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BC紀錄片:泰國的青年抗議——挑戰不可撼動的王權- BBC News 中文

BBC News 中文 | 歷史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泰國正處於一場年輕人的起義中,受到香港示威的啟發,手持雨傘和懷有理想的學生們,面對的是一個軍隊支持的政府,以及一個曾不可動搖的君主制。

喬納森‧海德(BBC駐東南亞記者):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泰國,兩種不同願景之間的一場宏大戰鬥,這些年輕人下定決心,他們要求傾聽和落實對包括君主制在內的一切改革的要求,他們的對手是一個決心保持泰國穩定、保守並以君主制和軍方為最高權力的建制派。

在過去的20年裡,我一直在泰國進行報道,有兩件事是永恆不變的:一是不會置身政治之外的軍隊,二是受人尊敬的君主政體,其行為不容置疑。即使在今天,這裡的法律也限制了,我們可以對王室進行安全的討論。.四年前登上王位的國王哇集拉隆功,在名義上是一名立憲君主,就像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一樣,但實際上他的權力要大得多,而且他一直在以令人擔憂的方式使用它。一些泰國人擔心他想把國家帶回到他祖先的絕對君主制,那時國王的話就是法律。

潘姆是一名21歲的學生,她正在前往曼谷皇家田地區,另一場抗議活動的路上。

潘姆‧西里瑪薩庫(反政府示威者):你可以看到我們國家發生了無數次政變,但為甚麼問題還沒有被解決呢?如果你挖深一些,你會發現其中包含著一股力量,一股巨大的量,君主制在很久以前就應該被討論和審視。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2020年11月8日
記者喬納森:我們來到了民主紀念碑,它標誌著88年前絕對君主制的終結,但它承諾的民主從未在這裡扎根。這是直言不諱的一代人,他們通過社交媒體獲得信息並進行動員,將《飢餓遊戲》的敬禮姿勢視為自己反抗的象徵,他們希望國王的權力能被問責,他們還希望擁有不受報復威脅的言論自由。潘姆對人群提及了今年6月抗議活動的其中一個導火索,一位流亡柬埔寨的青年社運人士萬查勒被綁架並被推測遭謀殺。

潘姆於廣場開咪:我想再說一遍,沒有人應該被當權者騷擾、強迫消失或下令殺害!

記者喬納森:萬查勒的姐姐珍也在這裡,試圖讓公眾對他的案件保持興趣。

萬查勒姐姐:我聽到一聲巨響,「砰、砰」就像這樣,然後我聽到『我不能呼吸了』,一次又一次,我以為他被車撞了。

記者喬納森:珍當時正在跟她弟弟通話,他被拖到街上,塞進一輛黑色越野車。

萬查勒姐姐:我聽到三、四個人在說高棉語,但我聽不懂,我以為他們是旁觀者,我真的以為那是個意外,從沒想過這是綁架... (回看閉路電視片段)

記者喬納森:七年前泰國發生政變後,萬查勒逃到了柬埔寨,他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大量公然惡搞泰國軍方統治者的帖子。

萬查勒姐姐:沒有一個認識或看過他Facebook帖子的人,會認為他是個主力成員,他的批評很幽默,也並沒有侮辱王室,所以我對發生的事感到很茫然。

記者喬納森:他是過去四年中失蹤的第九名流亡活動人士,其中兩人殘缺不全的屍體在湄公河岸邊被發現。他們都是知名的君主制批評者,讓人們明白在這個問題上說話的危險性。

泰國向現代化都市國家的快速轉變帶來了大量繁榮,但也創造了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如今,更大膽、更好奇的年輕一代開始質疑,他們的國家如何以及為何會變成這樣的。在這兒,潘姆正在領導一場針對國王的寫信運動,要求國王接受對他的財富和權力的限制。

潘姆:早就應該人人平等了,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但沒有人敢第一個說出來,一旦有人這麼做了...我從沒想過我敢像這樣公開談論君主制,變革已經來臨。

