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西蘭倫迪謀殺案,3小時驅車284公里完成作案是否存在可能

X調查 | 娛樂類 | Jul 11, 2021

此影片謄本由比比&吶喊製作

大家好我是Will,歡迎來到X調查。

一名男子在距離家150公里外的地方出差,他的妻子和女兒則留在了家中。男子第二天回到家時,發現家門外到處都是警戒線,這才得知他的妻子和女兒遭遇了不測。然而警方在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後,事件出現了反轉,該男子被鎖定為嫌疑人。這起案件,支持和反對他有罪的人幾乎各佔一半,誰也無法徹底說服另外一方。它就是發生在新西蘭的知名案件—倫迪謀殺案。

北帕默斯頓血屋
故事發生的地點位於南半球的美麗島國—新西蘭。它位於太平洋西南部,主要由北島和南島組成,與澳洲隔海相望。在新西蘭北島南部有一座城巿名叫北帕莫斯頓,它是新西蘭第六大城巿,有近8萬人居住在這裡。新西蘭最大的教育學府—梅西大學本部就在北帕,因此這裡也被稱為「學生之城」,是新西蘭人口最年輕的城巿之一。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馬克.愛德華.倫迪(Mark Edward Lundy),1958年出生。年輕時的馬克遇見了自己的摯愛—克里斯汀(Christine Marie Lundy)。克里斯汀比馬克小4歲,是一個性格開朗的人,很樂意與人聊天打交道。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1983年,25歲的馬克和21歲的克里斯汀正式結婚,十年後他們有了女兒安柏,一家三口在北帕莫斯頓過著平凡而普通的生活。馬克和克里斯汀一起做著販賣廚房水槽的生意。他們的生意規模不大,主要通過馬克出差到全國各地尋找客戶或者通過網上獲取訂單,從而獲得利潤。不過此項目夫妻倆人並沒有經營好,生意始終沒有什麼起色,微薄的收入使他們的家庭經濟壓力倍增。

1999年,馬克在繼續經營水槽生意的同時又開創了釀酒生意,在豪克斯灣(Hawke’s Bay) 購買了一個葡萄園,但釀酒生意同樣發展緩慢這令原本就不富裕的馬克家庭雪上加霜,一家人負債累累。
2000年時,42歲的馬克和38歲的克里斯汀都為了生意能夠更上一層台階而努力著,他們的女兒安柏也已經7歲了,正在上小學。然而夫妻兩人的感情似乎大不如前,與其說他們是結婚18年不離不棄的神仙眷侶,不如說更像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兩人早已貌合神離。然而就在這樣一個家庭又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馬克的妻女又是被誰害的呢?接下來我們就把時間推回到2000年的8月29日。

2000年的8月29日新西蘭.北帕默斯頓
2000年的8月29日,這天是個星期二,北帕默斯頓正值冬季。屋外雖然有些寒冷,但倫迪一家三口還是早早地起了床。馬克與一位在惠靈頓的客戶約好這天要談廚房水槽生意上的事。惠靈頓距離馬克所在的北帕默斯頓有150公里,因此馬克早早地開著車出發去見客戶了,這天晚上可能不回家。女兒安柏這天需要上學。不僅如此,這天放學之後她還要去參加童子軍的活動,預計會晚回家。妻子克里斯汀幫女兒安柏準備好一天所需要的東西,然後送她去學校上學。這是充實的一天,一家三口各自為自己的事忙碌著。


