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

【荼毒室有客到 #19】黃衍仁:音樂是私人的,也是公共的?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 Mar 6, 2024

此影片謄本由losiu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豬文:大家好,很久沒拍過《荼毒室有客到》 我們今天請了一個我自己也很欣賞的本地創作人,來我們這個《荼毒室有客到》 跟我們聊一下音樂,聊一下創作。我們今天請了黃衍仁。我猜我們第一個聊的話題,我想對香港大眾來說認識你,至少我自己其實也是,可能就是由你的電影配樂由《一念無名》開始,接著就是《續水漂流》 到最近的《窄路微塵》, 還贏了金馬獎。電影配樂是很多觀眾或聽眾認識你的起點,之後就再發掘你更多自己的作品。不如我們先聊一下電影配樂,其實你自己創作電影配樂的時候,你是一個怎樣的過程呢?
黃:我可以補充一下因為可能多數人在商業片看到我,就是這幾年這兩年。其實我自己做了配樂都做了十幾年。我2005年做第一個劇場的音樂,我都會叫做是配樂或者是一些輔助去講故事的音樂;再早一點,其實十幾歲的時候參加IFVA。我現在反過來想,原來我那時候做我現在做的事,那段影片就是林森都有幫忙,就是我做演員和做配樂的 ,當時是沒想過這兩件事會成為了我的事業或者之後的創作
豬:那其實電影配樂是怎樣創作的呢?跟你創作自己的作品會不會很不同呢?這個思維
黃:完全不同
豬:是怎樣不同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所有資料非作商業用途,若有內容侵權,請即通知我們移除。

1

黃:態度完全不同,但是中間有很多技巧是會重疊的。如果要用一個通俗的比喻就是 其實做配樂你是向外的,是服務別人的,服務一個故事,服務一個導演,服務一個計劃,你去衡量他們需要什麼,再用你自己的方法去成就這件事。我自己的歌基本上是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的
豬:跟自己
黃:是跟自己交代的,最多有時候可能我用一些詩來補曲,我也希望不要弄壞了別人的詩,但是這個也是佔小量。就是說我自己的歌,其實是完全放任我自己的任務;但是做配樂其實它好玩之處正正是它的限制,它是在一個框裡面的,那這段戲三分鐘,你就不會做五分鐘的音樂都會塞進去,它就是三分鐘就是三分鐘的。那很多框架,很多功能要滿足的媒介
豬:那可不可以再問多一點,你說配樂就是向外,自己的作品就是向內。那剛才你也提到其實你做配樂不是這幾年才開始的,雖然可能大眾就是這幾年才接觸到你的作品 。那分別是什麼呢?那些商業長片,就是那些四電影的創作,還有你剛剛提到的那些劇場的、還有那些獨立短片,那些是不是很大分別呢?
黃:我想做每一類 其實我會不自覺會找一個不同的設計點。譬如做劇場,做劇場的音樂跟電影又有些相似,又會有一些很不同的東西。劇場的音樂是你扔了音樂出來,那些演員會因為你的音樂而可能有改變的,那導演的選擇可能會改變,所以你跟那件事的互動是很多的。但是電影就是基本上通常都是他剪好了一個剪輯、兩個剪輯,然後給你,那些東西已經差不多定了。劇場電影的分別,再加上如果說影像這個媒介,又會有紀錄片,或者在Gallery播的介乎兩者中間,可能我近年跟勞麗麗很多合作啦,我覺得它是另外一個範疇來的,如果說商業片我自己其實經驗也不多,做了兩齣 ⋯⋯
豬:雖然得了金馬奬
黃:不要再說這個了,這個害了我(笑)
豬:OK知道(笑)
黃:那我覺得商業片,話多沒有那些考慮,其實你也是知道它有機會會給姨媽姑姐看的。但是是不是代表一定要做某些東西呢?是不是一定要有某些人家告訴你通俗的風格呢? 我是不相信的
豬:你會不會自己調節的呢?因為我也想去票房好一點,我也知道這個要主流一點。你自己作為一個創作人,創作的過程會不會自己跟自己這樣說呢?
黃:我想我三十多歲開始知道我的性格或者我的命,是我怎樣努力去覺得迎合了別人 ,他都是覺得你很「實驗」
豬:知道 OK

