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

ViuTV | 娛樂類 | Jun 6,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余迪偉:歡迎大家收看《總有一瓣喺左近》
二汶:我是潘紹聰,還有我對面的阿妹。
余迪偉:歡迎大家...我們今天有很多「瓣」,大家面前有四位驅魔人。究竟他們屬於甚麼範疇?不如請各位介紹自己。
二汶:誰先來?
芥蘭強:大家好 我是六壬的芥蘭強,(余迪偉&二汶:六壬)
余迪偉:六壬是個門派?
芥蘭強:是個門派,大概幫了師傅五年。很少捉鬼,通常都是驅鬼。
西門:我是茅山的西門,我修讀了茅山符法大概10年 而真正自己獨立去驅鬼則有三年 。
余迪偉:下一位

大師:大家好,我叫大師,我修的佛法是密宗。如果說驅鬼或從事這行的經歷,差不多有20年
薑餅人:我是一個教會牧師,我大概做1976年做了第一宗驅鬼,距今已經超過40年,已經經手過百宗過案 。
余迪偉:大家都是屬於不同門派的,而你是牧師,薑餅人。(薑餅人:是)你是屬於西方的。
薑餅人:沒有分到東西方的 通常宗教都是宇宙性的,有很多共同點
余迪偉:其實在教廷裡面,驅魔人得到承認的嗎?
薑餅人:其實在天主教教廷裡,有一本小冊子教人驅魔,裡面通常都是一些禱文,還有一個教皇更說他不鼓勵驅魔,天主教沒有專門教授驅魔的學校,但天主教的專員就比較多,所以他們想培訓一些驅魔人,但暫時還沒有。

余迪偉:節目播出時正值萬聖節,在萬聖節這種時節,我們討論驅魔或者鬼,這樣好嗎?
大師:任何時候都有鬼,不分萬聖節或者孟蘭節,可能我們正在拍攝節目,也有很多朋友在看我們的節目?
余迪偉:那你感覺到有嗎?(大師:有的)我正想問這件事,當驅魔人是否一定有陰陽眼,或者能看見鬼魂?
大師:例如我天生就有這個感覺,以驅魔為例,我天生就有這個感覺,我的感覺是你說完的話,已在腦海裡成形,我們就知道了 。

余迪偉:你幾歲開始知道自己天生有此感覺?
大師:因為我兒時經常被鬼魂騷擾,經常會見到,它會嚇你 。
余迪偉:你告訴媽媽,說見到有個姐姐站在那裡,媽媽就叫你別亂想。

大師:是,媽媽以前說「別說這些話」,然後帶你去廟宇之類的地方,經歷得多就習慣了,那些鬼魂不外乎是眼睛或是頭掉了,都是差不多的東西,習慣之後就不會大驚小怪。
余迪偉:那你去「海水公園」主題公園的萬聖節派對,不就很無聊嗎 ?
大師:我當然不會去,還要付錢 。
余迪偉:平時都見慣不怪了。
二汶:不用付錢看。

大師:大多數人都以為有陰陽眼就可以當驅魔人,其實不一定要陰陽眼才能當驅魔人。要當驅魔人,首先,你要很熟悉自己的宗教,還要收集一些自己的能量去壓制對方。
余迪偉:好,如果天生沒有陰陽眼或者感召,後天學習也可以嗎?
大師:可以
余迪偉:為何通常驅魔人做法事或任何儀式都要跺地 ?
芥蘭強:根據一位老前輩所說,跺地是一個響天鼓的儀式。某些時候,我們需要借法,取法,行法,我們也會跺地板,神打、跺地這些,其實已經被電影醜化了 。正式的是會唸咒,唸到某個字,例如Z ,就會跺一次腳,不是說從A至Z跺26次腳就很厲害,那就真的是「嚇鬼」。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余迪偉:刀槍不入那些是怎樣 ?
芥蘭強,刀槍不入其實是一種顯法,我記得最厲害的一次是... 24吋乘24吋的地磚,我站在這裡,一刀砍過來,身體接住後,向後飛了一塊瓷磚的距離 。
二汶:但你是完全沒事?(芥蘭強:沒事...)
余迪偉:這些力量要用來做甚麼?為何會有這些力量?
芥蘭強:為何入門時會讓你看見這件事?不是告訴你學員以後到處去砍人,而是告訴你賦予了你力量,你可以安心保命。
西門:關於跺地,我可以補充一下,像芥蘭強師傅所說,是一種通天達地的取法表象,也有一種說法是我們普遍接受的,就是腳跟有個穴位,或者反射區,大力跺地或刺激它會令人精神抖數,你現在可以試試,一般人也一樣。

