施,在附近居住的街坊都會上來玩。Shita 說因為有這些公共空間及街坊協助,主教山才得以保留。

旁白:Shita說因為有這些公共空間及街坊協助,主教山才得以保留。

Shita:當時首先有芳姐制止拆卸,引起關注,然後民間馬上集合力量找到很多關於主教山的歷史,一夜之間找出很多資料逼使水務署停工,所以芳姐真的替我們爭取了很多時間。

旁白:Shita說主教山附近沒有高樓大廈,配水庫藏在一個自然環境之中很適合保育發展,而從中亦可見悠久的建築傳統。

Shita:這個配水庫的結構,目前在意大利仍能找到相同結構的建築,當然物料不同。但是意大利的配水庫是一世紀建成,至今仍然存在,其紅磚拱門,再加上拱頂是西方數千年歷史的傳統建築技術。特別之處是在香港也看到這種建築,亦富有香港的地方特色,例如以香港本地的花崗石柱來興建。

旁白:其實兩年前Shita已經找到主教山配水庫完整的圖則,但她當時並沒有向古蹟辦提出要評級保育。

1

1

Shita:因為在既定程序下,配水庫屬於地底建築物,不會進行評級。如果當年我向古諮會提交資料亦只會按既定程序處理,不予評級。

旁白:水務署早在二零一七年已經就清拆主教山配水庫工程諮詢古蹟辦,在深水埗區議會會議上議員批評古蹟辦失職。

深水埗區議員鄒穎恒:古蹟辦極度失職,水務署早前曾經就工程作出查詢,古蹟辦卻表示古諮會說不需要作保育。

古蹟辦館長莫玉霞:我們現階段與水務署繼續緊密溝通,按照他們向我們提供的資料,我們會深化我們的研究及跟進評級。

旁白:古諮會解釋四年前,即是二零一七年三月的會議上,他們只是討論過另一個位於香港大學的水缸。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古諮會認為,不會對水缸作出評級。但當時在香港大學附近的鐵造水缸,你會發覺與主教山配水庫完全是兩回事。

旁白:當日的會議決定不會為「可移動而不適合作作評級的早期水缸」評估,是否因為沒有到過現場而把主教山配水庫歸類為這類水缸?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今次事件,因為當中的用詞製造了很大的誤會,而當時古蹟辦同事巧合地沒到過現場查看。

旁白:事件曝光三個月,古諮會同意通過把主教山配水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古蹟辦這次特別邀請水務歷史專家協助專家小組評分,又說未來會再為另外數個配水庫評級。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多謝這幾個月來協助的很多市民,相信大家都很關心這件事,希望這兩個配水庫得到保護及適當評級。

旁白:這次成功爭取凸顯民間在保育議題上的力量,會不會對現行制度帶來衝擊?

旁白:主教山事件令社會再次留意香港的文物保育問題,包括一直被指透明度不足的評級制度,根據現行制度:古物古蹟辦事處,簡稱古蹟辦,會根據他們的歷史建築物名單由內部團隊進行研究,研究報告會呈交一個五人專家小組評分及建議評級,最後由政府委任、民間專業人士組成的古物諮詢委員會,簡稱古諮會通過。公眾可以在為期一個月的諮詢期提出意見,但是如何決定哪些建築物要評級?又可否由民間推動?

1

1

Jack:當年我在那座大廈對面二樓喝咖啡,無意之中看到威靈頓街120號即是從前的永和號外牆出現剝落,從而看到有青磚外露,估計這是一幢歷史較悠久的建築物。

旁白:永和號是香港第一代唐樓建築,但當時Jack發現這座估計最少一百多年歷史的建築物不在古蹟辦的評級名單內。二零零七年,市區重建局在這區開展重建計劃,二零零九年制訂永和號的保育方案,決定保留其兩幅外牆。不過Jack憑一張照片改變了永和號的命運。

Jack:這張照片攝於一八九四年,一些衛生督導員於鼠疫期間在附近進行衛生檢查,從前的威靈頓街120號剛好在背景中。

旁白:Jack在圖書館搜尋多本歷史書才找到這張照片,其後他與一群民間團體一同進行研究,撰寫建議書予古蹟辦。大約一年後,最終成功爭取永和號被列為一級歷史建築,得以全幢保留,他說這次經驗讓他看見民間力量在保育議題上的重要性。

Jack:有人提出永和號未被評級,我認為這是一個十分幸運的例子,古蹟辦有職責對這些歷史建築或構建作出全面和詳細的調查。如果古蹟辦沒兼顧某部分,民間卻提出來,他們應該認真看待及調查。

陳智遠:今天非常高興可以發表這份籌備了一段時間有關主教山配水庫的文物價值報告。

旁白:主教山事件再次展示民間推動的力量,一直經營本土文化遊的陳智遠與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完成了一份有關主教山的民間研究報告,他說過往鮮有這麼多人關心這個議題。

陳智遠:我形容這件事已經演變成一個公民運動,這種介入固然存在某種對抗,但是我相信介入方法會越來越多層次。民間的保育人士開始不再限於發聲,真的再進一步,進行一些紮實的研究,集合群眾力量,建立一個知識基礎。