黃:我就覺得我迎合了,然後別人覺得不是啊,一聽就知道是你做的了,這個感覺是怎樣的?
豬:欸,這個感覺得我也很強烈,無論是看你的電影配樂的作品,還是你自己的歌,黃衍仁的那種味道也是極度濃烈,那些signature是你,所以我也挺同意這個說法
黃:所以我慢慢知道這件事之後,不要計算好不好,你被人聞到味道就不代表一定好 ,但是我就開始不怕去面對框架,或者一些limitation,雖然其實我做這兩套商業片是沒有什麼limitation給我的,說你也不相信。不會有人說,喂這套商業片來的,麻煩你點點點點點,去限制我,我沒有遇過的在這兩部片,當然因為他是兩個導演。我本身不認識李俊碩,我也是因為這個計劃才認識他,但是也都是MM2 他們的作風是完全是很開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票房不夠
豬:OK啦!但是你想不想像到自己日後繼續走這條路的時候,是真的遇到這些所謂最主流商業,連那個導演都未必跟你有很多交流,你想不想像到自己做這些工作?
黃:我很想試一下,因為我一直都是很想試
豬:就是一套賀歲片找黃衍仁做
黃:如果有膽子找我的話我相信這件事是
豬:有趣的,撞出來的火花
黃:我真心的,因為我是慢慢越來越知道自己是喜歡在限制底下去創作的人,因為小時候覺得創作是很虛的,就是靈感或者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很神秘的一件事。但是慢慢就覺得不止的,其實很多時候都不是
豬:那說到這個位置,不如說一下你自己的歌,電影配樂以外的作品。說到靈感,你自己平時是怎樣找到所謂靈感?或者你的創作是怎樣的呢?
黃:自己的歌我自己的歌真的比較難去說的,因為我自己的歌有時候我都不太知道是怎樣來的。當然可以去分析自己,或者去檢討自己,尤其是最初開始寫的時候是很受到一些新詩的影響,就是那個年代去看陳滅、飲江的詩、廖偉棠的詩,令我知道原來可以這樣去運作文字的,而我亦都會在他們的文字裏聽到一種音樂,那這個就會刺激我去想有沒有可能我都可以去玩呢?再之後現在做了自己的唱歌的唱片,有三張,我都不是很清楚寫歌是怎樣的
豬:但是通常的狀態呢?或者是心情很差、很emo的時候,還是你是很清醒的?那個狀態有沒有一個通常特定pattern?

黃:我覺得,覺得你當然因為有些事情刺激你的情緒,一定是會容易令你進入那個狀態,但是那是其中一個,有些時候是 有些離地的,跳出來看,因為我高過我自己身體去看 我現在發生的事情。我想早年多一點,就是跟社會扣連著,感覺到、聽到、見到的一些東西,在自己消化出來的一個過程。我是極之少去想,我要寫一首歌,讓大家一起大合唱在現場,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
豬:那如果說到這裡我也想再問,因為你剛才提到你的靈感來源,很多是文學作品,那你有很多歌的歌詞是真的詩一般的,甚至是詩來的
黃:我沒有這樣想
豬:我有這樣想,作者不關我事,我聽眾這樣想。 真的詩一樣, 即是例如是《世界有鐘反覆敲響》。這首是其中一個我最、最喜愛的作品,那我想問一下你覺得因為這麼多年來討論香港音樂都會有討論,香港的音樂會不會太重視歌詞呢?所以我想問一下你,你覺得你自己的音樂作品裡面歌詞究竟扮演著一個什麼的角色呢?
黃:如果你講香港的歌的歌詞,被人說廣東歌太重視歌詞的一件事
豬:因為簡單來說就是,如果這麼重視歌詞,那為什麼要音樂呢?你寫詩,你去寫詩就行了,為什麼你要唱出來呢?為什麼要有一個 用音樂的形式去表達?
黃:因為從來我理解人類很多很多年來文字都離不開音樂,音樂都離不開文字,剛好它們兩樣東西黏在一起就叫作歌。或者你不聽音樂,你說有些詞好像詩,有些詞拆開去看不知道它們說什麼,就是這樣。但是文字跟音樂黏在一起的那個chemistry 是最令人著迷的。因為有一句話很簡單,我就這樣告訴你:今早我一起來打開窗就下雨,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但如果我們有一個旋律或者一個音樂,令到你覺得,這句話撞下去的時候,你可以聽到的內容是多很多很多
豬:那個想像空間會大很多
黃:對,而你寫出來只是今天打開窗看到的,就是你寫出來的內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魔力呢?其實一定不只是歌詞,歌詞只不過是那條公式裡面其中一個,就是文字跟音樂的這個互動。廣東流行歌發展了這麼多年,我仍然覺得有很多很多是未試過的,在我還沒開始寫歌的時候,我已經很想知道還有什麼可能性呢,就是廣東話跟音樂

