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泉x鄧小樺:命定還是選擇?︳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無定向會客室@已讀不回# 54】

虛詞無形 | 哲學類 | Jul 11, 2021

此影片謄本由Ka製作

小樺: 幽居默默如藏逃

阿泉: 已讀不回book channel

小樺: 歡迎大家來到已讀不回Book Channel 的「無定向會客室。今日是荼毒室的白水,泉泉 ~來跟我們講書,多謝你重複出現,老是常出現。

阿泉: 別這樣說,多謝你啦,當然。

小樺: 你說話可否別那麼師奶呀!

阿泉: 不是,我襯返你呀!大家都師奶嘛~(髮型短髮波浪 師奶頭) 耶~~~

你有沒有想過,你人生所發生的一切一切,大至親人離去,小至食飯飲水等等等等......都會不斷重複重複地重來?人生的不斷重複,到底可以帶出什麼呢?

嗱,你可能以為我想說尼采的「永劫回歸」。你就懶醒目了,你只對了一半。我在說的是一本小說的開頭。小說不是寫故事的嗎,好端端講什麼哲學?喂,你要讀哲學你讀論文啦,是否這樣說?是否這樣說?樺仔

就不是這樣說的,我想說的這本小說,就是文青們好喜愛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小樺: 荼毒室手足上到來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 一向都是講文學書的,姑且看泉泉怎樣說,廢話說了十分鐘,究竟入正題了麼?
----------
圖: 1昆德拉與捷克

小樺: (音樂起)你告訴我一個,昆德拉的故事.....

阿泉: 關於一對情侶,假裝陌生男女,再勾引對方去......

小樺: 驚了驚了,開始驚了...

阿泉: 酒店裡一起睡,最終勾.....(音樂完)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就是名作家米蘭昆德拉在1984年寫的。他除了寫過這本書之外,還寫過好多好出名的作品,例如《玩笑》、《笑忘書》等,亦都寫過不少文藝評論、劇本。

他出生於捷克,一生經歷過布拉格之春,蘇共入侵等等大歷史事件。後來因為他的小說觸動到當權者的神經,而要流亡法國。他當年的政治取態乃至今時今日的身分認同,經常都被人討論。例如談論他當年妥協,又說他不認自己是捷克人等等......不過這些問題就好複雜,時間關係,我們都是集中談他的小說。

小樺: 是的,米蘭昆德拉是有說過,如果人們只因為政治原因而關注他的小說,是很媚俗的。這是他對媚俗的定義。

阿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就是以作者自己經歷過的歷史事件做背景。故事主要講布拉格之春、蘇聯入侵捷克這個動盪時代四個男女主角所經歷的事,有愛情故事,亦有政治變遷之下經歷的種種困難等等......

小樺: 米蘭昆德拉的粉絲是很多的,不少人還等著他拿諾貝爾文學獎。

在敘事學來講,會說昆德拉的小說是敘事者介入很多的作品。即是說故事的人常常會把故事停頓下來,發表個人意見,這是他的特色。

阿泉: 他就真的老是常出現了,出現得多過我,起碼在小說裡。

有些人就說,其實米蘭昆德拉在這部小說入面,是以小說來講哲學。因為一般小說都會直接交待故事,但米蘭昆德拉的小說就很不同。他常以敘事者身份直接出現在小說入面,好像旁白那樣。說哲學概念或個人想法,然後再交待幾個角色所發生的故事,偶然又在中間彈出來,說說自己怎看,解釋主角的心路歷程等。感覺像他展示自己的思考歷程,不過就不是以思辯方式來思考、如給予論證之類。是用劇情來思考,透過故事發展來交待哲學思想。

例如一開始講永劫回歸,敘事者就說:「如果人生不斷重複,那人生就會顯得好沉重,因為一切會不斷不斷上演,迫你去直視、去面對。但假如你的人生只發生一次,那就會好像沒發生過那樣,因為在人類漫長的歷史入面,只出現一次的人生,根本微不足道,輕飄飄,最終都會被遺忘。」敘事者由此帶出生命中「輕」和「重」這兩個概念,然後就貫穿幾個主角的故事,講他們的人生輕和重。

在此我們先不詳細交待,一會兒再慢慢說。但在講之前,大家可能會好奇,為何要用小說來講哲學?都說了,講哲學為何不寫論文?論文明明又清楚又準確。那其實就關乎他要表達的那種哲學。我覺得,他是想說我們人生要面對的種種處境,如剛說的「輕」和「重」。這種處境當然可以給予定義去解釋,就像一般哲學論文會做的那樣,但是這樣就會比較抽象,不及用小說來呈現那麼具體和有感受。所以用小說來交待,亦都有它的理由和好處。

那當然啦,這本小說除了寫哲學之外,本身都真是一本小說來的。有好高的文學價值,有好多地方都值得欣賞。

小樺: 其實你們哲學仔平日在學系入面會不會講文學?

