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罵戰必備】唔識無資格出聲!快過馬先可以講馬?ft.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

點 Cook Guide | 哲學類 | May 16, 2021

此影片謄本由世康製作

馬田:好,我們又回來最新一集《哲學有飯開》。
鹽叔:哲學有飯開很棒
馬田:我們又來看看有什麼生活上我們時常聽到的,可否用另一種方法去解釋,或者令你思考的時候不那麼容易走入死角,或者被人誤導,好嗎, 一般你跟人家爭論一件事批評或者評論一件事的時候,有些人會說「你都不懂,你怎麼評論呢?」像是足球這樣,究竟是否要自己懂踢球才可以評論一場球賽呢?
四哥:但這樣的說法會立即陷入一種困難。如果我要懂得一件事,我才可以批評那件事,譬如說,我到餐廳吃飯,菜很難吃,我也不能批評了。又或者我不懂得駕駛,然後坐上計程車,他卻亂來一通,車都撞上牆了…
鹽叔:然後他讓你用愛膚堅,是吧?

四哥:然後他反問:「你會駕駛嗎? 你不會就別批評啦!」甚至我去做手術,醫生割錯了我的器官…
鹽叔:割低了,原本想割心口毛變成割腳毛。
四哥:然後反問:「你會做手術嗎?不會你就別批評啦!」我們時常會批評一些我們未必做到的事情,如果不容許,其實我們很多時事情都不用發言了。
鹽叔:大家怎麼想?
馬田:因為我時常會想,如果那些人對那件事不懂,他是無法說出原因的。那些評論可能有兩個方向,一方面是純粹為自己,即是那評論只說出自己的感受,但有一些評論是令事情變好或者他真的針對那件事情。
鹽叔:那你認為不懂的,能否批評,能否評論? 在那兩個層次來說。
馬田:我覺得純粹情緒宣洩的是可以的。我到一家餐廳吃飯,實在很難吃這種,我會直接說出的嘛,或者告訴別人我的感受。又譬如說品嚐紅酒,懂得欣賞的人可能真的能夠喝出釀酒時哪一部分可能出現問題,像是葡萄不夠好,他能夠說出很多很有意義的方向和內容跟單單說很難喝不同。
阿軒:有兩件事可以談談,第一是就是像剛才四哥所說,是否懂得烹飪才可以評價食物好不好吃,這裡我們時說的「懂」,其實可以有兩種意思。英文可以說成know that和know how。know how就是技術,例如足球 know how的意思是懂得怎樣削球,即是那種感覺。know that的內容就不是指技術,而是一些我們會說是一些句子啦,我知道「油呢兩小匙,再加一點橙皮」,這裡懂得的意思就是能夠說出這些資料。即是例如評論太鹹或太甜很主觀,可以是任何人都說得出,不一定要懂得烹飪才說得出來。例如游泳,他們會怎樣教先划水然後吸氣。這些全都是資料性的東西,可能你齊備了這些know that的資料,都記住了,但到了水裡還是沒有know how,在水裡還是會溺水。不行啊,沒有那種感覺,所以這兩種 「懂」 是不同的。我認為know how要求不用那麼高,因為很多時,像是評論一場球賽不用踢得比美斯更厲害,只要知道什麼是足球比賽…
馬田:因為很多時都說,教練其實本身不懂踢…
四哥:或者沒有那些球星厲害。
馬田:即是踢足球的技術。
四哥:即是教LeBron James打球的那位能單對單勝過LeBron James呢,似乎是不行。但他是否沒資格去教呢?
馬田:但他真的懂足球啊。
鹽叔:我小時候就已經思考了很久的問題,我還分類了。團體運動可以教戰術,戰術還可以思考,但說到教打乒乓球、網球之類,我時常想「難道教練比費達拿厲害?」
(眾人大笑)
鹽叔:真的教他抽擊啊,教奧蘇利雲怎麼拉杆,心想「如果你比奧蘇利雲厲害,你怎樣還在教他,你為什麼不直接去比賽呢?」我覺得這跟另一個有關,或者跟幾個問題有關係,就像阿軒說的,他可能知道很多關於那技術的科學和技巧,即是阿軒剛才說的know that。舉例說,游泳的科學家計算好,怎麼移動雙手划水最有效都計算好了,可是計算的科學家,可以不懂得游泳,掉到水裡他可能會溺斃,但他可以提醒運動員他的動作怎麼錯。所以know that可能也足以教運動員,未必一定要know how,所以不一定要會踢球才去教美斯踢球。
馬田:即是對於一件事,要評論一件事就要把它分拆得很細,可能有些人只懂得足球的某部分,可能他只會守龍門,那他可能不會教前鋒踢球,因為他是守龍門的專業。那麼一件事不就會分拆得很細了嗎?
阿軒:教的意思可能是對於相應的問題能夠給予較可信的答案,剛才提到那些味覺上的好吃不好吃,這些相對不太客觀。
馬田:即是觀眾席上有人大叫「向左射吧!」這應不應該信他呢?
四哥:我聽完你們剛才的說法,還是未能解決這問題。如果我只是一名觀眾,我從來不踢足球,即是我及不上教練厲害,因為剛才說教練可以教球員是因為他擁有相關知識,但我卻沒有。那麼我是否就沒資格去批評那些球員呢? 大家覺得是否這樣呢?
馬田:這樣豈不是就像是評論有分高下?
鹽叔:我覺得那是不同的評論。剛才我說教奧蘇利雲打球的人,他有很多知識上的知識,但他身體上的技巧卻及不上奧蘇利雲,他仍然可以教奧蘇利雲,他可以告訴他相關知識指導他如何動作之類,這是剛才阿軒說的know that和know how的問題。但我認為還有第三個問題,就是有些觀眾,其實就是我們平時看球賽或者在家裡看馬田的影片,看過第一支影片,大家都知道我不會做飯,弄個炒飯都焦掉了,那我還可不可以說「馬田有沒有搞錯」之類,我可以這樣說嗎? 我覺得可以的,但那是不同形式的評論。我再舉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我小時候看球賽,米高佐敦、高比拜仁他們有時嘗試灌籃卻失敗了,久不久就發生,我真的見過。
我心想,但我也想過自己是否不對,我自己也無法灌籃,小時候連籃板都夠不著。
四哥:看到他在無人防守下射三分球,卻還是沒射中就罵他「幹,你這樣也投不進!」但自己連三分球也不夠力射出。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鹽叔:所以這是第三個問題,還有第三種評論是,不用有know that或know how的知識,只要稍為對那種運動或活動有基本知識,那就已經可以有合理期望認為懂得的人應該做到什麼。像是我一直看球賽,每個NBA球員都能夠灌籃。
馬田:灌籃總是成功。
鹽叔:就是啦。而米高佐敦是很厲害的那一群,他竟然不中。雖然我不會灌籃,也不知道灌籃的know that和know how,但我可以有合理期望覺得他應該能夠灌籃,於是我的評論…
馬田:那你有沒有試過輕鬆灌籃?

