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BC紀錄片:日本福島核事故十周年,責任誰屬?- BBC News 中文

BBC News 中文 | 歷史類 | Mar 14, 2021

此影片謄本由世康製作

「我在那個鎮上出生長大, 但我想到要為了我的孩子, 我還不能回去。十年過去了, 但在這裡, 時間停滯了, 時光凍結在下午2點46分, 就在這一刻, 一場大地震襲擊了日本東北部, 並導致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核災之一, 這裡是福島。」

(2011-2021 福島十年)「日本遭受了有記錄以來最大地震的襲擊……」、「人士聽到一聲爆炸, 並在發電站看到煙霧……」、「日本的災難和洪水的景象令人心碎」。2011年3月11日, 一場9級地震襲擊了這裡, 它引發了海嘯造成超過15000人死亡, 並導致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熔毀。整個城鎮都從地圖上消失了, 一切化為烏有, 成千上萬的人被疏散。但是, 這場地震如何導致如此巨大的災難, 在震中的人經歷了甚麼?

(三重災難) 災難讓福島成為一座鬼城。躲在層層路障之後, 廢棄的房屋、洗過的衣服掛在原來的地方……這裡曾經人滿為患, 現在卻被自然所佔據, 但情況並非一直如此。二戰後, 核能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日本幾乎沒有天然氣或石油等自己的自然資源。對日本來說, 這是避免在供電方面依賴其他國家的一種方式。到1954年, 日本在核能方面的預算為2.3億日元, 並開始以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建造核電站。1967年, 東京電力公司在福島建造了核電站, 福島第一核電站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投入使用的核電站之一。

平野勝也(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副教授):「日本政府、能源公司和主流媒體共同創造了這個安全神話, 讓人們認為核能不會給人帶來任何傷害。它只強調積極的效果, 而忽視或幾乎有意識忽略了它帶來的風險和傷害」

但在2011年, 一切都改變了。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這場地震是日本千年來最強烈的一次地震, 甚至比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還要大, 它強大到讓日本海岸線向東移動了8英尺, 下沉了3英尺。它在世界各地引發了餘震, 震感遠至北京、美國和古巴。「人們認為他們躲存障礙物後面會很安全, 但這次海嘯持續時間更長, 強度翻了一倍。」海嘯淹沒了核電站, 結果呢? 嚴重過熱。 1號, 2號和3號反應堆發生了熔毀。當電力供應中斷時, 操作人員失去了對核電站的控制, 氫氣爆炸掀翻了4號反應堆的屋企和牆壁。

吉姆‧史密斯(樸茨茅斯大學教授):「切爾諾貝爾核電站是反應堆堆芯的爆炸, 福島的不同之處在於當時是反應堆廚房發生爆炸, 發生了部分熔毀, 氫氣被排出堆芯, 然後是氫氣爆炸, 所以我們在福島環境中看到的放射性物質是反應堆過熱熔化時產生的揮發性元素。」

日本將這一事件定為七級, 與切爾諾貝爾事故相同, 意味著這是一次嚴重的輻射釋放, 對健康和環境造成廣泛影響。爆炸發生後, 政府設立了一個隔離區, 禁止居民在核電站20公里範圍內居住。
格哈德‧普羅爾(輻射生態與輻射防護博士):「在事故發生之初, 沒有人真正知道事態將如何發展, 而日本政府或地方當局反應相當迅速, 在事故發生當天就已經開始疏散。」

(前兆) 對許多人來說, 切爾諾貝爾核災促使人們重新審視核能的風險。
阿什拉夫‧拉比卜(樸茨茅斯大學教授):「我們描述風險的方式往往是嚴重性和頻率的結合, 但對核電站來說, 一次就足夠了, 你甚至一次都不希望發生。」

人們曾經相信, 這樣的事故不會在日本發生, 東電公司的一份報告稱,核輻射「超出了假設」。這次的地震強大, 海嘯規模也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 但對於東電公司來說, 警告信號早已有之。

1

1

鈴木達治郎(長崎大學教授):「這是第一座從美國進口的核電站, 被稱為『交鑰匙合同』。這意味著你只能依賴於製造商, 所以在應對核設計和一切方面都缺乏基本的專案知識。」

