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舞照跳?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旁白:跳舞群組觸發第四波疫情,成為目前香港最大感染群組,累計感染人數超過七百三十人。

馬星:一天不練舞,你自己知道,兩天不練舞,老師會知道我沒練舞,三天不練舞,全世界也知曉。這句話我經常掛在嘴邊:跳舞跳舞,不跳便「無」。

旁白:跳舞群組在潛伏期緊散播病毒,穿梭港九新界跳舞場所,舞者身邊的「帶舞老師」在維持生計與染疫風險之間有何掙扎?

Anson:你要想想人家達到這水平,他也付出很多,才能收取這價錢,你購買的是別人的才能和才華。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舞室內,馬星、Anson與Leo一同練舞)
旁白: Anson、馬星及Leo都是拉丁舞老師,他們平日會帶不同學生穿梭港九新界跳舞場所練習或表演,行內稱為帶舞老師。十一月中,跳舞群組觸發第四波疫情後,他們幾乎全面停工。

Leo:政府好像容許市民運動期間不用佩戴口罩,跳舞確實亦是運動之一。

Anson:如果該場所提供食物,舞者用膳時不用戴口罩,他用膳中途跳舞,也不戴口罩。

馬星:另一點,我記得若口罩沾濕,已失去防護作用,跳舞時一定會流汗。

旁白: 二十二歲的Anson說跳雙人舞很難保持社交距離,有時更會交換舞伴,但要維持生計,工作時只好做好防疫措施。

Anson:其實不清楚條例如何,否則我也敢大肆宣傳教跳舞,我還可以私人教舞,簡單而言教多少課,便有多少收入,不教跳舞便沒收入,我們沒有底薪。

Leo:收入飄忽已經是一個問題。

旁白:私人授課或者領舞,行規是每節以四十五分鐘起計,一般每節收費由一百多元到四千元不等,他們說收費根據老師資歷而定。

馬星:有些老師參加很多國際賽,有些只參加本地賽,老師有不同級數,不同級數對應不一樣的價錢,我認為絕對合理。

Anson:可能名媛想找一些較高級的老師,那些老師可能收費稍高,正如我若跟劉德華和張學友學唱歌,我猜他們的收費也是天價。

旁白:學生可以要求帶舞老師到舞室或者酒樓、酒吧、夜總會的舞池上課。Anson說學生因應疫情緩和,立即要求他做私人和Anson說學生一見疫情緩和,立即要求他到私人或娛樂場所授課。

Anson:可能會有幾位學生提議一起外出跳舞,便各自相約自己的老師,我形容這些為小型比賽場地,大家比拚舞技,可能他們也會稍作打扮,並且互相稱讚。

馬星:而且有觀眾在旁,有視覺效果,我們有時會鼓勵大家給予掌聲、歡呼聲,跳舞的人會更為受落。

1

1

Anson:我穿上名牌炫耀,刻意告訴別人這個手袋多少錢,這是正常人抱有的心態,不能單單標籤舞蹈老師,說他們跳得如何,誰人較英俊,我認為大家掛上一個品牌,我們舞蹈老師都是一個品牌。

(馬星家中)馬星:帶大家參觀一下我的衣櫃,我穿這套衣服參加比賽(鑲滿閃石的白色襯衫與黑色西裝外套),當時結束最後一場英國公開賽後,便沒有再繼續當跳舞選手,這套衣服便一直放在這裏封塵。有閃石的衣服,我想買鑽石已經花了數千元,還要人手逐粒釘上,連同手工費用可能要七、八千元。男裝其實算便宜,一條女裝裙的花費可達數萬元。

