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編劇I

ViuTV | 娛樂類 | May 28,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暴大生S製作

余迪偉:二汶,怎麼回事?為甚麼還未可以開始拍攝嘅~
二汶:我們還沒有開場稿。
余迪偉:不是早就寫好了嗎?
二汶:你有聽過飛紙仔嗎?即是一邊寫稿一邊拍攝,很多編劇都是這樣。
余迪偉:那他們頭腦一定很靈活,要拍攝整場戲,不是像我們這樣幾句對白。
二汶:今天我們邀請了幾位編劇當嘉賓,我們問問他們吧~
余迪偉:不如這樣叫他們寫我們的開場稿,慳啲時間,早啲收工。
二汶:找人寫劇本要俾錢存㗎。
余迪偉:咁就俾錢,好叻咩~

二汶:歡迎幾位嘉賓,先介紹自己
阿茄(最右邊,前大台編劇):我是阿茄,在2016年入行當編劇,在電視台工作了三年多,現在主要是自由工作者。
二汶:你現在應該很年輕吧?
阿茄:26歲。
余迪偉:哇,非常年輕。
任俠(中間,電影編劇):我是任俠,我在2012年從演藝學院畢業,但我唸導演系,我入行的時候先當場記,2013年才開始當編劇 。
二汶:這樣算是從低做起嗎?
任俠:其實我當時剛畢業也想到電影公司應徵助理編劇,可是去到電影公司的時候,他們說暫時沒有這個崗位的需求,不過他們準備開拍一套電影,要到北京拍攝但是缺乏場記,問我是否願意由場記做起,因為我很想拍攝電影,那就不要緊吧。

二汶:甚麼都學習一下。
任俠:對,而且我修讀導演系的時候,知道場記也屬於導演組,也是我的專業範疇。後來為甚麼會成為編劇,當上場記後,有些前輩說「你也做得不錯,想由3rd AD做起嗎 ?」即是導演組的第三副導演。我回港後思考了一會,還是覺得自己想由說故事的崗位做起,因為我想成為導演,我想成為一個會說故事的導演。於是決定推卻工作,然後花半年時間寫一些故事大綱,再到不同電影公司。(余迪偉:很厲害)找機會 。
余迪偉:你拍攝的第一部電影規模大嗎?
任俠:大,是大製作,是陳可辛導演的電影。(余迪偉:那也很幸運。)
二汶:因為你的崗位也很重要。(任俠:重要...)不過所有崗位都重要,但拍攝大製作電影你需要兼顧的東西更多。(任俠:沒錯...)

二汶:歪同學呢?
歪同學(最左邊,電影及劇集編劇):我當編劇四至五年,我曾在友台和貴台工作,也曾在電影公司工作,現在也是一位自由工作者,而且我會接香港和内地的工作。
二汶:你是怎樣入行成為編劇?
歪同學:我畢業的時候參加了短片比賽,當時獲獎了。後來經朋友介紹加入電影公司,一直工作至今。
阿茄:我的本科不是電影相關的科目,我主修建築,所以我沒有人脈可以介紹我入行。當時有一個機會,就是電視台公開招聘,我寫了一個故事,然後寄履歷表的時候,連同那故事一併寄出,編劇部的主管看了之後覺得很喜歡,於是聘用了我。
二汶:你是修讀建築中途成為編劇還是完成了建築學位,考獲牌照…
余迪偉:然後找不到工作,才嘗試應徵編劇?
阿茄:不會找不到工作~
二汶:可以隨時回去工作。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余迪偉:你一直有寫故事的習慣嗎?
阿茄:不算寫了很多,只是對說故事有興趣。另外就是自己很喜歡看電影,覺得自己最感興趣,最有熱情想做的事就是電影,所以決定嘗試一下。
余迪偉:不如告訴我們,其實編劇的職責包括甚麼?
二汶:可能有很多觀眾…(余迪偉:未必明白 )未必完全明白。「故事不是導演想的嗎? 為甚麼接受訪問時也是導演介紹故事?究竟編劇負責甚麼?」,其實你們的工作包括甚麼?
阿茄:編劇...坦白說我媽媽也不知道我做甚麼…「對白不是從演員的腦袋裏自己冒出來的嗎?不是一開機拍攝就會自己說嗎?不是一說故事…」當然不是這樣,你收看的電視劇,整個故事、演員的對白,全都是編劇寫出來的 。
任俠:對,哪怕是綜藝節目 其實都有編劇,先在文本把整件事,例如故事或流程,全部寫出來。其實我的編劇老師教我,劇本就是拍攝的說明書,其實編劇就是寫說明書。
二汶:再多說一點,觀眾可能以感性的角度去了解一個故事,例如電影或電視劇,不知道哪個部份是從哪裡衍生出來,例如「若全部故事都是你們撰寫,那就是你們作主,而非導演了」
任俠:如果說得簡單一點,導演負責形象化及對演員的指導,編劇先提供內容,負責內容上的工作。