1

1

記者喬納森:但並非所有人都歡迎變革,保皇派在這裡有許多熱情的追隨者。(現場:保皇派高唱『泰人團結一心,我們堅韌不拔,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團結和愛彼此』) 他們現在正動員起來,對抗學生的抗議,穿著王室黃色的衣服,高舉國王和他深愛父親的畫像。

普密蓬國王,也被稱為拉瑪九世,在位70年,他以簡樸的生活方式和強烈的責任感贏得了崇拜般的歡迎。他的兒子則性格迥異,但在這群人當中,對這種制度的尊重猶在,他們不能接受所有對國王的指控。

(現場訪問)
索姆斯高‧皮羅姆瓦拉貢(保皇派):他們被充斥社交媒體的假新聞和假數據洗腦了,他們沒有生在我們的時代,我們看到了拉瑪九世國王努力工作幫助這個國家,現在我們正在展示力量,來讓他們聽從我們。

記者喬納森:為甚麼你不支持他們對君主制進行一點限制的要求,然後就給他們想要的?

索姆斯高:為甚麼我們要限制陛下的權力?他從來沒有使用他的權利去傷害任何人,他強大的權力一直在幫助我們。

2020年11月17日
這並不是阻礙學生們實現改革夢想的唯一障礙,越過這道路障就是泰國國會,那裡擠滿了忠於軍隊的人。但這是唯一可以改變政治制度的地方,現在他們無法靠近。

(現場報道)
記者喬納森:抗爭者們試圖推開這個混凝土路障,以打通一條路…(記者中招)… 對方在用高壓水槍噴水,裡面摻有化學物質,你真的能感覺到其中催淚瓦斯的味道。這些抗爭者希望前往國會,因為他們要求的改革被認為會在國會討論,他們擔心在由軍方支持的政黨主導的國會中,他們的改革會被擱置咗一邊,這就是他們不願離開的原因。你可以看到他們的決心有多大。(現場:記者於路障旁的樹後不斷閃避,泰國抗爭者仍堅持推開混凝土路障,有人被噴倒。)

(片段整合:泰國抗爭者使用雪糕筒滅煙、合力抬走受傷流血的隊友、用礦泉水洗眼…)
記者喬納森:但他們正在與一個強大的建制派作戰,泰國在過去一個世紀的大部份時間裏都被他們所統治。他們如何才能戰勝這個根深蒂固的勢力。

潘姆:我們想做正確的事,我們想要平等和一個更好的社會,如果你叫我們反叛者,那我們就是在反抗不正確的是,不是嗎?

記者喬納森:正如他們所擔心的那樣,國會的老議員們,其中許多是未經選舉產生的參議員,除了最溫和的改革措施外,推翻了他們所有的要求。與此同時,外面一片混亂。社運人士拿起了巨大的充氣鴨子,來保護自己免受高壓水炮的傷害,並用來嘲諷警察。

1

1

潘姆:鴨子代表人民的守護者,他們是保護我們免受催淚瓦斯和高壓水槍傷害的守衞。

記者喬納森:鴨子們還出現在泰國最大的銀行外,國王是銀行的主要股東。潘姆也來到那裡,她剪了一個新髮型,但如此直接地針對國王,他們冒了很大的風險。警方並沒有出手,這次他們離得很遠,但在他們身後的是國王和泰國軍隊,軍方發誓捍衛君主制高於一切,現在這種合作關係更加緊密了。這位君主視自己為驍勇的國王,他把部份最好的軍隊集結成自己的皇家衛隊。

潘姆:我承認我很害怕,每個人都害怕,我們感覺到一樣,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在與甚麼抗爭,他們有法律、武力和站在他們這邊的一切,我們只有人,橡皮鴨和我們的信念,我們只想要改變。

記者喬納森:潘姆還沒有被捕過,但很多其他抗議者沒有這麼幸運,她今晚前來與其中一人見面,對潘姆和很多其他年輕的社運人士來說,他是一個「英雄」,霍基是「說唱反獨裁」樂隊的創始人之一。

