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台灣民主嗎?民主政治的謊言、真相與歷史:政治獻金、假慈善、帶風向,一次揭露!如何實現真民主? 書來面對EP22《民主的價碼》 Julia Cagé | 說書【政治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 Jun 20, 2021

此影片謄本由蛋糕夫人製作

2020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競選支出5.8億,國民黨競選支出 4.2億,有錢政黨可以砸錢造勢、上節目宣傳、佔據廣告看板。民主政治變成撒越多錢的人贏,但是這些錢都是從哪來的?為什麼制度會允許政黨這麼做?今天要來面對得這本書《民主的價碼》,要來帶你看看世界各國的民主制度如何被玩壞。這本書的作者是法國的經濟學家Julia Cagé,她要在這本書裡面揭露有錢人是如何買到自己想要的政策,我們又該如何從制度上改變全球腐敗的金權政治。

<企業政治獻金,收買民主第一招>
作者先比較了幾個號稱最民主的西歐國家 - 英國、德國、法國,看看這些國家的制度如何規定民主金費來源。

在英國, 19世紀的時候就有選民服務,像是補貼車馬費、住宿費,讓人們有錢搭火車去投票所 ,否則沒有人願意出門投票,這也造成當時的競選支出總額高達2億歐元,所以英國政府在1883年就頒布《舞弊與非法行為防制法》來限制競選支出。但奇怪的是 ,英國雖然限制支出,卻不限制政治獻金,因為政府沒有補助選舉金費,結果造成政黨淪為有錢人的傳聲筒。例如英國政黨的資金 ,有一大筆來源是俄國的寡頭大亨 ,這些大亨在倫敦投資房地產,用來當作洗錢工具,所以如果你去倫敦就會發現市中心有一大堆沒人住的空房子,都是拿來給他們洗錢用的,因為英國法律不允許外國人資助政黨活動,所以英國政府就讓這些俄國金主取得英國籍,來換取對方的資金。

像是俄羅斯前財政部長Chernukhin的妻子Lubov,捐了130萬英鎊給英國保守黨,成為英國史上最大的保守黨女金主。俄羅斯能源大亨Alexander Temerko 2011年取得英國籍,2012年開始資助保守黨,超過130萬英鎊,讓他的公司可以建造英法海底電纜。還有印度鋼鐵大亨Lakshmi Mittal,2001年起資助英國工黨6800萬歐元,工黨首相布萊爾還因此為他寫信給羅馬尼亞政府,支持他收購當地的國營鋼鐵廠。所以只要你有錢,連別國的民主都可以買下來。

因為英國政府規定高額政治獻金必須公布捐款人姓名 ,所以英國保守黨就搞了一個樂透組織「全國保守黨抽獎協會」,來當作煙霧彈,用非法人組織捐800萬給保守黨。所以英國的民主制是沒有政府補助,有競選支出上限、但是沒有政治獻金上限。

相比之下,德國早在1960年就實行公費民主,政府補助大方,但是德國跟英國一樣沒規定政治獻金上限,所以政府補助金費依舊比不上政治獻金的影響力。在德國 一萬元以上的捐款就必須註明捐款人姓名,所以許多德國企業會鑽法律漏洞來避免曝光,像是把一大筆捐款拆成好幾筆小額捐款,然後以子公司的名義捐出,這樣就不用公開身分。而且作者指出,德國企業會同時捐政治獻金給多數政黨,左右派一起收買。

在2000-2015年間,戴姆勒汽車捐出720萬歐元,福斯汽車捐出180萬歐元,菸草公司Philip Morris 則捐出90萬歐元,這導致德國政黨的經濟政策都在迎合這些企業主的利益,所以在戴姆勒跟福斯汽車爆出造假排放數據的醜聞後,德國政治圈的人都不敢出來指責,或是歐洲各國早就禁止香菸廣告,但德國到現在卻還在爭論要不要立法禁止。即便是比較重視分配正義的社會民主黨,也在施若德就任總理後降低所得稅、調降工資。

最後再讓我們看看法國的情況,法國在1988年開始限制競選支出,也有政治獻金上限7500歐元,而且還會限制花錢方式,像是不能在電視、廣播上幫自己打廣告,這些看起來都是有助於遏止金權政治的法規。但是作者指出,法國政府補助選舉的方式大有問題,因為有錢人捐款可以得到稅收減免的優惠,法國所得前0.1%的人,每人每年平捐給政黨近6000歐,其中有政府補貼他們 3300歐,所以實際上他們只需要付2700歐。這些政府補貼都是國庫的錢,等於是有錢人可以拿納稅人的錢來資助自己喜愛的政黨。

