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鄧小樺x鹽叔:荒謬的等待!貝克特《等待果陀》|無定向會客室@已讀不回#46

虛詞無形 | 哲學類 | May 2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小樺作等待狀,鹽叔進場)
千呼萬喚始出來,已讀不回Book Channel。(兩人嘗試龍珠合體動作,出現「合體失敗」字幕。)

(過場)

小樺﹕大家好,多謝大家來到《已讀不回Book Channel》的「無定向會客室」。哼~ 今集這個人⋯⋯(小樺發出「叮」音效,出現「自己音效自己配」字幕)我想大家都很想見到他,我都很想見到他的﹕鹽叔~~(字幕:「組合名﹕花樣鹽樺」)

鹽叔﹕哈囉,大家好。 很懷疑是否真的如小樺姐那樣說。我就當然很想見到小樺姐--

小樺﹕廢話不要多說,鹽叔是一個⋯⋯不知道值不值得等待,但必須要等待的男人。必須要說,每一次和鹽叔合作,我都涉及一個漫長的等待﹕等他交稿、等他出現,等他像回一個人、等他的衣服燙直。 喂,其實你真是一個時間的敵人,你的存在就是摧毁時間的意義。

好開心,他回不到話,我好開心!

鹽叔﹕其實時間是我的敵人,不是我是時間的敵人。是它摧毁了我的意義,不是我摧毁了它的意義。

小樺﹕兩大時間的敵人,現在在時間的荒野裡面已經遇上了。

鹽叔﹕每當看電影或戲劇都很麻煩,因為很多劇都不等人。(字幕﹕電影的敵人)

但今日想跟大家介紹一套戲劇,是專等人的。而且不止它等人,而是要你去感受什麼是「等」。這是什麼劇呢,或者大家設想一下﹕

如果你入戲院,看了一部兩小時的電影。但其實電影裡面什麼都沒發生過,看完都不知自己看了什麼。(小樺頭上字幕﹕「我到底聽咗乜」)包括了字幕機又不動的時候(字幕:「現場字幕機真係唔郁」),你可以怎樣面對這部戲劇呢﹖

如果告訴你,戲劇前半和後半是差不多一模一樣的,你應該會覺得很瘋狂。但我跟你說,貝克特 Samuel Beckett 所寫的《等待果陀》,其實就是一部這樣的戲劇。 這部戲劇不單不是爛片,反而被譽為是劇場中的經典,荒誕劇的代表。貝克特更在這部劇首演的十六年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但究竟一些沒事發生過,更要自己重複自己的劇,為何可以成為經典中的經典呢?

當然不是因為它是從前的 cult 片啦;你當它是古代《伊波拉病毒》嗎﹖ (呢個好笑)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1 無止境的等待】

小樺﹕沒錯,的確,鄧小樺都是一個經常被等待的女子。但是,和鹽叔做事,真的是無論怎樣,到了最後,都是變了我等他。我本來說,我這輩子都不等任何男子的, 《等待果陀》真是你的代表作呀~~ (小樺姐手搭鹽叔肩膀,鹽叔頭上「⋯⋯」字幕)

鹽叔﹕(字幕打在鹽叔頭上:「厚面皮」)是的,的確是這樣,我是為了讓你感受到《等待果陀》這部劇,才會令你有這個等待。讓你感受到這部劇想說什麼、表達什麼。

(大內密探零零發片段:「相信大家一定估到嘅。冇錯,最佳男主角就係——」 )

小樺﹕有一個手指真的特別適合你

鹽叔﹕就是拇指。

鹽叔﹕這部劇基本上,整個劇本只是在說兩個主角。我們暱稱為迪迪和果果。 他們有全名,但在劇中都會暱稱為迪迪和果果,等待一個叫做果陀的人來臨的故事。

故事一開始,他們在一棵大樹下面,展開一輪沒意義的對話。而在閒談中,劇本帶出了,原來他們在等待果陀,所以不可以離開。 但有趣的是,他們不知為何要等,亦不知他何時會來,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小樺﹕完全就是這種感覺~~

鹽叔﹕亦都不知道果陀是什麼人,所以劇本開始不久,他們就已經在爭論,究竟約了果陀是星期六、星期日、星期五或是......

