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編劇II

ViuTV | 娛樂類 | May 29,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因版權或其他原因,只供手足親友參考,請聯絡我們。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所有資料非作商業用途,若有內容侵權,請即通知我們移除。

1

二汶:趁這個時候就要說說,如何進行資料搜集。
任俠:我的經驗是幾年前有些新聞,很喜歡討論太空艙,即變相的籠屋、劏房,我看了新聞後就覺得挺有趣,心想是否可以發展成一個21世紀籠民的故事。我就寫了大綱,給了一位監製看,他說缺乏生活感,這些只是你從新聞讀到的,你有入住過嗎?我就唯有去租住一個月,入住砵蘭街一個太空艙一個月,有一些很有趣的經驗,例如我入住的時候負責人說:「年輕人,你打扮光鮮,為何要入住這裡?」,「你又經常出來跟我們聊天,然後就回去太空艙寫個不停」...
余迪偉:當時有甚麼人?
任俠:甚麼人都有,包括地盤工人,果欄的搬運工人。(余迪偉:大多都是男人?)大多都是男人。(余迪偉:較少女人或小孩?)有女人,也有黑社會。有砵蘭街的妓女上來,陪一個負責管場的老大。
余迪偉:你有向他們透露是來找故事嗎?
任俠:正如剛才提,他們問我:「你做甚麼工作的」,我說「從事電影工作」,「明白了,在香港從事電影工作,當然領不到薪水了」。大家就變得很投契。

余迪偉:你從早到晚就找人聊天嗎?
任俠:其實就是一起抽煙,那裡很棒的,有個公共空間,放了一部電視,一個唐樓單位分間成19個床位,19個人住在裡面,有些人會在自己的太空艙,安裝電視和LED燈,很漂亮,但大部份人都不會這麼做。大部分人都是睡醒後就上班,然後很晚才回來。
余迪偉:你就從早到晚等他們回來,然後一起聊天?
任俠:對,有一晚在收看金像獎頒獎典禮,我記得是一群艙友一起看,看到某部電影得獎,有人說「那麼差也得獎?」「不如我們一起構思吧」「我們的對白比他們的更有趣吧」「現在香港電影真的不行」...我明白那位監製,跟我說的生活感就是由此而來。
余迪偉:最後有幫助你寫劇本嗎?
任俠:最後沒有開拍,但這個經驗對我來說很重要。
二汶:說完之後就會有人找你。
任俠:希望吧,承你貴言...

余迪偉:歪同學呢?
歪同學:見過真人真的相差很遠,我一次我要寫查案的偵探片,那次找來法醫進行資料蒐集,因為故事是講述一個兇手,獨自殺死了一個女人後,在她身上切開一個空隙,然後把她的心臟取出來,但時間只有五分鐘,我們便問法醫一個正常人能否做到。他便笑着看了我們一眼,說「視乎那是誰吧,我就可以」。
二汶:然後就把主角換成一位法醫。
歪同學:有趣之處是甚麼?一般人認為法醫可能是很嚴肅的,但我沒想過他有那麼調皮的一面,我有點明白,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他已經有太多時候面對家屬的哀傷,其他時候就會儘量自己輕鬆一點,可能這樣才可以平衡情緒,最後並沒有採用(余迪偉:挺有趣。),但我們的畫面會更立體。
余迪偉:其他呢?
歪同學:我另外有一個自己很笨的經驗,準備開拍一部關於賭博的劇集,朋友介紹我去賭場玩。
余迪偉:正統賭場還是...地下的?