反而是法國收入最底層10%的人口,他們平均捐給政黨23歐,而且他們必須全部自費,沒有政府補貼,因為他們收入低,免繳所得稅,所以得不到稅收減免,結果變成越窮的人得付越多錢才能參與民主政治,形成一種公共補助上的不平等。

2017年馬克宏的「共和國前進黨」拿到750萬歐元政治獻金,這筆錢有4到6成是由2%的企業金主支付的,對這些金主來說是非常值回票價的投資,因為在馬克宏上任後,就立刻修法將巨富稅改為不動產巨富稅,讓100位法國首富減稅150萬歐元。

而在台灣 ,從1989年開始就有設立選舉補助款,也有政治獻金法規定上限,個人最高30萬,企業最高300萬,所以政黨資金來源有政府補助,也有企業政治獻金。在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陣營的政治獻金 5.6億,韓國瑜陣營的政治獻金 4.5億,這些錢從哪來呢?

根據監察院公布的資料,2020年的總統與立委選舉,前30大金主有超過一半是建商,第一大金主 遠東集團共捐贈了6800萬 ,讓政治獻金法的300萬上限形同虛設,也因為政黨仰賴這些企業政治獻金,只要是牽涉到金主利益的法規就永遠不會通過。像是不利於遠東集團子公司亞洲水泥的《礦業法》,或是任何會阻礙建商利益的居住正義政策,所以政治獻金就像癌細胞一樣,在不斷侵蝕我們的民主運作。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讓我們總結一下各國的民主制度 是如何偏袒有錢人的。在英國,我可以無上限捐款給我偏好的政黨;在德國,我可以用子公司灑錢收買所有政黨;在法國,我雖然不能無上限砸錢,但是我捐得越多,政府補貼我越多。

咦,不過怎麼沒有講美國呢?因為美國民主政治已經腐敗到,作者要特別分出一章來介紹。

<美國金權政治,收買民主第二招>
1907年 美國總統老羅斯福為了防止有人想用錢收買白宮,簽署了提爾門法 (Tillman Act of 1907) ,禁制企業捐助競選活動、對個人政治獻金設定上限,希望藉此跟歐洲的貴族世襲社會做出區別,所以公費民主的構想最早其實是源自美國。

直到1971年 美國通過聯邦競選法,由政府設立一個總統競選基金,用這項基金補助大選,每年每位美國公民都可以捐出3美元來資助民主,而且如果要拿補助款,就不能接受政治獻金,如果不拿補助款,就可以接受無上限的政治獻金,這導致立意良善的公費補助被拋棄 。原本在2004年,美國總統候選人都還是用公費補助,但到了2008年,歐巴馬率先退出公費補助 (上限8400萬美元) ,最終花了14億的競選支出,結果從此以後美國總統大選都不再使用公費補助,那參選人的錢從哪來呢?

個人捐款的上限是2700美金,而企業捐款在美國依然是違法的,所以美國人搞了一種競選組織叫做「政治行動委員會」,民眾可以資助選舉活動的上限高達10萬美金。但是這些錢還是不夠多,所以美國又出現了「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s ),可以無限接受企業的政治獻金,完全不受法律規範,成為扭曲美國民主政治的一大病根。

另一個病根是,在美國,企業可以用各種方式資助競選活動,不像英國、法國會禁止電視競選廣告,因為美國法院認為這是一種「言論自由」的表達。

這是源自1976年的巴克萊訴訟案(buckley v valeo) ,當時大法官認為,如果你直接捐款到候選人帳戶,那候選人選上後就會跟你有利益關係,所以算是犯法的貪瀆行為,但是只要你不直接捐款到候選人帳戶,而是花錢助選,就沒問題,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一環,受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出錢助選可以讓捐款者表達自己支持的政治理念,如果政府禁止我散播電視廣告、網路廣告,就是侵犯我的言論自由。

所以在2008年,希拉里宣佈角逐總統時,美國的保守團體「聯合公民」就拍了一支紀錄片來抹黑希拉里,甚至付100萬美金給電視業者Comcast,讓用戶可以免費欣賞這部片。結果在2010年 ,這件事情被告上了最高法院,法院判「聯合公民」勝訴,大法官的解釋是:因為公司「法人」就如同「個人」一樣,既然憲法保障「個人」的言論自由,當然也要保障「法人」的言論自由,所以企業資助電視台播放抹黑別人的競選廣告是合法的,不能夠限制,否則就是侵犯言論自由。