小樺﹕(暴走中)我都搞不清楚,究竟是怎樣。 (說中了)完全說中了我的心情

鹽叔﹕他們後來遇到另一個角色潑佐(Pozzo),曾經誤會了他就是果陀,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果陀是什麼人,在等誰呢。

整個故事,可以說是兩個主角在等待果陀時的對話。所有對話基本上都是重重複複,而且經常牛頭不搭馬嘴。

小樺+鹽叔 (疊聲)﹕就好像我們現在這樣,是的,完全就是這樣。 自說自話,完全不是在對話

鹽叔﹕入場的觀眾,看的就是他們兩個無聊的「廢噏」。 好像你們現在這樣。

除了迪迪和果果,劇中還有另外兩個角色。 就有剛才說過的潑佐,和幸運(Lucky)。潑佐是幸運的主人,他用一條繩綁著幸運。

小樺﹕(字幕:諗衰嘢中)有沒有呀?有沒有一條繩?繩呀!有沒有這一條繩呀?

鹽叔﹕嗱,玩 bondage 這些不太合我。(字幕:諗得仲衰)我們繼續先⋯⋯

他要繩來做什麼?就是綁著幸運,要他幫忙搬非常沉重的行李。而幸運基本上是不說話的,只是聽從潑佐的命令。潑佐帶著幸運去市集,希望賣走他,而途中剛好路經此地,遇到迪迪和果果,加入了迪迪和果果之間那些無意義的對話

整部劇由兩幕組成﹕

第一幕的結尾,一個小男孩走出來跟迪迪和果果說,告訴他們果陀今天不會來,但第二天一定到。(令和長腿補習姐姐)那你看完這一幕,就會很期待下一幕見到果陀,是吧。

但怎料,第二幕差不多去到完全重複第一幕發生過的事後——當中當然有些細節不同了﹕例如潑咗的眼突然盲了,要依賴幸運帶路。 但基本上兩幕沒任何大分別,怎料去到最後最後,你猜終於看到果陀了吧?怎料又有小男孩走來,跟他們說,果陀今天不會來,但是第二天一定到。 (令和長腿補習姐姐)這套劇竟然就此完結了。

沒錯,這套劇的無聊是人類的極致。 所以很多觀眾入場兩小時,出到來都不知自己看了什麼。

小樺﹕對呀!

鹽叔﹕只是感覺到很荒誕,不明為何這樣的劇都有人看,更不停在世界各地重演。 不過說真,大佬呀,我們自己好青年荼毒室的片,這麼垃圾都有人看啦——

小樺﹕真的?

鹽叔﹕所以有人看,可能很正常。

(豬文﹕痴線架你哋﹖ 咁多人睇做咩啊,做啲有意義啲嘅事啦﹗你哋﹗白水﹕成班垃圾﹗豬文﹕喺度做咩啊﹗)

小樺﹕連鹽叔都有人等,所有事情都會發生。

鹽叔﹕我以為你會作出押韻的句子,但你沒有。

1

1

【2 尋找救贖計劃】

很多出色的文學作品,都可以承托超過一個詮譯。 而對我來說,我自己最喜歡的詮譯,是將這個劇本,放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那個時代背景去理解。

自從17、18世紀,西方啟蒙運動以來,西方慢慢離開了中世紀以宗教作為一切權威的時代。人開始相信憑著自己的理性,可以尋求真善美(字幕強調﹕真善美)。 不再需要依從宗教作為權威,例如科學就是當中的表表者。

但慢慢發展下來,很多人發現,當沒了宗教之後,世界和人生同時沒了客觀意義,人就好像被遺棄一樣,自己孤苦伶仃那樣,面對無情的世界,在當中流浪。 (有位入)

小樺﹕你有沒有想過,等你的人的心情,就是這樣~(滿足)

鹽叔﹕人類不知為何自己在這裡,亦都不知自己要去哪裡。 這個人類的存在狀況,科學雖然帶來很多豐盛的物質文明,但似乎解決不到人生意義的問題,提供不到一個好的答案;反過來,科學還發展出厲害的科技,反而造就了兩次世界大戰之中,更多的苦難。

所以二戰之後,可以說是一個人類集體迷失的年代﹕我們不能夠再回去徹底信奉宗教權威,但同時只是發展科技文明亦都不是出路。 那我們可以怎樣拯救我們沒了意義的生命呢?救贖在哪呢?(聖光鹽叔 )