二汶:哪邊腳跟?(西門:左右都沒關係,不過我們一邊會跺左腳...)
余迪偉:腳跟...她跺了之後變睏了。
二汶:是嗎...我跺多幾下。
余迪偉:應該會精神一點?
西門:是,跺完之後,人會比較精神一點,以便我們去面對靈體,也可以加強交感。
余迪偉:難怪長途駕駛時很睏,無論怎麼捏打自己都沒有用。(二汶:跺幾下)原來係跺不了地,開車的時候。(二汶:對,因為你要收腳)
大師:我有朋友長途駕駛覺得睏時會跺地。
余迪偉:這隻腳跺不了,很難跺。(二汶:你別再跺了)我說的是跑車,好,現在說說民間土法驅鬼,有很多的方法,也不同作用,我們手上有些卡片:夾中指。

二汶:很多人都說有用,是真的嗎?
大師:夾中指至少在生理上來看覺得痛,受到刺激就會醒。
余迪偉:就這麼簡單?(大師:就這麼簡單)
二汶:那為何不戳眼睛?
余迪偉:對,怎麼不夾其他部位?(二汶:扯耳仔)
大師:你弄眼睛可能會瞎的。(二汶:扯耳朵呢?)也可以的。(二汶:都會醒的)
余迪偉:那其他手指呢?為何一定要中指。
西門:大家如果有留意一些醫護戲份,看見救護人員,遇到昏迷的人。(余迪偉:夾脈搏機)他們也會用鉛筆來壓中指我令人甦醒,我們流傳的解釋,就是夾中指能夠刺激肉身,刺激肉身能強魄,繼而就能定魂,定住事主的魂,希望能將外來靈體逼出去。

薑餅人:我想我們是這樣看的,夾手指是中國滿清十大酷刑之一,還有中國人說「十指痛歸心」,夾手指就讓神經訊號傳到腦部,提升專注力,讓鬼不能控制他,所以我們不是去驅趕,而是救出他的自我。
余迪偉:讓魂魄齊全...撒鹽。
二汶:撒鹽又怎樣?
余迪偉:在日本燒雞翼店就會見到這種撒鹽手勢,撒鹽又是怎麼回事?
大師:基本上,鹽這種物質在靈界來說,可以作為一種驅趕能量,像我們去做的話,就是先唸咒語,然後撒過去。
余迪偉:哪種鹽會比較好嗎?例如海鹽或岩鹽...你別藐視我,我是認真問的。
二汶:不,我在想...哈哈哈

余迪偉:你竟然藐視啊?我是認真問的,我昨天煮食,家裏有很多種鹽,因為我很喜歡不同種類的鹽。
二汶:一定是粗鹽,甚麼岩鹽之類。
余迪偉:從日本買回來,要磨的那種,很美味的。
大師:岩鹽和粗鹽最好用。
余迪偉:為何它們會怕鹽?
芥蘭強:粗鹽是透過日曬夜曬,蒸發掉海水後變成鹽...(余迪偉:那岩鹽呢?)芥蘭強:岩鹽也是類似的。(余迪偉:是礦物吧~)是礦物,直接接受了天地靈氣,代表它本身就有力量。

余迪偉:這個十字架,驅鬼經常都會用到,為甚麼?
薑餅人:我們沒用過十字架驅鬼。
余迪偉:看電影會經常看到,拿著十字架在頭上敲,向對方逼近。
二汶:《驅鬼人》那些電影...(薑餅人:那是電影情節)事實並非如此嗎?
薑餅人:天主教會用的,天主教還會用聖水,但我們首先要闡釋,要驅趕的是靈界的東西,我們看不見,既然看不到,用一些物質去處理它,你發現是不對等的,所以我們不會用這些東西。

