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影得預左】睇流出片是否道德?分享是朋友吧!ft.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

點 Cook Guide | 哲學類 | May 2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世康製作

馬田: 好, 又來了, 我們又來最新一集的哲學有飯開, 我們繼續跟好青年荼毒室繼續討論一些 最近你可能又會看到的問題, 而且會引發起相關的討論, 讓大家可以多角度去思考。
四哥: 這問題可能你自己也感到掙扎。
豬文: 所以這問題是什麼?
馬田: 就是啊, 問題是什麼?
四哥: 問題就是, 有些人做愛的時候,即是關起房門做愛做的事, 但他們喜歡拍下來 ,然後由於各種原因, 影片流出, 人們可以在網上看到。在這時候, 你並非偷拍的人, 你只是得到一條連結, 按進去看, 你看了這些流出的影片, 你算不算是不道德呢? 或者是不對呢?
豬文: 或者進一步分享出去。
馬田: 這是否不限定於跟性愛相關, 可能是睡相很差, 不斷流口水。
四哥: 我覺得原則上是。
馬田: 即是一些我不願意被人看到的東西, 因為一些不知道什麼的原因, 就被放上網路上, 大眾看到, 這樣的事情, 究竟我們應不應該觀看這類型的東西? 或者怎樣去看待這類型的東西?
豬文: 我想結構上應該差不多, 馬田想擴闊我們討論的範圍, 不是只講性愛, 但我猜「性」可能…
馬田: 大家會比較感興趣。
豬文: 對啦, 而且特別容易…
馬田: 容易分享出去。
豬文: 容易分享, 然後變成一種熱話, 起碼我沒看過一張純粹流口水的照片, 然後會變成一個熱話。同時對當事人的損害可能也會特別嚴重, 因為性牽涉到裸露, 或者是一般人會覺得這件事特別私密。
四哥: 有時有另一種爭議性, 就是那些影片是偷拍的, 這些影片的來源本來就不對。偷拍的不是我而我純粹下載了來看, 這樣我是否不對呢, 在這種情況爭議性會更大。
Alex: 但似乎有點不同我聽起來, 結構上似乎一樣。但如果並非牽涉性, 譬如說我們假設有一位明星, 譬如說她的形象是一個很可愛的女星, 然後在私下聚會被拍到她吸煙、喝酒、罵髒話。好像我們會認為道德上分享後者, 即是分享她吸煙的影片, 跟性愛無關, 似乎沒那麼大問題。
豬文: 為什麼分享吸煙影片問題不大, 因為我們會覺得對當事人傷害較小。
Alex: 日本很常見, 那些偶像團體賣點是純潔, 然後流出她吸煙的影片, 這對於她的事業傷害很大, 甚至有時要開記者會公開道歉。我不太弄得清楚究竟是否因為社會令我們對性的壓抑大, 所以我們會認為性這回事不應該分享, 抑或其實兩者有些什麼分別。
四哥: 我想在文化上, 我們的實際運作不同。譬如說性, 除非是參加性愛派對, 這是比較私隱私密的事情。我想性質上有分別, 令性這回事更有一種偷窺, 窺探別人私隱的感覺。
馬田: 或者大眾覺得那件事對他來說有多私密, 例如我是AV女優, 影片流出, 可能只「哦」, 可能這要看對當事人來說有多重要, 這樣比較重要。
豬文: 我本來是這麼想。再說吸煙、喝酒, 可能我不太熟識偶像文化啦, 但我猜很多, 尤其很多流出的影片, 很多時候真的, 他並不打算讓這個世界任何一個人看到, 除了他的伴侶。所以我認為這個可以作為區分。
馬田: 即是我們很樂意分享吸煙、喝酒、被偷拍, 按分享的一刻是很輕鬆的, 但可能你分享
性愛場面的影片或之類, 你會相對較難按下去。
豬文: 或者這麼說, 我想到第二個分別。很多人認為分享吸煙喝酒的偷拍沒問題是因為人們認為是那個人應得的, 因為他用來經營自己用來獲利, 用來賺取聲譽得以紅起來, 是他那純潔的形象。在這方面他得到了利益, 但原來他真實一面並非如此, 或者感覺上他有點像是說謊, 所以人們會認為, 為什麼要分享他的影片其實是揭穿他的謊言。但有些流出的影片是無辜的他可能不是紅人, 他只是無名氏。
馬田: 即是知名人士跟非知名人士被流出影片的情況會否不同呢?
Alex: 因為這想法讓我想起, 應該可以說吧, 好多年前陳冠希事件。有些人正正認為其中一位女星, 自己把自己說得很純潔, 總之就是很純潔啦, 但其實並不是。所以流出分享這行為
並非純粹針對性, 而是揭穿她的真面目, 那時候他們有這樣的說法。
四哥: 所以我的區分不會用它是否較大傷害, 雖然很可能是。我的區分是那個活動本身在我們的文化裡, 是一項可以在公眾場合進行的活動, 抑或是應該假設為私人活動, 譬如說吸煙、喝酒, 在我們的社會文化一般認為這是公開活動, 所以分享這些沒什麼大不了。可是關於性或者上廁所這些情況, 這本來沒打算給任何人看這就是揭開了一些, 他原本就沒打算讓人看的事情給大家看去, 我覺得這已經是一種侵犯。