《等待果陀》這部劇,說的其實不是果陀。

小樺﹕(字幕:搶答)而是鹽叔

鹽叔﹕(字幕:答錯)而是等待。

現代人面對這個時代,總會想得到救贖,希望有個答案告訴我們,究竟我們應該怎樣做,才可以得到有意義的人生。

這樣理解的話,果陀就是象徵著救贖。不過問題是,正如兩位主角一樣,我們不知這個救贖是什麼;亦不知它在哪,不知找不找到它。 不知在哪裡找它,甚至不知它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會來臨。但因為我們不能夠接受,我們的生命其實是毫無意義的,不能夠接受我們的生命只是純粹的無聊,所以我們只能夠繼續相信果陀是會來臨的,我們只能繼續相信我們會等得到果陀。

所以對我來說,這部劇不是在說人生有或沒意義。而是在說無論有或沒有都好,我們不能確知有沒有意義這個答案,只能繼續等待和相信。

所以劇的重點,是描述這個等待的過程有多煎熬、有多無聊,而我們亦只能夠繼續等待,別無其他選擇。

果陀這個字,英文是 “Godot”,跟英文代表上帝的字 “God” 非常相似。那是否就代表著,貝克特其實在暗示果陀就是上帝呢?

貝克特自己就表示,如果他是想說上帝,就會用 “God” 這個字,而不會用「果陀」。所以起碼果陀似乎不是直接代表上帝。但按我剛才的理解,果陀又是否不可以就是上帝呢?似乎又不是,因為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話,上帝當然是人類生命的救贖啦。

問題是,除了上帝以外,其實有很多東西都可以是這個救贖﹕例如柏拉圖說的「理型世界」,又例如資本主義社會中,說有錢就是美好人生的這個大論述。 每一樣東西都可以是人生的救贖,問題是我們卻不知怎樣選擇才對,亦不知哪樣東西才是。 而我們最終,只能繼續相信有這樣的事情存在。

正如劇本開始時,迪迪跟果果都會說一個聖經故事。他們討論到在耶穌釘十字架時,身邊有兩位盜賊,其中一位在受刑之前悔改而得到救贖。 但得到救贖這件事,很奇怪地只是記載在《路加福音》裡面, 其他三本福音書並沒提及會得到救贖一事。 所以兩位主角在爭論,究竟得到救贖這件事是否真的呢?是的話,為何四本福音書會有分歧呢?

這個情節暗示了,其實人是真的不能夠確知有沒有救贖的存在、究竟救贖是否可能的呢。

1

1

【3 自欺、重複、瑣碎、時間】
鹽叔﹕在故事入面,果果比較着重當下感受,喜歡說故事,所以貝克特安排他經常坐在地下的大石上,去代表這件事。 反過來說,迪迪比較喜歡抽象思考,經常望天,跟果果形成有趣的對比。

而有幾次,果果去了睡覺,發了一些有趣的夢,他很想跟迪迪說。但每次開口迪迪就不讓他說,拒絕他,告訴他,不想聽其夢境的故事。 他們的對比,反映了兩種面對荒誕人生的取態﹕我們可以說,好像果果那樣,其實是一種逃離現實的取態,甚至編織故事來安慰自己。 跟自己說,人生其實是有意義,我們知道是什麼來的。 正所謂「生命滿希望,前路由我創,聽日一定會好天嘅」(字幕滾動:暴露年齡系列)

小樺﹕(字幕打在小樺頭上:「樂觀執念」)一定會等到鹽叔的。

鹽叔﹕你都可以說,就是這種態度。 那迪迪就決意直面現實,不肯逃避,所以就不肯用故事來安慰自己,是另一種人生的取態。

小樺﹕(字幕打在小樺頭上:「悲觀執念」)永遠都不會等到鹽叔的了。

鹽叔﹕故事裡面,兩個主角所說的都是非常瑣碎,而且不停重重複複,但是他們又非常地認真對待那些重重複複的瑣事。 例如果果很著重他的鞋,為了可以脫鞋,他非常之努力,甚至弄得自己很痛都在所不惜。但那麼辛苦脫了鞋之後,他又會穿回鞋子,之後又脫過。