這項判決可以說正式宣判美國的民主終結,法律體制竟然讓企業有公民權可以砸錢助選,那禁止企業政治獻金的法律又有何意義?就連當時在任的歐巴馬都大力批評這項判決。

歐巴馬:這項判決讓我們的民主後門大開,允許無限制的特殊利益資金進入,它給特殊利益遊說者提供了新的籌碼,使他們可以花費數百萬的廣告費來說服當選官員,按他們的方式投票或者懲罰那些不順著他們的意投票的人。(This ruling opens the floodgates for an unlimited amount of special interest money into our democracy, it gives the special interest lobbyists new leverage to spend millions on advertising to persuade elected officials to vote their way, or to punish those who don’t. )

所以美國的民主政治,透過「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與「企業助選的言論自由」,讓少數有錢人完全掌控了政黨的金費來源,所以美國兩大黨在競選期間看似對立、辯論,但實際上他們的資金來源全都是大企業、資本家階級,這也是為什麼特朗普讓民眾感覺耳目一新。因為他敢批評共和黨裡的人是資本家的「政治魁儡」,甚至直接在Twitter上罵共和黨的大金主科赫兄弟,因為他自己就是億萬富豪,支付了四分之一的競選金費,不需要金主幫忙。

政治學者發現,美國這種民主制度帶來的後果是,富人階級已經完全決定了政策走向,就算底層50%的美國人要求聯邦政府調高最低薪資,只要頂層1%的人反對,提案就不可能通過。所以美國人的最低薪資從1980年代雷根上台後至今,幾乎沒有變過。有人可能會反駁說:政府有時也會做一些符合民意的政策啊。

那是因為這些政策恰好受到頂層階級的支持,像是出兵伊拉克、墮胎合法化、同性婚姻,這些都是美國有錢人支持的事情,所以政治學者Martin Gilens 就認為,美國的民主實際上不是真民主,而只是一種「湊巧民主」- 只有當一般大眾的意見湊巧跟頂層菁英相同時,才會得到政府的實質回應。

1

1

所以我們也可以自問台灣的民主是因為政府真的傾聽民意嗎?還是只是民意剛好跟頂層階級的意見相同?只要當意見不同時,就把大眾甩一邊,只維護頂層階級的利益?

<慈善與民主,收買民主第三招>
除了收買政黨、砸錢助選以外,有錢人還有其他方式可以影響民主政治,像是創立慈善基金會。在美國,捐款給政黨、候選人只要超過幾百美金,就必須在選舉委員會網站上揭露,所以有錢人不會直接捐款給政黨,而是透過基金會在私底下影響民主運作。因為基金會不像企業受法規管制,而且美國有「捐贈者建議基金」(donor-advised fund)的模式,可以不用揭露捐款來源,還可以享有巨額稅收減免優惠。

金融學者David Yermack就發現,美國有錢的CEO都知道要靠私人家族基金會來避稅。最常發生在公司股價下跌的時候,CEO捐贈股票給基金會,還不用繳資本利得稅。假設我年薪100萬(美元) ,在美國要繳37%所得稅=37萬,如果我捐出10萬塊,就可以直接省下3萬7美金的稅,這就是為什麼大企業家都喜歡成立基金會,因為真正的目的是為了避稅。

像是臉書創辦人朱克伯格就在2016年宣布,把99%臉書股票捐給基金會 宣稱要「打造更美好的世界」。朱克伯格: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有基本的道德責任要投資更多錢給基金會。(We have a basic moral responsibility to tilt our investments somewhat more as a society and as individuals.)

但事實上,他的基金會是有限公司,而不是非營利組織,所以一來,金流由他完全掌控,可以用來匿名資助政治活動;二來,把錢轉到基金會不用被扣所得稅;三來,世人會以為他是愛心慈善大使;四來,未來可以用基金會捐款讓子女進美國名校。

這些超級有錢人透過慈善事業來避稅,導致國家沒有足夠公共經費,博物館、高等教育、科學研究的預算不足,就必須跟有錢人募款。結果有錢人再拿出他們當初避稅的錢來做慈善,社會大眾還會感覺他們是在行善,資助文化與科學,但實際上卻可能讓科學研究淪為財團的工具。像是美國有各種基金會資助「科學研究」,證明酸雨跟工業污染無關、全球暖化跟人類活動無關。這些「科學研究」的金費,都是源自石油企業旗下的基金會,而這些研究又會反過來對民主辯論造成危害。

特朗普:我不相信氣候變遷的影響就只是像某些人說的那樣,而且其他科學家對這些發現提出了非常強烈的質疑。(I don’t believe the impact is merely what some say and other scientist that dispute those findings very strongly.)