阿泉: 會。

小樺: 真的會?

阿泉: 我們自小已有看「文學放得開」,真的! 我......好像......十二歲開始看......

小樺: 是是是。

阿泉: 看了三十多年。

小樺: 是是。

阿泉: 你做得好好。

小樺: 是是。

阿泉: 我好鍾意你的。

1

1

圖: 2 輕與重

阿泉: 我今日想跟大家介紹,主要就是入面講的「輕」和「重」。我相信大家在這段日子入面,都有好深刻的感受,對於「輕」和「重」。我就特意挑選了跟我們這時代比較相關的情節來跟大家分享。而我主要想說,故事入面的主角托馬斯看似或輕或重的人生。透過他的故事來讓大家知道,雖然小說叫《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但其實作者並不是想說輕或者重的人生,是不能承受的。而是人生的輕和重,兩者的價值,其實是模糊不定的。這才是我們人生真正要面對的問題、真正要面對的處境。 作者其實在開首就已提到,輕和重的對立,是很模稜兩可的。

小樺: 是的,以米蘭昆德拉的背景來說,其實他很有資格去說什麼是「重」。正如你剛才說他經歷過很多大事,究竟他的故事是怎樣的?

阿泉: 當時蘇聯入侵捷克,隨即有好多知識份子,好像小樺姐那樣,和專業人士......

小樺: 好像阿泉那樣。

阿泉: 是的,就受到打壓。托馬斯是一個好出色的外科手術醫生.....

小樺: 就好像阿泉那樣。

阿泉: 是的,大家都看得出,我快要做doctor的了。但因為他在報紙發表了一篇較為「敏感」的文章。就好像......是否不能說,這句....(笑)是的,不說了...他的上司和政府當局的人都先後找他聊,要他簽紙認衰仔。

小樺: 好像你這樣。

阿泉: 是的,我就簽了的。

小樺: 是的,衰仔。

阿泉: 我衰仔晒啦。
他當時受到好多壓力,除了有認錯的壓力,還有好多壓力是來自身邊人的目光。他發現了自己身不由己地受到他人的批判和利用。他說,有好多人都好古怪地望著他笑hehehe咁樣。那些自命清高的人,就在 hehehe。因為如果托馬斯簽了這份聲明,他們就可以繼續靠托馬斯這些所謂懦弱的人,基於他們認錯,然後去抬高自己。那些本身已經簽過類似聲明的人,亦都會 hehehe。因為他們就可以透過托馬斯來證明自己:其實我這樣做好正常,人人都會這樣做。

托馬斯就發現,無論怎樣,他總會成為他人想看到的自己。最終托馬斯沒有簽聲明,結果他由受人尊敬的醫生,變了清潔工。最後回到鄉下。對托馬斯來說,做醫生是他的終身職業。

一直都是來自他內心最心底的的渴求。敘事者就說,做醫生其實好像跟上帝對抗一樣。

因為上帝創造人,而醫生就會伸手進入上帝所創造的事物裡,一探究竟,好像在褻瀆上帝的創作那樣,而正正是這種感覺,深深吸引著托馬斯,令到他覺得「非如此不可」,他一定要這樣做。

原本找到自己的天職,令到托馬斯的人生充滿著實在感。這種人生可以說是「重」的,不是沉重的重,而是令人生充實的那種重。找到人生想要做的事,而不再是漫無目的地做人。
而且他花了極多時間去建立這個事業。

為何他最終都寧願不簽紙認衰仔,放棄他最喜歡做的事業呢?當他不再當醫生以後,他居然沒有感到欠缺,反而覺得輕鬆了,他在當刻才知道。原來以前的工作帶到好多滿足給他,但同時都給了他好多壓力。要他做得好,要他專注,反而他成為了工作的奴隸,不再自由。

