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子被發現倒在自家農場的紅棚裡,一把釘耙成為了關鍵線索

X調查 | 娛樂類 | Jun 6,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大家好,我是Will,歡迎來到X調查。有一名女子被她的兒子和丈夫發現倒在自家的農場裡,在其背上插著一把釘耙,女子的丈夫立刻將她送往醫院,警方經過調查後發現,這不可能是一件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謀殺。由於案情撲朔迷離,因此得到了眾多民眾的關注和討論,它就是發生在美國愛荷華州的厄爾維爾農場疑案。

故事發生的地點位於愛荷華州,該州位於美國中西部,是一個農業大州,有著「美國糧倉」之稱。在愛荷華州東部,有一個名叫厄爾維爾的小鎮,它佔地面積1.46平方公里,人口不到一千人。這裡有着樹木青蔥的森林,還有着大大小小的農場。故事的主人公名叫艾米·穆利斯,她出生於1979年,是個性格開朗的人。她的男友托德·穆利斯比艾米大4歲,他的性格內向沉穩,少言寡語。值得注意的是,托德在當地經營著一家農場。他的農場很大,其中種植著粟米等農作物。除了種植農作物外,托德還養豬。在他的農場裡有兩個大大的豬欄,每個豬欄的長度幾乎都和一個足球場一樣長。為了更好地經營和管理整個農場,托德還在農場裡建立了一個辦公室,還聘用了一些人員負責農場的各項事務。

2004年9月,25歲的艾米和29歲的托德結了婚,艾米就跟著托德來到了他的農場裡一起生活。在隨後的幾年時間裡,艾米陸續為托德生下了三個孩子。雖說兩人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但農場裡的生活節奏緩慢。幾年後,艾米覺得這樣的生活有些單調,於是,她向托德提出想要到農場外找一份工作。托德同意了妻子的想法,於是艾米就在距離厄爾維爾16公里的曼徹斯特的一家醫療中心找到了一份護士的工作。一開始艾米對這份工作投入了極大的熱情,但她工作了沒多久就提出了辭職,原因是家庭問題。雖然這個舉動令艾米的朋友們感到有些意外,但他們也都尊重艾米的選擇。辭職後的艾米又回到了農場,幫丈夫托德一起種田、養豬,然而兩人的平靜生活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農場裡就發生了一件天大的事。

2018年的11月10日,這天是個星期六。此時正值冬季,厄爾維爾的氣溫低至零下6攝氏度,室外十分寒冷。早上9點半,43歲的托德帶著13歲的大兒子崔斯登來到了豬欄,開始了每天的例行工作。他們一人負責打掃豬欄,另一人負責添加飼料。這天39歲的艾米也來到了豬欄一起幫忙。由於艾米在4天前剛在診所做了一個小手術,身體還有一些不適,所以托德就讓艾米去擦洗豬欄的燈泡,那樣的工作會相對輕鬆一些。艾米聽從了丈夫托德的要求準備擦洗燈泡,然而燈泡在天花板上,位置太高,憑艾米的身高肯定夠不到,於是她找來了一個5加侖桶放在地上,人站在了桶上,接着艾米就伸手去夠天花板上的燈泡,她的動作看起來十分費力。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所有資料非作商業用途,若有內容侵權,請即通知我們移除。

1

這時大兒仔崔斯登看到母親艾米站在桶上的時候,腿抖得厲害,於是他趕忙詢問母親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艾米回答說:「有一點頭暈。」托德聞訊後,擔心妻子艾米的身體可能還沒有恢復,於是就讓她回房休息,不過托德還讓艾米幫個小忙。等一會自己要去開大機器做農活,農場裡的小貓又會到處亂竄,如果不小心掉在了機器裡會誤傷到他們,所以托德讓艾米回房前去紅屋裡把寵物籠子取出來,放到他的辦公室裡,過一會兒他要用。於是,艾米就離開了豬欄,往紅屋的方向走去。

我們來看地圖,這張是托德農場的平面圖,紅屋的位置在這裡,豬欄的位置在這裡,兩者相距27米,離得並不遠。上午11點,托德在豬欄的工作終於完成,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這時他發現,剛才讓艾米拿的寵物籠子並不在這裡,托德感到有些奇怪,於是就對兒子崔斯登說:「去紅屋裡看看你母親怎麼了。」接着崔斯登就往紅屋的方向走去,沒過多久他就來到了紅屋外。崔斯登伸手慢慢地推開了紅屋的大門,頓時,眼前的一幕讓崔斯登驚恐萬分,只見母親艾米面朝下倒在了地上,在她的背上還插著一把釘耙。這把釘耙上有4個齒,齒尖又長又鋒利,母親已經不省人事。崔斯登看到後嚇壞了,他大聲的尖叫了起來,驚慌失措的他甚至無法挪動自己的雙腳。