核電站的設計意味著應急能源被儲存於地下, 他們的想法是這樣可以保護其免受颶風而非海嘯的威脅, 但這一設計沒有考慮到日本歷史上一些最大的海嘯。這很重要, 因為唯一能保護核電站免受海嘯襲擊的就是這些牆。它們是為了阻止高達5.7米的海浪而建, 但海嘯的海浪高達17米。

災難發生13年前, 東電公司的一名員工在福島一個反應堆上發現了一條裂縫, 但當他報告此事時, 東電公司要求他隱瞞證據, 他沒有理會這一建議, 而是上報了政府的監管機構。監管機構命令東電公司處理該問題, 所以東電公司解雇了這名員工。2011年, 《紐約時報》一篇報道披露了有14起針對日本政府的重大核安全訴訟被提起。儘管失敗了, 他們還是指出了運營者對嚴重威脅的不以為然。

平野勝也(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副教授):「(東電公司)曾計劃解決結構性問題, 但之後他們得出結論, 這將花費大量資金, 甚至可能會關閉核電站。」

鈴木達治郎(長崎大學教授):「所不幸的是, 他們把核電站的繼續運行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 而不是採取措施應對海嘯」

在災難發生十年後的2021年2月, 東京高等法院認為東電公司和日本政府應對福島事故的疏忽負責。

1

1

(劫後) 福島核電站周圍地區都有放射性, 許多人失去了家園和親人。居民:「海嘯來臨時, 我和狗以及我的父親一起跳上了車, 並以最快的速度開走了, 這就是我能做的。」, 居民:「我有十個親人失蹤了, 我還沒能和他們聯繫上, 我很擔心他們。」

數以萬計的人們被疏散, 輻射出現在當地的牛奶和蔬菜中, 摧毀了農業和漁業群體。「我們的收入來自我們的農產品, 所以如果賣不出去, 我們就沒有收入,。」,「我們沒有得到關於核電站情況的信息, 這正是我們應該豐收的時候, 但我們不知道是否能賣掉它們。」事後, 來自政府和媒體的信息並不總是清晰。

Wataru Naics(D-SHUTTLE項目):「居民對我說, 他們需要更多信息來幫助他們判斷哪些消息是正確的。」人們試圖瞭解發生了甚麼, 卻沒有任何信息, 這就導致了對最壞情況的猜測和假設。公眾對核能的信心崩塌了, 正在遊行的市民:「不需要更多的福島了!」。

地震、地嘯和核輻射的三重災難重創了日本經濟,
谷口和弘(慶應義墊大學教授):「這場災難對整體的可持續性產生了重大影響, 2010年, 日本電力中的校能佔比為25%, 但2019年下降到6%。我認為它將在國際上產生巨大的影響, 日本的電力產出已經下降, 我們擔心停電」。由於國外的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上漲, 因此, 日本越來越依賴化石燃料。」

居民們對他們未來的擔憂開始增加,
居民:「一開始, 我聽說不會有任何健康問題, 但這能持續多久, 我希望得到明確的信息。」

居民:「在切爾諾貝爾, 孩子們在災難發生多年後才被診斷出患病, 這裡的孩子現在可能沒事, 但我想盡快知道是否有任何風險。」

高村昇(長崎大學教授):「事故發生時, 福島的居民陷入了恐慌, 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對輻射和健康一無所知。」

涉谷健司(倫敦國王學院教授):「一開始, 公眾擔心福島會像切爾諾貝利那樣, 但福島的輻射暴露量遠低於切爾諾貝爾。事實上, 我們做了一個獨立的輻射監測, 因為我們不相信政府的報告, 但我們的結果也證實了這一點。」
吉姆·史密斯(樸茨茅斯大學教授):「在切爾諾貝爾事故後的幾十年裡, 我們發現人們對輻射的恐懼, 以及為了保護自己免受輻射所造成的後果, 許多科學家認為這些影響比輻射本身的直接影響更嚴重。」