故事差不多到了尾聲,他跟女主角特麗莎講起他以往的事業,他說:「其實追求事業是很愚蠢的,特麗莎,我沒有事業。任何人都沒有,認識到你自己是自由的,不應被所有事束縛,這種才是極道度的解脫。」

我們原本會覺得人生是重的才好,因為若果人生無所事事,輕飄飄,就會輕不著地,不知做人為了什麼。但恰巧在一個亂世裡面,主角就有機會嘗試另一種輕的人生。而他就發現,我們不一定要做什麼,人是自由的。是我們去選擇成為一個怎樣的人,不是我們註定是怎樣的人。所以這樣看來,人生是輕的,但這種輕不一定是輕飄飄的輕,可以是輕鬆、解脫的輕。

小樺: 你是否覺得自己命定要讀哲學?

阿泉: 那又不是,我不小心而已,我想的嗎?沒法子,讀書叻。

1

1

圖:3 輕鬆和沉重 有無得揀?

小樺: 能夠領悟到放下自己最重視的東西,才會得到輕盈的境界,我想托馬斯中間都經歷了很多思考。不過你,泉泉,何時可以放下你的偶像包袱,讓自己都輕鬆一下?

阿泉: Yeah! 畀心心! (心心手) 我係姜濤!

主角的人生由重變輕,或者這告訴我們,人生沒說一定要輕或重,輕和重都各自有不能承受的一面,亦都有精彩的一面。以往我們可能好二元對立地界定輕和重的價值,可能覺得輕就好,重就不好,或者調轉。但小說就是想說,輕重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根本難以劃分,而這個就是我們人生真正要面對的情況。或者我們可以做的,就是來回於兩者之間,找一種最適合自己的人生。

小樺: 泉泉,我發現你說這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你......繞過了愛情線,這比較誇張

。因為其實《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面的性愛場面都幾著名的。其實托馬斯本來就好風流的,你是否不喜歡這些人?

阿泉: 不喜歡。

小樺: 是的,情人之中比較重要的有兩個。一個特麗莎,托馬斯就說過,我一定要愛她,我一定要愛她,我一定要愛她,非如此不可。

阿泉: 別望著我講,你講還講。

小樺: 特麗莎代表著命定的沉重。另外一位重要的情人,畫家 Sabrina。她一輩子都是追求自由的,象徵對輕盈的追求。

阿泉: 米蘭昆德拉在故事提到,小說常提到「非如此不可」。其實是出自貝多芬所創作的「四重奏」,原本好莊嚴、慷慨激昂,但為何貝多芬有這樣的創作靈感,是來自他生活中一件有趣的小事。話說有人欠貝多芬錢,貝多芬叫他,喂,你還錢。那個人就問:「非如此不可?」。貝多芬就笑著答他:「非如此不可!」。

所以原本「非如此不可」這句說話,原本是輕鬆、搞笑的。但去到他的樂曲,就變成莊嚴、沉重。或者這說明了,輕和重並非真的那麼二元對立,兩者的界線有時好模糊。我們的人生既可以是輕的非如此不可,亦可以是沉重的非如此不可,輕還是重好,根本沒有絕對答案。

小樺: 香港人經常去旅行,又說要移民。是否都在追求一種輕鬆的生活?可能做事太辛苦。
特麗莎那時跟丈夫在日內瓦,生活是輕鬆的,但她處理不來,覺得無聊,留了封信給丈夫,就回布拉格去了。信上說:這兒的生活太輕鬆,使人難以承受。所以無所事事,都可以是一種難以承受。

大家,好忙的香港人,好難想像,十多個流亡瑞士的捷克人,聚會時說要為捷克的民主自由奮鬥,爭取要反抗蘇軍入侵,畫家Sabrina就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你覺得捷克的自由民主如此重要,你為甚麼不回布拉格?光在這裏喊叫,不是太輕鬆了嗎?」

這都是一個好大的質問。你移不移民,走不走,去不去旅行,留不留下來,喜歡耕田,還是喜歡辭工,還是怎樣......我一向都覺得沒具體沒固定的答案,沒某個答案是更好的。但就是在輕和重之間的質問和游移,讓我們反省自己的人生。因為你們哲學人那句說話,什麼?

1

1

阿泉: 因為未經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小樺: 真的嗎?

阿泉: 是真的

小樺: 為什麼?

阿泉: 因為這樣

小樺: 好厲害呀 ~~ Yeahhhhhhhh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