1

1

二汶:這個,說髒話。通常聽人說如果在酒店甫進入房間,不停對它們說髒話,鬧爆它們。(余迪偉:趕走它們。)有用嗎?
芥蘭強:其實說髒話是增強人的氣勢,當你氣勢旺的時候,當然能逼走他,但你說髒話不夠強的時候,它的髒話比較厲害,那就不好意思了...那你就慘了。如果在酒店,有個方法比較好。(余迪偉:是甚麼?)我曾經試過去酒店,我敲門進去,一進去就說「我不管這裏有些甚麼,有甚麼就去隔壁的房間」,然後它們就真的去了隔壁房間。
余迪偉:你媽媽住在隔壁,你別這麼壞吧~
芥蘭強:不是媽媽,只是朋友,然後它們真的去了隔壁。
余迪偉:它們一定會聽話嗎?(芥蘭強:我不知道。)
你說它就要聽嗎?(芥蘭強:氣勢要夠強。)

二汶:也要試試的。
大師:其實你去住酒店,基本上是信心問題。你說盡頭的房間有鬼,你從另一邊數不就是第一個房間嗎?你還沒走到盡頭的房間,已經心裏有鬼,是你叫它來的,你一害怕,覺得那個房間有鬼,那就有鬼。
余迪偉:那也是,明白。好,到我這邊了,「灑童子尿」。
大師:灑童子尿同灑水是同一個道理,只是弄醒他。
余迪偉:所以不用找童子撒尿。
大師:你有時間去找童子,他已經死了,現在很難找到童子的。
余迪偉:這些事……但這件事是真的,是比較難,那就找小朋友吧。
芥蘭強:要有小朋友才行。

余迪偉:所以童子尿向來都是電影騙我們嗎?
芥蘭強:其實也不能說是騙人,因為男生在破身前還是純陽,有輕微的力量,加上一種物理反應,一潑就醒。
余迪偉:多少歲的童子的尿都一樣有用嗎?如果40歲都沒有破身呢?(二汶:會否更厲害?)一個8歲的小朋友比較...
芥蘭強:可能比較多細菌,如果40年都沒破身,我也覺得厲害。
余迪偉:我在問你覺得是真的嗎?
芥蘭強:我覺得他這個人很厲害。

二汶: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被鬼上身?
大師:大多數都是有點神志不清,如果是我接的個案,首先會問有否看過醫生,醫生說你怎麼回事,然後要找出事情的起因。以我的認識,鬼是不會胡亂上身的,一定是有因有果的?有做過殺孽嗎?有沒有……大多數被鬼上身的人都曾經墮胎。
西門:撞邪或者鬼上身的人,瞳孔反應會比較遲鈍。(余迪偉:,瞳孔反應縮小 。)對,而且會縮小,比一般人較小,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余迪偉:它們也怕見到那麼多光。)如果有陰邪進入了體內,它希望縮小瞳孔,少點攝入光線。(余迪偉:變得暗一點。)

二汶:我手上有另一個,叫薑餅人測試,這是甚麼?
薑餅人:這個薑餅人測試就是手握筆,然後放在薑餅人的肚子上說「我叫甚麼名字,現在奉耶穌基督的名字,命令我身體內的一切污鬼,畫出你們在我體內分布的地方」,整個人就整體都被鬼霸佔了。
余迪偉:我想知道他已經比鬼迷住、附身,你叫他說這句話,他每次都會跟着你說嗎?
薑餅人:當事人說不了的話,由我來說,但是他最好親自說出,因為身體是他的。
余迪偉:你,林二汶,現在奉耶穌基督名義,請你不要繼續胖下去。
二汶:好,沒問題。

余迪偉:剛才牧師也說了,究竟驅魔人真正的模樣是怎樣,有請各位脫下頭盔。
二汶:幾位就是我們這集的嘉賓,驅魔人。
余迪偉:謝謝你們脫下頭盔。(二汶:謝謝你們)讓觀眾見到模樣。
二汶:我想問驅魔人要怎麼跟靈體溝通,是用甚麼方法,如果遇到鬼魂說西班牙語,怎麼辦?
大師(袁偉雄師傅,能量驅魔人):其實如果你能和靈界溝通,就明白他想做甚麼、說甚麼。(二汶:明白它的動機)

