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曾隔離人士(I)

ViuTV | 娛樂類 | Jun 20,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余迪偉:Viu TV甚麼時候多聘請了一個清潔大嬸?這邊...那張沙發也麻煩你噴一噴。謝謝...
林二汶:不是的,今集的嘉賓要不進過隔離營,要不就中過招。我打算消毒乾淨一點讓他們坐。
余迪偉:那你也幫我消毒吧。
林二汶:沒問題
余迪偉:幫我消一消。吃...吞下去了。

余迪偉:先歡迎四位,想請你們介紹自己的名字,還有何時進過隔離營或醫院?在裡面待了多久,還有是在哪裡?這位先吧。
秋刀魚(竹篙灣嘻哈教父):我是秋刀魚,在8月中進了竹篙灣隔離營。
余迪偉:是。
秋刀魚:隔離了10天左右,因為同事成為確診人士,而我是他的密切接觸者,所以我要進入竹篙灣隔離營。
余迪偉:不是要隔離14天嗎?
秋刀魚:它的計算方法很好笑。不是由入營開始計算14天,而是由確診者確診當日開始計算。例如他已確診了三天,我才入營。我就只需隔離11天。

余迪偉:確診和真正患病的日子是會有差距。對嗎?這不合理。
秋刀魚:他患病...假設是在1號患病,然後在10號才宣布確診,那我們會由10號開始計算。
余迪偉:這樣計算反而不對,因為無法追溯他何時真的開始患病。我想知道...你進入隔離營。然後入住十多天就離開,那你有這個疑問嗎?「為甚麼我不需隔離14天嗎?」你有問過嗎?
秋刀魚:原因是受感染的同事, 假設他在10號確診,但可能要四個工作天,才能安排進入隔離營。這四天就會當我們進行家居隔離,餘下10天就在隔離營度過。

余迪偉:其實這樣也不合理,大家同意這樣做並不合理嗎?
還珠格格(西貢冥想師):我當時是在7月6日最後一次見我的朋友。我在7月8日知道他確診了。衛生署的計算方法是...我在7月6日最後一次見他。我在7月10日入營,中間已經過了四天,所以我入住西貢檢疫中心10天,共計14天。
阿嵐(駿洋黑氣石):我也是在8月中旬,有同事確診,之後被通知要進入隔離營10天左右。
余迪偉:你去了哪裡?
阿嵐:我入住駿洋邨。(余迪偉:明白。)
食草飽(絕地生還者):我是確診者,在8月11日正式確診,之後入住瑪嘉烈醫院。

余迪偉:入院多少天?
食草飽:八天。(余迪偉:就沒事了?)就沒事了。
余迪偉:那你是如何受感染的?
食草飽:應該是我媽媽先受感染,我媽媽咳嗽了兩、三天。有時候我上班,見不到她。有一晚,我見她咳嗽很嚴重。我家裡有探熱槍,就幫她探熱。發現她發燒至38度,我心想「糟糕了」,第二天馬上和她到明愛醫院,之後她照肺,醫生說肺部沒有花,但循例要留下唾液樣本,留下唾液樣本後第二天,收到衛生署來電說我媽媽初步確診。因為我和她同住,所以我馬上被列為密切接觸者...我要立刻在家中等候,等他們用救護車接我去醫院,立即檢驗唾液。

林二汶:那你當時內心很驚恐吧?
食草飽:也沒甚麼...我感覺到她的症狀是受感染了,我已有心理準備。因爲我媽媽有咳嗽,又說自己想嘔。
林二汶:有味覺嗎?(食草飽:又腰酸骨痛...)
林二汶:沒有味覺?(食草飽:沒事,有味覺...)
余迪偉:那你呢?
食草飽:我只是曾經有喉嚨痛,我喝了兩天涼茶,喉嚨痛就沒有了。我入院那一刻有流鼻水,鼻水比患感冒時更輕微,然後沒有其他症狀。