格麗·馬洛麗(倫敦帝國學院教授):「放射性的一部份污名實際上來自原子彈, 在福島事故後, 日本有報告說人們因為曾受到輻射而受到羞辱。」

德博拉‧奧頓(挪威生命科學大學教授):「輻射事故的心理社會後果遠遠超過輻射風險, 比如壓力、失去生計、擔憂和心理健康問題。」

1

1

市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未來看起來非常暗淡。」

杉本涉(核撤離人員):「一些撤離人員根據政府命令被迫撤離, 失去了家園, 另一些人由於嚴重污染而不得不從福島單獨疏散。 雖然他們的地位和狀況不同, 但他們都是核災的受害者。」
市民:「我父親去世已經一年了, 我要祈禱我能從悲痛中走出來, 這樣我的孩子們能感覺好一些。」

雖然沒有人死於福島核輻射, 但災難仍然奪走了生命。據估計, 由於撤離人員承受的創傷和壓力, 已有2200多人死亡。

(恢復) 2011年的災難讓福島永遠改變了, 福島與切爾諾貝爾事故最大的區別在於, 日本政府認為必須清理這一地區。福島的核設施正在停止使用, 但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 這裡有大量的廢物、被污染的水和土壤, 在哪裡儲存這些物質仍是不斷的問題。據政府估計, 此次災難的總賠償額可能達到21.5萬億日元, 約合1983億美元, 消理工作可能要到2051年才能完成。

高村昇(長崎大學教授):「這片區域很難恢復到事故發生前的狀況。」

由於去除污染仍然遙遙無期, 浮現了一個問題: 返回安全嗎?

吉姆·史密斯(樸茨茅斯大學教授):「核事故發生後, 通常會有一系列放射性化學物質釋放到環境中。半衰期是指放射性元素減少一半所需要的時間, 例如放射性銫的半衰期是30年, 這意味著需要30年的時間才能有一半從環境中消失。」

儘管有些地方還不適合居住, 但2013年報告稱, 福島周圍的輻射水平「不太可能損害健康」。
格麗·馬洛麗(倫敦帝國學院教授):「大部分輻射量不會比你住在康沃爾或芝加哥高很多, 那裡有花崗岩的自然背景, 所以, 大部分區域都可以返回。」

谷川攻一(福島縣立醫科大學教授):「城鎮正慢慢恢復生機, 因此一些居民已經回到了原來的家, 而無法再居於老家的人就住在由地方及中央政府重建的公共房屋。」

杉本涉(核撤離人員):「我住在福島, 因為我想看守福島, 我的故鄉, 這裡正承受巨大的困難。」

作為復蘇計劃的一部分, 當局設立了「福島創新海岸倡議計畫」去發展該區。

德博拉·奧頓(挪威生命科學大學教授):「所以現在的焦點是可再生能源、太陽能發電、確保學校開放, 確保那裡有醫院、養老院, 以及生活所需的基本設施。」

農業和福島第一核電廠曾經是福島的經濟重心, 如今那些無法使用的土地正在被轉型至產生潔淨能源以外一項潛在的收入來源, 但並非所有人都想回去。很多撤離者在日本各處繼續生活, 讓福島成為生命中的過去。

市民:「我想平靜地生活, 畢竟我活過來了, 而我現在想在平安裡度過。」

如今, 日本還有九個正在運作的核反應堆。

鈴木達治郎(長崎大學教授):「當你想像一下核設施『除役』的過程, 我們尚有三萬人需要從福島地區, 他們的家園撤離。所以我會說, 即使過了十年, 福島事故還沒完結。」

引起福島災難的地震, 是不可預測的。但一些人認為, 那不代表放射性落塵是無法避免的。福島和他的居民正開始慢慢地恢復, 即使距離一個完全無污染的未來還有很多年的時間。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立場調查報道長片|7.21 尋源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邊一份工最陰公?(同場加映:老闆語錄應對心得)|格物冷知識|格物致知

格物 Blank in Blank | 歷史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伊朗政府推婚友app救生育!年輕人為何不婚、不生 還得靠「臨時婚姻」解套?【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奔走24年踏遍40萬公里 找回親生兒子 感人的背後 中國拐賣兒童到底多嚴重?【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