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子騎車途經玉米地後遭遇不測,關鍵目擊者助警方三天破案

X調查 | 娛樂類 | Jun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大家好,我是Will,歡迎來到X調查。一名女子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失蹤,警方經搜索後在一片玉米地中發現了女子所騎的單車,但女子卻不見蹤影。有一位目擊者在開車時,發現了一輛可疑的車出現在玉米地附近。他憑借着超強的記憶,記下了那人的車牌。警方能否通過這條線索順利破案呢?接下來就為您講述這個故事。

故事發生的地點位於美國的俄亥俄州,該州位於美國中東部,是五大湖地區的組成部份。在俄亥俄州富爾頓郡,有一個叫做梅塔莫拉的地方,大約有600人居住在這裡,在路旁隨處可見成片成片的玉米地。故事的主人公名叫莎拉.凱瑟琳.喬金(Sierah Catherine Joughin)。1996年2月,莎拉出生在梅塔莫拉17公里的西爾韋尼亞,在莎拉小的時候,母親塞拉就帶着她來到了梅塔莫拉的這座小村莊,一家人在這裏過起了平凡而安穩的生活。

2016年,20歲的莎拉正讀於托萊多大學。這年她還在叔叔的五金衝壓廠做實習工作。莎拉有一位深愛着她的男友,科拉辛斯基。兩人戀愛7年,雙方父母也都十分認可兩人之間的感情。對於20歲的莎拉來說,無論是生活、學業、工作,還是感情,一切似乎都走在正軌上。然而就在這年夏天的一個傍晚,莎拉突然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那天究竟發生了甚麼?接下來我們就把時間推回到2016年的7月19日。

2016年的7月19日,這天是個星期二。下午五點,莎拉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她騎上前不久剛買的單車打算去男友科拉辛斯基家。莎拉向母親塞拉告了別,於是騎上單車從家裡出發了。從莎拉家到男友科拉辛斯基的家大約有11公里。一路上到處都是成片成片的玉米地。小鎮人口稀少,道路上幾乎沒有人,騎行30分鐘後,莎拉順利地來到了科拉辛斯基的家。兩人在家裏閒聊了一段時間,莎拉便提議騎車到外面吹吹風。七月正值夏季,但此時已至傍晚,並沒有那麼炎熱。莎拉得意地騎上新買的單車先上了路,男友科拉辛斯基則騎上自己的摩托車跟在莎拉的身後。兩人一邊吹着晚風一邊聊着天,結伴往莎拉家的方向行駛,科拉辛斯基也順便護送莎拉回家,期間兩人還用手機自拍留念。

一路上,他們路過了鬱鬱蔥蔥的玉米地,欣賞着美麗的黃昏田園景色。到了6點45分,莎拉和科拉辛斯基來到了梅塔莫拉6號縣道的一個路口,莎拉表示馬上就到家了,可以自己回去,讓科拉辛斯基不用送了。科拉辛斯基心想應該沒甚麼問題,於是兩人在路口道了別。莎拉騎着單車往自己家的方向駛去,科拉辛斯基在莎拉的身後目送着莎拉逐漸遠去,然後自己轉身騎上摩托車返回家中。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時間來到晚上10點半,此時莎拉的母親已經睡着了。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塞拉接起了電話,打電話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莎拉的男友科拉辛斯基。他表示自己和莎拉在傍晚分開後,自己給她發了短訊也打了電話,但始終都聯繫不到莎拉。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4個小時,他想問問莎拉有沒有安全到家。莎拉的母親一聽,也開始擔心了起來。她走到莎拉的臥室看了看,莎拉確實還沒有回家。母親塞拉原本以為莎拉在男友家,沒想到4個小時前她就應該到家了。究竟發生了甚麼狀況呢?接着莎拉的母親和科拉辛斯基瘋狂地打電話給莎拉的朋友們,他們還來到了莎拉和科拉辛斯基分別的6號縣道路口處,沿着所有莎拉可能行駛的路線尋找。莎拉的家人們拿着手電筒沿着小路進入森林和農場,試圖對每一個地方進行尋找,可他們怎麼也找不到莎拉。在尋找無果後,家人們向當地警方報告了莎拉的失蹤。