余迪偉:發燒呢?(食草飽:沒有發燒。)原來這麼輕微嗎?
食草飽:是...是可以沒甚麼。我想不同人出現的症狀都不同。
余迪偉:那你在醫院是有藥給你吃嗎?(食草飽:沒吃過藥。)
余迪偉:就在醫院...(食草飽:在公立醫院躺了八天。)就沒事了?
食草飽:沒錯。
余迪偉:那你抵抗力都很強。那你之後有問媽媽是如何受感染嗎?
食草飽:其實我家是開店的,媽媽每天都接觸很多人,她會在店內脫下口罩吃飯。有時候大叔、大嬸來買東西...(余迪偉:就受感染了。)也沒辦法。
余迪偉:源頭不明。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林二汶:完全找不到,你現在有抗體了,那你會覺得很輕鬆嗎?
食草飽:不會,我現在面對人群會很小心。
余迪偉:可能會更害怕。(林二汶:對...)
余迪偉:其他家庭成員沒事嗎?
食草飽:沒事,爸爸和弟弟都沒事。
余迪偉:同住也沒事?
食草飽;對。我也不明白為何爸爸會沒事。媽媽和他一起睡,對着他不停咳。
林二汶:這樣也沒事?(食草飽:沒錯…)
余迪偉:你媽媽疼你。(食草飽:只可以這樣說)

林二汶:那是如何接你們入院?你是去醫院的,其他幾位是怎樣的? 送往隔離營的過程是怎樣的?
阿嵐:程序就是…再入營前會收到電話,對方來電說「你的同事初步確診,但不要緊,再等一會,他就會變成確診者,你即將會進入隔離營」,我問「會是即日嗎?」 對方說「不會,通常兩、三天」,然後第二天早上9時來電,但我沒接到,然後我再回電,其實是通知我在兩小時後就會有人來接我 。
余迪偉:如何接?坐救護車嗎?
阿嵐:是一輪24座小巴,車子快到達時會再打給你,「我們差不多到了,我們現在會上來接你下去」。

余迪偉:上來接的?
阿嵐:對,對方會穿上保護衣,會先幫你探熱,探熱後,如果沒事就會帶你下去,然後上車。
余迪偉:那保安員、鄰居…
阿嵐:這樣的確很尷尬,當日他們進來時,其他鄰居已看到,立刻就問保安員詳情,感覺是有點不好受。
余迪偉:對「四樓E室那個單位吧」。
林二汶:故意大聲說讓其他人聽到。
余迪偉:對,我想知道那輛小巴會接載所有要入住隔離營的人還是只接載你?
阿嵐:會接載所有當日要入住駿洋邨隔離營的人。

余迪偉:那最後車上有多少人?
阿嵐:車上有五人,只有一個是不認識的,因為其他都是同事。
余迪偉:都是同事。(阿嵐:對。)
林二汶:上車後只能苦笑
阿嵐:沒錯…
余迪偉:好像挺開心,大家去露營似的。
林二汶:那位不認識的…你們有跟他交談嗎?「你也在嗎?」
阿嵐:也有…
余迪偉:其他人呢?

還珠格格:在7月8號,衛生署打給我詢問我的基本資料,「你的朋友是誰,編號是甚麼」因為會有確診個案編號。最搞笑的是,我記得對方問我「你一個人住還是怎樣?」,我說「我一個人入住隔離營,可以跟誰同住?」我一開始擔心要跟陌生人同住,原來對方意思是…可能有些夫婦想同住,我說我不是,入住之後…
余迪偉:那你可以要求和朋友同住嗎?
還珠格格:如果你要求,應該可以,因為有些人可能害怕獨自一個,然後在7月10日就被接往隔離營。我當時跟阿嵐的情況很相似,但對方有問我「你想我上來接你?還是在樓下接你」當然選擇在樓下…
余迪偉:當然選擇在樓下…神經病。
林二汶:沒錯,上來會很麻煩。你有趁入隔離營前幾天瘋狂購物嗎?例如打機就買遊戲機碟。

還珠格格:我真的沒有,反而男友和家人會問我有甚麼需要,因為我是和朋友一起在外面租屋住,於是我立刻隔離所有人,總之大家都別想來找我。
余迪偉:男友有立刻向你求婚嗎?
還珠格格: 沒有,因為剛一起沒多久,但他人很好,因為剛拍拖不久就發生這種麻煩事,好像連累了他,如果已拍拖數年那還算是值得。
林二汶:那有沒有影響你的戀情?
還珠格格:沒有,反而變得更好
余迪偉:更加珍惜對方。
還珠格格:也會的,然後他就…我要自我隔離,因為家中有儲備,就盡量清貨。

林二汶:秋刀魚的入營細節也一樣嗎?
秋刀魚:差不多,但其實也有點兒戲,因為當初接到衛生署的電話,幾天後就要入營,會覺得很緊急、很必須,怎料我有位有趣的同事告訴衛生署,「有傢俬要送來我家」,對方説「那不要緊,你遲一天才入營吧」,這樣便可以推遲一天。
余迪偉:這麼馬虎嗎?
秋刀魚:然後到第二天,衛生署又致電給他,「傢俬還未送到,不要緊,那你再推遲一天入營」,我的同事跟我相差兩天才入營。
林二汶:那他這樣一直推遲,按照你剛才提到的計算方法……因為太複雜,我也無法重複了,總之本來要入營隔離十天,就變成隔離八天嗎?