旁白: 三十一歲的馬星任職帶舞老師五年,他說自己與十一月首宗跳舞群組確診的女富商,找同一位舞蹈老師上課,他清楚記得一聽到這個消息時,馬上致電學生。

馬星:當日我已經逐一致電學生,我們暫時停止跳舞,我當時都質疑自己,情況是否如此嚴重?因為學生也沒看到新聞提及,說可以繼續上課,叫我繼續,他們認為沒事。經常聽到別人說「跳老舞」…然後「嘟」…自己確實亦是其中一分子,所以減少外出,但我近十日已檢測了三次,每次結果都是陰性,我希望下次都是陰性。

(馬星正準備拍攝沙灘跳舞影片)馬星:我正設置手機拍攝,今日我們到沙灘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把本來在十二月五日派對上想跳的表演舞,因為疫情關係不能跳,所以我們今天把舞台搬到沙灘。

旁白:去年生意淡薄,馬星的私人舞室結業,想不到今年疫症爆發,反而多了一直到內地跳舞的女士留在本地上課,令他招收了很多新學生。

馬星:對於我來說,雖然是疫症的一年,但我覺得是很幸運的一年,因為招收了很多不同的新學生,有部份學生原本很喜歡到深圳跳茶舞,但現在因為封關的問題,一定要留在香港。逗留在香港期間,學生仍想參加派對。十月份較多派對,無法出境的那班學生,由於要逗留香港,我們本地老師的客量比之前增加。

1

1

旁白:在十月第三波疫情緩和後,馬星本來開始籌備年底活動,希望給自己與學生一個表演機會,順道慶祝生日,更邀請舞伴表演。

馬星:當時第三波疫情已完結,好像幾天都是零確診,沒有本地個案感染,其他舞蹈場所亦開始舉辦派對,我自己都有點蠢蠢欲動。最後得悉有一個派對取消了,我找到場地可以舉辦派對,我便決定做。

(餐廳)舞伴:先吃東西。

旁白:與舞伴練舞三個月,馬星說得悉自己曾到訪超過二十間染疫的跳舞場所,加上身邊的人逐一確診,決定取消生日派對。

馬星:之後疫情爆發,我自己有點內疚。因為要舉辦這個派對,要舞伴來上課,而我們上課的其中一個地方是那十四個舞蹈室的其中之一。替我們排舞的老師正正就是第一宗跳舞群組確診學生的老師,所以我的老師是首位被帶到竹篙灣隔離的舞蹈老師,其實我自己十分擔心,因為我們每次排舞一定會有身體接觸。

旁白:在首宗跳舞群組個案公佈後短短五天已超越年頭爆發一百零三宗感染的酒吧群組,成為本港最大感染群組。

(播放相關新聞報道及高官受訪片段,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我們都很擔心這跳舞群組」;張竹君:「可能只有名字,或者連電話號碼也找不到,導致我們追蹤源頭有一定的困難」)

旁白:當局公佈患者的住址都是高尚住宅,之後更有上流社會、商界名人先後證賽確診,引來社會關注。

(馬星乘坐地鐵前往檢測中心)旁白:馬星說每日都聽到認識的人確診,壓力很大。

馬星:未計我自己做的檢測,因為我們可以自行購買快速測試套裝,如果加起來,我共做了六次檢測,現在前往進行第七次檢測,有種一發不可收拾的感覺,起初覺得跟自己關係密切,因為正正在自己的圈子內發生,每天都會十分留意每宗新聞,眾所周知網上新聞貼文,滑到最底便是留言,那些留言真的最好不要看,看完真的會令人不快。

1

1

檢測人員:請問是甚麼群組?

馬星:跳舞。

檢測人員:你有沒有帶現金?

馬星:有。 (檢測人員:排這裏。) 好。

(馬星進入社區檢測中心排隊) 馬星:你看有些戴面罩的男職員,詢問是否特定群組,我很記得有一次我回答『是』,旁邊二人不是走開,而是急忙閃避,我們那條隊伍不應稱為特定群組隊,根本就是「受盡歧視隊」。我記得第一天輪候時,感到無數的眼光看著自己,在竊竊私語。當一位舞蹈老師,之前受盡人們景仰,即使跳舞老師也是一位老師,對吧?但突然之間好像淪落了,變成怪獸般。

第二節

(馬星播放高登音樂台二次創作歌曲《Sugar in the MaMaland - 漏奶》)
馬星:這首歌也算了,我記得之前有一間茶餐廳更誇張,那間茶餐廳製作了「蓮藕小鮮肉餅飯」,更是「跳老舞價」,三十九元,包括一杯飲品,是否想死?