豬文: 如果我們嘗試收窄情況, 最…
馬田: 我們只做觀眾啦。
豬文: 最狹窄的情況, 他是無名氏, 他沒有任何承諾, 沒打算讓人看, 但不知怎的流出了。這樣的話「看」是否也有問題?
馬田: 我們作為觀眾應該怎麼看。
豬文: 即是最核心…
四哥: 最關心的問題, 我自己最掙扎的問題。
豬文: 那你認為有沒有問題?
四哥: 我直覺覺得不應該去看。那位事主沒打算公開的, 對吧。我覺得去看的話就跟偷窺完全沒分別。掙扎點很簡單, 大家都明白, 因為自己想看嘛。如果是明星,大家更想看看那是怎麼回事, 這是人之常情, 就是你有想看的慾望, 但另一方面道德上我認為不應該看, 所以我大多不會看。
豬文: 大多? 大多?
四哥: 有時猝不及防…
豬文: 它自己迎上來湊近你。
四哥: 對啦, 類似這樣。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四哥: 再說, 從前沒那麼多反省啦。
豬文: 但你的說法不就變成了, 道德上是一定的了, 但有時…
四哥: 不不, 我沒那麼確定, 我只是說我自己的直覺, 我直覺看是不對的, 這正正就是要討論的地方。我明白有人會覺得「大哥, 反正不是我偷拍, 既然已經流出了, 大家都看了, 那麼多人都看過了, 多一個人去看會令他受更大的傷害嗎, 這不會的嘛。」而且我從中得到快樂, 如果要這樣爭辯的話。事主的傷害沒有提升, 我的快樂卻提升了, 這其實不是一件好事嗎?
豬文: 我想提出一些問題, 會否道德上其實也不一定不對, 我又來扮演一下這樣的角色。有很多常見的論點, 例如第一個論點, 很簡單, 人們說「你拍片的時候就該想到了」, 你都拍出來了…
四哥: 神經病。
Alex: 這是論點來的嗎? 這種說法跟某些執法者的說法, 說你不在現場, 就不會被催淚彈射中一樣。拍攝這行為本身沒有是否道德可言, 只是基於莫名的原因把電腦拿去修理, 或者被盜竊影片, 然後流出。怎麼可以說一件本身沒道德可言的事情, 做完之後卻要預計會承受不好的後果呢, 不可以這麼說。這樣說的話就跟, 穿短裙子就該想到會被騷擾, 被偷窺啦。
四哥: 其實是有點類似。
Alex: 其實沒什麼分別。問題是穿短裙這行為本身, 其實並非一件有問題的行為。
馬田: 但為什麼大家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為什麼這麼普及呢? 聽起來好像合理, 即是剛聽這理據時好像說得通, 不穿短裙就沒事啦。
四哥: 我猜那些人混淆了, 的確不拍片自然就沒機會流出, 但人們混淆了這是否道德責任, 從保險上來說是的, 不拍片當然比較安全, 不會有機會流出。同樣道理, 明知道去一些品流比較複雜的地方, 打扮性感被侵犯的機會會提升, 就當這是客觀知識, 穿著得比較厚實保守, 這是保險, 令你較少機會受到侵犯。但這並非道德問題, 打扮性感抑或穿著保守, 這是個人選擇, 不會因為我打扮性感就變成不道德, 反而是不管我怎樣穿著打扮, 侵犯別人的人是不道德的, 就這樣。同樣道理, 我不拍片對我來說當然安全…
馬田: 因為那件事不是基本需要, 即是, 可能性愛是基本需要, 但拍下性愛場面並非基本需要
你做多了, 所以導致這樣的後果。
Alex: 但我可以作個譬如, 譬如說不進行極限運動就不會死了, 就當作這個吧。現在爭論的是, 假設他做了這種運動後真的死了, 然後一班人走到他的喪禮向他吐口水不斷的恥笑他活該「玩什麼極限運動」。 這些無法合理化的, 最多只能說他做這事之前不明智、不夠聰明、無想清楚後果, 或者他…
四哥: 即是可以取笑他愚蠢嗎? 即是你怎麼那麼蠢?
豬文: 所以哲學上有 Prudential Reason審慎理由, 即是謹慎行事上的理由跟一個 Moral Reason道德理由可以分開。
馬田: 即是進行前要預計風險存在, 有沒有例子是可以…不是啊, 這很道德, 我喜歡這樣做, 我可以理直氣壯的去分享。
豬文: 對啊, 很簡單。這個是牽涉到一些很麻煩的倫理學上, 即是哲學上的爭議。
Alex: 派別的爭議。
豬文: 派別的爭議。最簡單, 有一個派別叫作效益主義( Utilitarianism認為最正確的行為是將效益達到最大傾向得到最大快樂, 而傾向避免痛苦就是正確)認為, 他們認為一個行為在道德上的好與不好就看一件事, 就是它製造了多少快樂和痛苦, 它認為就是計算。如果一個行為, 為最大多數的人帶來最大幸福, 最大的快樂, 那麼這件事就是道德。
馬田: 即是死一個人可以救一千人, 那就值得去死。
豬文: 對啊, 所以就會怎樣套用在剛才那個案裡呢, 就是我要不要看, 視乎我去看這個行為會否帶來…
馬田(小聲): 好不好看。
四哥(笑): 這個也是! 這也有影響! 如果是好看的, 代表我開心了。
馬田: 全部人都認為很讚, 那就應該了。