崔斯登的叫聲引來了父親托德。趕到紅屋後的他看到艾米倒在了地上血流不止,已經失去了意識。見聞後的托德趕忙上前想把艾米抱出去,然而紅屋裡堆滿了各種雜物,出口太過狹窄,以至於他無法出去。想要將艾米抱出去,就必須先把她身上的釘耙拔出來。托德毫不猶豫將釘耙從艾米身上拔了下來,然後他抱著艾米飛奔著離開了紅屋,並來到了自己的車裡。這時兒子崔斯登也坐上了車的副駕駛位。托德沒有多想,立刻將車啟動,往最近醫院的方向駛去。當行駛了一段路程後,托德感覺到艾米的體溫正一點點散去,她的皮膚似乎變得越來越冷。托德覺得如果自己動作再慢一點,很可能就會失去艾美了。托德一邊讓崔斯登扶着艾米,一邊掏出手機撥打了911報警電話。

1

1

接線員:您好?
托德:我在路上。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接線員:好的,請問發生了甚麼?
托德:我妻子,她沒有反應。
覺得: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絆倒了。
托德: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絆倒了,她正往門外走,我讓我兒子過去看看她,然後兒子就對我大喊,她看起來好像已經去世了。
接線員:好的,我們馬上會派一輛救護車過去。
托德:我在往那邊開,我把她抱出來放到車裡,我兒子在扶著她。
接線員:好的,在往醫院開,她在你的車上對嗎?
托德:對,而且她沒有脈搏。
接線員:她沒有脈搏…你能停車嗎?
托德:可以。

旁白:911接線員讓托德停下車原地等待救護人員趕來並讓他將艾米放平,做心肺復蘇搶救,此時的艾米已經失去意識沒有呼吸,進行心肺復蘇後也沒有任何反應。幾分鐘後,救護車趕到托德汽車的位置,艾米被送上救護車後開往了最近的醫院,然而遺憾的是艾米最終沒能被搶救過來。警方聞訊後趕到了醫院及農場,正式調查此案。

1

1

艾米去世後警方找到了她的丈夫托德,想要瞭解一下當天事情的來龍去脈。托德告訴警方他的妻子艾米這天有些頭暈,於是他就讓艾米回房休息,順便讓她去農場的紅屋裡拿一個寵物寵子,之後他聽到兒子的尖叫聲才發現妻子出了事,至於妻子為何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他也毫不知情。托德猜測也許是艾米前往紅屋後,突然頭暈發作不小心暈倒在地,倒下時又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釘耙,釘耙倒了下來扎在艾米的背上。

托德認為這件事可能是一次意外,警方聽聞後詢問托德與艾米的婚姻狀況如何,托德說:「我們的溝通很愉快,我們一直在一起並且感情很好。」在掌握初步的情況後,警方詢問艾米的朋友和家人,然而他們得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回答。艾米的朋友和家人表示托德嫉妒心和佔有欲很強,他經常發短信給他們問艾米在哪裡,幾乎是時刻監視著艾米的一舉一動,艾米曾和朋友們表示她感覺自己過著如同牢獄般的生活。從艾米朋友們的口供來看:托德和艾米的夫妻關係並不太好,那麼托德為甚麼要隱瞞這些呢?這時的警方開始對托德產生懷疑。

案件發生的兩天後法醫的驗屍報告出來了,報告顯示艾米身上共發現了6處刺傷,這些刺傷全部都是農場紅屋裡的那把釘耙造成的。值得注意的是,那把釘耙上只有4個齒,而艾米身上卻有6處刺傷。如果艾米不慎摔倒被釘耙意外刺中不太可能出現6處刺傷,除非艾米自己將釘耙拔出,然後再不小心扎到了釘耙上,發生這種情況的概率極低,只存在理論上的可能。更何況艾米身上的6處刺傷中,其中4處是由上往下造成的,另外2處是由下往上造成的,如果是意外摔倒被刺不可能出現這種結果。除此之外,法醫在艾米的上唇發現了一處擦傷,在她的臉、手、膝蓋上都發現了鈍器傷口。