小樺﹕即是好像我們吃飯那樣,是吧。

鹽叔﹕是的,就是不停每天吃飯,要去想吃什麼,之後再吃飯。而這些重複而又瑣碎的事,就成為了我們生活中的重點。 一方面,我們可以說,因為日常生活非常重複瑣碎,我們不得不追問人生的意義在哪呢,事情那樣瑣碎重複。 但另一方面,又因為我們只能夠盲目等待,我們只能將專注力集放在生活瑣事上,當它們很有意義那樣,令我們可以暫忘等待的痛苦,可以說是人生中的鴉片。

去到這裡,終於可以扣連「時間」來說。
(小樺不可置信地望向鹽叔,字幕出現內心獨白﹕時間嘅敵人講時間⋯)

整個故事的時間都非常奇怪,例如兩個主角好像很沒記性﹕ 他們不記得昨日有沒有來過這裡、不記得果陀有沒有約過他們,約了哪天。

還有一件事,在第一幕時,背景的大樹是完全沒樹葉的。 但第二幕開始時,劇本說只是過了一天,但那棵大樹突然生了很多葉出來,證明應該不止過了一天。

究竟為何這樣?

如果人生只是漫長的等待,每一天發生的事,都只是沒意義的瑣碎事的話, 若然這樣,昨天前天、大前天,又有什麼分別呢?過去之所以有意義,正正在於過去發生的事有助於我們可以做到一些有意義的人生計劃。

前日做的事,可以令我們做到昨天做的事。 昨日所做的事,又可以令我們做到今天做的事有

小樺+鹽叔﹕ 連續的意義 (心靈同步的眼神)

鹽叔﹕沒錯。 而今天做的事,又令我們做到未來對人生整體有意義的事。

在這個角度來說,每天做的事可以成就之後做的事,所以才有之前之後的意義的話,我們就明白如果我們根本說不出人生整體的意義在哪,而我們只能默默等待果陀到來的話,時間就根本沒了它的意義。

先後次序沒了它的意義,每一天跟每一天都沒分別。

對我們來說,我們彷彿就只有一個當下﹕ 沒了過去,亦沒了未來。

這亦是這部劇第二幕, 大約只是重複多次第一幕發生的事的原因。 按這個思路,全劇差不多沒出過聲的幸運, 潑佐叫他思考時,他爆出了一連串超長的獨白,就可以得到善解。

這串獨白就厲害了,可以說是《等待果陀》全劇最出名的說話, 足足幾百字那麼長,但整段都由不合文法的胡言亂語的單字組成。 如果我是演員,我真的想不到可以如何背這毫無邏輯關係的說話

小樺﹕ 但背錯了可能沒人知。

鹽叔﹕可能是,不過人們會專登去看有否背錯, 因為這段是很有名的。逢是演這段的演員,都著名於大家會看他怎樣演

小樺﹕要考牌的,看看有沒有背錯

鹽叔﹕大家真的會留意有沒有背錯的

(過場)