1

1

四哥: 我完全不接受這種說法。如果根據這說法, 越多人看, 越多人獲得喜悅, 這樣其實任何漂亮的人照這麼說都應該拍裸照了, 就會得出這麼奇怪的結論, 所以我不太接受這種說法, 即是這個效益主義。
馬田: 那麼效益主義本身, 關於其他事情有沒有很成立的例子?
四哥: 其實有很多個案都接近常識的, 面對我剛才說的個案就未必對。很多時候我們去判斷一個行為是否道德, 其實就是看它的後果。他做了這件事, 看看他做完後, 造福了多少人, 這個人真好。相反做了一件事, 令致多少人捱餓, 令多少人死去, 我們就覺得他不道德。
馬田: 譬如說打倒獨裁者。
四哥: 或者類似。
馬田: 在戰爭上面。
四哥: 或者我們評論某個獨裁者為什麼他是一個不道德的人, 是因為他所做的事讓很多人受苦, 或者評論聖人, 例如德蘭修女, 為什麼我們會說她好, 就是因為她讓很多人得到幸福。
Alex: 但這跟剛才的個案不太相同, 因為他本身, 我們打倒他的原因, 並非純粹我們殺了他就讓很多人幸福, 而是他本身所做的一些事情是不應該做的, 所以他應該得到某些懲罰。那就不是殺了他, 所以很多人獲救, 即使他是一個無辜的人也好。
豬文: 或者回到馬田的問題, 他問為什麼效益主義看來這麼奇怪而仍然多人相信, 其中很簡單。因為很多人覺得效益主義反而是常識, 有些攻擊效益主義的人就會說這是豬的哲學, 最平民的哲學。試想一下日常生活, 判斷一件事對不對的時候, 我們也是用這個做標準。譬如說罵你的朋友, 質問他為何遲到, 這樣做不對, 然後他問你為什麼不對, 「因為我要等你, 你令到我感到不愉快。」當然還有其他解釋啦, 可能因為承諾, 可能因為別的原因, 但我們解釋一件事為什麼對, 為什麼不對的時候, 的而且確很多時候用它製造了多少痛苦和快樂來判斷。如果我們回到剛開始的那個個案, 效益主義很可能會說, 看那些流出的影片同樣合乎道德, 其實他們未必會這樣說, 就看這數怎麼算。我們滿足自己的性慾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法, 但如果看流出的影片, 這是製造了巨量的痛苦給當事人, 計算完之後有機會當事人所承受的痛苦, 可能會超過我觀看影片所得到的快樂。這樣的話, 我看流出影片就是不道德的。
馬田: 即是那件事達到某種程度, 就會推到…例如已經有一百人看過影片, 當事人已經很痛苦, 所以也不差啦, 所以要全地球。
豬文: 對了, 這樣聽起來好像很合理。
馬田: 對了, 這樣就應該了。
豬文: 因為如果看觀看數字已經差不多100萬了, 已經很不開心了, 觀看數字變成101, 他的不開心不會增加。效益主義者最後就會說這個案可以看, 甚至是道德的。
馬田: 這不是很奇怪嗎? 很奇怪啊。
Alex: 或者當事人…
豬文: 哲學家就會思考這些。