旁白:陳智遠幾年前因為皇都戲院開始關注古蹟保育的問題。

陳智遠:在這位置可以較近距離看到這個浮雕,名為「蟬迷董卓」,在這裏隱約看到,左上角應該是貂蟬,中間有幾個跳舞歌姬,各有不同風格。

旁白:皇都戲院有六十九年歷史,原稱璇宮戲院, 一九九七年才結業,這裏原被古諮會評為三級歷史建築,即是評級制的最低級別,評級越低,被列為法定古蹟的機會越低,有可能會被改建或拆卸,經常帶導賞團到此遊覽的陳智遠對皇都戲院的歷史有研究,認為評級被低估,他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作研究及實地考察,最終爭取皇都戲院成為一級的事建築。

陳智遠:我們當時花很多精力爭論,評級應屬三級還是一級,有時我們退一步想覺得可能評級不是最關鍵。評級固然重要,但未必是最關鍵,但是辯論評級的過程其實更重要。

旁白:他說一直不清楚古蹟辦專家小組決定的理據,只是透過古諮會公開的會議,得到有限的資料。

陳智遠:在古諮會會議上是唯一一次機會,有古蹟辦代表透露專家小組的決定,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聽到的七個字 —「裏面改動比較大」。就這一件事,我們挺肯定這是一個錯誤的假設,我們後來查看他們如何得出這「結論」,就是純粹靠目測。

旁白:他認為當時古蹟辦的專家小組對於皇都戲院的時代價值與民間的評價,有很大差距。

陳智遠:當中明顯存在誤判,對於建築物歷史價值判斷,有一個很大落差,當古蹟辦建議評級為三級時,整個過程沒有公開論據,沒告訴我們究竟根據甚麼準則,以及背後整個思考過程和價值判斷,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黑箱作業。

旁白:皇都戲院是過去五年,古諮會通過的一百九十六宗評級個案中,唯一一次重新評分,古蹟辦回覆我們查詢表示專家小組有公開評分標準,不過他們不會公開個別成員的評分,古諮會亦不會查詢。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關於這個專家小組,我特別強調要保留其專業及獨立性。最主要原因是,我們希望專家小組評分時,不會受到任何壓力。

旁白:評級制度不夠公開,當年陳智遠與朋友在爭取過程中要一直摸索。

陳智遠:在此事之前,我對歷史建築評級、古諮會、古蹟辦,即整個文物保育制度,我只知皮毛。

旁白:經過這次民間爭取,陳智遠覺得古蹟辦太依賴專家小組評分,他又質疑專家小組是否有足夠認受性。

陳智遠:專家小組只有四個人,這情況維持了很久,長期由他們負責,但他們要處理香港不同時代、風格、類型的建築風格,有一、兩名專家甚至沒有任何保育經驗,卻要為香港任何一座建築物進行評級。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這個專家小組有工程師、建築師、測量師,還有學者,加上古蹟辦的執行秘書。專家小組不可能對港、九、新界、離島所有事物或每幢建築物的歷史、經營不同行業、當地發生的事情等,不可能人人都瞭如指掌,反而我們採取的方式是每次進行評級時,找相關範疇的專家協助專家小組。

旁白:評級只是保育的第一步,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如果最終被列為法定古蹟,就會訂出保育方案。Jack曾參與復修這座前新界政務司官邸,是有一百一十年歷史的建築,目前由世界自然基金會負責管理, Jack這日來跟進復修的情況。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元洲仔訪客中心經理 胡震峰:翻新後回復了原貌,更切合當年這棟英式建築物興建的主題,保育或者繼續管理這個地方,我覺得是一種傳承,把以前人們的回憶,一點一點傳遞,不希望這個地方就此消失。

Jack:我們這一份是比較詳盡的報告,列明那些位置進行了外牆修補...

旁白:Jack表示香港的保育規劃較他熟悉的英國和內地落後,他本是廣州人,數年前起在香港從事文物建築保育師工作。他漸漸發現,香港人的故事亦很值得記錄。

Jack:我們保育這些歷史建築物,不只是保育一磚一瓦,這些歷史建築物是香港歷史的載體。

旁白:兩年前已發現主教山配水庫的Shita說,其實香港仍然有很多值得保留的建築。油麻地配水庫是九龍半島第一個配水庫,古諮會也只是在數日前同意評定它為一級歷史建築,現在配水庫上面成為公園,Shita認為保留這些古舊建築之餘,政府可以有更多想像。

Shita:其實對這些荒廢的配水庫或基建,我們可以重新思考如何活化使用,與其每次都說要全部拆卸,再興建新大廈,又或拆掉後再用來興建甚麼,其實保育與發展可以共存,你看到主教山的可能性是它真的做得到,我不覺得發展一定要興建新的海濱長廊,或者興建新的主題樂園,並非如此,在我們社會中還存在很多可能性。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立場調查報道長片|7.21 尋源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邊一份工最陰公?(同場加映:老闆語錄應對心得)|格物冷知識|格物致知

格物 Blank in Blank | 歷史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伊朗政府推婚友app救生育!年輕人為何不婚、不生 還得靠「臨時婚姻」解套?【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奔走24年踏遍40萬公里 找回親生兒子 感人的背後 中國拐賣兒童到底多嚴重?【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