秋刀魚:無錯,結果他跟我在同一天出營。
余迪偉:咁hea嘅~
秋刀魚:真的意想不到,這種理由也可以嗎,那我說自己肚痛不入營也可以了。
余迪偉:你認為是那位衛生署人員馬虎,還是衛生署的指引就是沒所謂?市民喜歡多留幾天就多留幾天。
林二汶:「其實不太嚴重,但也要隔離一下」,是這樣嗎?
余迪偉:可能與衛生署無關,是前線工作人員的問題,可能是這樣。

1

1

阿嵐:其實我也覺得這件事有點兒戲,就像…
余迪偉:對,聽起來很兒戲。
阿嵐:就像中間這位朋友剛才提到,她收到衛生署的電話,問她是否獨居,但對方沒問過我,當時我也有問過同事「你太太也要入營嗎」,然後發現她不需要。
余迪偉:真兒戲。
阿嵐:如果我算是一個密切接觸者,但我和太太也有密切接觸,那為甚麼我太太不需要入營,這很奇怪。
余迪偉:可能根本是不夠地方,於是逃避這個問題。免得你太太、媽媽,還有爸爸、弟弟,全都要入營時就會太擠迫。我不知道,我隨便說的。

林二汶:因為認真抽查起來,也可以是這樣,例如我一星期見他幾次,和他同廠拍攝,那他算是密切接觸者嗎?你的同事也是,因為你的同事確診,所以你要入營,那為甚麼你太太不用?我也不明白。(余迪偉:對。)
秋刀魚:我可以解答為甚麼我要入營,而我太太不用,就是因為我的同事是確診者,我是同事的密切接觸者,但在這段時間內,我還未確診,所以我太太不是…
余迪偉:你太太不是…
秋刀魚:不是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
余迪偉:所以她不被視為密切接觸者。
林二汶:就是以病源為中心,因為同事是病源,你有接觸同事,但你太太沒有接觸你的同事,所以會這樣計算。

林二汶:其實密切接觸者的定義是甚麼,你的個案是怎樣的?
食草飽:其實在我初步確診的第二天,衛生署很早就來電,要我列出14天內見過的所有人,還有去過的所有地方,翌日我跟他通了一個多小時電話。其實會由你確診當日計算,之前的14天,由你何時外出,乘搭甚麼交通工具回公司,去了哪裏用餐,他們會將這些…如果過程中我有脫下口罩,那些人就是密切接觸者,家人一定是的。情侶更加是了,例如我坐過的士,司機則不是,而且取決於我有否脫下口罩。
余迪偉:初步確診和正式確診有甚麼分別?
食草飽:其實在我初步確診之後,衛生署說會在化驗我的唾液樣本,如果仍有病毒,就是正式確診,但我在初步確診之後,其實已立刻被送到樓上病房,醫生也跟我說「你的體內有病毒,你已正式確診」,但衛生署的正式確診通知,要等兩、三天才收到。(余迪偉:明白)

林二汶:有這麼多不同種類和地方的隔離營,是如何區分的?例如較嚴重的就去這裡,其實最嚴重的應該去醫院,究竟是如何區分的?
還珠格格:我覺得是按照群組區分,例如我的朋友是中心,接觸過他的小型聚會裏…,在那個圈子內接觸過的人,我們就會一起去西貢檢疫中心。
余迪偉:那如何區分你要去西貢、竹篙灣,還是駿洋邨?是如何區分的?
阿嵐:應該是按照你居住的地區區分,因為我…我們一群同事,有幾個其實都是住在觀塘區,然後入住駿洋邨隔離營。(余迪偉:明白)可能有其他同事住在新界,例如大埔、沙田、粉嶺,就會入住竹篙灣隔離營。

余迪偉:但你們有否要求過…例如B、C、D都是我的同事,可以住在一起嗎?
阿嵐:我沒有這樣要求。
余迪偉:但都是被送到同一個地方。(阿嵐:沒錯)但入營後也沒法見面吧。
阿嵐:無法見面。(余迪偉:自己一間…)沒錯,每個人住一個單位,這方面也有點搞笑的,即使我們每人住在一個單位,單位的大小也有不同,有一位同事獨自住在…應該是三房單位,因為他說單位內有三張床。
林二汶:其實也會害怕。
阿嵐:會害怕…我也取笑他「今晚會有很多朋友陪你睡」,我住在一個沒有房間的單位,只有廁所和廚房。