潘姆:我覺得他們非常非常勇敢,我還年輕是就認為他們很有才,我崇拜他們,後來我有機會和抗議運動合作,我有時會看到霍基,我們一起工作,但直到現在我才有機會和他說話。

記者喬納森:今晚,他回憶了自己在七月的一次抗議活動中進行表演後被捕的經歷。

霍基.班龍芒:我請警察讀出法院委任狀,我的律師在電話另一邊聽。一開始,警察想馬上帶我去警局,但我說『不行,哥們,我的衣服不夠酷,讓我去換一下。』…

記者喬納森:他在這裏輕描淡寫,但其罪名是煽動叛亂,最高可判7年監禁。霍基是根據這項影響廣泛的國家安全法被起訴的40多名社運人士之一,其他人也被依據聲名狼藉的冒犯君主罪起訴,他們面臨秘密審判和甚至更嚴厲的判決。大多數人已被保釋,但將面臨更多指控。(片段整合:多名泰警合力抬起或拉走示威者上警車。)

1

1

(MV播放 )歌詞:這是一個沒有人敢冒犯政府的國家。這是一個法律存在只為讓警察威脅你的國家。這是一個有想法者必須假裝自己睡着了的國家。 

記者喬納森:這些是「說唱反獨裁」在他們第一首尖銳的歌曲《我的國家有甚麼》中列出的社會不公現象,它抓住了這一代人的叛逆情緒。這首歌在YouTube上的瀏覽量已超過9000萬次。

霍基:被捕只是暫時的,當我出來時,我更加振奮了。我覺得他們無法再用法律來騷擾我了。我們的歌曲可能在恰當的時候點燃了火焰,它讓所有的年輕一代同時站起來,他們擁有最終改變這個國家的力量。這樣我們的口號「讓它在我們這一代終結」變得更加強大。

記者喬納森:不過,泰國歷史給今天的學生帶來了不祥的警示,尤其是在泰國頂尖大學之一的法政大學。國王來到這裏為畢業生頒文憑。這一悠久的傳統有助於建立君主和年輕一代之間的紐帶,但在這個異議出現的時代,並不是每個人都遵從官方的劇本。

這個在法政大學主要畢業典禮期間舉行的無關緊要的小儀式,實際上是一種非常不尋常的挑釁行為,甚至在一年前幾乎是難以想像的。這些年輕人象徵性地從這些紙板上取下了他們的文憑,紙板上是最聲明遠揚的反君主制活動人士以及異議人士,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在流亡中,而不是從國王手中接過文憑。

你可能認為這是一個足夠無害的舉動,但他們身後的運動場卻講述了一個不同的故事。(影片播放軍人拿着衝鋒槍與學生對峙)44年前,在學生被指控嘲笑時任王儲,也就是今天的國王後,警察和保皇派人士野蠻地襲擊了這個校園。(軍人拿着衝鋒槍指着一眾學生的畫面,這些學生被脫去上衣被迫在地上向前爬離開校園)

數十人死亡,有些人被可怕地用私刑處死,這段經歷深深印在了今天的活動人士的腦海裏,也寫進了他們的歌裡。( 相片顥示有一名學生被繩子綁着頸項,高掛在一棵樹上,另外有一名男子拿着一張摺櫈跳起攻擊他的頭部,四周有很多圍觀的人,有的在笑,有的表情無奈,有的沒有任何表情)

(再次播放《我的國家有甚麼》MV)歌詞:這是一個抗議者在晚上遭到槍擊的國家,這是一個有法律但從不神聖的國家,這是一個繁育後代只是為了吞下我們錢的國家,我們的國家有甚麼。

潘姆:我們努力保持和平,盡我們所能保護我們的支持者,因為我們從過去的經驗中了解到,造成我們死亡的暴力要麼來自國家,要麼來自其他團體。那是錯誤的,但沒有人為此負責。

記者喬納森:泰國最後一位擁有絕對權力的君主在95年前加冕,他在10年後退位,其權力已受到限制。但部分絕對君主制的標誌甚至延續到了本世紀,國王被認為無可非議,因此,在抗議集會上對現任國王毫無掩飾的笑話和評論,激怒了他的支持者。