警方接到報警後,立即展開了搜索和調查。當天晚上臨近午夜時分,搜查人員就來到了科拉辛斯基所述的與莎拉分開的6號縣道路口。他們從這裡開始,到前往莎拉家的所有路線進行了仔細的搜查。搜查人員不僅查看了路邊可能留下的痕跡,還盡可能地進入小路兩旁大片的玉米地裏尋找。果然,他們有了發現。在距離6號縣道路口不遠處的一片玉米地裏,搜查人員找到了一輛單車。經查證,就是莎拉不久前新買的那輛。在車把上有一些明顯的血跡,旁邊地上還有一隻襪子。經確認,這隻襪子也屬於莎拉。

除此之外,警方還在距離單車的不遠處,發現了一副有着明顯使用痕跡的男士太陽眼鏡、一盒保險絲以及一把螺絲刀,螺絲刀上依稀可見泛紅的血跡。值得注意的是,警方在玉米地中發現了摩托車輪胎留下的痕跡,很有可能是兇手留下的。而我們知道當晚,莎拉的男友科拉辛斯基正是騎著摩托車護送莎拉的,這不由得令所有人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科拉辛斯基。隨後警方以科拉辛斯基的摩托車作對比,結果顯示科拉辛斯基的摩托車胎花紋與玉米地中留下的摩托車輪胎花紋並不匹配。

在距離單車稍遠的位置,警方還發現了一個摩托車頭盔,上面有一些血跡和手印,這些手印雜亂無章,很明顯是在一片混亂中留下的。現場勘查完畢後,警方將所有蒐集到的證物,送去了犯罪實驗室進行化驗,結果顯示單車車把、摩托車頭盔上的血跡都屬於莎拉。技術人員成功地從現場發現的男士太陽眼鏡以及摩托車頭盔上,提取到了一名男子的DNA 。經過對比,這些DNA並不屬於莎拉的男友科拉辛斯基,因此警方排除了科拉辛斯基的嫌疑。

就目前而言警方雖然發現了一些證物,但當務之急就是找到莎拉,盡快鎖定嫌疑人是找到莎拉的主要途徑之一。由於事態緊急嚴重,調查人員開始對玉米地附近的所有住宅區進行逐一詢問,試圖找到線索。在玉米地發現的一系列證物中沒有發現莎拉的手機,警方推測莎拉的手機可能還在她身上。於是警方查詢了附近的信號基站,以試圖找出莎拉的蹤跡,然而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無法追蹤,但警方一直沒有放棄。終於,莎拉的手機出現了短暫的信號,通過技術追蹤警方查詢到,此刻莎拉的手機距離發現單車的玉米地只有幾公里的路程。可惜還沒等到技術人員縮小範圍,莎拉的手機就被關機了,警方只找到了一個大概的區域並未能縮小範圍。

1

1

對於此案,警方設置了2萬5千美元的懸賞金。然而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警方對莎拉失蹤地點附近進行了挨家挨戶地調查。但案件調查進度緩慢,沒有人知道莎拉是否還能撐到警方查明她位置的那一刻,因此在各路熱心人士的強力幫助下懸賞金額從2萬5千美元提升至10萬美元。

在高額賞金的誘惑下使得這起案件,引起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有一名目擊者向警方提供了線索:他表示在7月19日也就是莎拉失蹤的那天晚上他開著車,行駛在梅塔莫拉的6號縣道上,當他路過那片玉米地附近時有一輛車從他的身邊呼嘯而過。目擊者表示這條小路他經常駛向,平時很少有車,速度如此之快的車更是少見,因此他對那輛車印象深刻。在看到莎拉失蹤的消息後,自己馬上就想到當天看到的那輛開得很快,因此就報警。這名目擊者的記憶力很不錯,他記下了當天那輛車的車牌號碼,警方調查到該車牌號登記在一名男子的名下。