豬:你覺不覺得你的歌是講香港故事的? 因為為什麼我這麼問呢 因為我前陣子跟一個
聽了很多音樂的朋友在討論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要推介一個創作人也好或者一隊樂隊也好給一個想認識香港的外國人,那你會推介什麼呢?那我們就爭論了也挺久的,就是大家的選擇都有不同,但是黃衍仁是我心目中的其中一個人選,如果有個朋友:香港是怎樣的? 香港有什麼音樂啊? 那我會想推介黃衍仁,
黃:那我也很榮幸
豬:你會怎樣看我這樣說?
黃:因為我是很少用這種角度去,去想自己的音樂或者想其他的音樂。因為我剛才也說了我寫歌是很自私很個人化地寫的,只不過有些時候那個歌講的一些東西可能不只是跟我有關,可能跟這個社會有關,或者自己,自己忍不住都是想碰到那些東西。但是我那個角度都是非常之個人化,但是在我心裡面所謂最私密最個人化的東西是不是不公共呢? 就是老生常談。我一向都覺得不是的,只不過我的意圖不是說:好,我今天要寫一首感動香00後的年輕人。不會的,我是不會的,不會的。但是有時我知道有些人寫歌其實都是有時會有這種傾向,未必有這麼大,可能說我要想著某一堆人,想著某一個群體,我自己是少的。不知道,講香港故事,我不懂的,因為香港故事這四個字被污染得太厲害了,所以搞亂了我的思想,但是我很感謝你會想起這個
豬:因為回到我的感受就是我覺得你很多歌有一種鄉愁帶到給我,就是你那種,當然一定你的歌當然不是開心的,不是派對歌,如果要去個聖誕派對過年開心不會播黃衍仁的歌,就是正常情況,那是一種憂傷在裡面,而這種憂傷我的感覺就是一種鄉愁,好像是一個流浪異地的一個很痛苦的勞工去回憶自己故鄉,很多歌給我的畫面都是這樣 。而為什麼又代表了我現在的心情或者我在這個城市生活中的感受?就是我在這個城市是有一種鄉愁。就是有些東西急速變化之下,好像明明很近,但又走了很遠的樣子。所以 我是會推薦黃衍仁的歌如果面對剛才那個情況

1

1

黃:你說鄉愁這個我想我是一定是有同感的。你這樣說可能令我清晰了某些可能我也有過的感覺,因為有時候鄉愁那樣東西未必真的是確實的某一個時代或者存在過的某一個現實,可能是那樣東西未存在也有可能;或者是你關注的社群在某一個短暫的時刻,在空氣中出現過,但是可能現在就不見了,就是那些東西,我想這種感覺,是,你形容得很好
豬:所以接著因為,我知道你最近又有新作品叫做《再回魂夜》 我只看過 Title 有呼應回魂,好像有些東西要回來,或者不回來的那個感覺。我覺得好像 一直以來看你的作品都給了我這種感覺,你這個新的作品 可不可以介紹一下?
黃:可以,這條片出街的時候應該出了吧