林二汶:除了剛才提到的駿洋邨、竹篙灣,和西貢外,亞洲博覽館也有隔離設施,那是怎樣的…
食草飽:只有確診者才會入住亞洲博覽館,但那些人只有輕微症狀,因為我媽媽第一天是住亞洲博覽館,他說裡面全都是年輕人,會自己取飯、量血壓,自己去沖涼。全都是活動自如的人。
林二汶:就是進入了年輕人的世界。
食草飽:沒錯,我也想去。
余迪偉:因為即使確診…就如你所講,你入院,但沒有藥給你。(食草飽:沒錯。)真可憐。第一日入營有甚麼程序?說來聽聽。

阿嵐:第一天入營,他們會先進行簡介,告訴你要注意的地方,就是每天早上八時和下午四時,都要自行量度體溫,他們會給你一個電子探熱器。
余迪偉:那晚點起床可以嗎?
阿嵐:這又是個人操守問題,因為都有同事不會完全遵守。
余迪偉:可能10時起床就10時才量度,填表時就寫8時。
阿嵐:但是沒人會檢查,只是每天都打給你。
余迪偉:honest system.
阿嵐:沒錯,基本上你亂編也可以,我則沒有,我每天都有遵守程序。其實也不錯,因為你會很早起床,將你的作息時間變回正常。

1

1

余迪偉:那你離營是有不捨得嗎?
阿嵐:那又沒有。
余迪偉:早睡早起身體好。
林二汶:更新了生活。
余迪偉:要填寫餐單嗎?可以有特別要求嗎?
阿嵐:有,入房間前會給你一張餐單紙,包括星期一至星期日的三餐,其實你是...
余迪偉:填寫整個星期的嗎?(阿嵐:沒錯)我星期二寫了雞翼,但到了當天突然想吃豬扒,那就無辦法了?
阿嵐:你可以要求,但我沒有,因為我有體諒他們,他們並不只服務我一人,應該要服務很多人,有時候他們的態度也有點不耐煩,我也儘量不要做太多麻煩事。

余迪偉:有多少款餐點可以選擇?
阿嵐:有中式、西式和素食,還有一款我忘記了。
余迪偉:就是四至五款。
還珠格格:我記得好像是健康之選,類似是這樣。
余迪偉:健康之選那是甚麼?
秋刀魚:就是素食,本來是素飯加小籠包,健康之選只有素飯,沒有小籠包。
林二汶:就是告訴你甚麼是不健康的。
還珠格格:但是很乏味,因為你吃的時候會發覺味道好像都差不多,有時候寫着「時菜」,但全都是娃娃菜,到後期我吃到有心理陰影。
林二汶:但可能因為當時真的當造,你也只是入營兩星期,他沒有騙你。

秋刀魚:西貢有娃娃菜吃,我們竹篙灣沒有。
還珠格格:那吃甚麼菜?
秋刀魚:(鬥慘mode on)都是椰菜,像是回收來的椰菜。
余迪偉:沒人替你們收垃圾,那要如何處理?
阿嵐:每天早上10時會有人來收垃圾,要自行丟進垃圾膠袋。
余迪偉:開始就給了你很多垃圾膠袋嗎?
阿嵐:每天一個...還有一個稱為「鵝頸結」紮法。
余迪偉:有特別的綁法?
阿嵐:有一張...沒錯,有特定的綁法。其實我可以示範一下。
余迪偉:好,你來示範一下。

阿嵐:用這個(黑色超大垃圾袋)。
余迪偉:那些垃圾膠袋都是這麼大的嗎?
阿嵐:駿洋邨提供的會再大一點。
余迪偉:你這個更大的只用一天嗎?有這麼多垃圾嗎?
阿嵐:是,其實你可以用一、兩天,但我不會,因為第二天早上有異味。
余迪偉:好,你把抱枕當作垃圾放進去。
阿嵐:當這個抱枕是垃圾...
余迪偉:「鵝頸結」封口...垃圾膠袋的方法。
阿嵐:這樣一直扭...然後這樣打一個圓圈,還會提供一條索帶。

