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東京女演員深夜回家後遭遇不測,半年後警方依靠DNA成功破案

X調查 | 娛樂類 | Jul 4, 2021

此影片謄本由BS製作

大家好我是Will歡迎來到X調查,有一位女子在下班後不幸被害,她的隨身物品幾乎全部丟失,警方雖然成功提取到了嫌疑人的DNA,但案件的偵破似乎沒有那麼容易,經過半年的調查,事件迎來了轉機,一名嫌疑人進入了警方的視野,接下來就為您講述這個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加賀谷理沙,1990年出生在日本宮城縣仙臺市,加賀谷從小性格文靜聰敏,長大後的她來到了宮城縣名取北高中,加賀谷喜歡用文字來抒發自己的情感,她尤其擅長排句,俳 句是日本短詩的一種,一般由三句十七音組成,高中三年級的她,曾獲得全國少年俳句大賽的獎項,從那時起,從事文藝事業的想法,就在加賀谷的心裡扎下了根。

高中畢業後,加賀谷進入了宮城大學,學習表演,她夢想著未來能夠站上舞臺,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大學畢業後,加賀谷來到了距離家鄉仙臺350公里外的東京,這是一座非常有魅力的城市,加賀谷希望在這裡追尋自己的夢想。到達東京後,她在西部的中野區生町三丁目租下了一間小屋,房間雖然有些狹小老舊,但畢竟也算在大城市落下了腳,加賀谷已經很滿意了。安頓好生活後,她在東京的一家公司裡,找到了一份文職工作,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加賀谷兢兢業業地做著這份工作,收入也較為穩定,可是在她的心裡,始終無法忘記自己的演員夢,終於有一天,她下定法心辭去這份文職工作,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2015年5月,25歲的加賀谷成功加入了東京中野的一家劇團,這猶如一道希望的光芒,照進了她原本暗淡的生活中,加賀谷太熱愛這份工作了,只要一有機會她就主動要求參加排練,為將來正式登台演出做好準備。在加入劇團的兩個月後,她與劇團負責人宇津木先生,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萌生了愛意,兩人開始約會。雖然加賀谷如願,成為了一名劇團女演員,但畢竟她入行才不久,還處於培訓階段不能正式登臺,因此薪水待還不高。

為了謀求生計,加賀谷會在晚上的時候,去一家居酒屋打工,雖然一天的工作很疲憊,但她卻感到非常的充實,自己也樂在其中,她對未來的生活充滿無限的希冀,她的臉上也總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然後就在這年夏日的一天,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到了她的身上。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是誰會對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下手呢?

接下來我們就把時間推回到 2015年的8月24日,這天是個星期一,八月的東京正值夏季,白天的天氣有些炎熱。這天,加賀谷身穿一件粉色短袖上衣,和一條黑白相間的連衣裙,身上背著一個黑色雙肩包,手上提著一個帆布袋,離開了家前往劇團,為即將到來的演出進行排練。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時間來到了晚上7點,此時的加賀谷已經結束了一天的排練,並來到了新宿,她在先前就和幾位女性朋友約好了晚上一起在新宿聚會,聚會活動進行得很順利,一直持續到深夜,此時已經是午夜時分了,大家覺得有些晚了,於是就互相道別,各自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加賀谷也不例外,她將搭乘地鐵回家。時間來到了12點19分,加賀谷到站了,她走出了中野新橋地鐵站的檢票口,而後她獨自走進了濃濃的夜色之中,8分鐘後,加賀谷來到了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買了一包豆奶,便繼續往家的方向走去,13分鐘後,加賀谷在Line上給朋友發送了消息,表示一切正常,然後詭異的是,從那之後,所有人就再也聯繫不上她了。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這天本應該去劇團參加培訓的加賀谷,並沒有如期前往,她也沒有和任何人提前請假,她的同事以及劇團負責人宇津木先生,給加賀谷打了好幾個電話,但她始終沒有接電話,這令人感到很奇怪。晚上11點,本應該到居酒屋上班的加賀谷,也沒有出現,這實在有些反常,要知道加賀谷對待工作,向來勤勤懇懇,從來不遲到,更不用說曠工了,居酒屋經理覺得,加賀谷一定臨時遇到什麼急事,所以沒來上班,因此也沒有太在意,打算明天再問問情況。

又過了一天,加賀谷的男友兼劇團負責人宇津木先生,由於昨天一整天都沒有聯繫到她,心裡感到十分不安,這天,他來到了加賀谷工作的居酒屋,想問問加賀谷昨天有沒有來店裡上班,居酒屋經理表示,加賀谷昨晚確實沒來居酒屋上班,於是,宇津木先生與居酒屋經理,一起前往了加賀谷的公寓,除此之外,他們還找到了公寓的負責人。

三人一起在晚上8點,來到了加賀谷的家門口,只見大門和窗戶都是緊鎖著的,但屋內卻透著燈光,一行三人在門外不斷地敲門,按門鈴,但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空氣中瀰漫著奇怪的味道,三人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向當地警察署報了案。