播出《再回魂夜》的片段:
跳下去
摺疊想像
問題跟隨欲望飛翔
九十年代的舊樓被棚網包圍
寫下日記的少年
住進閉路電視
窗口發光
白色的石頭
哭牆一般的象徵

黃:其實是一個詩人阿謙他寫的,是字花的project:有高立的畫,又有詩,又有音樂 ,就是覺得現在看詩要有很多東西幫你
豬:才有那個耐性去
黃:就這樣看不行,不是負面的意思是,我想大家都在找方法去互相刺激。如果說人家 commission我去為這首詩譜曲或者變成音樂的,我就試過兩次:第一次就是七年前的《上海街自殺華爾茲》, 是曹疏影的詩來的
播出《上海街自殺華爾茲》的片段:

面對一種主流的口音,他躲進細懸崖裡,他虛無,他說笑話
黃:第二次就是,剛剛這一次再回魂夜。我試過第一次之後,我就是超級期待這些事, 因為這種情況是,詩人是完全,他寫的時候完全沒有理會你的音樂,他沒有特別想音樂性那樣東西,他很多文字上的東西可能完全沒有押韻,或者句子結構要怎麼遷就你,對於我來說這就是回到那個限制 ,那個刺激。曹疏影的就是這樣 ,然後就是 他會逼我做很多我沒想過的音樂的處理。再回魂夜也是。所以他刺激到我做到的東西 跟我自己寫的歌又會很不同
豬:那這次這個再回魂夜這個作品,你自己有什麼感受呢?
黃:我覺得這首詩是很直接的,所以文字上我不討論那麼多
豬:自己看吧
黃:反而音樂上,因為我前陣子開始聽到很多韓國的傳統音樂,即是那些制字的音樂。韓國的傳統樂器,他們對於很多敲擊或者他們用聲的方法,在做這個這個的時候
我是有想起那些東西
豬:剛才聽你講韓國音樂我多怕你說聽到很多K-pop 然後放了一些K-pop ,之後心想,嘩 有Black Pink的味道?你聽不聽POP的順道一提?
黃:我聽那些已經是上一個年代的POP 。
豬:例如?可不可以講一點?那你是不是小時候就是很indie的,就是已經覺得,跟主流世界隔隔不入,主流的音樂、流行音樂,會有一種
黃:標奇立異,覺得自己很特別
豬:遺世獨立
黃:對,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然後大過才發現:你以為自己真的很特別?
豬:但是最後想說,例如你覺得近年的indie音樂也好,你自己眼見你覺得會不會有什麼變化,或者你覺得自己是不是indie呢?

黃:我好indie ,你看我的點擊率就知道我是indie 。我真的想那個作品給我的感覺。可以是很indie的band或者歌手,其實他只不過是在做一些很庸俗的事。所以那個spirit 我覺得是有分的,但是那個spirit反而我就會想用,確實他做得好不好聽,他在做什麼去形容
豬:但是接下來是不是會有一個show ,在一個很indie的fest裡面表演呢?我這樣稱呼是不是不是太好?我看到那個攪手好像是目露兇光
黃:明日未知,明日未知是什麼呢?其實我現在也不知道,
豬:明日未知就是負責這個show ,這個群體,有一個新的我不知道怎麼稱呼他們
黃:這個群體就是有些我好朋友一起搞的一個collective。 那他會是怎樣呢?很多事情有待發生,但是現在知道的就是有一場show ,就是3月的時候 在小雞創意書院的劇場那裡,就是明日未知的show 我自己都會在那裡玩;另外就是我自己的新的album ,是一個live的album來的,那都會在明日未知的collective出版的。我是零號,我是他們很榮幸的
豬:第一個簽的artist
黃:沒有簽的,簽我也立即說好,但是沒有這件事,發行一張黑膠。那就是上年的《嚼士之夜》那個live,你今朝是否聽過?
豬: 對呀, 我今早做功課嘛,就是認真坐靜靜地聽,我也不懂得分析什麼,但是我真實的感受是:嘩,這麼好聽!我只能夠說到這裡,我說不了其他東西
黃:你後悔你沒去看過?