所以作者就反問:為什麼不是讓有錢人繳出他們該繳的稅來補助國家公共經費?如果社會必須乞求億萬富豪的愛心施捨才能運作下去,這樣還能夠稱作民主社會嗎?

除了基金會以外,財團跟政治人物還會收買新聞媒體跟網路來操作民主政治,媒體在民主國家就像是有錢人的政治傳聲筒。Amazon的CEO Bezos ,在2013年收購華盛頓郵報;義大利前總理Berlusconi 一個人擁有三家電視台;美國福斯新聞台創辦人梅鐸 ,一邊資助英國保守黨、美國共和黨,一邊報導對他們有利的新聞;更可怕的是印度的媒體大亨錢德拉(Subhash Chandra) ,掌握印度電視台 Essel 集團,在2016年又當選議員,進入資訊科技委員會處理媒體規範。一位媒體大亨在政府裡負責監督媒體?大概就像旺旺中時的蔡衍明在NCC裡審查中天新聞。

NCC:你會希望電視台替你喊冤?
蔡衍明:你不可以給我設入圈套嘛!

進到21世紀後,政黨的政治宣傳活動也從媒體轉向了網路,政治人物用網路管道來親近選民當然有正面效益。像是美國民主黨Bernie Sanders,在黨內初選時聲勢可以跟希拉蕊平起平坐,就是因為網路優勢。政治學者研究也發現,網路開始普及後的四次美國大選,每次都是砸更多錢在網路支出的候選人當選,網路競選的投資報酬率最高。但也因為如此 社群媒體變成了兵家必爭之地,政黨開始在臉書、Twitter上購買假粉絲來帶風向。

2016年出現著名的「劍橋分析事件」,更詳細的分析可以觀看我之前介紹監控資本主義的影片,這些事情完全違背民主精神,變成有錢政黨的公關操作。所以無論是基金會、媒體、網路,都是有錢人用錢收買民主的方式,所謂民主國家其實並不是真的民主,因為少數有錢人可以投兩次票,一次用選票,一次用鈔票。

<財源民主化,真民主方案(一)>
在分析完當今民主的病根之後,作者提出了兩個實現真民主的方案。第一個是財源民主化,因為政治獻金會腐化民主運作,所以必須改造資助方式,讓政黨的財源來自人民,而不是財團,那要怎麼做呢?

政府可以用補助民主運作的預算來發行民主卷,例如目前法國每年國家補助的民主競選預算是1.8億,等於每個法國人 平均3.5歐元,那麼政府不如就發給每個公民 3.5歐元的民主卷,讓公民每年上網報稅時,將自己的公款捐給他想支持的政黨。

1

1

如果是在台灣,2020年中選會編列7.8億補助競選,7.8億除以台灣選舉人數1900萬人就是每人40元,所以政府就給每位公民40元的民主卷來資助他們偏好的政黨。這樣既不會增加國庫支出,又可以讓這筆錢拿來資助民主運作。而且最重要的是,政黨的金主變成了每一位公民,而且每位公民捐助的金額相同,等於是政府撥款給公民,讓公民能平等地資助政黨,這就是讓政黨的財源民主化,而且非常簡便,只要在每年報稅時註明要把民主卷補助給哪個政黨就好。

這個idea其實是源自義大利的千分之二制度,義大利人在報稅時,可以選擇將千分之二的稅金捐給自己屬意的政黨,但是因為是按照所得多寡,越有錢的人,可以資助喜好政黨越多錢,這依然是一種不平等。所以作者就把它改成全民都是同樣價碼,這個民主卷的價碼要根據每個國家的國庫支出去計算。而且這個方案是完全可行的,因為早在2017年 美國西雅圖市就採用了這種民主卷,讓每個選民可以拿到4張25美元的支票,捐給自己屬意的候選人,而且規定只要候選人拿了民主卷,就不能接受250美元以上的政治獻金。

