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曾隔離人士(II)

ViuTV | 娛樂類 | Jun 27, 2021

此影片謄本由Janice製作

秋刀魚:「都有啲兒戲㗎呢件事,因為當初聽到衛生署嘅電話,呢兩日準備好就入去啦, 即係你覺得呢件事係好urgent好must啦。點知我就有個有趣嘅同事同衛生署講:『喂我送傢俬嚟喎。』『 哦唔緊要咁你再後一日先入啦。』」
余迪偉:「咁hea 嘅?」
秋刀魚:「 真係估佢唔到喎咁嘅理由都得嘅?! 咁我話我肚痛唔入住都得㗎啦。」
余迪偉:「(阿嵐綁垃圾膠袋) 鵝頸結封口…垃圾膠袋方法。」
阿嵐:「 係喇咁樣扭扭扭, 跟住就咁樣打一個圓圈啦,咁佢就會有埋個塑帶俾你嘅 。OK 就係咁樣啦(展示打結)」
余迪偉:「就係鵝頸喇呢個?」
阿嵐:「 係啦咁就每日10點就擺出去門口囉,咁就會有人來收。」

余迪偉:「 好啦咁大家都入咗唔同嘅隔離影營啦, 究竟有咩分別㗎呢?講嚟聽吓 。」
阿嵐:「 駿洋邨冇冷氣但有Wi-Fi 。」
林二汶:「 咁你嗰個冇冷氣咪好難頂囉?」
阿嵐:「 呢個就係一個都係好神奇嘅地方, 開頭都係好擔心嘅。開頭都係啲同事內圍喺度話『 你要冷氣定係Wi-Fi啊?』 個個梗係揀冷氣嘅但點知入到去呢, 係唔知點解嗰度係好涼嘅,感覺唔難受 … 唔係話好熱呀頂唔住呀。」
林二汶:「 即係話通風係好嘅,咁可唔可以開窗㗎?」
阿嵐:「 有窗嘅咁我都會開晒啦。」
余迪偉:「 實際睇吓駿洋邨嗰個環境係點樣㗎(show相) 每個門口都有一個好似超市嗰啲籃咁樣 ,嗰個籃就係大家用來交換溫柔咁樣係咪?」
阿嵐:「 冇錯係擺啲物資落去嘅。」
林二汶:「 佢係一擺低就喪敲門叫你攞定係點?」
阿嵐:「 佢哋係想撳爆個鐘咁滯, 好騷擾我覺得。 點解你唔可以撳一下呢? 佢係不停撳… 其實你撳一下我相信大部份嘅人都會聽到。」
余迪偉:「 佢想快啲收工囉,又要make sure你攞到物資。」
阿嵐:「 佢唔會make sure你㗎,有一晚得一個人係有做呢個動作姐, 其餘咁多日都冇人做呢個動作: 佢撳完鐘呢就走咗喇。」
余迪偉:「 即係撳咗一輪就走?」
阿嵐:「係。」