余迪偉:其實在那裡打結不行嗎?
阿嵐:我也是被安排的。(余迪偉:明白)
林二汶:不用真的綁上,抱枕還在裡面。
余迪偉:這就是「鵝頸結」的紮法?
阿嵐:沒錯,每天10時放在門口,就會有人來收。
林二汶:這是方便他們拿,不用碰到裡面。
阿嵐:沒錯,應該是這樣,而且有一點很有趣,就是它會有一張標籤,會給你一張紙,填寫裡面有甚麼,但其實我住了這麼多天,那張紙都沒有出現過。

還珠格格:我有,我每天都乖乖填寫,再放出去。
林二汶:變成了其中一項娛樂。
還珠格格:實在沒事可做。
秋刀魚:竹篙灣的垃圾袋只有一半大,大小只有它的一半,根本沒這麼大。
余迪偉:但他說真正的比這個更大。
阿嵐:沒錯,長很多。
還珠格格:紅色的,很大,那個膠袋可以裝屍體,真的很大!
余迪偉:甚麼?!(林二汶:她說可以裝屍體)
還珠格格:沒錯,很深。
余迪偉:為甚麼你那邊垃圾這麼少?

1

1

秋刀魚:因為他們的垃圾袋是紅色的,列明是放醫療廢料的垃圾袋,我們的比他少一半,再誇張點,他可以這樣「扭鵝頸」,我是怎樣都扭不出來。(余迪偉:就是了)真的很小。
余迪偉:你的這麼小,如何綁結?
秋刀魚:我由第一天開始,本來打算垃圾不多,儲起來再扔,好像環保一點,不用浪費這麼多膠袋,然後第一天就發覺扭不到,扭完再綁上索帶丟出去,然後看看隔壁的,他自備垃圾袋,隨便丟出去也可以,其實很多事情都沒所謂。
余迪偉:甚麼都很馬虎。
秋刀魚:他說得對,視乎你是否自律,那張所謂的探熱表,第二天衛生署來電檢查,(重演當時回應)「啊,不好意思,我去看看」....(扮離開話筒去探熱)「36.7度」,(再扮衛生署職員)「沒事,身體健康」。

余迪偉:也是可以。
還珠格格:有時會忘記量體溫,有時在我睡午覺時來電「我忘記了,一會再量」,然後他會在10分鐘後再來電。
余迪偉:我想問食草飽,負壓病房又是怎樣的?
食草飽:其實負壓病房內有很多設施,和普通病房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唯一最大的分別就是他有兩扇很重的玻璃門,很厚,隔著病人。這裡有一扇,外面也有一扇,其實只有兩個區域,這是你的活動範圍,就是病房內,而外面的小房間就是醫護人員會在裡面穿衣,然後再出去走廊。醫護人員給你的任何東西,無論是飯、藥、抽血樣本,都是通過這扇小窗給我,會看見外面有一扇小門,這裡有一扇小門,他會打開外面的門,放進去,待他關門後回到外面,我們才可以打開這扇門取東西。

余迪偉:整件事的運作在你入住時有詳細跟你解釋嗎?「你別亂按紅色按鈕,你按下後會全部...」(林二汶:會爆炸)
食草飽:其實這裡旁邊有一個感應按鈕,就是你一伸手,這扇門就會打開。(余迪偉:就是感應器)沒錯…護士說如果打開了,裡面的氣壓就會消失,負壓病房就會變成普通病房,所以叫我們盡量不要碰到這按鈕,但很麻煩,因為窗口在這裡,旁邊的阿姨經常都不小心碰到,然後門就會打開,醫護人員就會很緊張。當他們看到門打開了,就會說「你先別動!」。
余迪偉:感應按鈕裝在那裡,設計也很奇怪。
食草飽:應該在另一邊會比較好。

林二汶:就是說在這扇小窗,和這道玻璃門之間的空間經常都會出現崩潰的情況。
食草飽:對,要這樣拿(身體向後傾,小心翼翼地儘量向前伸出雙手,避開感應按鈕)
林二汶:每次你拿東西(扮驚慌中的醫護人員)「她動了...快關上...」
食草飽:沒錯,他們會很害怕,有些派餐的...我猜是看護助理,他們負責派飯,有時候進來放下餐盤,然後旁邊的阿姨肚子餓,早了下床,走近他們,他們都會很害怕,會喝止那位阿姨,(扮尖聲叫)「你別動,先讓我放好!」,然後就會跑走,之後才會說「好,你拿吧~」,他一定要看到保護自己的玻璃門關上了才安心。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