歪同學:是賭場...都已經吸收了很多知識,例如人們如何把籌碼拋出來,但又想去試玩,就是在房間內,賭場內的房間,是朋友介紹的。
二汶:你的錢從何而來?
歪同學:不是以前那些要有20萬才可以進去,近年的賭場已經回落了很多,有500元就可以進去,只是小型賭場而已。
二汶:豈料進去後贏大錢。
歪同學:我也想,如果是這樣,我就不用工作了,後來變成還沒開始寫劇本,自己已經繳交了學費,但也是很有趣的,例如你坐在那裡,真的會感覺到心理壓力。
阿茄:以我在電視台工作為例,那裡有一個專門負責資料搜集的部門,以寫古裝劇為例,就可能需要蒐集某朝代的歷史背景,例如有很多專業人士的劇集,包括律師、警匪、醫生,那就會有某個部門的同事找來律師讓我們去訪問,詢問法律和上庭的程序。

1

1

3余迪偉:我聽說你們作為編劇,接收消息方面都有些小技巧,又或是很在行,也很健談,很平易近人,很喜歡跟從事不同職業的人聊天,其實全都是在接收消息,有甚麼小提示?
歪同學:有一個挺有趣的,有一次我相約了對方正式做訪問,是有醫療背景的人士,一開始談的時候都很客氣,大家都好像很專業,後來我們發覺不對勁,資料不足夠,於是便問他「你對在隔壁行醫的人有何看法?」,他就說了很多事情,不停地說了很多...「不是這樣做的,這樣不行」,他說了很多之前沒有說過的東西,而且情緒截然不同。
二汶:讓別人談論是非的技巧。
歪同學:對...你跟他談有甚麼優點,可能他會恭維,不會跟你說,免得好像很囂張,但如果你問「別人的呢」...
余迪偉:馬上套取到資料了。(歪同學:對...)

二汶:平日會否有很多創作小習慣?其實跟作歌一樣...你們有甚麼習慣?
阿茄:編劇有一條天線,是專門用來接收對白的,例如我昨天去便利店買咖啡,便利店的店員跟同事說「咖啡機沒有奶,你加奶吧」,然後同事就回答「沒有奶,你就自己擠吧」,之後可能你會覺得挺有用,同事之間是應該這樣互相揶揄的,但你就會記下來,可能寫下來或記下來。
歪同學:這可能跟廣東話有點關係,即使想表達正面的訊息,但總是要以反面的方式表達才舒服,你叫他吃飯「你不吃會餓壞的」,但是他聽不進去,「不吃是嗎?會餓死你」,要有「地味」,可能就是由此而來。
二汶:有甚麼例子嗎?例如在我們很熟悉的電影裡,你知道有某些對白,是前輩在某時某地聽到的。
歪同學:其中一個例子是周星馳的《喜劇之王》,關於飯盒那件事是他的親身經歷,「因為你冇資格食呢盒飯!」,我不記得原本的對白,但他是在片場取得靈感的。(二汶:還有呢?)《桃姐》仲有一句「幾歹就幾歹,燒賣就燒賣」,這些是他們的年代…你真的跟他們聊過天,才會知道他們的用詞,你不會跟他們說甚麼高深理論,他們不會想那麼多,可能小時候聽過便記住了,於是一輩子都會記得這句話。

余迪偉:跟普通人相比,你們會否特別喜歡外出玩樂,出席更多不同的、有新朋友的場合,去喝東西、認識更多不同範疇的東西,會有這些天線嗎?
二汶:你自己也是這樣...(余迪偉:對。)
任俠:一定會,我自己喜歡喝酒,最近網上有一部紀錄片,是關於Fran Lebowitz的《假裝我們在城市》,當中提到抽煙、喝酒的時間就是藝術歷史誕生的時刻,我很認同這句話。不是每天坐在電腦前思考,應該如何創作劇本、歌曲...
余迪偉:但疫情已經持續了一、兩年,你們的生活完全不同了,你們很難在家工作,需要外出玩樂,跟別人聊天,那怎麼辦?上網嗎?
任俠:最近某新興社交媒體Clubhouse的誕生,你會發現原來大家都很渴望溝通。
余迪偉:有很多從事電影工作的人聊天。
任俠:沒錯,每晚都有,一晚三場。
二汶:第一頁全都是從事電影工作的人。
余迪偉&嘉賓齊點頭:對...