旁白:馬星說跳舞群組觸發第四波疫情,成為眾矢之的,網民更大造文章,說帶舞老師是出賣色相的男公關,馬星即時停用社交媒體的帳戶。

馬星:有部分老師已被人起底,被指摘是本地的「鴨仔」(男妓),這個圈子有沒有害群之馬?我不敢說完全沒有,但亦不敢說一定有。首先談談年紀,甚麼「小鮮肉」、「老藕」等。我打個比喻,如果你要找健身教練,你會找纖瘦的人當健身教練,還是找健碩的人當你的健身教練?

Anson:坊間可能揣測這些舞蹈老師都跟學生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對舞蹈行業有一點不良印象。每個人有不同的做事手法和心態,只能說大家做的事不同,我自己真的喜歡教人跳舞,視為職業。

旁白:Anson是其中一位被網民質疑與學生有不道德交易的帶舞老師,不過他聲稱自己並無這些經歷,又說跳雙人舞很多身體接觸跟眼神交流,容易令人誤會,而這是疫情急速傳播原因。

(Anson在海旁拍片跳舞) Anson:有些動作可能為求更悅目,身體要靠近才悅目,看起來更悅目,這些我會說但不會叫對方把頭靠近,幾近親吻。這是很自然。(身旁友人Wyllis:不會這樣說。) 會自然地發生,而且老師會告訴我們某一點要投入感情。

Wyllis:當我跳舞時,我會視對方作男朋友,必須有這種感覺。

Anson認真地說笑:你不要亂說話,我女朋友正望着。

(Anson和Wyllis戴上口罩於海旁跳舞後) Anson說:走遠一點,先透透氣,無法想像如果在比賽中怎樣戴上口罩連續跳五支舞。

Wyllis:我們想加入港隊。

Anson:你說太多了,為何你要跳舞?(Wyllis:那你說吧。)

Anson:因為喜歡,真的純粹喜歡跳舞,戴上囗罩,上氣不接下氣,為何還要這樣做?當然因為喜歡才會做。

Anson回看剛才跳舞片段:拍下我們跳舞的情況。

Wyllis:有時候我們自我感覺良好,但是回看影片,原來還有很多缺點,平時我會帶平板電腦。

Anson:她用的是新款平板電腦,可以縮小視窗。

Wyllis:你不要這樣說,我們已經無法維生,我不想說這些。

(鏡頭慢鏡播放Anson於海旁跳舞) Anson:我的心情跌宕起伏,由我找到Wyllis跳舞,很開心終於又可以重拾這興趣,請老師授課,當時一星期上四課,我們很忙碌,到現在所有事情停下來,我想繼續上課,但無奈我自己的職業都停工,舞室暫停,學生亦可能因為疫情暫時不敢出來上課,所以令我們收入大減。真的氣憤,氣的不是網民的說法,而是氣憤事情又要暫停,覺得很不值。現在心態覺得世事無常,能跳舞便跳,我覺得在自己身體還許可的時候,我想用盡每一分每一秒去跳舞,因為真的很喜歡跳舞。

彭老師帶領Anson到活動室:地下是一樓,現在這裏第四層便稱為五樓。

Anson:以前這裏很好,你看這裏有欄杆,可以用作拉筋。(Anson抬腿想拉筋) 穿牛仔褲,大腿提不上去。

旁白:十三歲開始鍾情拉丁舞, Anson之後更請高中時的班主任彭老師替他安排在學校的活動室練舞。他們相識了七年,Anson說有甚麼煩惱都會找彭老師傾訴。

Anson:年紀最大的學生?有70歲的學生 (彭老師:甚麼? )是。

彭老師:還跳得動嗎?