四哥: 又或者這麼想, 當事人已經去世, 或者當他也沒有其他親人, 他已去世且沒有親人, 那就不會再增加痛苦了。如果觀看次數增加, 那就可能增加了快樂, 這樣的話就應該看了。
豬文: 所以效益主義向來是很政治不正確的理論, 最著名的效益主義者Peter Singer, 每每在其他地方演講時都會遭受抗議, 因為他時常有驚人的發言, 例如殺嬰沒問題之類, 非常離經叛道。所以按照康廷(四哥)剛才的說法就會很誇張, 就是如果當事人因為看到觀看次數100萬, 然後很不開心, 當他政治不正確地自殺了, 當作這樣。效益主義反而會說, 他已經死了, 我看, 他也不會不開心; 而我看了會開心, 所以我就看了。
馬田: 不是啊, 死了看完一定很不開心。
四哥: 那就另一回事, 如果因為他死了, 你看了不開心, 那你就不應該看了。
馬田: 那麼如果當事人, 流出之後沒痛苦, 其實那支影片就不那麼好看了。
四哥(驚訝): 哇, 你竟然這樣想!
豬文: 這個更深入了。
四哥(笑): 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馬田: 即是當事人表示自己沒事, 就喜歡讓大家看, 然後那支影片可能就不會紅了。
四哥: 即是建築於他人的痛苦之上, 我知道現實上有不少這樣的人, 因為「睇人仆街最開心」嘛。
豬文: 有可能是這樣, 但也不是每個人的口味都是這樣
四哥: 對啊。
豬文: 即是如果有這樣的口味會很麻煩, 會很痛苦的。
Alex: 完全沒想過。

1

1

Alex: 如果再細想, 他們會這樣說, 快樂與痛苦會否有著質的分別, 而不是量的分別。即是有些痛苦比較嚴重, 有些痛苦是五級痛苦, 而有些痛苦是一級痛苦, 不管一級的快樂有多少
也不能說這樣可以補償五級的痛苦。
四哥: 如果繼續用這例子, 可能是很多人滿足了的僅僅是性慾, 但對於當事人來說, 他是尊嚴上受損, 他是人格上的破壞、被侮辱。這樣不管滿足了多少人的性慾也好, 也無法彌補他自尊心的受損。
豬文: 這也未必牽涉到質, 純粹長度上, 看完影片覺得爽, 但這感覺可以維持多久?(望向四哥)
馬田(望向四哥): 那你可以維持多久?
四哥: 我…?
Alex: 維持到現在。
豬文: 說真的, 這爽快感可以維持多久?
四哥: 我一爽完就後悔了。
豬文: 就是, 爽的同時還會有痛苦, 這樣就更難計算。我意思是看完可能, 可以爽快多久? 但對當事人的傷害可能是一世。
四哥: 但我認為這想法還有一個盲點。如果只計算那些人的快樂, 對於一個技術高超, 成功偷竊的人, 其實他沒有道德上不對。他沒有被當事人發現, 就當作是他自己看完留著當紀念然後沒流出, 甚至當他已刪除。他做這件事其實增加了個人的快感, 而當事人由於不知道有人偷拍了他, 例如偷拍他上廁所, 他不會有痛苦, 於是這件事就變成了值得去做, 這是我很難接受的結論。
馬田: 聽起來好像很合理, 但道德上似乎是錯的, 是吧是吧。
豬文: 你的直覺是怎樣?
馬田: 我覺得奇怪, 但又好像很合理。