余迪偉:你們接過甚麼工作,是不應該由編劇負責,卻要你們做呢?
歪同學:我有一份沒接的工作,但那是很有趣的要求,那個項目是未開始推行,只是老闆們隨便說說「不如嘗試找資金,做點甚麼給別人看,不要兩手空空前去吧。」他想找人剪輯一條預告片,讓人看看畫面,好像更厲害。
余迪偉:也許更容易推銷。
歪同學:對,他想讓編劇負責,但其實我們不懂,我知道你有甚麼重點想給老闆看,但我們不懂得畫,將畫面呈現出來。那些老闆每次可能收到10條預告片,他當然選用一條好的,我們做得不好但他們很有趣,覺得我們的工作會包括這些。

任俠:我也遇過相似的經驗,當時有一部電影已開始了拍攝,完成了大部分。但是發覺開場不夠好,大家不斷修改,覺得有問題。我不是原來的編劇,我是其中一位主角的公司旗下的編劇。他拿回來讓我們修改:「可以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剪輯一段開場片段,讓我們知道大概怎樣開始嗎?」當時我就在網上找出所有片段,剪輯成一段開場給他們看,然後他們說:「對,就這樣拍攝吧,按照這段影片來拍攝吧。」

阿茄:我在電視台工作,大家都知道現在整個行業,整個影視業也萎縮得很厲害,預算也減少了,很多事情明明不應該由編劇負責都會讓編劇負責,譬如近年很多時候連道具也要編劇負責。我寫了一部古裝劇:皇上寫了一份奏摺,其實鏡頭並不需要拍到,但他們擔心會穿幫,那麼你唯有在上面寫字而且你不能亂寫,於是編劇就要負責寫奏摺。在古裝劇裡後面可能有橫幅、揮春等,那些都要自己寫。
二汶:哈哈哈,還要懂得寫書法。
阿茄:假設陳大文死了,你要做一塊墓碑,上面寫有出生年月日,墓碑上的兩行字也要編劇負責…
余迪偉:道具的工作也與你有關嗎?(阿茄:對。)
二汶:反過來想,這樣不是一種尊重嗎?一想起文字,就會想起你們,這方面也不無關係。
阿茄:這是分工的問題,我們已經要忙著處理劇本的時候,道具方面的工作,其實我們不可能再抽時間處理,反而我覺得若是尊重,應該要有一個部門專門負責道具,例如知道怎樣製作橫幅或怎樣製作墓碑,應該要有一個數據庫或資料庫,把這些資料儲存起來,大家處理的時候就會比較容易。

余迪偉:我聞到一股又熱又焦又憤怒的火藥味。
二汶:生氣了。
余迪偉:不如現在摘下頭盔罵吧,有兩位會摘下頭盔。歡迎兩位,任俠和阿茄,讓我們看到真實的樣子,還有其他補充嗎?對於編劇不應該做卻被迫做的事。
阿茄:有一次有一部劇集播出,有觀眾對劇情有疑問或者說是取笑,監製看過後覺得我們有必要解釋,其實我們的劇情是這樣的,最後要編劇為其開設一個社交網站專頁,以這部劇集的名義向觀眾解釋我們的劇情,但這些工作應該由營銷部負責。
余迪偉:當時你們一眾編劇是否很不滿?
阿茄:因為現在整個行業都比較偏重製作,編劇方面很少會有勇氣反抗,大家都是忍氣吞聲,不管多不滿意也好,但是這些工作都要抽自己的工作時間來完成,可能會令我們要加班。

1

1

二汶:其實說到「飛紙仔」不知為何這幾個字,連一般不清楚製作過程的市民,竟然都會知道,「飛紙仔」這件事很有名就是指時間很趕急,演員在演戲前一分鐘才知道劇本,其實為甚麼會有這種情況?
任俠:我舉個例子:例如有一部大家都很喜歡的賀歲片就是「嚦咕嚦咕新年財」,我聽說當時拍攝的時候,其實開拍的時候只有「麻雀俠」三個字。
二汶:劇本的A4紙上只寫著「麻雀俠」三個字?
任俠:對,完全沒有內容。(余迪偉:沒有內容嗎?)有幾個元素:賭博電影、賀歲片,應該還有劉德華,還有「麻雀俠」三個字,以零劇本開拍。『「飛紙仔」的原因不外乎幾個因素:第一,要配合賀歲檔期,例如三個月後就是賀歲檔期,我一定要匆忙安排好,例如劉德華在11月有空檔,若不在那段時間拍攝就沒機會了,有時候很難在一個月內寫好劇本。
二汶:而且劇本不只是一個故事,還要說明怎樣拍攝。如你所說,是一本說明書。
任俠:所以很多時候已找來導演、演員,但是沒有故事、劇本,所以就要在現場「飛紙仔」,即是在現場編寫。