Anson:當然不會教授很高階的技巧,他學到多少便教多少。

彭老師:不會像你般用力地跳。

Anson:無法這麼用力。如果他扭傷脖子我負擔不來。

彭老師:正是,你說七十歲。

旁白:部份市民指責跳舞群組只顧一己私慾,無視社交距離,要社會承擔後果, Anson說聽到也很想平反。不過彭老師提醒他要留意社會氣氛。

Anson:其他舞蹈老師叫我不用白費心思,特意跟他們解釋這麼多。

彭老師:他們原本也不太明白,加上有負面事情再作解釋,已預計效益不會很大。

Anson:你曾說過,我們雖然不是做甚麼壞事,但一旦社會上認定這個負面形象,也想做一百件好事,去彌補這件壞事。

彭老師:是的,你還記得?

Anson:這是你的金句,我怎會忘記?

彭老師:你問我應該怎麼辦,我真是想不到。所有人不外出是否真的可以解決這問題?而且政府有沒有足夠的資源令所有人合作。大家有沒有決心去做這件事及政府有沒有資源執法,可能是最重要的。

旁白: 二十八歲的Leo做了帶舞老師三年,第四波疫情令他「腳停口停」,加上他領舞時,曾到染疫的舞蹈場所,家人立即要求他自我隔離十四天。

Leo:很多人叫我們期間真的不要跳舞但我們也要謀生,如果我們不跳舞,我們如何維持生計?當疫情穩定時,我們月入二、三萬元,甚至更多。要打響名堂,才能有收入。

(Leo和舞伴Cher於工廈走廊裏練舞)
Cher:不行,因為你的手握住我。如果我不轉出去,我們這裏…

Leo:我其實用這邊。

旁白: Leo完成自我隔離之後,檢測四次均呈陰性,決定相約合作八年的舞伴Cher練舞,準備參加國際賽事,不過全港私人舞蹈場所、政府體育場館都全部關閉,他們說甚麼地方都要一試。

Leo:如果我們一天不練舞便很快會生疏,已經失去很多身體記憶。

Cher:真是不能中斷,跳舞不可以停,如果政府場地關閉一個月,我們可否在家中休息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再跳舞,要額外多花一、兩個月重回之前的狀態,所以我們即使練不到技巧,也要記一下舞步、練習我們的聯繫,我們都盡量抽時間練習,不可以中斷。

(Leo 乘搭西鐵回家) Leo:終於可以跳舞,太開心,太好了,但現在要回家執拾一下,然後到我姐姐的住所,替我姐姐的女兒補習,因為現在暫時沒有其他工作。

旁白:Leo說自己同時會找臨時工作,例如倉務或者工地的工作,他說現在未必是時機發展帶舞老師的生意。

Leo:提及跳舞群組,我總會不開心,但亦明白大眾想找一個發洩的出口,知道他教跳舞,會完全隔離他、杯葛他、無視他,真的會很不開心。

旁白:雙人舞男女趾尖間的磨合,肢體間隨歌起舞的默契,在需要社交距離的疫情下變成禁忌, Leo正思考前路。

Leo:因為疫情關係,感到有點迷失。這一年好像甚麼都做不到,似是原地踏步,新年願望是疫情盡快過去,可以回復正常。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關於表態的幾點思考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能和球員一起成長的總教練才是真正的關鍵:談本季東區最大黑馬-紐約尼克隊【球隊觀察月報】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氣勢正旺的巫師能否逆襲賽爾提克?-附加賽球隊對戰分析︰東區篇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仍有機會不用打附加賽的湖人和賽爾提克-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3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巫師為何能再度崛起?溜馬到底怎麼了?-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2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