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圍封之後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旁白:兩個多星期前,政府史無前例引用防疫法例圍封佐敦四條街道。

林鄭月娥:整體來說,這次行動可說是順暢及有秩序。希望下次(封區)能做到「突襲式」。

旁白:近十多日內,政府再突襲式圍封至少二十區,為圍封範圍內的居民進行強制檢測。

市民一排骨呀叔:一早便應該這樣做。

市民二肚腩伯伯:我覺得真的有一點擾民。

市民三後生女:沒什麼大影響,但覺得有點無謂。今天沒有受到感染,但明天上班也有機會受感染。

(新聞報道員:疫情持續,消息指當局考慮短期內是否圍封油麻地指定檢測區,要求受限制區內人士要有新型冠狀病毒陰性檢測證明才能離開該區。)

旁白:兩個多星期前,突然流傳政府要圍封佐敦部分區域並實施禁足令,強制區內居民檢測。當時,不少街坊都人心惶惶。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2021.01.22 下午五時
市民四眼鏡呀叔:對,他們已下車,屬政府部門車輛。

市民五矇眼呀叔:現在尚未知道,無人知曉。他們說要強制(封鎖)該區域。如果根據政府劃出的範圍,剛好這裏便屬於圍封區域。

市民六拐杖伯伯:今晚十二時半封城,沒理由不准人活動。如何用膳?如何買菜?

林先生:現在(八時)通知算早了。今晚深夜睡覺時政府才通知你,現在還未有消息。

旁白:政府沒正式公布,封區的消息甚囂塵上。在佐敦新填地街排檔經營十多年的林先生一直半信半疑,直至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五晚上八時,突然收到食物環境衞生署通知,要歇業兩日。

林先生:今天聽到一些消息說要封城,一般市民都不清楚,又不知道如何圍封。即是知道,也應該讓市民適應。今日的新填地街,日後疫情似乎蔓延全香港。

旁白:政府在一月二十三日凌晨四時引用防疫法例,史無前例封鎖佐敦四條街道,區內約三百二十幢大廈變成「受限區域」,逾七千名居民要禁足,接受強制檢測,有人趕在封區前離開。

2021.01.23
Lewis:今天是封區的第一天,因為我居住的大廈在限制區內。

旁白: Lewis 是住在被圍封區域的居民,他凌晨四時看新聞直播得悉居所被圍封。政府在佐敦這個受限區域出動超過三千人,在區內設立五十一個檢測站,目標在四十八小時內完成檢測。不過有批評指圍封行動擾民。

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我們希望通知時間越短,能避免市民逃走。

林鄭月娥:我並不同意是擾民,因為關乎公共衛生。

1

1

旁白:Lewis 說雖然前一天聽到圍封的傳言,但對於要在住所禁足,仍然感到驚訝。

Lewis:現在是下午五時許,我打算此時下樓進行檢查。因為大廈升降機壞掉,我現在要走樓梯下去…今天下午有穿全套防護服的人上來替我們登記後,給我們這張卡,安排到特定位置進行檢測…我剛剛已經完成檢測,會到附近的便利店門口領取食物。

檢測人員:先戴手帶,然後到這邊排隊領取。

Lewis:不用等候,三分鐘左右便完成。不算太悶,但不能隨意活動,當然不便,不過政府要這樣做,我覺得徹底做一次也可接受。我不知道這手帶有甚麼意思,總之完成檢測便獲發一條手帶。

2021.01.24
林先生:早晨,你還開檔嗎?應該不能營業吧?(短髮女士:借別人的後巷來用。)

林先生:你要交收貨物?(短髮女士:對,我要交貨。)

林先生:沒辦法。(短髮女士:是的,勉為其難。)

旁白:被逼歇業的排檔檔販林先生在封區的第二天回到這裏,隔着封鎖線,遠望自己平日營業的地方。

林先生:全部歇業,政府封區便要歇業。在這範圍內,應該沒有店舖可以營業,損失多少還不知道。如果真的可以把佐敦的疫情消除這些都不是甚麼大損失,至少有顧客願意來。希望這個區域感染數字歸零,鄰區也應該有些配套,至少要硬性規定強制檢驗才能配合到這裏進行的措施。這一邊是核心區域,外面又如何?疫症會向外傳播。

旁白:封區超過一天,超過七千名居民完成檢測,發現十三人的樣本呈陽性。陽性比率是0.17%。傍晚六時許,Lewis收到陸續解封的消息就立即走到街上,見證這個歷史時刻。