歪同學:阿俠剛剛說的是趕急遷就檔期,另外,我曾經試過一次去到現場的時候,演員演不了,但時間不停流逝,每一秒都是金錢,導演有點煩躁,決定為他改劇本,總之那場戲要降低難度,只需交代情節就好。有時候會相反,到了現場的時候,兩位演員覺得不對勁:「為甚麼他的戲份比我的精彩」、「他的戲份比我多,這樣不行」,「我也要加戲份」...
二汶:他們會怎樣說?怎樣表達出來?
歪同學:他會走過來我們一眾編劇那裡「其實下幾集我也可以演的」、「我最近狀態不錯」、「可以給我試試」,他會比較客氣地說出來,我們都明白,因為其實我們看劇本,比較不同角色,哪些角色的發揮空間比較大,哪些角色可能相對比較失色,其實我們都知道。若能夠幫他,當然會儘量幫忙,但有時候可能因為檔期等因素,我們不是神,甚麼都要兼顧,當中也會有些取捨。
任俠:我遇到一個情況是演員們數場口。(二汶:「誰有七場,我只有五場」)例如「某巨星有十場戲,為何我只有八場,大家都是主角」,其實很難馬上加戲份。
二汶:你加戲份也沒有用,也要想得到。如果A星,即有十場戲那位,他不滿意呢?
任俠:對,你也要遷就他,當然他們不會親口說,會由經理人向你透露口風「為何場口好像不太平均?」,我聽過最過分的是數字數,數對白的字數,我沒有遇過,我只是聽行家朋友說「你遇到數場口已不算過分,我們遇過數字數」。

二汶:他們有仇口吧~阿茄有補充嗎?
阿茄:我在電視台工作,我們要配合廠期,因為攝影廠裡每天都有工作人員,要花很多錢,一定不可以錯失。曾經有一次,其實那位監製的廠期已經定了很久,也找了很多編劇一起構思,構思要幾個月還是要推倒重來,因為高層之間有點爭執,臨急抱佛腳才找我們做,我的團隊要在一個月內寫好20集劇本,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余迪偉:你的團隊有多少人?
阿茄:因為這是非常特別的情況,最高峰的時候,整個團隊有十二、三人上班,還是非常倉促,所以每天上班就是「飛紙仔」給演員,,剛好今天的廠期是拍攝男主角的客廳,無論如何都要寫一些戲份,你係男主角在客廳演,不斷日復一日地發生這種情況。
余迪偉:這些日子不能回家洗澡了?
阿茄:輪流回家休息。(歪同學:真辛苦。)

二汶:其實電影的編劇和電視台的編劇有甚麼分別?
阿茄:電視台的編劇不需要跟場,可說是跟整個製作切割了,例如在頒獎典禮上,演員會感謝梳(髮型)、化(化妝)、服(服妝),感謝打掃的清潔工,但是他們不會向編劇致謝,因為他們沒有接觸過我們,不知道你負責甚麼,原來劇本是你寫的。其次是有些很尷尬的情況,到了煞科宴,所有工作人員都在場,但是沒有人認識我們,我們就坐在一旁,幾個人一起吃飯,演員們會聊得很高興「某哥乜哥,你臨場想的對白真好」、「還好我們把整場戲都改了」,真尷尬...
余迪偉:聽到馬上就想哭。
阿茄:對,其實有些編劇真的會生氣,你們完全沒有尊重劇本。(二汶:傷心。)你們碰巧不認識我們,就會在這些場合發生這種尷尬的事。

1

1

余迪偉:你們覺得行內對文本是否不夠尊重?經常不斷修改劇本。

歪同學:我們有時候私下會說,「我們真是任人魚肉」,這是什麼意思呢,因為你的意見是可以無限修改的,老闆說什麼,你都要照著做,但外人的意見是有限的,他說一句,就好像贈你一句名言,所以他們相對上會很緊張,聽到外面的意見就要我們修改。

任俠:一定不夠尊重,原因是技術是一種很實在的東西,例如攝影師,我不懂得操作攝影機,我就沒辦法拍攝畫面,或無法拍出好看的畫面,但是他們會覺得編劇——只要會寫字就能做編劇。我曾經和一位老闆開會,他甚至說過寫字的人沒什麼了不起,寫「彎彎的月亮,長長的樹影」,任誰都會寫吧,他說「我不寫而已,若我要寫,一定獲頒諾貝爾文學獎」。

余迪偉:相對上,外國會更加尊重劇作家,更加尊重編劇,對嗎?