1

1

豬:對,我超後悔,但是我三月是去看
黃:因為剛才我們在外面食煙的時候,他們就說到爵士的東西,說起「翻騰」那班朋友,因為我是第一次這樣跟他們合作的,去玩我自己的歌,因為我自己的歌本身是躲在房間自己一個人去做各種樂器。但是跟他們合作是完全另一個世界,他們是玩爵士的,就是樂理很厲害,技術很厲害的人,我就不是。他們去分析給我聽我作了歌其實用了什麼,他們不斷都會跟我說,然後我全部都不懂
豬:我可以多說一點 ,除了好聽之外。剛才提到我喜歡衍仁的作品是那種香愁,很click中我在這個城市生活的感受。但是你又會覺得可能音樂性上的確是未必很豐富,主要都是你的吉他和你的歌聲。但是我聽過 album 的時候,又加上管樂進去,就覺得整件事很豐富,也挺改變了我對 jazz 一些印象,因為我自己很少聽 jazz。而 jazz 對我的印象就是,很優美、很漂亮的東西;那我又覺得,但是我不舒服我在這個城市生活 ,為什麼我要走去聽這麼舒服的音樂?
黃:那你就要更新一下你的 jazz 的體驗
豬:所以你的黑膠有一點點結合了兩件事,就是又有 jazz 那種音樂上的豐富,但是也都是你的味道仍然在裡面,那我就覺得,哇,很L正
黃:其實我們做了一些編曲或者做了一場 live,我自己不會想它是不是 jazz 呢?當然他們玩很多 jazz 然後,可能他們的技巧,他們的味道,有些東西會掉下來是吧。但是我想不要緊 ,是不是這樣叫這件事?但是它一定是有得到這些樂手在 jazz 拿到的營養 製造下來。那麼回應你一下,就是 jazz 很多時候不是開心的東西,非常之辛苦 、非常之複雜的東西都有人嘗試在這個 art form 呈現
豬:我聽多了點了。但是如果大家想聽就記得去三月的演唱會,明日未知交攪的。還有他們發行的另一套作品就是那隻黑膠嚼士之夜的現場錄音 ,我們三月看演唱會見,
也支持黃衍仁、支持明日未知這個計劃。大家可以看一看
黃:你是在學Bass吧聽說?
豬:不要說這些,對,我在學習的,努力當中。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你的樂手
黃:說這些東西的
豬:當你拿不知道第幾個奬時可能就可以了。今天就到這裡,我們下條片再見,也支持黃衍仁、支持明日未知,拜拜

1

1

1

IMG_1410.PNG

牆內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的長期計劃。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開名怒斥無知低智商親戚!🤬新年流流係人地門口寫個X字?😱一人一個拜年之匪夷所思

機動電視台R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PSY|困擾源於盲點?認知行為治療 CBT!心理治療百科(一)|#五分鐘心理學

樹洞香港 TreeholeHK | 心理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影評】新魔戒? 吹咁大? | 沙丘瀚戰2 | 沙丘2 | Dune: Part Two | 紋尼睇乜Cult - EP55【廣東話】

Jer紋尼 Jermany | 電影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飯戲攻心2 |劇透影評 | 又急又亂?深入分析劇本問題 令人失望的續集 但無阻成為今年賀歲片最高票房|Table for Six

Sam先生 - 電影日誌 | 電影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臨時劫案 |劇透影評 | 2024龍年最佳賀歲片!好睇到要講「多謝!」 郭富城近年最佳演出 令人爆笑卻又淡然黯傷的黑

Sam先生 - 電影日誌 | 電影類

0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