Lewis:封區這件事史無前例,亦意想不到。若有這個機會,便以相機拍下情況。這情況可能不是經常發生,值得拍下。檢查一下身份證、陰性檢測結果及手帶便可以離開封鎖區,沒理由無故困我兩天,當然不好。我太熟悉這一帶,現在安靜得一片蕭條,我平日每天穿梭來往這一區數次,對每條制道都非常熟悉。現在全部圍封,有如一個死城。

1

1

2021.01.25
旁白:歇業兩天,受限區域解封,林先生星期一大清早便回來排檔看看能否開業。

林先生:霞姐,你出來嗎?我早叫你出來,對不對?好像說現在還未能開業。不知道,可能清洗街道後要等一會。攤檔這些生果已熟透、這些稍為好一點、這些一整盒已不能賣。

旁白:林先生說,濕貨市場的檔主這天都專程回來點算損失。

花檔檔主霞姐:真過分,說封便封,我的貨物怎麼辦?那些都是金錢,政府真的做得不好,當初知道疫情爆發,便應盡快解決卻一直拖延。沒有用,損害到這條街,所有人都說這裏是疫區,都不願來。要想想很多人全家都靠經營檔口為生。

林先生舉起大姆指,對經過的食環職員說:真的做得好。

花檔檔主霞姐:弄得這麼煩,你還說他們做得好,快點做,要做好些!當然要做好些!

林先生: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眾人笑)

花檔檔主霞姐:看看,花全開了,沒騙你。有些爛掉了,要清理掉,很心酸,真的沒辦法。你(攝記)敢不敢摸一下?滑溜溜的,沒騙人,你摸一摸花莖,滑溜溜的,這些便要報銷。而且不只這些花,還要包裝,膠袋要花錢,甚麼都要花錢,現在這樣怎麼辦?

林先生:這裏真的是政府的一塊試金石,這條街成為了「白老鼠」,沒辦法,很多東西爛掉了。不過這些損耗,希望損耗一點可換來整個香港未來更好。

旁白:對於佐敦的圍封行動,特首形容為成功及有成效,其後政府突襲式圍封多區為居民強制檢測。何富榮是油尖旺區區議員,佐敦四條街道解封後,他到區內了解居民的情況。

何富榮詢問衛生署人員:這些是已經回家的人嗎?

衛生署人員:標記了的代表我們接觸到的人,知道他們居住的單位。

1

1

旁白:這幾幢唐樓一月初驗出有二十多宗確診個案後,政府已發出隔離令,全部居民要遷出並接受隔離,一個多星期前陸續有完成隔離的居民回家。

何富榮:例如這幢新填地街二十至二十六號,可見環境衛生非常惡劣,即使食環署已經進行較徹底的清潔,但是因為大廈管理問題,樓宇構造造成的惡劣問題仍然存在。其實有些安全隱患未完全消除,包括渠道,我們曾詢問屋宇署,他們已去信業主,業主有回覆,但是處理需時,我們頗擔心大廈居民的公共衛生風險。

大廈居民:我們今早回來,或許安全,或許不安全,這是人們內心深處的疑慮,所以我不知道。

何富榮:作為區議員,我仍然有點擔心你們,因為政府及業主仍未解決渠務問題。

旁白:何富榮說佐敦這一帶劏房林立,大部分是沒有居民組織、業主立案法團和管理公司的「三無大廈」。政府這次雖然為這些大廈進行清洗,不過問題癥結仍然存在。

何富榮:「三無大廈」缺乏管理、衛生環境惡劣、渠管問題又嚴重,是我們社區普遍出現的情況,佐敦、油麻地一帶很多地方如是。爆發出來讓全香港人都知道,香港仍然有一群人活在水深火熱中。貧富懸殊很明顯,長期存在一些問題、長期被忽略,始終有一天會爆發出來。這次遇上疫症,讓大家看得更清晰。

大廈居民Sam:我想問一件事,今早檢測中心人員傳給我訊息,說我的檢測結果既非陽性,亦非陰性…

旁白:居民Sam說,完成隔離可以回家,不過收到檢測結果是不確定。衛生防護中心指會為檢測結果出現「不確定」人士安排送院或進行覆檢,但是Sam至今未收到任何指示。

Sam:這對我妻子及我會否有危險?我不知道要做甚麼,不知道我的檢測結果。我擔心的是,我的檢測結果是「不確定」,既然沒有結果,為何要給我發訊息?我很疑惑要怎麼辦。

旁白:Sam說唯有盡量留在家中等消息,不過住所狹小,外面接駁的排污喉管又不合標準,不外出也戴上兩個口罩,擔心受感染。

Sam:我沒有選擇,我還能去哪裏?我太太即使煮食時也戴上口罩,因為住所很小,與太太保持距離,因為我太太的檢測結果呈陰性,我則仍然不確定,所以要保護我們一家的生命。

街坊阿伯:不處理不行,會危害別人,天井那裏的垃圾....你們年輕人真的要盡力協助,否則這裏真的害死人。(Lewis:好...)