結果第一年的實驗,成功杜絕了政治獻金,也讓候選人透過公費補助成功當選,因為這項政策太有效了,會實現真正的民主,所以美國的保守派金主就上法院控告這項政策,說公共補助壓縮了有錢人的言論自由(政治獻金)。但是2017年美國高等法院裁定民主卷合法,近期的德州奧斯汀市也在推動民主卷的改革方案。

作者也提醒我們,如果要讓民主卷有用,就必須大幅限制政治獻金,因為各國政黨每年收到的政治獻金都比國家公費補助金還多。像是2020台灣總統大選 國民兩黨的政治獻金都有4、5億,但是公費補助只有7.8億,根本無法跟政治獻金對抗。作者認為如果更基進一點,可以直接禁止企業的政治獻金。

像是法國在1995年禁止企業政治獻金,結果兩年後的國會選舉,右派政黨就慘敗,因為來不及找到新的資金來源。或是2015年拉丁美洲各國出現建設公司賄賂政治人物的醜聞,所以巴西從2015年開始全面禁止企業政治獻金,並在2017年開始公共補助選舉,使用民主卷,讓所有人都能平等地資助民主運作,並同時限制企業政治獻金,就是實現真民主的第一步。

<混合國會,真民主方案(二)>
如果要讓民主政治順利運作,不只要讓政黨財源民主化,還要讓國會更能反應選民的心聲,因為當今世界各國政黨已經不再能代表人民。法國勞工佔總人口48%,國會議員勞工出身的卻不到3%;美國藍領勞工佔總人口54%,但國會裡只有2%藍領勞工;英國工黨在1900年創立,原本是為了讓工黨可以代表勞工,所以工會就是英國工黨的金主。在二戰結束時 有將近四成的工黨議員是勞工出身,但是從1980年代開始,比例就不斷下滑,

因為1980年代柴契爾首相上任後開始打擊工會,導致工黨的資金來源越來越仰賴工會以外的政治獻金,所以勞動階級在工黨裡失去影響力,到現在英國國會裡只有不到10%是議員勞工出身,法國歷史學家 Pierre Rosanvallon把這種現象稱作「去社會代表化」(Desociologisation)- 因為代表性不足,導致人們不能再認同任何一個檯面上的政黨。結果我們的政體是民主的,但治理上卻是非民主的。作者認為,要讓治理變民主,就必須讓國會可以真正代表人民,怎麼做呢?

我們可以建立一種混合國會,讓國會裡二分之一的席次保留給「社會代表」,就是根據社會上的職業人口組成比例來計算,如果國內有半數人口是藍領勞工,那參選社會代表的候選人就必須有一半是藍領勞工。這個構想其實並不大膽,這就像許多民主國家都會有婦女保障名額、原住民立委保障名額,用來彰顯在性別、族群上有足夠多元的代表性,而這就是民主進步的證據。

例如印度在1990年代,採用婦女保障名額後,發現女性議長比男性議長更會撥款在飲用水供應上,因為在印度當地是由女性負責取水,所以女性知道有哪些生活上的不便,這就是保障婦女名額 可以帶來的民主進步。既然我們在性別、族群上可以做到有代表性,那為什麼不能夠也在經濟階級上做到有代表性?

1

1

<民主尚未實現,同志仍需努力>
200年前,西歐代議民主政治出現後,富人階級為了防堵老百姓奪權,就規定要有一定資產的人才能投票,當時富人的理由是:有財產的人才不會被錢收買,如果讓窮人投票,他們一定很容易就被有錢人賄絡,這樣民主政治就會被金錢把持!結果近百年來的歷史證據恰好相反,被有錢人收買的不是老百姓,而是要角逐權力的政黨。

但作者也給大家提出了改革的希望,財源民主化與混合國會,我們也別忘了 整個民主的發展史其實就是不斷改革的歷史,1944年以前,法國女性還沒有投票權;1948年以前,英國名校畢業公民有投兩票的特權;1965年民權運動以前,美國黑人沒有實質投票權。沒有一個國家是採用民主制後就實現完全民主,每個國家都是在不斷完善自身的民主政治,因為所謂民主,就是當人民發現社會是按照少數人的意志在運作時,可以透過集體行動來改變社會現況。

如果你也對現代的民主制抱有不滿,我非常推薦你閱讀這本《民主的價碼》,一起思考如何實現真民主,如何打造一個屬於人民的社會。

人民得到的承諾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平等,但現實卻遠非如此。我們可以也必須把握這段尚在發展的歷史來重新思考民主, 並用清醒的腦袋構想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一Julia Cage 《民主的價碼》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