法醫據此推斷艾米在去世前有過掙扎,法醫得出結論艾米的去世絕非一場意外,而是蓄意謀殺。得到法醫的結論後警方也隨即將此案列為謀殺案調查,調查人員再次逐一詢問艾米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很快警方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艾米的一位朋友說:在2013年也就是案件發生的5年前,艾米在曼徹斯特的一家醫療中心擔任護士工作,在那期間她與一名男子發生了婚外情。後來這件事被她的丈夫托德知道了,托德大發雷霆要求艾米辭掉醫療中心的工作,之後艾米就辭掉了護士的工作回到了農場。托德不想把這件事搞得人盡皆知,所以他向家人們表示是艾米想花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才選擇辭職回農場的。而艾米告訴她的朋友們辭職回家並非自己本意,她是被逼無奈。但無論如何艾米和托德達成了一致,他們選擇繼續維持這段婚姻,接著他們繼續和孩子們在農場裡生活,希望日子能夠盡快恢復到往日的平靜。原本以為這段不愉快的經歷已經過去,一切已恢復成原先的狀態。

1

1

然而就在艾米去世的半年前(即案發時間前的6個月)艾米再次出軌,她與一位名叫法舍的男子發生了婚外情關係,這位法舍不是別人正是托德農場裡的一名經理。法舍已經結婚是一名有婦之夫,他還有兩個孩子。艾米和法舍白天的時候在農場裡工作,這眉來眼去的兩人確認了眼神就漸漸產生了感情,他們趁托德不注意在農場的隱蔽房間、偏僻的小路或是附近的旅館裡見面。隨著艾米和法舍的感情升溫,艾米甚至計畫著和托德離婚,她還把這個想法偷偷告訴了自己的朋友們。不過但凡瞭解托德的人都知道他是絕對不會同意離婚的,艾米也很清楚丈夫的為人,所以她曾和情夫法舍說:「如果托德發現了我和你的事,那麼我會消失。」

2018年7月,這是艾米和法舍成為情人的兩個月後,一天托德無意中看見了艾米的電話帳單,帳單顯示艾米和法舍之間互相發送電話短訊的數量高達128條,這一下引起了托德的懷疑。不過托德只知道他們之間的短信來往頻繁,不清楚具體裡面的內容,於是托德就找到了農場經理法舍,他質問法舍和艾米之間為何會發那麼多短信。法舍表示兩人互發短信只是在聊工作上的事以及安排孩子們的活動,法舍矢口否認自己與艾米之間存在著甚麼不正常的關係,但托德還是無法消除懷疑,他甚至打電話給了法舍的妻子,想要瞭解法舍在家的時候有沒有甚麼奇怪的表現。法舍的妻子表示丈夫最近一切正常,他們的婚姻也很幸福,自己也不覺得丈夫會出軌。聽到這番話後,托德才放下了戒備,兩天後他還找到了法舍,為自己的多疑道了歉,同時也告誡法舍少與艾米接觸,以免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2018年10月,這是案發的前一個月,艾米和自己的朋友們,詳細說了自己出軌的事,她懷疑托德已經知道了自己和法舍之間的關係,只不過表面上,裝作不知道這樣的證詞,讓警方加重對托德的懷疑,理論上他存在作案動機。11月16日,這是艾米去世的6天後,警方再一次找到托德,在這次問話的過程中,托德表示即使自己的妻子艾米出軌,粉碎了自己對她的信任,但他們之間的感情情比金堅,自己絕不可能會殺害艾米,然而警方顯然不相信托德。在拿到法院簽發的搜查令後,警方對托德農場進行了更細緻地搜查,果然他們有了更多的發現。

在農場的電話和平板電腦裡的,網頁搜尋記錄顯示,在艾米去世的4天前,搜索記錄中出現過:「人體內的器官」、「殺掉不忠的女人」,艾米去世的一個月前,網頁搜索記錄中出現過「歷史上出軌人的下場」等闗鍵詞,對此托德的解釋是電話和平板電腦放在員工的公共區域,誰都可以拿它們瀏覽網頁,托德否認上述關鍵詞是自己搜索的。

警方經過對農場的搜查後發現,農場裡安裝有閉路電視,然而當調查人員問托德索取案發當天的閉路電視後,托德表示,在案發兩週前,農場的閉路電視就出現故障。因此在那之後就没有留下任何影像畫面,但奇怪的是在艾米去世後第二天,農場的閉路電視又恢復了,警方實在無法相信這些僅僅只是巧合,對此托德的解釋是在閉路電視的接收信號天線下方有一個加熱器,由於冬天寒冷,所以經常有貓,會跑到加熱器位置取暖,可能是貓不小心將天線碰掉了,因此閉路電視失靈。