任俠:沒錯……以韓劇或韓國電影為例,他們很強勢,其實他們奉行編劇中心制,編劇甚至可以挑選演員,大家都會尊重他。

林二汶:其實只有他才知道他寫的角色是想著誰寫出來,這是很自然的事。

任俠:對,他們甚至通過了法例,經審批的劇本及故事大綱,不能隨便修改,若要修改,你一定要寫一份合約,有合理原因,否則編劇可以起訴你。不是路過時說一句「我覺得不好看」,就能隨意改動,不能這樣。

林二汶:難道你寫一首歌後,我說我不喜歡這個音就叫人修改,難道可以這樣嗎?同樣道理吧。

任俠:因為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指出,韓國電視劇是「編劇的藝術」,不是「演員的浮華」,他們會尊重到如此地步,所以他們的工業如此強盛,並非毫無原因。

茄:我聽過或遇過很多情況就是,演員去到攝影廠,很喜歡自己修改故事和對白。曾經有一位男主角修改了稿子,編劇反而要到他的雲端硬碟,下載他的演員稿,才知道劇情的走向改變了。

余迪偉:相差很遠嗎?不只是改動一、兩句對白?

茄:整場戲,甚至往後的走向也會受影響。譬如這個情況,編劇本來想在故事當中鋪排一件事,就是男主角的媽媽去世了,而且他的工作壓力很大,各方面加起來,情緒不斷累積,我們想一直累積,到了後期才一次爆發出來。單男主角看過劇本後覺得「媽媽死了,我也不哭?那我不就沒什麼可以演?」

余迪偉:第三集就先哭了,但本來編劇想鋪排到第十集才會大哭。

林二汶:像找機會飆高音。

茄:對,其實那場戲就是想表達男主角很堅定、很堅強,但他卻不是這樣,他突然跪在地上,「阿媽,你死x咗呀,好x慘呀……我小時候偷竊……」,還突然自行創作了身世。編劇看劇本才發現,「原來你小時候曾經偷竊,我們都不知道」。

余迪偉:等等,這個情況不是發生在他已經看過整份劇本?

茄:坦白說,香港的拍攝情況,很多時都是開廠開機後,劇本還沒寫完。

余迪偉:所以男主角也不知道他需要累積情緒,到第十集才大哭。

茄:對,有機會是這樣,但問題是他完全沒有問過編劇究竟往後的發展如何,純粹覺得是自己的戲份。

余迪偉:後來你們怎麼處理?根據他的走向而修改嗎?

茄:對,始終電視劇的編劇有一個很大的劣勢,我們不在現場,拍攝的時候,我們可能還在編劇房,還在努力創作故事,後來看到原來男主角這樣改動了,我們就要被迫放棄之前的鋪排,遷就他的版本而作改動。

林二汶:我反過來問吧,例如在我經歷過的演出中,當然舞台劇會有不同,或者班底不同亦有所不同,有時候演員也會創作,如果前設是導演、編劇、演員一起討論希望劇情如何發展,會否有這種機會?

歪同學:會有的,演員來到,看了劇本,他會先說出他的意見,可能有些地方他不明白,或者他有其他考量,他覺得這樣會比較好,那就一起商量。既然你有這樣的意見或要求,大家商量好就可以繼續。也有些情況是演員開拍後,他們玩得很開心,已經很熟絡,令擦出來的火花更好看。我們甚至不用寫出來,「在這場戲,他們熟絡了」,因為他們本身已經熟絡了,是他們自己擦出火花,當然前提是他們不會影響大綱,否則我們會改得很辛苦。

林二汶:所以這也是團隊合作上的有趣、好玩之處吧,胡亂改動就會搞砸。

余迪偉:除了有點不尊重文本和編劇之外,剝削你們的地方呢?或者你們會如何保障自己?

任俠:我經常說有兩方面,一方面是不發薪金,拖欠薪金或不發薪金……

林二汶:通常會怎樣支付你們的薪金?