2000年8月30日09:00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馬克的兄弟克雷格(Craig Lundy)有些生意上的事要與克里斯汀商議,他開車來到了克里斯汀的家門外。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此時克里斯汀家門是半開著的。出於禮貌,他往屋裡喊了兩聲,但沒有人回答。克雷格帶著疑問推開了門,慢慢朝裡走了進去。只見屋子裡昏暗無比,有幾隻蒼蠅從他的耳旁飛過,這在冬季可不常見。克雷格繼續朝裡走著,屋子裡的空氣中瀰漫著奇怪的味道。他走到了一個拐角處,頓時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只見他的侄女安柏(Amber Grace Lundy)倒在臥室的門廊處,渾身浸透在血泊之中。克雷格連忙上前查看,但安柏似乎已經沒有了呼吸和心跳。這時,克雷格往房間裡掃了一眼,更為驚駭的場景印入了他的眼簾。只見克里斯汀赤身裸體倒在床上,頭上有數不清的傷痕,面容已經無法辨識。他看了眼四周,只見臥室的床上、牆上、地上、天花板上,到處都是猩紅的血跡,整間屋子裡被血覆蓋。克雷格被嚇傻了,他一時不知所措。在愣了幾秒之後,驚慌失措的他趕緊飛奔著跑到了屋外,並撥打了報警電話。很快,大批警方抵達了克里斯汀的住所,並將現場進行了封鎖保護。

克里斯汀的丈夫馬克此時正在距離家150公里外的惠靈頓,昨晚他住在旅館裡沒有回家。這天一大早,他給家裡打了電話想問問家裡的情況,但沒有人回應。馬克以為克里斯汀只是在忙沒有接到。於是等了一會後,他又給克里斯汀的手機和家中座機打了好幾個電話,可還是沒有人接。馬克覺得十分奇怪,他擔心家裡出了什麼情況,於是他就開著車往北帕默斯頓的家駛去。

下午13:15馬克來到了家門外,令他感到震驚的是此時他的家門外圍著一道道警戒線,並且停著好幾輛警車,一個個匆忙的警察從他的身邊走過。馬克走到了家門口,但被警察攔下。這時馬克才得知他的妻子和女兒在昨晚遭到了殺害。

1

1

警方調查
被害人之一的克里斯汀被發現時赤身裸體。她每天戴的眼鏡放在了床頭櫃上。警方推測,克里斯汀在即將入睡或者在睡夢中被殺害。另一名被害人安柏身著睡衣,姿勢看起來像是從克里斯汀的臥室門口往外跑的過程中被人身後擊倒。警方推測,兇手一開始可能沒有想對安柏不利,但安柏撞見了母親克里斯汀被害,並且她看到了行凶者的容貌。兇手為了防止自己敗露,所以才將安柏置於死地。經法醫檢驗,克里斯汀頭部有18處傷,安柏的頭部有7處傷,這些傷口都是同一件凶器所致。從傷口的形狀來看,兇器是一把小型的斧子;在兩名被害人頭部傷口以及頭髮上,都發現了微量的藍色和橙色染料;在兩個人的指甲裡,還發現了不屬於兩人的DNA;在住宅後面的溫室,有強行闖入的痕跡,並且有一個首飾盒丟失。看起來這就是一起入室搶劫變成的劫殺,不過沒有找到兇器。

2000年9月7日
9月7日,這是案件發生的10天後。馬克為妻子克里斯汀和女兒安柏舉行了葬禮。葬禮上他戴著大大的墨鏡,墨鏡下止不住流淌著的眼淚。他幾乎不能站穩,需要兩個人攙扶著才能走路。在葬禮上馬克聲淚俱下,一邊望著妻女棺材進入靈車,一邊不停地流淚。與此同時,警方一刻也不停歇地開展著調查工作。

首先,從與兩名被害人關係最近的馬克開始調查。據查,在案發的4天前,在保險經紀人的建議下,倫迪一家決定將人壽保險的保額提高,克里斯汀的保額從20萬新西蘭元提高到50萬新西蘭元。警方調查到馬克的債務壓力很大。如此一來,提高保額的舉動就不由地引起了警方的懷疑。會不會馬克一念之下將妻子殺害以騙取保險金,不料在實施罪行時被女兒撞見,情急之下他也將女兒殺害滅口呢?