此人名叫詹姆斯.沃雷(James D.Warley),這年57歲,他就居住在發現莎拉單車的玉米地外3公里的地方。據查這位沃雷有犯罪史,1990年7月沃雷在距離梅塔莫拉29公里的懷特豪斯襲擊了一位名叫羅賓.加德納(Robin Gardner)的女子,當時沃雷開著車撞倒了騎單車的加德納。隨後他又擊打了她的頭部並給她的雙手綁在背後,沃雷拿著一把螺絲刀威脅加德納停止喊叫。接著沃雷試圖將加德納拉到自己的車上,幸好當時有一輛摩托車經過,加德納大聲地喊叫引起了騎摩托車人的注意,在他的出手相救下加德納逃跑了。警方在接到加德納報案後,很快將沃雷逮捕,他被判處了4年至10年有期徒刑。4年後他出獄並重新回到了俄亥俄州,警方覺得有必要調查沃雷。

在獲得搜查令後,警方來到了沃雷家,一開始沃雷對警方的到來表現出了不滿的態度。當警方來到沃雷家一處穀倉的時候他甚至試圖阻止警方進行調查,這使得警方加大了對沃雷的懷疑。搜查人員強行打開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滿屋的灰塵和一捆一捆的乾草。在乾草堆下警方找到了幾件女士內衣,其中一件上面還帶有血跡。在穀倉內警方還找到了一些塑料扎帶、自制手銬和胡椒噴霧,在一處雜物下方還藏著一個大冰櫃。警方小心翼翼地將冰櫃的門打開,冰櫃裡鋪滿了地毯,地毯上還沾著血並且已經凝固。警方想讓沃雷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沃雷始終含糊其辭給不出一個答覆,於是警方立刻將沃雷羈押。在警方的盤問下沃雷表示自己當天曾騎著摩托車,去過案發的那片玉米地,但摩托車在玉米地附近壞了,自己的頭盔、螺絲刀和保險絲就這樣丟在了玉米地裡。

隨後沃雷又打電話給了自己的兄弟,讓兄弟開車來玉米地,幫自己把摩托車運回家。沃雷回到家後,便開著自己的車出門了,所以才會有目擊者看到自己開著車飛馳在小路上。沃雷表示,自己在玉米地裡還發現了一輛單車,自己碰到了那輛單車,所以單車上會留下自己的指紋。警方詢問沃雷,為何在穀倉中會出現女士內衣、塑料扎帶和手銬等物品時,沃雷表示自己準備在穀倉裡,開一個色情工作室,所以才會有這些東西。他矢囗否認那些內衣和失蹤者莎拉有關,從頭到尾,沃雷一直堅持沒有偷任何東西,也沒有殺人。警方查詢了沃雷的電話衛星定位,發現在莎拉失蹤當晚,沃雷曾在玉米地附近逗留了兩個小時,並且恰巧是莎拉失蹤時間段內。與此同時,警方在沃雷穀倉中提取的血跡經過了化驗,結果顯示這些血跡屬於莎拉。

1

1

2016年7月22日,這是莎拉失蹤的三天後,警方以涉嫌綁架罪為由,正式逮捕了沃雷。這天下午6點,德爾塔7號縣道旁的一處田野裡,一位農民準備做農務,他鏟著鏟著,發現有一處土壤有些不對勁,很明顯近期被人翻動過。這位農民打算鏟開這塊土看看究竟,很快他的鐵鏟似乎觸碰到了甚麼東西,農民停下了揮動的鐵鏟,定睛一看,這竟然是一個人!農民大驚失色,立刻報警,警方趕到後發現此人的手腕和腳腕被綁住,身上穿著成人紙尿褲,嘴裡還被塞著一個塑料玩具。經過確認,此人就是已經失蹤三天的莎拉。屍檢結果顯示,莎拉的死因是由於塑料玩具被塞入的力度,大到硌壞了她的一顆牙齒,並完全堵住了她的嘴,最終導致窒息而亡。 法醫沒有發現莎拉有被侵犯的痕跡,警方經過對沃雷的盤問以及收集到的證據進行分析,還原了沃雷的作案過程。