1

1

二汶:香港的電影和劇集有甚麼通病?
任俠:太依賴明星,模式的複製也是,就是拍得太濫。簡單舉個例子,那時《葉問》很受歡迎,於是就有《葉問》1、2、3,除此之外,還有前、中、後傳,那幾年看了10部關於葉問的電影。
余迪偉:如果我是老闆,「葉問」賣座,你當然幫我開拍另一部吧?
任俠:又是動作片,一定是這樣,他們是缺乏閱讀劇本的能力。
阿茄:以製作電視劇集來說,近年有一個趨勢,你會經常看到電視劇,不知為何有40個男主角,已經有林峯、吳卓義,還要加入三哥?其實就是源於投資者,對於劇本没有深入的認知,只知道陣容強大一定會贏,可以打進內地市場,如果要同時處理40個角色,其實劇本是很散亂的。(余迪偉:明白。)
二汶:不過觀眾看見很多明星,真的會很開心。
余迪偉:我告訴你,通常都不好看 。
二汶:也很難寫得好看。

任俠:我舉例說明,這就等於一個全盒,很美輪美奐,但裡面沒有美味東西。
余迪偉:賀歲片就是這個模式,坦白說,哪部真的好看?
二汶:有,《家有囍事》!
任俠:《嚦咕嚦咕新年財》!這兩部是經典好看。(歪同學:真的好看!)
余迪偉:但史上有多少部賀歲片,你只能說出這兩部。
二汶:麥曦茵擔任編劇那部也好看,「開心…」,我忘記了。
余迪偉:你要想得那麼辛苦都不會好看吧。哈哈哈哈哈~
二汶:但真的好看,講述80年代香港互相守望的時候。(生啤:係《我愛HK開心萬歲》)
余迪偉:還有呢?歪同學,剛才還没說完。
歪同學:有些很有趣的,因為是合拍片的關係,很多時候是香港男明星,加上內地女明星,內地片商找香港演員拍攝的,大多都是警匪或關於男人的電影,但勉強加入女性的戲份,如果有花心思都會好看,但更多的情況是很明顯做多了。
二汶:女主角通常都透過電話說「今晚你不回來,好吧」大多都是通電話的劇情。
歪同學:最後是她獨守空房,很可憐。
余迪偉:荷里活電影都一定要加入女主角的感情線。(歪同學:視乎是否加得好看)對。

任俠:我補充一點,其實是港產片不尊重角色的描寫。(歪同學:對)哪怕像木村拓哉那麼有份量的演員,他接拍電影時都會…例如拍攝廣告或參與其他活動,都會有不同的價錢,有些較低。他曾經說過: 「不是我木村拓哉成就了角色,是角色成就了我」,所以不管是荷里活或是韓國,他們是尊重角色。
二汶:而且荷里活演員還要試鏡。試想想一部大製作的電影,有那麼多人要去考慮,但他們還是要試鏡才可以做,就是以作品為先。
歪同學:另外,相對來說,在香港開拍電影真的很困難,所以每次有導演開拍電影的時候,他身邊的朋友都會…「幫幫忙,一起玩吧」所以偶爾就會看到一些角色,明明之前没有怎麼鋪排,突然有一場戲很突出,但之後就消失了。
余迪偉:得多時在拍攝期間,或拍攝了兩個月時,突然發現林二汶有時間,有兩天空檔,便叫編劇為林二汶構思兩天的戲份讓她演出,這種情況通常都很差。這裡有三位編劇,即使有時劇情不合理,是否有方法可以自圓其說?
歪同學:我的經驗是以喜劇包裝比較有用,你要令觀眾覺得,明知這裡有不合理的地方,但笑完就算了。

1

1

二汶:如果真的這樣發生會很荒謬,豈料真的這樣發生。
任俠:然後角色說「你竟然可以這樣?」
余迪偉:「這樣的劇情,即使拍戲也没有說服力」 (歪同學:然後就…bomb)
茄:其實很多出事,令觀眾覺得不舒服的劇情,主要是因為調子不同了,例如我想看一部驚悚片,但譚真一那個小朋友突然說:「我很想念你老婆」,觀眾就會覺得好笑、突兀。其實這些情況,主要就是令觀眾覺得不合理。
二汶:以前港產片有一個方式,稱為「九本戲」的寫劇本方法,其實是甚麼?
任俠:正常的電影長度是90分鐘,每10分鐘有一本戲,為何分為九本,就是可以計算多少分鐘打一場,多少分鐘笑一場,其實都是一些商業公式的計算。
二汶:哪部電影是這樣計算出來的?
余迪偉:很多笑片都是的。(任俠:大部份港產片…)
余迪偉:總之三分鐘要你笑得人仰馬翻,一分鐘要你微笑。
任俠:我聽過前輩說,以前是會...例如板上有九本戲,就是寫了90分鐘,然後他們要畫弧線,如果到了某個時間既不打又不笑,那就没甚麼好看了,某程度上是一種計算方法。