1

1

鹽叔﹕我應該會讀到崩潰。

「邦喬和瓦特蒙出版的作品表現私人上帝以以以以白鬍子以以以以超越時空的存在神聖冷漠神聖冷靜神聖失語深愛我們某些例外原因不明于過時間會說明受苦如聖潔的米蘭達原因不明不過時間會說明陷入痛苦陷入火焰熊熊的火焰如果繼續燃燒誰敢說不會燒到天際也就是說從地獄爆炸到天堂如山一心碧藍和沉寂如此平靜縱使只是間歇的平靜總比沒有好不過沒這麼快而且考慮還有泰斯都和庫那德的波西艾西人體體體體測量學的學學學學院授權的留下未完成的勞力結果基於毫無疑問毫無其它疑問抓緊人類的勞力因為泰斯都和庫那德的未完成的基於下文將說但沒這快原因不明因為邦喬和瓦特蒙出版的作品基於毫無疑問視花頭和敗車兒的勞力留下未完成的勞力原因不明泰斯都和庫那德在艾西的人類總之人類簡言之人類儘管消化和排便明顯進步仍被視為消耗和逐漸腐蝕的消耗和腐蝕同時一致而且原因不明儘管體育有明顯的進步運動項目的練習例如網球足球跑步騎單車游泳飛行航行騎馬滑翔考努力女子曲棍球溜冰網球各種死亡飛行運動各種秋天夏天冬天冬天網球各種曲棍球各種盤尼西林和代用品簡言之我重新開始同時一致原因不明萎縮儘管網球我重新開始飛行滑翔高爾夫球就和十八洞各種網球簡言之原因不明就是費克曼派克曼夫漢克拉漢克同時一致甚且原因不明但時間會說明我重新開始萎縮福漢克拉漢簡言之字柏克萊主教逝世後死去的失去每一人位數大約一寸四盎司每一人以多多少少以最接近的十進位整數計算在康內馬拉量身材赤裸裸之穿襪簡言之原因不明無論如何事實仔那裡而且考慮什麼更嚴重再亮光史坦威和彼得曼的努力消失在草原再高山在海邊再河邊水流火海空氣依然之後大地即空氣之後此大地再酷寒中天啊天啊再西元六百多年空氣大地海地上的石頭在極深處極酷寒在海上在陸上再空氣裡我重新開始原因不明儘管網球事實在此但時間會說明我繼續開始天啊天啊繼續總之被罰僅需石頭居所誰會懷疑我重新開始但沒這麼快我的頭顱重新開始萎縮和消耗同時一致而且原因不明儘管網球繼續鬍鬚火焰淚水石頭如同此湛藍如此寧靜天啊天啊繼續頭顱頭顱頭顱在康拉馬拉儘管網球勞力廢棄剩餘未完成仍然更嚴厲石頭居所簡言之我重新開始天啊天啊廢棄未完成在康拉馬拉的頭顱頭顱儘管網球頭顱天啊石頭庫那德(混亂中,最後的呼喊)網球⋯⋯石頭⋯⋯如此寧靜⋯⋯庫那德⋯⋯未完成⋯⋯」

終於說完。

(過場)

鹽叔:很奇怪,如果這段說話完全是胡言亂語的話,為何幸運很長地爆了這段獨白的時候, 迪迪和果果聽到的時候,會不停覺得很辛苦,會想制止他,不想他再說呢﹖明明他說的,都沒有內容,為何會讓人難受呢,很奇怪。 所以似乎就不僅是一堆沒有意義的文字。

貝克特很有趣,他後來親自導演這部劇,他曾經跟演員說

這段獨白是由三個主題組成。第一個主題是說無情的上帝。 第二個主題是說人類㝷找救贖之失敗。第三個主題是說冷酷的自然世界。

所以我們可以說,幸運這段獨白,其實指出了人類面對的困境﹕就是我們不能夠如以往再那麼相信上帝。 但我們靠自己又找不到人生的意義,這個計劃又失敗。 最後剩下來,就只有冷酷無情的自然世界。

以近乎沒邏輯理性的方式,去說這段獨白,就再次反諷,指出啟蒙運動覺得人可以用理性找到人生理序的這個計劃是不會成功的。

而因為幸運指出了這個如此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所以其他聽到的角色,都會很想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這裡我們亦明白到,為何幸運叫「幸運」。

他叫做「幸運」,貝克特自己說,是因為他沒任何期待,只需服從主人的命令,不會自己期待有果陀出現。 甚至不會獨立思考,亦因此不會受到不知人生有沒有意義的這個煎熬,所以他是「幸運」。

(字幕﹕無知之人最幸運)

可惜的是,當我們已經思考過這個問題。 尤其當你看了這片段,聽到我說這個問題之後,我們就回不了頭,就好像喝了尼羅河的水一樣。

故事裡面說幸運思考的時候「很吵」,點解思考會很吵呢?明明沒聲。就是因為我們一旦思考過這個人生的問題後,這個問題就會在你腦裡「很吵」,成為我們思考的重點,搶去了我們的注意力,我們再不能忽視它。

小樺﹕解釋了為何你是一個這麼吵的男人

鹽叔﹕問題就是,就算我們沒了客觀意義,我們又是否真的不可以為生命賦予任何意義呢?

這個問題,貝克特沒給答案我們。但同樣思考這個問題的其他人,例如存在主義哲學家就可能樂觀一點﹕ 他們會認為人生就算沒客觀意義,人類可以自己為自己創造意義出來,令到自己有意義

小樺﹕看完這部劇,是否都會這樣。好像我這樣,已經被你洗了腦,沒能力反抗,是否都會這樣﹖

鹽叔﹕沒錯,因為你已經被我這個人生意義的問題主導了你的思考,搶了你的焦點,已回不了頭。

(白水﹕直接洞房啦)

(完結過場。)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