余迪偉:「 好得意呀呢個世界啲運作。 其他隔離營係點嘅?」
還珠格格:「 我係西貢檢疫中心, 我頭先咪講過佢問我一個人定兩個人住 , 我話一個人住但其實都係俾咗有兩張床我, 其實都係比兩個人住。」
余迪偉:「 睇張相就會見到呢個女子隻腳架, 可以見到佢當時其實睇緊小說㗎。 兩張床而呢張床就唔係俾你老公或者男朋友瞓嘅,係俾你擺雜物嘅,係咪?」
還珠格格:「 因為空虛呀嘛咁咪擺滿啲嘢囉。」
余迪偉:「 張床單係你自己帶入去定係佢嗰度嘅呢?」
還珠格格:「佢有俾你嘅。」
余迪偉:「 同埋張床褥好薄喎。」
還珠格格:「(手勢示範) 咁樣囉,下底就係木板嚟㗎。」
余迪偉:「 因為你見到啦個床單夾住床褥,而床褥係因為床單嘅橡筋而翹起咗側邊喎,你可以feel到呢個床褥有幾咁薄。 你瞓唔瞓得慣呀?」
還珠格格:「 頭兩晚爭啲後來就ok。 衛生署就同我講有Wi-Fi, 但去到發現系無。好彩我用嗰個係無限上網。但你頭先講到關於冷氣個問題,佢果度反而系叫我地唔好熄冷氣囉。所以其實吹足10日你系驚自己吹病多過中招。」
林二汶:「秋刀魚呢?」
秋刀魚:「 竹篙灣係住喺一個貨倉咁樣嘅單位。」
余迪偉:「 最靚喎睇落,似歐洲嗰啲公屋。 呢條樓梯通上去係咪就係去晒所有單位?」
秋:「係呀 一條打通晒㗎。」
余迪偉:「幾大呀一個單位?」
秋:「一百幾呎。」
余:「 亦都有兩張床喇一張床俾你擺雜物。」
秋:「其實床有兩張真係非常重要因為你要偷隔離嗰張嘅床褥, 將自己嗰張床褥乘二先夠用 。」
余:「 喔係已經double兩張床褥喇?」
秋:「 係呀已經Double左。」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余:「 呢個床單靚過頭先西貢嗰啲喎。」
秋:「 呢個我自己帶入去。」
余:「點解唔用嗰度嗰啲呢」
秋:「因為驚佢…都有人用過… 唔知第幾手或者喺邊度得返嚟, 所以自己帶入去穩陣啲。 因為其實入到去第一件事你一定係做清潔先。」(余: 好邋遢咩?)「因為嗰啲消毒清潔你都唔知佢哋做過啲咩, 一路抹晒所有要用嘅嘢, 跟住一入廁所就驚啦, 因為有啲小昆蟲即係曱甴仔好細隻嗰啲。 咁我即刻解體咗佢先啦咁之後都還好啦。 當你一閂埋個廁所門想洗下個地下嘅時候, 門後面個角落頭有上手嘅頭髮。 睇得出佢係女性啦有啲長頭髮嘅, 一大把既。」
余:「好恐怖,其實應該有人做清潔既suppose~」
秋:「 但你唔知佢清潔到咩地步, 或者佢用水簡單沖洗就算啦。 然後你就會見到頂點解咁多頭髮嘅。 你想搵啲水洗吓個地但你會發現去水位…塞住晒, 會有積水。 所以清潔步驟係非常之需要。」
余:「好核突。 Wi-Fi、冷氣、電視嗰啲?」
秋:「嗰度係冇Wi-Fi有冷氣有電視。」
余:「 原來其實全部都冇Wi-Fi但又話俾你知有嘅?」
秋:「 駿洋有Wi-Fi西貢同竹篙灣冇。」
余:「 但西貢嗰個搵笨吖嘛, 原本話有去到原來冇。」
還珠:「就有電視。 好彩我自己有無限上網如果唔係都好難搞,好彩有電視。」
余:「 咁講吓食啦, 有咩伏野?」
林二汶:「 我見到有一個好伏㗎 –」
食草飽:「 呢本係我醫院嘅早餐, 呢個係麥皮嚟嘅。」
林:「 嘩唔洗食,見到都瘦啊」
余:「 但麥皮本身就係呢個樣啦… 甜定咸㗎?」
食草飽:「 牛奶麥皮,聲稱係牛奶麥皮但冇味嘅。 其實佢早午晚三餐啲嘢都係冇味嘅,我甚至懷疑自己係中咗肺炎所以冇咗味覺。 好彩我帶咗啲朱古力去,食落係甜嘅證明我冇事。」