旁白:半個月前,政府圍封佐敦一帶,Lewis就住在封鎖區內,他住的這幢大廈,自一月中開始,有四宗確診個案,雖然已經進行強制檢測,但是四周環境依然存在染疫的隱憂。

Lewis:你看看天井,全部冷氣機均有簷篷,一定堆積很多垃圾,這不用說,必然的。

旁白:Lewis 說大廈劏房住客眾多,一旦有人感染,便難以控制。

Lewis:我所住的大廈幾乎每層都有劏房,隨便在這一區劃一個範圍,當中所有大廈都有無數劏房。這裏是吳松街的一幢舊唐樓,政府說找到的污水樣本九成呈陽性反應就在這個位置,這幢大廈。喉管很舊,全部被鏽蝕,而且胡亂接駁。在這裏居住的人,有人感染了,可能他家的渠館接駁得不好,使其他戶數、樓層的住戶同樣受感染。

旁白:Lewis說一月的封區檢測雖然找到十三名隱形患者,但是社區長久以來,例如劏房、污水及「三無大廈」等問題,從沒解決。

Lewis:封區兩天,我覺得那些長久的問題當然不會一時之間消失,只是會向某些政府部門曝光,可能會看到,逼不得已一定要正視,知悉後會否跟進就不知道了。等於一個人抱恙,服用藥物後會得到舒緩,但不會因為服用兩片感冒藥和頭痛藥便變得精神爽利,所有病完全消失。

旁白:除了首次圍封佐敦外,政府十九度實施「受限區域」安排,為逾萬名居民進行強制檢測,截至二月七日早上,找到兩宗確診個案。

林鄭月娥:找不到確診個案其實也是一個好的指標,即是說,可能這一波疫情有接近下降的跡象。

2021.02.06
林先生:你好,很久不見。(街坊問:多少錢?)這個二十八元。今日帶家傭姐姐出來。我們的貨品,每次都保證優質。可能今天是年廿五,人們會外出購物,而且是星期六,天氣又好。

旁白:在街市排檔擺賣水果十多年的林先生,雖然在早前圍封佐敦期間被逼歇業,有損失。不過他說解封後,街市不再是疫區,可以在農曆新年前有些收入。

林先生:幸好早些封區,因為由封鎖到解封,人們需要時間去消化,如果現在才解封便很悲慘,農曆新年後才消化消息,至少現在有十多天消化消息,認為這裏安全,可以一再來購物,這樣比較好,早些封區比較好,至少人人外出也感到安心,其實做得很對,封得好。

旁白:林先生覺得當日圍封他們街市一帶是成功例子,不過他說圍封要找到隱形患者,切斷傳播鏈才有成效。

林先生:現在圍封其他區域,只找到零星確診個案,成效是否及圍封新填地街這麼高?政府應該轉變策略,到底是否仍沿用封樓這個策略?現在每天有三十多宗確診個案,如果這一區再出現人群感染,回來再封鎖這一區也說不定,別以為這麼開心,「炸彈」不知落到哪一區,你怎麼敢說不會回來?

Lewis:我現在到社區中心接受檢測。

旁白: Lewis居住大廈的所有居民二月五日收到民政事務處派發的信件,強制居民再次接受檢測,Lewis說這次是三星期內第三次檢測。

街坊婆婆:我就是不清楚,是不是要再做?

Lewis:要做,你看看,說今日或明天要做。政府現在要求檢測便要檢測,並非跟你商量,而是命令你去做,它有其章法,不過我無法參透,亦沒有心思慢慢參透。由佐敦封區到現在,已封區多次,基本上市民無從拒絕,政府公佈要封鎖你居住的街道、大廈,你只是被知會,然後要去做強制檢測,這是否代表他們全面掌控?如果這樣都不算是全面掌控,怎樣才是全面掌控?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6-Julia的挑戰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5-黐線邊爐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喱騷-尋找他媽的故事》第1季第4集

喱騷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在旺角玩不准做挑戰!情侶互相陷害!對不起害到你!

arho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女友摸過的全都買!一摸即買挑戰!最後會破產嗎?!

arho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