四哥:如果你這種說法 ,我是蠻贊成的,就是其實我們批評一件事要有相應的知識,否則也沒資格批評。但是否等於沒有任何知識也可以批評呢? 另一方面我也認為這樣不對。用相類的例子,有人從來沒吃過西餐,然後他點了牛排,切開,然後大罵「生的,你究竟懂不懂烹飪?」我認為這批評不合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吃牛排的傳統是怎樣,不知道應該是五分熟。或者更誇張一點,去吃魚生,他質問為什麼魚肉是生的。
鹽叔: 正如華人在外國煮菜,外國人大感奇怪,「為什麼要把沙律煮熟?」他們認為,我問過他們,他們認為除了花椰菜要煮熟之外,所有蔬菜都不應該煮,他們會驚訝為什麼要煮沙律。我不懂得如何向他們解釋,而他們就是沒資格去評論,因為他們連最基本最低限度的知識也沒有。用回灌籃那例子,你從來都不看籃球比賽,不知道正常NBA球員應該都能灌籃,那就沒資格說他灌籃失敗,因為你根本沒有足夠的基礎去指責一位NBA球員灌籃失敗是有問題的。
馬田:即是如果涉及本能的事情,那麼應該所有人都有資格評論。
鹽叔:可能是這樣。
馬田:譬如說,我村裡每個人都很高,其中一個人特別矮小。(自嘲)
(眾人大笑)
四哥:這個應該有資格,但可能會涉及另一些問題…(笑) 就是你不應該評論別人的高度…
鹽叔(笑):對啦!
四哥:人生攻擊啦,歧視啦這類。
鹽叔:還是馬田是想說,自己的親身經驗。好慘,說自己的黑歷史。