1

1

晚上10點,警察來到了加賀谷的家門外,在敲門沒有得到回應後,警察讓公寓負責人取來公寓的備用鑰匙,並在警察在場的情況下,將房門慢慢地打了開來,頓時,眼前的場景令所有人大吃一驚,只見加賀谷仰面躺在入口處,身上未穿任何衣物,臉上蓋著一條毛巾,領脖處有著一條1-2cm的勒痕,其身體已經變涼並且沒有生命體徵,隨著大批警員趕到現場,對此案的調查工作正式開始。

被害人加賀谷理沙,這年25歲,死因為頸部遭繩狀物壓迫窒息,死亡時間為8月25日凌晨12點50分至1點之間,身體沒有發現被侵犯的痕跡,不過其嘴部以及胸部,發現了唾液以及沐浴露的成分,手指甲中還發現了並不屬於她的皮屑,可見加賀谷在生前曾有過反抗,這些皮屑很可能是兇手留下的,實驗室成功從皮屑以及從唾液提取到了屬於同一人的DNA,該DNA顯示嫌疑人是一名男性。

警方蒐集了加賀谷家附近的24日晚至25日凌晨的全部監控錄像,發現加賀谷在0點30分的時候,出現在家附近的道路上,正往家的方向走去,在加賀谷的屋內還找到了兩部手機,經過調查後發現,加賀谷最後一次回復消息是在12點40分,之後所有電話以及短信都是未讀狀態,法醫推斷的加賀谷死亡時間,是在12:50-1:00之間,可見加賀谷在回到家之後不久,便發生了悲劇,警方在加賀谷的家門口,發現裝有一個監控攝像頭,但那個監控攝像頭是假的,只是起到震懾小偷的作用,並沒有記錄下任何信息。

在加賀谷的家裡,並沒有發現明顯的打鬥痕跡,但在警方清點了加賀谷家中的物品後發現,包括加賀谷24日所穿的衣服、以及背包還有鑰匙、被罩、空調遙控器等十餘件物品,都已經丟失,丟失的物品很多,有一些體積還很大,搬運起來相對不太容易。可是警方查詢了附近的監控錄像,在案發時間內,公寓附近並沒有停靠車輛,道路上的監控,也並未拍到有人提著大件的行李,警方推斷兇手可能是住在附近的人,因為那樣可以走小路避開監控,然後將那些物品送回家裡,於是警方開始調查附近的住戶,。

其中有一位鄰居表示,在7月中旬的一天,也就是案發的一個月前,曾聽到加賀谷家中,傳出爭吵的聲音,這位鄰居看到一名30多歲的男子,進入了加賀谷家中,男子看起來喝醉了,隨後兩人發生了激烈地爭吵,警方推斷這名男子,大概率就是加賀谷的前男友A先生,而加賀谷被發現時,臉上蓋著一條毛巾,這很像是熟人作案,因此警方也對加賀谷身邊相識的人重點調查。

據查,前男友A先生在案發的半年前,就與加賀谷分手了,但是在分手之後,A先生還曾經找到過加賀谷,同時A先生還有過被指控家庭暴力的不良記錄,因此警方提取了A先生的DNA進行樣本比對,結果顯示A先生的DNA與現場嫌犯留下的DNA不匹配,因此警方排除了他的嫌疑,在全方位地搜查了與加賀谷有關的聯繫人後,警方並沒有找到什麼可疑的人,於是警方開始擴大搜查範圍,他們對住在附近的居民,進行更細緻的排查,期間收集了1000多名男性DNA,但沒有找到與兇手DNA相匹配的人。

1

1

警方還製作了畫像,向公眾展示了加賀谷在案發當日所穿的衣服的特徵,分別為粉色短袖上衣和黑白相間的連衣裙,當日加賀谷背的是一個黑色的雙肩包,手上提的是帆布的手提袋,長寬約40cm,白底上印著深藍色的"OLD NAVY"字樣,警方將這些資訊公之於眾,期待有知情人能夠提供線索。

時間來到了2016年2月,距離加賀谷遇害已經過了半年,有一名叫戶倉高廣的可疑男子,出現在了警方的視野中,之所以會對他產生懷疑,是因為他在加賀谷遇害後,沒幾天就搬走了,此人原來的住址與加賀谷家距離十分相近,我們來看地圖,這裡是加賀谷的家,這裡是嫌疑人戶倉高廣的家,兩者之間相距只有短短400米。

不僅如此,戶倉曾經工作的房地產公司,距離加賀谷上班的居酒屋,也僅相距300米,這讓警方認為,有必要找一下這位戶倉了。於是警方聯繫到了戶倉,戶倉表示自己已經搬到了福島縣,說並且也不認識什麼加賀谷,警方隨即要求戶倉提供樣本來進行DNA檢測,戶倉表示同意。原本警方並沒有對戶倉抱太大的希望,但看到的DNA對比結果後,戶倉的DNA與兇手的DNA,完全吻合。