林:「 呢個個樣唔差仲有個橙㖭。」
食:「 呢個都係我㗎,睇落唔差但都係冇味。」
余:「 係咖喱定係…」
食:「 葡汁雞。就係一堆冇味嘅嘢。」
林:「咁出到嚟有冇瘦咗?」
食:「有。」
林:「 咁呢個係邊位㗎呢, 通粉嚟嘅」
還:「好似係我。」
林:「啲碗通粉啲湯已經索乾晒。」
還:「 我覺得係唔餓死你, 我覺得頭三四日都還可以, 後尾係寡同埋啲汁全部都一樣, 後尾我醒我自己攞咗罐辣醬去 。」
林:「呢個又邊個?」
嵐:「 我嘅, 其實駿洋邨嘅夥食我個人覺得唔差, 其實最好揀中餐, 西餐就幾日好啦因為已經開始有啲悶, 冇乜味比中餐差啲。」
林:「 食嘢就係咁主要都係呢啲,咁秋刀魚呢?」
秋:「 我啲菜冇佢哋咁fresh啦睇啲相就知, 我冇咩點影。頭兩日就唔夠飽啦要求增量。 食到第三四日已經唔想再食嗰啲飯盒想棄飯。」
林:「 開始喺裏面學習斷食。」
秋:「 寧願chur爆個夜晚跟住瞓到第二日食晏晝唔食早餐,因為真係好難頂。」

余:「 住咗咁耐有冇嘢好食?」
秋:「 生果最好食。」
余:「 有人講過沙薑雞OK?」
還珠:「 係沙薑雞好食!」
余:「比D credit 人啦~」
還:「 唔知邊個廚房煮,但係好食嘅,如果大家去西貢檢疫中心,記得request沙薑雞 ,仲要唔使拆骨因為本身已經冇骨。 味道OK佢個樣似普通烚雞。 因為我已經唔記得自己嗌咗咩,有咩就食咩。」
余:「 我知沙薑雞好味可唔可以要多份?」
還:「 可以但我試過有一日派錯咗,我明明已經食完, 佢又再派俾我敲門叫我拎。 我電話話『喂你送多咗話不如你拎返走我唔想浪費食物』 但佢話『我哋送咗嘅嘢食唔會再拎返去』。 之後有人再打電話俾我, 咁我睇返嗰張紙例如我住 B123房, 原來佢send錯咗A123俾我,咁即係有人冇飯食。 我相信佢哋都會再send過俾佢。」

余:「 咁幾Hea喎。」
秋:「我同你個情況有啲似, 我嗰邊就得意啲, 咁我攞咗入房啦,但見到嗰張紙上面唔係我房號碼,咁我就諗住攞返出去啦。 我見到派飯嗰條友行過我就同佢講,『呢盒 好似唔係我㗎』佢睇一睇就話『哦呢盒梗係唔係你嘅,係隔離㗎』。 咁跟住佢就俾返我話『拿呢盒先係你嘅』再將本身嗰盒拎咗去隔離房。」

余:「 佢知唔知自己派錯呢其實?」
秋:「 我都唔知,有陣時好得意大家都有樽裝水、有橙, 有陣時我就無橙,但大家可以望到隔離房有啲咩, 唔知點解隔離房就有兩個橙。 有時隔離房有兩支水我就冇水,有時我有兩支水但隔離房冇水。隨佢鍾意…」

1

1

余:「 好求其。」
秋:「 我同事同我講晏晝個蘋果好正喎,我話但係我冇蘋果。」
還:「 佢哋好易派錯野我試過有一日佢敲門,就咁就比張Sim卡我,咁我咩都唔知就照收啦。跟住我發覺佢又係寫錯Number嗰啲。」
余:「 你有冇諗過張SIM卡係間諜嗰啲即刻開嚟睇吓有乜嘢。」
還:「 其實我有啲想要不過佢填錯,其實係隔離房, 隔離房都算係我啲隔離朋友, 應該係佢哋嘅我就冇拎到。」