二汶:經常都說電影圈很需要新血,很歡迎大家入行, 但新人經常都會犯甚麼錯誤?
歪同學:我試過有次被罵得最厲害的是我寫了一場喜宴,切乳豬,還有鮑參翅肚,但即使那場戲在喜宴的後巷拍攝,都是完全没有分別的,於是就被罵了「你寫得那麼大規模,卻不是要拍攝很隆重的氣氛,但要預約那麼昂貴的場地!」是活該罵的,就是没有為製作團隊考慮,這是很容易會犯的錯誤。另外有些有趣的經驗,就是到現場跟場的時候,當我剛入行,不知就裡,然後好心幫美術組收拾小道具,後來就被罵了。因為那些東西不是你負責的,你動過之後,別人不知道該如何跟進。另外會令人覺得你是否想搶別人的工作,會發生一些很尷尬的事。
余迪偉:其實現場的分工很仔細,各部門要負責自己的工作。
歪同學:有一次跟現場無關,很多時候寫劇本,會想為觀眾解釋所有疑惑,而其實觀眾是不需要知道的。(余迪偉:太明顯。)對,例如最近網上有一部《后翼棄兵》,從頭到尾都没有解釋如何下象棋,或以較舊的日本《棋靈王》為例,你不懂下圍棋,但仍然會覺得好看,照樣用圍棋的術語。
二汶:對,可能覺得這樣更有型,然後觀眾就會自行尋找答案。因為這部戲,棋盤的銷量增加了。

余迪偉:可以推介幾部值得收看的電影或電視劇嗎?
任俠:既然老一輩說「香港電影已死」,我想推介還没死而好看的香港電影,例如《金都》,我覺得《金都》好看,編劇和導演都是Norris,黃綺琳。
余迪偉:很好,配角也很好看。(任俠:對,二汶有份演出)
二汶:我只有幾句對白而已。

任俠:香港越來越少關於都市人的電影,經常都是警匪、動作或古裝。其實我們需要中產都市電影,《金都》是近年一部有活力,而且最重要是有幽默感的電影, 很難得現時香港電影不是搞笑,而是有幽默感,而且角色的成長,也很貼近我們年輕人的生活。
二汶:我覺得Norris寫對白的解覺很好。
任俠:另一部我想推介的是陳健朗的《手捲煙》,他作為新一代的導演,作出一些類型的探索,因為現在很多新導演,都是拍攝社會議題,苦大仇深,反而他拍攝了類型片,相當成功,我自己挺喜歡。

阿茄:我會推介陳小娟編劇及導演的《淪落人》這是一部很貼地的作品。既能道出現時香港人的境況,同時也很温馨,而且非常充滿幽默感。另外,可以留意一下,香港不斷有不同的編劇慢慢冒起,雖然我們的影視業正在慢慢萎縮,但其實不斷有人才出現。例如剛才提到的Norris,另外還有黃智揚,以及他的編劇團隊。以年輕編劇來說,得到很大的成功,例如之前我們有《二月廿九》, 《教束》…還有《點五步》。如果在八、九十年代,連續有三部可能在電視台已經擔任高層編劇。(任俠:你已經是韋家輝)…現在我們不是没有人才。(任俠:只是没有機會。)由於某些原因而没有機會。
歪同學:我很喜歡《一代宗師》。我覺得它好像圖書館,你要看愛情,它有愛情。你要看不同行業的興衰,它也有。另一部就是《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是講述一對患有癌症的男女的愛情片,很甜蜜的。對我來說,其中一個教材是沉重的主題不要用沉重的手法表達。