哇隆.德奇吉維格羅姆(保皇派領袖):這是改革的方式嗎?看看王后的車隊經過時他們的舉止,泰國禮儀要求你退後。相反他們包圍了車隊,還對其豎起中指,當國王出去時,他們也要去那個地方來挑釁。

記者喬納森:去年突然爆發的反王室情緒讓保皇派措手不及,但近幾個月來,國王決定公開露面,鼓舞了他們的士氣。此前,這位國王在位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德國生活。國王的回應放棄了他一貫僵硬和嚴肅的公眾形象,並進行了一系列高調的出行。就像這次,讓泰國人民第一次真正接近他。他們伸手去觸摸王室夫婦,祈求好運。正如泰國諺語所說「我們不過是國王腳下的塵土」。哇隆.德奇吉維格羅姆也在那裡,國王親自對他支持王室的行動表示感謝,他現在正領導一場運動,要求更頻繁地使用嚴厲的《冒犯君主法》來對付抗議領袖。

(訪問)哇隆:別忘了這些抗議者在使用粗口,他們散布關於國王的假消息,用假故事抺黑他。我相信,使用這樣的法律來保護君主制,在每一個以君主為國家元首的國家都是被接受的。如果英國人用這樣的話來反對女王伊麗莎白,他們早就被關進監獄了。

記者喬納森回應: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在英國,你想說女王甚麼就說甚麼,你也不會進監獄,這與泰國的情況非常不同。

哇隆:當你看到他們做的事時,怎麼能一直使用這樣的詞呢?用詞非常粗魯,大多數泰國人無法忍受,我們先不考慮刑期有多長,但我想問的是,如果這發生在英國是否合適?

(音樂集會片段:萬人揸緊中指,高唱『走開,走開』)
記者喬納森:這些年輕的泰國人不在乎是否得體,他們用手勢和語言震驚了他們的長輩,這便是重點,他們已經打破了一個曾經牢不可破的禁忌:曾經,討論君主制都是大忌。

霍基:我認為新一代的人比我們更超前。他們提出問題,然後直接頂撞,他們要求立即答覆。許多老年人不理解這一點,他們說這些問題很沒禮貌,但他們不能回答,他們無法解釋年輕人好奇的問題,因為他們一直認為「這些孩子沒有禮貌,被寵壞了,而且激進」。

(現場報道)
記者喬納森:這是極不尋常的,示威遊行一直持續到皇宮的大門前,這也許是泰國王室最神聖的地方。現在,這些主要是年輕的社運人士向國王提出要求,堅持要求他必須改變他的行事方式,他們正在給這個強大而不可撼動的體制,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現場:軍方與示威者對峙,水炮車不斷射水,示威者一邊以雨傘遮擋水炮攻擊,一邊以圓環圍欄築起路障,鐳射筆的光芒於漫天水花及煙霧中閃爍;有人高舉「Reform Monarchy改革君主制」標語。)

潘姆:我想他一定能聽到我們的聲音,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在聽,因為從我們在運動中看到的情況來看,他完全不聽人民的聲音。

記者喬納森總結:這是一場關於身為泰國人的意義是甚麼的鬥爭,國王贊揚效忠他的人維護了他口中真正的泰國本性。社運人士說這不代表甚麼,甚至連他無上的地位都不再神聖。抗議活動在去年年底平息下來,泰國面臨著新冠疫情的再度來襲,但這兩種對泰國未來的願景鴻溝巨大,目前看來似乎難以彌合。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立場調查報道長片|7.21 尋源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邊一份工最陰公?(同場加映:老闆語錄應對心得)|格物冷知識|格物致知

格物 Blank in Blank | 歷史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伊朗政府推婚友app救生育!年輕人為何不婚、不生 還得靠「臨時婚姻」解套?【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奔走24年踏遍40萬公里 找回親生兒子 感人的背後 中國拐賣兒童到底多嚴重?【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