任俠:有兩種,內部(in-house)編劇通常是月薪制,但是很多坊間的編劇都是逐個項目(project-based)收費,即以每個劇本計算。每個劇本的計算方法是怎樣呢,例如分成四期,一開始是大綱,然後是分場,然後是三稿劇本。有時並非如此,「你資歷較新,我對你沒太大信心,寫五稿吧」,也有這種可能。或者你是一位很資深的編劇,寫一稿就可以,例如我聽說倪匡不會修改劇本。

1

1

余迪偉:有方法可以令自己更受保障嗎?

任俠:其實我們正在推行一種做法,是開筆費,在下筆前先收錢,起碼不會血本無歸,什麼都沒有,其次我們也鼓勵大家增加頭幾期的金額百分比,例如大綱、分場,他一定會要求你寫。

余迪偉:萬一收不到尾期款項,也不會虧損那麼多。

任俠:對,把八成金額定在首兩期。因為有一項很不合理的條款,是電影成功上映後才付尾期。

余迪偉:這樣很慘……

任俠:因為這是極不平等及不合理的條約,為什麼要在電影成功上映後,編劇才能收取尾期款項?你的拍攝完成,其實編劇的工作就已經完整地完成了。

余迪偉:如果有時候拍攝途中和你發生爭執,你無論如何都無法達到他的要求,你已經改了三稿,製作人員名單出credit時怎麼辦?

茄:其實香港現在有個情況是製作人員名單也不完整,外國甚少會看到這個情況。我們看一部港產電影,很難在電影海報上找到編劇的名字。其次是在編劇一欄,通常不只有一個名字,究竟是什麼情況呢,為什麼導演又會變成編劇呢,可能是編劇辛苦寫出劇本,然後導演覺得這個主意是他的,就把自己的名字加進去。還有,如果我們不斷改稿,到了最後還是要找別人寫,那怎麼辦呢,其實在外國,例如美國荷李活,每次換編劇的時候,你都要支付全盤劇本費,每次換人,你都要通知上一位編劇,究竟換誰接替你的位置,而且準備製作人員名單時,應該如何處理,在合約上應該列明,大多數情況都要將其列入製作人員名單。

余迪偉:那香港的情況如何呢?

茄:香港很多情況都是不了了之。

余迪偉:有時候電影上映了,也可能沒有你的名字。

茄、任俠、歪同學:對。

歪同學:真的不能繼續合作也不要緊,但是可否列入劇本協作或劇本協力,這些細節你要在一開始為自己爭取。另外很有趣的是,你敢和老闆提出這些要求時,其實也是其中一個方法,向他展現,你真的知道自己的權益,不是出來任人欺騙。

余迪偉:有很多方法可以剝削你們,被剝削了這麼多年,你們才汲取到經驗,才能說出你們剛才的話吧。

茄、任俠、歪同學:哈哈……

任俠:不是的,很多人被剝削幾年就轉行了,人才流失得很嚴重。

林二汶:那你們有遇過一些很好的演員和幕後,值得在這裡分享一下嗎?

歪同學:中新代的演員們,例如Stephy、阿Sa,我沒想過她們到場的時候,劇本非常厚,印了出來、貼滿便條,一坐下就問角色的要點,她們想做好那件事的感覺很強烈。另外有一些我是從朋友處聽來的,很好笑,那位演員應該是劉青雲,他有一場戲要在密室裡哭,導演喊停了,但因為那是密室,他聽不到,他哭了兩分鐘,外面也不知道他還在哭,結果覺得不對勁,就去開門,這些情況有些演員一出來就會大罵「你明知道我聽不到喊停」,他卻沒有,他出來就自嘲「我早就知道,哪有可能那麼久呀」,這種幽默令大家原本緊張的氣氛……「糟了,誰會挨罵呢」,他一出來就自嘲,大家便繼續工作,這樣會令拍攝很舒服。

余迪偉:劉青雲在行內都不斷被稱讚。

任俠:我遇過好的導演,例如陳果。剛才我們不斷訴說會被拖欠薪金之類,但阿果是第一個會主動致電給我,提醒我領取薪金的導演,他會說「年末了,留點錢過年,快來領取尾期款項」,我那一刻覺得很感動。

林二汶:很關心。

任俠:對,我想他也是從基層做起,他很了解那種苦況,而且他經常拍攝獨立電影,他很喜歡起用新人,其實他很了解新人遇到的問題。有一次為他寫劇本,他主動在合約中列明「你這次寫得不錯,增加三成編劇費」,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你會覺得和他合作,哪怕未知作品的成績,已經十分愉快。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