針對這樣的猜測,警方展開了細緻的調查以及推論。根據兩名被害人胃內食物的消化程度,法醫判定兩人的死亡時間是在進食後的一小時。在房屋內,警方找到了克里斯汀在麥當勞購物時的收據。收據上的時間是8月29日傍晚5點45分,從麥當勞到克里斯汀的家有十幾分鐘的路程。由此估算出克里斯汀和安柏大約在晚上6點的時候回到家中。從克里斯汀的手機通話紀錄來看,她在當天晚上6點56分的時候接到了一位朋友的電話。信號基站記錄顯示當時克里斯汀就在家中區域,證明那個時間點她還沒有遭遇不測。按兩人6點回到家然後開始進食推算,兩人的死亡時間是在晚上的7點。也就是說,克里斯汀在6點56分剛打完電話就遭遇了不測。警方發現克里斯汀家的電腦是在當天晚上10點52分的時候關機的。有一位目擊者表示,他在當天晚上10點至11點的時候看到克里斯汀家的燈亮了,之後又看到滅了。如果兩人是在7點時遇害的,那麼又是誰把電腦關機的呢?

警方隨後找到了馬克對其進行問話,他們通過手機定位還原了馬克在案發當天的時間線。
當天下午5點,馬克來到了距離家143公里的佩通(Petone)的一家名為前灘汽車旅館,並辦理了入住。隨後他便待在房中休息。

5點30分,馬克接到了妻子克里斯汀打來的電話。克里斯汀告訴馬克,女兒安柏的童子軍活動取消了,因此安柏回家會比預計的早。她準備帶安柏去麥當勞,買一些食物回家作為晚餐。電話裡馬克和妻子以及女兒閒聊了一段時間,並在5點43分掛斷了電話。此時手機定位顯示馬克仍然在汽車旅館附近。
兩個半小時後時間來到了8點13分,一位生意上的夥伴給馬克打了電話,但馬克沒有接。又過了15分鐘,馬克給這位生意夥伴回撥了電話,兩人聊了一段時間。此時手機定位顯示,馬克還是在汽車旅館附近。根據馬克自己的描述,之後的時間他在旅館房間裡一邊喝酒一邊看電視。由於汽車旅館沒有監控設備,因此沒有人能夠證明。

不過在這天深夜11點26分,馬克竟然預約了應召女郎,到酒館房間進行服務,可見馬克和妻子的關係的確不怎麼樣。當晚應召女郎在11點45分時進入了馬克的房間,並在12點32分離開。她可以證明馬克這段時間在旅館內,之後馬克的手機便處於關機狀態。警方詢問馬克他之後做了什麼?馬克表示之後他太累了就在床上睡著了。

1

1

我們知道5點43分馬克和克里斯汀通電話時,馬克所在的位置在距離家142公里的汽車旅館內,8點28分馬克與生意夥通話,那時他還在汽車旅館裡。被害人的死亡時間是晚上7點,如果是馬客作案,他需要在5點43分至7點這一個多小時裡,驅車142公里回到家中實施作案,然後迅速清理好自己身上殘留的痕跡。並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再驅車142公里返回汽車旅館,與生意夥伴打電話。經過警方計算,馬克的車速需要高達平均117公里每小時的速度,才能完成這一系列事宜。而當天是星期三,是工作日,晚上六七點的時候正值晚高峰時段,道路交通會出現明顯的擁堵狀況。如果要在那樣的路況下,達到平均117km/h的速度,那麼勢必有某段路是以更快的速度行駛的。而一路上,沒有任何一個交通記錄裝置拍攝到馬克的車有超速的狀況發生。因此,很多人認為他不太可能做到。

不僅如此,克里斯汀和安柏被發現時,一個赤身裸體,眼鏡放在了床頭櫃上;一個身穿睡衣,這很明顯是準備入睡的裝扮。晚上7點對她們來說略有止早了,不太符合平日的作息時間。