余:「 咁有咩打發時間嘅方法呢你哋?」
林:「 睇劇啦、睇小說啦、你勁連瑜伽墊都帶埋入去。」
還:「 係呀因為真係要地方郁囉, 成10日真係冇乜嘢好做,每日開嗰啲片嚟跟住做運動。咁有一次我記得好搞笑, 我聽到有人大嗌『好悶呀』點知有個男人回佢『我都係啊』!同埋最搞笑係見到有人放航拍機 , 啲人就出晒門口睇喎,大家都太悶見到少少嘢有趣就出去八吓掛。 但之後我啲朋友又去投訴佢囉。」
林:「 航拍呢啲嘢好似冇見過咁但呢個情況下即刻覺得好精彩。」
余:「 梗係啦!」
秋:「 其實頭嗰幾日已經燒咗30GB data 就係睇片啦, 都後尾真係試吓搵啲嘢做咁樣啦、 搵啲嘢練,就練拋橙同埋跳舞。」

林:「 你結果是有冇成為專家出嚟?」
秋:「 拋橙算轉到兩個圈… 用三個橙因為佢俾咗好多橙, 細細粒又未食得晒嘅時候就攞嚟拋吓。」
余:「 好過坐監少少坐監唔可以拎橙入監倉。你有三個可以拋。」
秋:「 咁都叫做俾啲目標自己, 希望出到嚟練得成,但最終做唔到。」
余:「 兩個圈算係咁練咗幾日, 跳舞跳成點?」
秋:「我自己有拍片改歌詞。 我揀咗嗰首野狼Disco….」
余:「 跳嚟睇吓!」
秋:「 但改咗做隔離disco (左邊一齊起身淥個麵 右邊出晒煙) 大概係咁樣。」
余:「Encore多次唔該!! 頭先Camera take唔到唔該!」

(深夜流流 我覺得好鬼肚餓
想問隔離房攞但係佢唔俾得我
唯有做吓運動 忘記肚餓嘅感覺
瞓着咗就唔餓 你知道嗎~~)
余:「 仲有頭先嗰段呢?」
(秋:「 嗰段我都寫晒㗎喇。」
左邊一齊起身淥個麵 右邊杯麵出晒煙
右邊一齊倒數3分鐘 左邊碗麵出晒煙~~)
余:「 rap多段!」

林:「 頭先大家提過工作人員嘅態度就係擺低啲嘢喺個籃度, 喪撳鐘又會跑走, 仲有啲咩搞笑或深刻嘅工作態度?」
嵐:「 我第一日入去個遭遇係我四五點入去, 晚飯其他同事喺6:00已經有啦。 就覺得奇怪又冇人撳鐘又冇剩, 我WhatsApp同佢哋話我仲未收到飯, 可唔可以俾多個飯我。 佢係個WhatsApp問我『 你係咪之後日子都要兩個飯?』我話:『 唔係只係今晚特別肚餓想食兩盒飯姐』 佢OK啦後來隔咗一段頗長時間, 半個鐘至一個鐘先送到兩盒飯嚟。 到咗第二晚好好笑佢送咗成五個飯俾我。」

林:「 佢係咪揶揄你?」
嵐:「 佢哋係做到有少少咁樣㗎我覺得。 我已經盡量保持個原則,就係唔好搞咁多事麻煩人哋。」
林:「 但你又真係成日肚餓?」
嵐:「 唔係,我一路忍到第八九日夜晚有啲肚餓啦,因為我開頭已經食晒自己啲零食。」
林:「 咁你咪即係你成日都肚餓!食晒自己啲零食!」
余:「 嗰日派遲咗飯俾佢嘛!你話人哋六點已經派咗 但佢好耐都冇嘛,咪咁更肚餓!」
嵐:「 去到有一日我問佢可唔可以可唔可以俾啲零食我。 佢話可以我即刻俾你。 其他人都好快嘅我啲同事都話好快有, 係我特別耐。」

余:「 係幾耐?」
嵐:「 果次兩三個鐘。」
余:「 OK俾啲咩零食你?」
嵐:「 佢淨係俾咗兩個米餅我。」(手磨米餅需要時間~)
林:「 我諗佢係決定咗呢個單位嘅朋友要玩。」
嵐:「 佢以為我玩嘢啊。」
余:「 你已經列為麻煩住客。」
嵐:「 但其實我真係好少有咩request。 最好笑係佢有張單嘅, 上面寫住你要咗咩零食單寫住兩塊米餅+一包朱古力。」