豬文: 所以哲學家也爭論了幾百年。
Alex: 所以有些哲學家的回應是, 這件事只是你感覺上覺得不對, 但其實是對的, 沒問題。
馬田: 但如果很廣傳就做不到這個效果了。
四哥: 對啊, 我不是說…
馬田: 除非當事人是不能…或者去世了, 那就類似這樣了。
豬文: 所以有另一些理論, 效益主義時常被人批評。為什麼我們總是覺得怪怪的, 剛剛純粹計算快樂和痛苦, 是因為我們認為有些事情並不是理它的後果, 是一些基本人權, 並非計算那麼簡單, 有些事情不管如何都需要堅守。
四哥: 換言之有些事情, 即使做完之後, 有很多人開心或者沒有人痛苦, 那件事不該做就是不應該做。我猜你剛才感到有點掙扎的地方是, 你認為偷拍本身就不應該做, 即使我沒有傷害他, 但這件事本身不對, 所以我不應該做。
馬田: 即是那個行為本身的本質先要弄清楚。
四哥: 對。
馬田: 即是可能不只是偷拍…
四哥: 其他事情也是。譬如說殺人, 原本就不應該做, 即使殺了一個人, 他的仇人會感到開心, 仍然不應該做。
豬文: 或者偷窺那個案可以再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覺得怪怪的, 哲學家例如康德, 像義務論(Deontological Theories義務論, 注重理性的價值, 能夠維護人的尊嚴, 而不是僅僅利用他人。)他會說人是有尊嚴的, 他說人是一個主體, 並不是工具。偷窺其實扭曲了這件事, 因為偷窺, 其實你把人當成了一件物件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自己開心完就滿足了卻不理會對方的個人意願, 他是否願意被你偷窺。歸納一下就是說明了兩種思路, 在想什麼是對, 什麼是錯的時候, 有時我們會計算快樂痛苦, 所以覺得看流出片沒什麼問題, 但有時我們又不是這樣。人是有尊嚴的, 人是有自主性的, 我們要尊重個人的尊嚴, 這兩種思維就在鬥爭。
四哥: 又或者我再說一個, 這個比較現代, 我也是看我們其中一位成員, 叫洪恩, 所寫的一篇文章想出來的而已。他從私隱權去看…
Alex: 被人偷聽電話錄音那個嗎?

1

1

豬文: 為什麼每支影片都說這個, 上次說了今天又說。
馬田: 剪貼他的頭像出來。
四哥: 他是我們的…
豬文: 但我們很開心, 開心到現在, 實在很好笑。
四哥: 其實不對的, 其實不對的, 我嘗試用私隱權的角度去說。我們的身體其實是我們的私有財產, 我要怎麼使用要得到我的同意, 你才可以用, 包括你去觀賞我, 沒有我的允許, 你竟然去觀賞我的身體, 即是去看我不願意被你看的地方。這時候, 其實你是侵犯了我的私有產權, 想法就是這樣。其實這想法的概念跟盜版一樣, 這就好像偷了我的東西給你自己用, 我只是私下用罷了, 又不是用來賺錢, 這樣行不行? 就是不行。因為這東西我沒有批准你用, 這是屬於我的, 我的身體, 我的某些私人部位, 我不讓你看, 這是我的決定。你使用了, 就好像侵犯了我的自主權, 我的私有產權。
馬田: 如果當事人是一個壞人呢?
四哥: 你們認為呢? 即是那個真的是個臭八婆。
(眾人大笑)