還有一個疑點是,克里斯汀家的電腦是在晚上10點52分關機的。如果她們在7點的時候遇害,那麼是誰在10點52分將電腦關機的呢?對於該情況,警方認為可能是馬克提前設置好了定時自動關機時間,以此來營造出克里斯汀和安柏在晚上10點52分還活著的假象,目的是干擾警方。理論上來說這種猜測有實現的可能,並且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馬克的生意夥伴在8點13分的時候,給馬克打電話的時候,馬克沒有接。因為如果這種猜測成立,那時候的馬克正在道路上飛馳著。而對於該疑點,馬密解釋稱自己當時正在上廁所,所以沒有接到。

這起案件,被害人的死亡時間,是判斷誰是兇手一個非常重要的立足點,一切都是以該時間點來推斷的。如果這個時間錯了,那麼後面的一切都要推翻重來。值得注意的是,被害人晚上7點的死亡時間,是根據其胃內容物消化程度,再結合進食時間來判定的。也就是說,該時間是基於克里斯汀和安柏,在6點鐘將麥當勞購買的食物帶回家後,然後立刻食用才得出的結論。理論上存在這種可能,她們將麥當勞食物帶回家後,由於某種原因並沒有立即食用,真正的食用時間,可能是在更晚的時間。假設家中的電腦是被克里斯汀或者安柏關機的,那時候她們倆還沒有遇害,之後在更晚的時候,她們將麥當勞食物吃完,然後回房睡覺。馬克在12點32分與應召女郎分開後,立刻騎車趕往家中,將睡夢中的妻子殺害,接著恰巧被女兒撞見,由於看到了是父親所為,所以馬克也將女兒安柏滅口,之後他從容地清理掉自己身上留下的血跡,然後開車返回汽車旅館。

整整一晚上,他有充足的時間實施作案,以及清理痕跡。與這種推測相印證的一條證據是,馬克手機在零點32分之後就處於關機狀態了,信號基地站無法記錄其位置。馬克或許早有預謀,此舉就是為了防止警方獲得自己的手機定位記錄,所以選擇關機。對此,馬克給出的解釋是,在與應召女郎打完電話之後, 他就順手把手提電話關機了,自己並不知情。理論上,馬克存在作案動機,也存在作案時間,但真正的兇手是不是他呢?

首先,在案發現場的牆上、地板上、天花板上都是血跡。而警方仔細檢查了馬克的車,眼鏡、鞋、婚戒等物品,沒有在上面發現任何血跡。如果兇手是馬克,他是如何在確保自己完全不沾一點血跡的情況下,實施作案的呢?是身穿全套防護服嗎?可是沒有相關的證據支持。

另外,本案最關鍵的兇器始終沒有被找到。在克里斯汀和安柏的指甲內,發現的DNA也與馬克不匹配。有一位附近的鄰居向警方表示,案發當晚7點20分的時候,自己在附近看見了一名慢跑者。那人看起來鬼鬼祟祟的,形跡有些可疑。由於目擊者未能給出那位慢跑者更具體的外貌描述,警方也沒能夠確定那人的身分。這些疑點讓案件變得撲朔迷離。

1

1

正當警方對馬克是否兇手搖擺不定時,他們在馬克的車裡,發現了一樣非常重要的證據。在馬克車的後座上有幾件衣物,其中有一件為紫色Polo衫。根據先前的筆錄,馬克曾表示在案發當天,自己就是穿那件紫色Polo衫的。新西蘭犯罪實驗室對這件Polo衫進行了檢查,在胸前和左邊的袖子位置,發現了兩塊極小的污漬。技術人員在其中一塊污漬上,發現了一些屬於人體的組織。但新西蘭實驗室的技術人員並不能確定這塊人體組織是來自哪個部位,以及屬於誰。