1

1

余:「 即係佢自己食咗包朱古力。」
嵐:「 我就話咦點解得兩塊米餅,我影埋相俾佢。 佢輕輕帶過話我轉頭再補送俾你, 轉到第二朝先有。」
余:「有朱古力嘅?」
嵐:「係。」
余:「 咁奇嘅?」
林:「 係囉佢係鎖定咗呢個單位咁麻煩㗎一時話冇飯、一時話肚餓。」
余:「 但咁玩嘢又有幾好玩?」
還:「 因為佢哋都悶。」
余:「 你有冇諗過係咩地方得罪咗佢 ?」
嵐:「 我有諗過,就係有一晚…因為佢哋 入營時話唔使鎖門,所以我一直冇鎖, 防盜鏈都無扣,突然之間有一晚呢有人開門入咗嚟,我問佢做咩事呀, 佢又唔應我喎我咪追出去囉, 問佢做咩事。」

余:「 男定女 ?」
嵐:「女人。 佢就答我『冇呀我以為呢個單位係一個阿婆住』。 好奇怪嘅因為送嘢來嗰啲人 一定會撳鐘嘅,但佢咩都冇做就咁衝入嚟。」
余:「 咩年紀?」
嵐:「 四五十囉。」
余:「 佢係咪悶得滯見你𡃁仔, 試吓好似當撳鐘仔咁。 定係你覺得佢想偷嘢?」
嵐:「 我諗都唔會。」
余:「 佢係客嚟嘅、被隔離人士?」
嵐:「 唔係呀應該係民安隊。」
秋:「 醫療輔助隊、民安隊。」
余:「 咁更加唔會唔敲門唔撳鐘就入嚟啦? 佢自己都會覺得危險㗎嘛, 你地冇得接觸人、垃圾都要特別處理。」
嵐:「 其實第二晚同類型事情又發生咗, 我有少少唔老皮就話『你哋搞咩啊?』 其實佢都知道瀨嘢就話『唔好意思』。」

林:「同一個人?」
嵐:「 今次就唔同。」
林:「 另一個人開門入嚟? 咁佢入到黎又係唔出聲? 然之後你行出走廊你肯定你係見得返佢?」
嵐:「 見得返因為我話佢,話 『你哋做咩啊!點解今日又係咁樣!』」
余:「 經歷咗第一次咁你第二日又係唔鎖門?」
嵐:「 我有整防盜鏈,但佢出邊推都係推到。」
余:「 點解會無端端入嚟咁奇?」
嵐:「 我聽聞其他同事都係住喺駿洋邨,話有個阿婆走失左。」
余:「 咁你都唔係唔敲門撳鐘 咁入人哋間房啦, 就算阿婆走失左。 」
嵐:「好離譜呀呢個位真係!」
還:「 冇着衫咁點算呀佢衝入嚟咁咪蝕晒底!」
嵐:「所以好離譜呀!」
林:「 但佢個前設又叫你唔好鎖門。」
嵐:「 佢話你唔使鎖門㗎!」
還:「 之後叫啲人一定要鎖喎!」
余:「 鬼故嚟喎呢個。 有關同事同衛生署嘅朋友如果你哋有睇今集節目 ,可以解答到嘅話不妨去我哋個網頁留言話俾我哋知答案係咩, 我覺得好神奇。 定係呢條友呃大話?你都可以話佢呃大話~」

還:「 好creepy呀…咩時間?夜晚?」
嵐:「 夜晚10,11點左右。」
食:「 佢着咩色衫呀?保護衣啊?」
嵐:「 保護衣。」
余:「 係咪人嚟㗎~~?」
林:「 你有冇睇住佢離開?」(嵐:有有有)
余:「 又七月又剩,講埋呢啲嘢…」
林:「 你之後仲有冇見過佢?」
嵐:「 冇啊冇再見過佢。」