在艾米去世的當天,家人們問起托德農場的閉路電視有沒有拍到甚麼東西,托德這才想起來去查看閉路電視,然而他發現閉路電視的天線掉在了地上,之後他趕緊把天線撿起來重新安裝好,所以在案發第二天閉路電視才重新恢復了工作。據查艾米和法舍,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案發的5天前,當時艾米已經計劃與托德離婚,然後再和法舍結婚,但法舍不想離婚,如此一來,法舍也存在作案動機,法舍或許為了維護現在的家庭,決定對艾米痛下殺手。為了釐清艾米與法舍婚外情這條線索,警方馬不停蹄地找到了托德農場的經理法舍。

法舍向警方表示,11月10日案發的時候,自己並不在農場,而在阿納莫薩的家中,期間他一直和兒子在一起,法舍的家距離托德農場有45分鐘的車程。法舍的兒子表示,11月10日這天自己確實一直和父親在一起,他們這天還一起去學校,看了美式足球比賽。警方在查證法舍電話定位記錄後,發現在案發當天的10點45分、11點45分和12點45分,這三個時間點,法舍的電話一直在阿納莫薩他自己家附近,這與法舍的口供吻合,再加上他的兒子以及學校目擊者的作證,警方認為法舍的不在場證明是可信的,因此排除了他的嫌疑。

2019年2月28日,此時距離艾米去世已經過去了三個月,她的丈夫托德以嫌疑人的身份,被警方正式逮捕,地方檢察官起訴他一級謀殺罪名指控。2019年9月,這是艾米案發生的10個月後,此案正式開庭審理。在庭審的過程中,檢方播放了一段錄音,這是托德撥打911報警電話時的錄音,在整段錄音中,有一段背景音嘈雜模糊不清的聲音。檢方表示托德在那時,在小聲嘀咕說:「去死吧,出軌的賤人。」托德當庭否認自己說過這句,而陪審團中有人覺得托德說的就是那句話,有人覺得那樣的解讀很牽強,根本聽不清錄音裡他說的甚麼。托德的辯護律師播放這段不清晰的錄音,存在著嚴重誤導陪審團的嫌疑,檢方詢問托德,為甚麼不在發現艾米後的第一時間撥打報警電話,而是自己將釘耙拔出,將艾米送上車後才報警,這樣不僅破壞了犯罪現場,也可能耽誤了艾米的治療時間。

對此托德表示,自己當時並沒有時間想那麼多,他只想快點送艾米到醫院,我們知道托德的兒子崔斯登可以證明托德在案發時並不在紅屋裡。案發當天崔斯登一直都和托德一起在豬欄裡工作,然而就在托德盼望著兒子崔斯登,能夠為自己在法庭上作證之時,崔斯登表示自己當天並沒有時時刻刻都看著父親托德。有時候自己會去辦公室喝一點水,那樣的話他就看不到父親托德了。不過崔斯登證實自己沒有在父親托德的身上看見血跡,托德的辯護律師表示,崔斯登喝水的時間很短,托德不可能在那麼短時間內完成殺人,清理掉自己身上的血跡,回到豬欄。如果艾米是被人用釘耙刺殺,那麼一定會在紅屋裡的牆壁上,以及兇手的身上留下血跡,然而實際情況是在紅屋裡以及托德的所有衣物中,都未發現血跡。

檢方甚至沒有一條直接證據,可以證明托德就是殺害艾米的兇手,檢方認為一旦艾米和托德離婚,艾米將會從托德的農場保險中得到兩百萬美元。除此之外,依照法律她還會得到托德農場的一半所有權,對此檢察官表示:「農場是托德的全部,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給了農場,他一定會想盡辦法保護它。」除了保護自己的農場,托德還為妻子艾米的兩次出軌因愛生恨,這些就是托德的殺人動機,陪審團在經過漫長的7個小時的審議後有了結果,他們一致認為托德有罪,隨後法官宣判被告托德.穆利斯罪名成立,無期徒刑,終身不得假釋。除刑事責任外,托德還需要向艾米家人支付15萬元的賠償金。陪審團認為托德有著足夠的殺人動機,也沒有不在場證明。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陪審團在審議時,回顧了所有已掌握的證據後,還是認為托德有罪,至此這件轟動當地的農場案告一段落,而托德.穆利斯依然堅持自己無罪。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三部 《流金歲月》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二部 《秋色》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一部 《初戀》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他將宗教融合金字塔騙局,詐騙信徒高達五億美元!|啾啾鞋

啾啾鞋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武館中學學生(I)

Viu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