於是,他們將樣本送到美國德克薩斯州的病理學家手中。經過複雜的檢測流程後,他們得出了結論,確認在Polo衫上的污漬中,含有被害人克里斯汀的腦組織。新西蘭警方認為,能夠在衣服上沾上腦組織的唯一可能是,馬克就是兇手。不僅如此,在被害人頭部份口,以及頭髮上發現的藍色和橙色染料,與馬克的工具房裡用來給工具做標記的藍色和橙色染料成分一致。這些證據都將矛頭指向了馬克,經過半年更為詳盡的調查,警方認為已經掌握了充分確鑿的證據,於是在2001年2月,警方以涉嫌謀殺罪為由逮捕了馬克。


[庭審]
2002年2月,距離克里斯汀和安柏遇害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的時間,本案在北帕默斯頓高等法院開庭審理。檢方認為在案件發生的4天前,對於克里斯汀的人壽保險保額從20萬新西蘭元提升至50萬新西蘭元,馬克由於經濟壓力,因此殺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辯方表示,這份保單增加的保額並不是馬克主動提出的,而是他的保險經紀人建議的。這份保單在案發時並未到生效時間,因此辯方認為檢方所述的動機站不住腳。

另外,法庭的焦點圍繞馬克後座上那件Polo衫的人體組織。新西蘭病理學家並不能確定那是腦組織,但美國德薩斯州的病理學家認為,那就是腦組織。對此辯方也出具了其他專家,對於把該樣本識別為腦組織的質疑。本次庭審,控方傳喚了130多名證人,案件審理經過了漫長的一個月,陪審員在經過7個小時的審議後,有了結果。他們一致認為被告有罪。北柏默斯頓高等法院隨即對此案作出了宣判,被告馬克。愛德華。倫迪兩項謀殺罪名成立,判處終身監禁,17年不得假釋。對於這樣的判決結果,馬克拒不認罪,他堅持自己是無辜的,並隨即提出上訴。

馬克表示,案件發生時,自己正在142公里外的地方,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開車時間發那麼長距離,只存在理論上的可能,自己不可能完成作案。由於未能提供新的證據,馬克的上訴被駁回。這次上訴,導致他的不得假釋期從原來的17年提升到20年。案件發生的12年後,馬克。倫迪向樞密院司法委員會提出申訴請求。上訴主要基於三大疑點— 死亡時間、電腦關機時間、Polo衫上是否存有腦組織。上訴一年後,英國樞密院宣佈倫迪案裁決無效,發回重審。2015年4月,本案再度開審。這次重審檢方採取的策略並不像一審時一口咬定,馬克是在3小時內來回驅車284公里完成作的。而是改稱兩位被害人的死亡時間並不是在當晚7點,而是在次日凌晨。馬克在與應召女郎分開後,再回家睡覺實施作案,因此他有充分的時間處理身上的痕跡。但百密卻有一疏,那件紫色Polo衫上的痕跡,沒有被清理乾淨。對於,馬克的解釋是,Polo衫上的污漬是自己吃肉餡餅時留下的。但官方認為那就是腦組織,即便有其他專家對此表示質疑。

二審時陪審員經過了16個小時的審議,最終達成了一致裁決,他們一致認為被告有罪。之後幾年馬克又陸續上訴,但都被駁回。2019年12月20日,新西蘭最高法院再次駁回了馬克。倫迪的上訴。對於此案,民間的質疑聲一直不斷,認為馬克有罪的人覺得那件Polo衫就是最好的證據。一個無辜的人是不可能在衣服上沾上人體腦組織的。認為馬克無罪的人認為,此案大部份是靠理論推測的,並沒有直接證據。最關鍵的兇器也沒有找到。有人還特地做了實驗,比如新西蘭著名的<<North and South>>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從惠靈頓往返北帕默斯頓測試能否在3個小時內,來回驅車284公里。結果證實,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驅車來回,並完成作案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對於馬克是否有罪,支持與反對的人幾乎各佔一半,註也無法說服另外一方。馬克。倫迪究竟是不是殺害妻子和女兒的兇手,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