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記香港 #陳日君(下)|教廷變色 陳日君獨力挽狂瀾:我是中國的樞機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 May 29, 2021

此影片謄本由HarleyMomo製作

「從這裡出發,沒地方在上面,有澳門和香港。澳門是辦學校,韶關是辦教區,上海和北京之間有徐州。」

慈幼會修院裡有一個中國地圖,上面標誌著慈幼會過去在中國的工作。

「現在全沒了,都是由政府接管。現在只得香港、澳門和台灣,希望之後可以回去。」

這一位來自上海的樞機,一直心繫內地教會。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我在意大利讀了9年書才回來,1964年回來。直至1984年,我覺得內地沒人教書,這裡怎樣也多些人,我兩邊教書應該也可以。」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申請4年後,他獲內地批准教書,八九六四後終於成行。

「那時候也頗緊張,香港的人也叫我不要去,『他們殺人的』。我說『又不是殺我,你放心吧』。因為那時人們都離開,但我回去,所以他們很歡迎我。1989年我便去了,他們對我很客氣。因為別人都走了,但我卻來了。教書很自由,他們最初錄影,我問要錄影要錄多久?要花多少錢?成本很高。過了不久便錄音,錄音好,便讓他去錄,我說的話自己負責。如果他們沒錄音,指我說了甚麼就更麻煩,所以便讓他們錄下來。他們都不想我與學生有太多接觸,所以安排我晚些離開修院休息,住在離修院不遠的招待所,他們說那裡條件好點,其實不是,修院條件也很好,其實只是不讓他們晚上來見我。」

之後7年,他中港兩邊走,在上海、西安、武漢、瀋陽、北京等7個修院教書。

「在修院教書很開心,有機會看到教會、宗教局怎樣對待修院。後來去了不同地方教書,見不同地方的主教,看見他們對我這樣客氣,對主教們很兇、不尊重,所以主教們很淒涼。例如請吃飯,一圍枱有三個主教,有劉柏年(時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劉柏年即是愛國會的(副主席),教友來的。他們的文化是有大人物在,大人物說話,其他人便不會說話,只得我跟劉柏年說話,其他人都在聽。劉柏年一離開,其他人便說話。我說『真是的,我只是一個神父,其他主教竟不能說話』,真的很可憐,沒自由。7年的工作中,他騙不了我,甚麼也看得清,保定正權主教失蹤了20多年。」

1

1

在內地的所見所聞,不單成為他關心中國教會的基礎,陳日君說,更是他日後被揀選做主教的原因之一。

「那時羅馬召開一些秘密會議,教廷的官員邀請了4、5個主教,香港、澳門、台灣,邀請3、4個專家開會討論,現在內地開放了,我們要怎樣工作?香港接收很多訊息,後來我還回(內地)教書,帶很多訊息給他們,所以他們(教廷)內部開會也請我去。我說很多東西,我說話『牙擦』,他們也覺得我說得對。(香港)快要回歸,怎麼辦呢?要找一個助理主教給香港,他說陳日君行,他會鬧交,他懂鬧交,我猜就是這樣簡單。」

2006年教宗本篤 (Pope Benedict XVI) 擢升陳日君做樞機,之後還委任他加入教廷的中國教會委員會,希望他在中國教會問題上多加意見。

「很明顯他要我替他處理中國的事,當然也幫到一些,不過也很淒涼,因為他不想得罪人,所以他不出手幫我,所以有時候也很灰心,因為兩個部門都不聽他的。不聽他的,我便更加沒用,這些事真的很傷心,我也不想說出來,不過一定要說,不說不行,不說就對不起教宗(本篤十六世)。即使有了這個委員會也浪費了,因為都由他們控制,開會前預備議程是他們控制,會後的報告又是他們負責。」

1

1

這個委員會後來更無疾而終,教廷在處理中梵關係的手法,亦跟陳日君漸行漸遠。陳日君矛頭直指教廷國務卿帕羅林 (Pietro Parolin)。

「這個國務卿真的很邪惡,他怎能令這委員會不見了?以前教宗本篤時,是他手下的人不聽他話,現在教宗方濟各 (Pope Francis),是方濟各聽他們的話,他們是同一夥。」

2018年9月,教廷跟北京簽署了一份臨時協議,後來續簽,內容相信與主教任命有關,但內容一直無公開。

「問題在於這協議是秘密的,為何要保密?我是一個中國的樞機,都看不到那個協議,有沒有搞錯?」

教廷甚至寬恕和承認7名因為自選自聖而被絕罰的非法主教。(7人分別為劉新紅、岳福生、詹思祿、雷世銀、黃炳章、郭金才、馬英林)

「那7人真是不可能承認,為什麼?這麼多年他們很驕傲,從來都沒有表示他們後悔做錯了,希望教宗寬恕。沒有。教宗說他們現在求我寬恕,但你現在能相信他們嗎?有兩個甚至大家都知道不守教會規矩,有女人的,教友怎接受這樣的主教?」

於是他寫信給教宗痛陳利害,寫過一封又一封信,但也沒回音。

1

1

「那教我怎樣?可能教宗沒收到那些信,那我做嘗試親自交給他,特意去羅馬,第一次在公開的場合找他,過了半年,沒有回信。我第二次去,這次不是公開場合,我不想給大家看見,去他開彌撒、住的地方找他,我說『教宗,我親自交這封信給你』。」

這次教宗與他會面半小時,但令他擔心的事繼續出現,2019年6月教廷公布「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

「最可怕的就是第三步,叫地下的(教會)上來,即是去年(2019年)的文件,這是最可怕,叫地下的上來參加愛國會,意思即是投降了,變成完全裂教。因為地下的至少是合法、我們的教會,但上面的就不是我們的教會。」

1958年中共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實行自辦教會、自選主教,不願效忠中共的神職人員與教友就轉到地下,多年來雖然面對種種打壓,地下教會亦堅持效忠梵帝岡,實踐信仰生活。過去教廷亦明白和支持他們,今次教廷就神職人員登記加入愛國會作出指導,等於否定內地教會過去的堅持。

「網上有些人的言論令人傷心,有些人甚至失掉信仰,覺得自己被負賣,現在地上的取笑他們,堅持有何用?現在教宗也叫你們上來,大家上來吧。」

文件一出,他翌日立即再到羅馬,他要求與國務卿二人在教宗面前當面討論,但教宗並沒批准,只請他吃了頓飯。

「這個飯局是帕羅林,那個國務卿安排的。叫教宗請我吃飯,他坐在旁邊,一句話也沒說。吃過飯後,我問教宗現在可否談談那件事,他說我會處理,即是不讓我談,帕羅林不讓他談,帕羅林不准教宗聽我們兩個爭拗,送我到門口,我便空手回來。」

2020年9月,88歲高齡的他,疫情下再去羅馬,結果不被教宗接見。

「不要緊,記得德蘭修女說『天主不是期待你們成功,祂期待你們要忠信』,做了便安心。我們傳統有首歌,全世界都唱的,說我們為教宗祈禱,天主保全他,使他有福,不要將他交到他的敵人手中。我很喜歡唱這首歌,不要將他交到他的敵人手中。但現時正在發生。」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