馬田: 就當作他可能是個殺人犯, 是否流出他的影片就沒問題呢? 感覺上好像是…
Alex: 但似乎又不是…
馬田: 感覺上好像好一點。
Alex: 即使你用私有產權的說法, 你也不會說, 他是殺人犯所以我可以霸佔他的房子, 或者我可以偷光他的錢來用, 似乎不是。只是我們會覺得他是殺人犯…
馬田: 我好像好過一點, 我流出他的…
Alex: 或者好像比較痛快, 因為好似看他…
馬田: 覺得做了正義的行為。
四哥: 我覺得只是心理上找個藉口。因為那件事如果是錯的話, 並不會因為對象做錯事而變得正確。
豬文: 不是啊, 會的啊, 當然會啦。如果平時囚禁一個人是錯的, 那個人做錯了事所以囚禁他就是正確的啊。
四哥: 我不是在說這些, 對, 你說的這種情況是的。這裡牽涉到一個很麻煩的爭論, 就是如果那個人不道德, 你是否可以用不道德的方法對待他呢? 有些例子啦, 例如那是個恐怖份子, 如果我想從他身上套出機密資料, 我是否可以虐待他呢? 是否可以把他的手指剪下來? 不說的話再剪一隻, 這其實就是酷刑。這個可以爭論, 但我的立場會傾向覺得, 不行。
豬文: 但我覺得這個課題又太龐大了, 因為牽涉到懲罰的問題, 就是我們在什麼時候可以懲罰一個人, 用什麼方法, 誰去懲罰他, 這些可就很麻煩了, 我覺得有點難在這一集裡講解。
四哥: 如果用馬田剛才說的個案, 用我們現在討論的這件事。如果那是一個壞人, 我們是否就可以把他的影片流出作為一種懲罰, 大家覺得怎樣?
豬文: 我會覺得令到這件事多了一個機會就可以的, 但也未必可以, 要看內容。因為他犯的錯可能很小事, 流出所承受的傷害遠超過, 可能他只是偷了一顆糖, 卻說要懲罰你, 流出你。
四哥: 我的想法正正就是要怎樣懲罰他, 不是由你個人決定。不是說「你是個爛人所以我流出你的東西, 你這個賤人。」不是這樣的。我們的社會已經有一個懲罰機制, 除非你不滿意這個機制, 或者這個機制很差。
豬文: 或者失效了。
四哥: 沒錯, 如果這個機制存在, 這部分你應該交給這個機制, 而不是你自己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 當作我現在懲罰他而已, 我不是想看啦, 我覺得這個大多是假的。
Alex: 所以牽涉到這其實是否一種私了呢, 如果你完全不信任一種機制。
四哥: 這個又是難搞, 說私了。
Alex: 例如一些政治人物, 一些很邪惡的政治人物, 流出了肉照。
馬田: 沒有人想看啦
豬文: 我正想說。
(眾人大笑)
Alex: 你又知道沒有人想看?
豬文(厭惡): 誰呀, 你說一個你想看的出來吧, 大哥。

豬文: 但我想最後補充一個說法, 因為懲罰這一點讓我想起網上討論區, 也有人提出這類論點, 是因為他認為那些女人這麼做在道德上有問題, 所以現在觀看或流出是在懲罰她。這些理據是類似, 但我覺得完全是愚昧。第一 , 女性這樣做 並非道德上有問題。第二, 即使道德上有問題讓一萬步, 這樣流出的懲罰也是不按比例, 遠超於她應該承受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所謂應得的懲罰, 這樣的思路也無法令流出和觀看變得合理。
馬田: 我們又增加了全新的角度, 或者大家應該有全新的角度去看這些事情, 就是這樣。
四哥: 「去看那些東西。」(笑)
馬田: 什麼全新角度? (笑)
豬文: 去看這些問題, 不是去看那些產品, 或者那些(流出)。
馬田: 今集也差不多了, 我們下集又會討論別的話題, 下次再見。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