7月19日晚上7點左右,沃雷騎著摩托車來到了梅塔莫拉6號縣道,他在路上偶然看到了騎著單車的莎拉,或許是莎拉明媚的笑容吸引了他,沃雷一時心生歹念,他騎著自己的摩托車慢慢向莎拉靠近。接著沃雷將自己的摩托車頭盔摘了下來,拿在手上,然後趁莎拉不注意,朝著莎拉的頭上揮了過去。莎拉的頭部遭受重擊,瞬間失去了意識。接著沃雷拽著莎拉,將莎拉拖到了高高的玉米地裡,這時沃雷想起了自己騎的是摩托車,如果將無意識的莎拉,放到摩托車後座上帶回家,這樣一定會被人看到的。於是他給自己的兄弟打了電話,沃雷表示自己的摩托車壞了,需要他開車來這片玉米地接他,將摩托車帶回家去。

沃雷的兄弟趕到後,便將摩托車放在了他的車上,而後再回到了自己家。到家後沃雷開著自己的車再度離開了家,他想到玉米地裡還藏著一個失去意識的少女,他不由自主地踩下了油門加速行駛,於是被目擊者看到。由於那時已經天黑了,沃雷將莎拉從玉米地中抱出,放到了自己的車上,然後關上車門揚長而去,但不小心將頭盔螺絲刀和保險絲遺落在了玉米地裡。回到家後,沃雷馬不停蹄地將莎拉放在了穀倉中,因此穀倉裡,沾上了莎拉傷口處的血跡可是沃雷顧不得這些了。他將莎拉的雙手雙腳綁了起來,還在她的嘴裡塞上了塑料玩具,他完全失控,沒有意識到自己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氣。不知過了多久,沃雷發現莎拉已經沒有了呼吸,她的皮膚開始變得冰冷,沃雷嚇壞了,趕忙將莎拉送到不遠處的一處田野裡,淺淺地挖了一個坑埋了起來。

1

1

2016年8月16日,距離莎拉遇害已經過去了一個月,沃雷被指控一級謀殺等19項罪名。2018年3月,距離莎拉遇害已經過去了1年零8個月,庭審在富爾頓郡普通上訴法院舉行。沃雷當庭否認自己做過這些事,甚至不承認自己遇見過莎拉,沃雷聲稱摩托車頭盔,保險絲等物品都是自己先遺落在玉米地的,然後再發生了莎拉失蹤案。是別人用頭盔襲擊了莎拉,然後試圖栽贓嫁禍給自己。沃雷的辯護律師表示,曾經有一名目擊者在7月19日當天,看到一名穿著紅色短褲的男子,蹲在玉米地裡,但是在沃雷的住所中卻沒有紅色的短褲,這可以證明該案存在著疑點。沃雷曾被犯罪心理專家,診斷為性偏離失控,這可以證明沃雷對自己的行為,沒有完全的控制能力。對此檢方表示「沃雷曾接受過中等教育,有基本的判斷能力。即使沃雷有性偏離失控,也是知道自己做的 事情是對是錯的,因此不能借此來逃脫罪責。」

2018年3月28日,針對沃雷的19項指控中,有17項被判有罪,其中包括一級謀殺罪,沃雷被判處死刑,執行日期被定在2019年6月。但由於沃雷方堅持上訴,執行日期被推遲。莎拉的遇害顯然是不幸的,她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回家了,但卻遇到了沃雷這樣的惡魔,沃雷也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此案發生之後有人提出「如果有一個系統可以允許大眾查看到居住在自己家附近的重罪犯,一些悲劇或許能被避免。」針對建立居住在該州的重罪犯數據庫,並對大眾開放的提議,被移交至俄亥俄州參議員司法部委員會,該案被命名為「莎拉法」。

2019年3月20日,這是莎拉遇害的2年零8個月後,莎拉法正式生效,或許這正是莎拉換一種方式,照亮她身邊人的未來吧。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7 超過28類魚種,集郵好去處 | 香港釣魚 | 艇釣 | 布袋澳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26 3個人陪2個人釣魚 | 根叔 | 香港釣魚 | 艇釣 | 維港

Handline Fishing手絲釣魚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係咁先啦》|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老喵之報恩》|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京奧運】🏆奧運的幾種人🏅香港運動員勁呀!🇭🇰|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