余:「 咁身邊啲人、朋友伴侶家人 對你哋去完隔離營有咩感覺, 或者你哋有咩返出嚟即刻想做?」
還:「 最大concern係屋企人因為我係獨女, 喺隔離前兩個月其實我搬咗出去同roommate住, 一來唔捨得二來又突然間話隔離, 咁佢哋更加擔心。 咁我記得係隔離營每一日都有同媽咪video call, 頭一兩日你見到佢強忍着眼淚, 其實自己都好想喊但又要忍住『 食飯啦唔講啦』。 咁出到嚟第一件事整理好啲嘢就嗱嗱聲返去見佢哋。」
嵐:「 我喺呢段時間裏邊咁啱係同我老婆相識六周年, 咁我都幾失落嘅幾唔好意思, 我哋都一段時間,但冇得慶祝, 咁我哋喺裏面都係淨係FaceTime。 都好多謝佢啦因為入營之前佢都有提我要帶啲咩、 要攞啲咩,所以好多謝佢提醒。 同埋屋企人真係唔好太過擔心。」

1

1

林:「 出嚟第一件事做咗啲咩?」
嵐:「 我老婆真係好好,咁我哋半夜出營啦, 咁佢就買咗個好出名嘅米線俾我食, 係囉好感動。」
余:「 應該好恨食呢啲嘢啦~ 咁秋刀魚呢?」
秋:「 出返嚟前嗰幾日呢我喺社交平台搵到好多關於凍肉資料, 同我安排好喺我出嚟嗰日送去我屋企 (眾人笑) 我再安排埋我老婆 去日式超級市場選購大量魚生, 梗係食餐飽最開心啦~ 最過癮係當見啲同事send message話『返屋企啦食個快餐先』, 我就超!!! 我食牛扒你收皮啦!」
林:「You don’t know what good life is!」
余:「 仲有呢其他?」
食草飽:「 其實我最大愧疚係對啲同事, 我住醫院住咗八日但我啲同事我知係住咗14日, 換句話來講…」

余:「 即係你係確診者仲早過隔離嗰啲出去享受自由!好唔抵呀!」
食:「 我見到佢哋仲喺度share 緊啲隔離影嘅相嘅時候,其實我已經喺出邊大魚大肉, 我當然唔會同佢哋講。」
余:「 好慘呀~」
食:「 係呀,咁我只係默默咁去享受。 另一方面我知我媽咪好怕俾人講嘅 , 我記得佢同我講有一日佢開舖有個師奶影佢相, 跟住話『事頭婆咪喺度囉邊度有染病』 佢好怕咁嘅說話。」
余:「 其他街坊一路傳開晒話佢瀨嘢喇?」
食:「 有㗎其實因為我去醫院嗰日呢有啲保護衣來接我哋啦, 所以其實流言蜚語一定有。 咁我就話『咁你真係確左診呀嘛,而家個人喺度咪代表你好返囉, 點解你要咁介意人哋咁樣講呢?』」

林:「 咁最後有咩想同任何人講呢?任何人都得,屋企人香港人同事。」
食:「 我想同啲上咗年紀嘅姨姨伯伯講, 如果你哋有咩唔舒服真係唔好怕睇醫生, 用鹽水漱口或者飲鹽水係完全幫唔到你好返, 去睇醫生啦唔該你。 因為我媽咪就係走去飲鹽水浪口以為自己會冇事 。 睇醫生啦唔該!」
嵐:「 最後想同香港人講身體健康、百毒不侵!」
還:「 我想講如果知道係要隔離千祈唔洗驚開心最緊要, 同埋我唔係好建議大家拎太多零食、 薯片入去,因為你有少少唔舒服呢, 會自己嚇自己咁樣。」
余:「 好容易杯弓蛇影呢段時間。 秋刀魚有冇嘢可以用一段舞嚟表達?」
秋:「 都…冇㗎啦其實, 想同返感染咗好內疚嗰個同事講, 其實你都帶咗個假期俾我哋,唔使咁愁嘅,我哋都唔介意再放多次假,但都touch wood啦, 大家都係快啲康復啦系香港度。」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