余迪偉:你們覺得其他人對編劇還有甚麼誤解或忽視?
任俠:没有誤解,其實大部分人都没有了解。
阿茄:之前我們在香港進行街訪,我們叫香港人說出兩個編劇的名字,大家都說不出來。以我為例,過年時,大家都會問我編劇的工作是甚麼?別說坊間,連演員也是這樣。編審?編審的工作是甚麼?其實整個劇本和故事,都是編審負責的。
二汶:不如反過來說吧,通常大家誤會以為編劇是在做甚麼工作,實際上你是做甚麼的?
歪同學:當把電影、電視歸納在一起,就覺得那方面的事你都會懂。懂得拍照、拍網騙照、化妝。其實我不懂,我只懂吹牛。我不懂,就是這些吧。
任俠:最大的誤解是編劇不用吃飯。這是你追求的,為何要求那麼多世俗的東西?覺得有靈感就能寫出來。你就多找一份工作,下班後有空就寫吧。他們不覺得是一種持之以恆。其實是一種工業,一種專業。他們覺得你們只需要有一部成功了,就賺夠一輩子的花費。(二汶:可以這樣就好了。)我真的有一個親戚說,寫出一部《無間道》,就賺夠一輩子的花費。

余迪偉:家人或身邊的人也這麼看待你們嗎?
歪同學:我的家人很奇怪,他們有時看見我在房間裡很煩躁,心想我在房間裡做甚麼?我會躲在房間一整天,完全不出去。其實可以只是在生悶氣,因為没有靈感或怎樣。他們會心想,跟你聊天能否幫到你,但我已經在想很多東西,別再吵我了,會有這些情況。
二汶:他們覺得跟你聊天可以幫到你,其實好窩心的。
阿茄:他們會覺得為何這傢伙經常在家裡走來走去,不用工作,會誤會我是否被解僱了。但其實我們大部份時間都在構思,坐著發呆或走來走去的時候會很多。另外,很多人都有個誤解就是寫劇本是没有成本的。有一次是投資者想修改內容,我們就提出請他給我們開筆費,「開筆費?給你一支$6.5元的原子筆吧」,他們會有這樣的概念,我們創作是没有成本的。
任俠:開筆費是一支$6.5元的原子筆嗎?
二汶:這是一句不錯的對白。
余迪偉:很可憐,你們深思熟慮後,為何還留在這行業?

阿茄:低薪是必然的,以我最初入行為例,當時的月薪是11000元,暑假去炸薯條的薪金比做編劇的薪金更高,而且没那麼辛苦。大部分仍然留在這行業的年輕編劇,主要原因就是熱誠。
任俠:還有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不會比上一代差,或者比世界其他地方的影視工業差。條件很困難,時勢很差,但我覺得人一點也不差。現代人的能力甚至變得越來越好,品味變得越來越高,所以我們要繼續做下去。
余迪偉:最後有甚麼話想跟任何人說?
歪同學:打開選擇權很重要,我是自由工作者,為自己選擇很重要。另外,當被人壓榨時,你要學懂一句話,「路是自己選,失敗也別哭」。因為你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你自己,我不會給你任何剝削我的機會,當然要有很多因素支持,這是我給自己的說話,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有用的心得。
阿茄:跟我年紀相若的同業說,現時我們在做的事情很困難,但只要我們繼續堅持下去,而且我們要懂得要保護自己,別再那麼容易被剝削。別那麼懦弱,主動出來發聲,主動去爭取自己應得的報酬,這樣我們的工業才有希望,我們整個工業改善了,我們作品的水準也會提升,所以希望大家在堅持創作的同時,也要多參與維護自己權益的行動。
任俠:他已經說了,我想說的都是差不多。
余迪偉:我們感謝三位之餘,也等着你們的佳作,謝謝。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三部 《流金歲月》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二部 《秋色》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Gigi 梁詠琪 Capítulo 音樂電影 第一部 《初戀》

universalmusich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他將宗教融合金字塔騙局,詐騙信徒高達五億美元!|啾啾鞋

啾啾鞋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武館中學學生(I)

Viu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