1

1

大師:你自己能翻譯,中國的鬼魂不外乎說幾種方言,第一種是說客家話,第二種是國語,第三種,就真的是「鬼食泥」,你很難聽得出它在說甚麼,模糊不清,你要去猜它在說甚麼,但你會知道他想要甚麼。至於外國的,我們接過一些個案,例如燒冥錢,要燒美金給它們。
二汶:有試過要求燒信用卡嗎?
大師:信用卡就沒有。(二汶:或者電話之類的)電話就有...iPhone。你會知道他想要甚麼。

薑餅人(李錦彬牧師,驅鬼牧師):我想回答你的問題,我最初驅鬼時,遇上一個女生,我驅趕她,她說很流利的普通話,我當時不擅長普通話,我說不跟她說普通話,她說如果我不跟她說普通話,就不要跟她說話,於是我就用自己不標準的普通話來驅趕她,後來鬼魂真的出來了,然後我問她的家人,我說「你的孫女說普通話真流利」,家人說她從來沒有說過普通話。簡單來說,可能上次附身的人會說普通話,她附身進去,那就會說普通話了。如果鬼上一次附在女人身上,來到我這裡,我也可以變成男生女相,我們的解釋就是這樣。我們是過一個最神奇的情況,有個人在說話,但我都不懂,不過有個人說它好像在說中東話,我的成員將某句話錄下來,然後放上Google試試翻譯,結果翻譯了出來,然後答案是「not able to go」,「我無法離開」。我說「竟然這麼神奇,快把那一段話,用使用過的軟件翻譯」,但我們已經找不到了。

芥蘭強(Benson師傅,80後驅魔人):我有個朋友,也是師兄弟,他曾經跟女友去了緬甸一間蛇廟。(二汶:蛇廟?!)蛇廟...緬甸或者柬埔寨這類國家,回來以後,他們說被蛇鬼附身,處理這宗個案時,他們說了幾個我們不懂的語言的發音,然後根據他的發音,拼寫字母,再上網用Google查,然後找到就是那間蛇廟。
二汶:Google真的甚麼都知道。
余迪偉:就是了,簡直是神。(芥蘭強:Google大神。)(大師:那是硬件神。)(芥蘭強:就是了。)

余迪偉:你們在驅魔前後有甚麼禁忌?
西門(Simon師傅,信科學亦信鬼神):我們有一些禁忌。(余迪偉:怎樣?)一般有三個禁忌。第一,心緒不寧當天就不驅鬼。(余迪偉:自己感受?)對,自己心緒不寧,那就不驅鬼。第二,帶病在身不驅鬼。(余迪偉:感冒、傷風之類也不行?)沒錯,當天不驅鬼。第三,當天賭博輸錢不驅鬼,這只是象徵。意思是當我們氣弱就不會驅鬼,這三個表徵都是氣弱的表現。
余迪偉:牧師呢...?
薑餅人:我們最注重心態正確,我剛剛驅鬼時,曾經有人打電話給我,說遇上鬼附身。掛線之後,我就覺得很開心,又接到個案。後來想想,不對勁,我覺得非常不好,我就打電話向他道歉,我說這樣心態不太好,要先處理一下自己的心態。

1

1

余迪偉:那收費方面如何計算?
薑餅人:我們有很多不同的說法。
余迪偉:就算不是驅鬼,你去看八字之類的,讓你得知了天機。(二汶:要給一封利是)對,給利是,一定要收一封利是,因為這是交易,然後他收了利是,再做善事,就是另一回事。你們驅鬼這一行又是怎樣?
薑餅人:有人說「牧師,你收取每隻鬼$1吧」,他這樣說,不一定是真的。(余迪偉:不是計算數量)
薑餅人:是,最多是1億5000萬隻,如果每隻一蚊,那我就發達了,對吧?但實際上我們沒有任何收費,從40年前至今,我們都沒有收取任何費用,原因是我們覺得趕鬼是神給我們的恩賜。既然神給了我們恩賜,就要服侍人,而不是公器私用。