犯罪嫌疑人戶倉高廣,,1978年出生在距離東京212公里的福島縣西白河都矢吹町,戶倉高廣的祖父是一名會計師, 在當地開了一家會計事務所,父母也繼承了家業,家境較為寬裕,戶倉性格內向,平日裡並不多言,學生時代的他曾是一名優等生,中學時曾擔任班長,高中時還參加了註冊會計師的考試,不過結果沒能考上,高中畢業後,戶倉抱著讀職業學校的想法來到了東京,不過他最終沒能考上職業學校,幾年裡他斷斷續續地換了數份工作,在2013年來到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做銷售,這年他39歲,在房地產公司做了兩年後,由於銷售業績一直沒有達標,37歲的戶倉決定辭職。

2015年7月中旬,已經辭職的戶倉準備回福島縣老家,可是那段時間,戶倉似乎一直沒有什麼動向,直到8月末,也就是加賀谷遇害之後的幾天,戶倉突然開始辦理遷出手續,並在9月初回到了福島縣,2016年3月12日,距離加賀谷遇害已經過去了7個月,早上7點,警方逮捕了戶倉高廣,戶倉一開始矢口否認自己做過的行為,但鐵證擺在眼前,戶倉無法抵抗,最終在13日晚上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供述了其犯案經過。

2015年8月24日,戶倉一大早在福島縣的父母家中醒來,前幾日戶倉在福島縣老家住了一段時間,而今天自己又要回到東京了,於是戶倉早早地出了門, 拿著母親給的6萬日元,乘坐高速巴士回到東京了,路途頗遠,此時已經是中午了,戶倉還需要轉乘來到自己居住的中野區彌生町,這天烈日炎炎,太陽高照,戶倉下了車後,感覺有些心猿意馬,於是發了一封郵件給前女友,表示想見一面。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晚上,已經過了午夜時分,戶倉在家樓下,一邊抽著菸,一邊漫無目的地散著步。這時,他注意到了正在回家路上的加賀谷,不知為何,戶倉被加賀谷深深地吸引了,他想要與加賀谷交換Line號,於是戶倉悄悄地跟著加賀谷的身後,隨著她上了公寓二樓。加賀谷對身後跟著的人渾然不知,她穿過了走廊,打開了公寓房門,然後隨手關上了它,然而加賀谷沒有想到的是,身後有一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她,戶倉來到了加賀谷的門前,試著擰動房把手,由於房門沒有自動鎖,戶倉就這樣不賣吹灰之力,直接進入了加賀谷的房間裡。

1

1

加賀谷看見身後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頓時驚慌失措大叫了起來,戶倉也感到十分害怕,趕忙用手將加賀谷的嘴捂住,加賀谷奮力掙扎著,倩急之下,戶倉看到了電風扇後面的繩子,他一把將繩子拽了過來,死死地勒在了加賀谷的脖子上,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加賀谷停止了呼吸。

戶倉警覺自己殺了人,更為惶恐不堪,他趕忙將加賀谷的衣物脫下,並用沐浴露清洗加賀谷身上,可能殘留著自己的痕跡,為了防止留下指紋,他還把自己可能接觸過的物品,包括加賀谷的衣服、背包、被罩等全部帶走,戶倉給加賀谷的臉上蓋了一條毛巾,隨後便離開加賀谷的家,還不忘將加賀谷的房門鎖上。

戶倉意識到自己不能在這裡停留了,於是火速辦理部搬離手續,在搬家的時候,戶倉順便把加賀谷的物品扔到垃圾堆裡,然後回到了福島縣老家,逃之夭夭。警方在加賀谷家附近的監控中,發現了24日晚上,有一名穿著黑色T恤,戴黑色帽子的男子,在路邊行走,經過確認,這名男子正是戶倉,加上DNA相符,證據確鑿,此案來到了庭審階段。

2018年2月,初審如期舉行,由於戶倉曾接受過法院指定的心理測試,測試顯示,戶倉有著解離性人格障礙,因此戶倉聲稱,自己聽到惡魔在說「不早點打敗她就危險了」,還說聽到了一個聲音,在教唆自己用繩子勒住她的脖子,但經過心理學家的鑒定,認為戶倉的解離性人格障礙,只會導致社會適應能力上出現問題,並不代表戶倉失去了判斷是非的能力,而且戶倉在作案後,仔細地清理了現場,帶走了所有可能留下的指紋,這也能夠證明戶倉在作案時,思路是清晰的。

2018年3月,距離加賀谷遇害已經過去了兩年半,法院宣判戶倉高廣故意殺人罪名成立,判處無期徒刑,但辯方表示還會上訴,2019年4月,最高法院駁回了戶倉一方的上訴,維持無期徒刑的原判。

加賀谷的遇害顯然是不幸的,他為了夢想來到東京,生前一直為即將到來的演出努力排練著,再有半個多月她就可以登臺演出,踏出演員夢的第一步,加賀谷曾給她的祖父寫了一封信,字裡行間洋溢著對未來的憧憬,她表示自己最近生活很充實,讓祖父不要過於掛念自己,可還沒等寄出這封信,加賀谷就遭遇了不測,這封信,也帶著加賀谷對祖父的掛念,靜靜地躺在了家中,積滿了灰塵,如果沒有遇到那個惡魔,這一切悲劇,恐怕不會發生。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