余迪偉:那驅魔的人都有正職工作吧。(薑餅人:絕大部份)因為跟着出去驅鬼,卻令自己無法糊口,那怎麼辦?
薑餅人:大部份人都有正職工作或者怎麼說,教會通常都有義工,在乎人們是否願意幫忙。(余迪偉:明白)
大師:為何要收錢?如果我不收錢,我吩咐你做的事,你是一點也不會做,因為你沒有付出;如果你付了錢,我叫你在這裏跳下去,你會想「付了錢,師傅叫我跳下去,試試吧」,關乎人的心理。
余迪偉:你的理念和牧師的大相逕庭,會嗎?
大師:我想也不會。

薑餅人:老實說,雖然我們不收錢,但我覺得收費也是合理的,因為通常是明碼實價。在驅鬼之前,你會告訴對方收費,是你情我願的,但實際上驅魔人也付出了時間,甚至可能冒了一定的風險。
芥蘭強:其實以我的理解,是一個等價交換,因為你本身受到靈體干擾,可能發生了某些問題,你一定要來找我們幫忙。
大師:你是看另類醫生而已,對吧?你看醫生也要付錢。
余迪偉:收取的費用要拿去做善事嗎?(大師:要)全部都是?
大師:例如我做過的道場,定下大概兩、三個月,就去做一次功德,我通常都是去泰國施棺,就是買棺材送給別人。
余迪偉:送給那些窮人。
大師:無法殮葬的,沒有錢殮葬的人。

二汶:會有人來踢館嗎?
芥蘭強:其實有人來踢館的,以前的人來踢館,就像武館一樣,分為明功、神功。明功,功夫,很簡單;神功就是我們拜神的這種,情況就是我現在上來踢館,如果... (余迪偉:這麼無聊... )(二汶:很像葉問)
芥蘭強:對,很像「葉問」,但問題是如果你輸了,我就捧走你的香爐。(二汶:這麼毒辣)因為香爐是我們的命脈。(余迪偉:就是搶生意)也不是搶生意,簡直是讓你完蛋。
二汶:斷你門路。(余迪偉:還有名堂)讓你無法延續下去。
芥蘭強:沒錯,香火...

余迪偉:那你怎麼辦?
芥蘭強:當時我還沒出生...(余迪偉:然後便作法?)不是作法。很簡單,就像我和迪偉,他上來踢館,每人行法時打三拳。(二汶:然後呢?)看看誰先倒下,以前我聽我師傅說過,曾經真的有人想去做這件事,當時我師兄說「你是客人,你先打我吧」,我師兄被他打了三拳,然後他說「你打完了吧?都我了」,我聽我師傅說的,後面再說「行了,唸完咒語就可以了」,然後我師兄一唸咒,就見到自己的拳頭非常大,當然是幻覺,打下去的聲音不同,原本的聲音是這樣「霍」,但他是「砰」,一拳,立刻走了。或者以前也有些人是用到,你砍我,我砍你,看看誰的法不夠強,砍進去了,就bye bye~

余迪偉:這麼簡單?西門呢?
西門:我聽過前輩說,純粹是分享,這也是第二手資料,在以前六、七十年代,神功比較流行,競爭比較大,科技和資訊也沒有這麼發達,客人不是從四方來的,通常都是做街坊生意,碰巧樓上和樓下爭生意,樓上的指控樓下的經常說自己是非,說他不行,樓下的就說樓上的... (二汶:八婆吵架)根本就是拖延處理。(余迪偉:鄰居吵架)就是鄰居吵架,說他拖延處理,故意拖長處理時間來收取利是,有這種是非,就會互相鬥法,他們就互相放符,希望讓對方生病,令對方無法開業,令對方有些明顯表徵。(二汶:生嘢)是外人都能見到的,最後的結果是不了了之,但有這種情況出現。

二汶:那我想問...(西門:希望能讓對方生病)門派之間會踢館嗎?還是基本上很尊重對方?
西門:很少的,基本上比較少。
余迪偉:我想這年代是比較少。
芥蘭強:真的少,你真的來踢館,我就會報警的,不會讓你進來。
余迪偉:否則他們都打了牧師。(薑餅人:這倒不會)現在這個年代很文明的。(芥蘭強:待會要報警)
薑餅人:我們沒有利益衝突,所以,是相反,他遇到時,願意轉介個案給我們。
大師:我們佛教,很少會踢館的。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