鹽叔:我時常被取笑說我的牙齒很難看,時常在YouTube評論我。
四哥:但可能普遍都做牙齒矯正。
鹽叔:這也是。就是他們對香港這方面的文化有一定理解,然後他們就可以合理地期望,一個香港人的牙齒這麼難看,怎麼不矯正? 那就是你有問題了,那個評論是在建基於某種很薄的知識上。
馬田:那不是很辛苦了嗎? 每次看到一些評論,我也要思考其實這是否有相關知識的評論…
鹽叔/四哥/阿軒(異口同聲):也是啊。
馬田:才知道這有沒有建設,可否用建設性來形容評論呢? 是否相對沒知識地,沒相關認知地去評論,其實那個評論會沒有那麼有建設性還是怎樣?
鹽叔:我覺得普遍來說是沒有太大建設性的,視乎情況。舉個例子,如果你從來沒打過籃球,又沒看過NBA沒看過球賽,這樣去留言去評論別人打籃球如何,那是沒建設性的。但有些情況我覺得,舉個例子,他剛才吃西餐的例子,當然啦,評論西餐也是某意義上沒資格,因為你連西餐原本的格局也不知道。但這類留言有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有可能打開那些人的世界觀,原來世界上有些人會煮蔬菜,或者會有人生吃魚肉,會令到烹飪的人也突然受到啟發。其實那留言某種意義上是不合理的,所以要評論的時候,還是要小心點自己是否在那個範疇裡。
鹽叔:剛才不是區分了幾種評論的,第一種評論就是不相干的人啦,就是隨便說出馬田炒飯怎麼炒成這個樣子…不是啦,是看到嚴叔炒飯炒成這個樣子,那些可以評論啦,即使你不會炒飯,因為大家可以合理地期望一個人會炒飯,但到了比較專業的評論就不同了。譬如說,真的要教美斯踢足球,平時在樓下踢踢球,這樣就去教美斯如何出腳,怎麼玩花式,這樣就不合理了。這樣就沒有了我們所謂的Right of Authority,就是那沒有一個合理的權威去評價一些真正屬於權威的人,因為美斯在足球方面是權威。
馬田:這方面會否有人爭論,怎樣才算是有(權威)?
鹽叔:會啊,會有人爭論。
馬田:會如何爭論?
鹽叔:我猜其中一件事可能就是到某些位置跟你認識的是否相關。舉例,如果你完全不會,繼續講烹飪,不會比較複雜的菜式,完全沒做過,不懂得怎樣做的話,沒有翻鍋的技巧,完全不會翻鍋。我們可以說「這些留言是胡來的。」有時會很生氣,自己的專業範疇,我們,馬田應該很多這種經驗啦。我們的專業範疇很多這種情況,時常有人在外面說我們說這些阿阿軒:「你根本不懂的」。
鹽叔(冷笑):「我們不懂」? 我心想…

1

1

鹽叔:那些時候的確需要你有跟他接近水平的知識才可以,那如何測量呢? 舉個例子,技術方面來說,你是否大部分時間都能做到那技術,是否能夠掌握相關技術。如果是know that的知識的話,你是否大部分時間,例如你是科學家,是否大部分時間都可以預計到會發生什麼事,理論會有什麼後果,如果大部分情況可以,那就顯示到你是一個合理的權威。
阿軒:這個權威的意思可能是可以有理由相信你所作的評論很大機會是真的,是對的。
鹽叔:會說中的。

阿軒:而不是隨便一個路人,你不會相信他說的是真的嘛,即使他說的剛巧說中了…
馬田:例如叫你向左邊龍門踢去…
鹽叔:哪知真的射中了。
阿軒:那只是運氣,不代表他有Right of Authority,或者你要信他所說的。
鹽叔:一個壞了的時鐘,一天也會對兩次。
四哥:我還有一件無聊事想說,如果按照剛才的討論,我們現在時常有句話,「你不要教老爸...行房」

四哥:雖然你的父親是你的前輩並且把你製造出來
馬田:成功了。
阿軒:但你早入行不代表你經驗多。
四哥:對了。
鹽叔:或者你的技術技巧更高。
四哥:沒錯。他們可以反過來說「老爸,讓我教你吧」,現在可以是這樣的嘛。
鹽叔:所以反過來說,時常看到很多人除了批評技巧之外,還會評論一上理論知識,你剛才說的know that。例如會指科學家的理論有問題,甚至評論我們拍哲學的內容,指內容有問題。
阿軒:「你文科仔,不懂科學就閉嘴吧。」
鹽叔:但很多時候要想想,人家科學家又是博士,又修讀了十多二十年,做了幾十年研究。很多時候我們沒有Right of Authority,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知識基礎去知道他說的是對還是錯。
馬田:如果有個人說,他認為地球是平的,他是否要做實驗,坐船到世界盡頭然後掉進太空,他才可以這麼說?

馬田:那豈不是很困難? 有些理論很難可以這樣去證實的…
鹽叔:對啊。
馬田:很難真的可以坐船去到盡頭。

鹽叔:所以一般都證實不了。
四哥:我的看法是,如果他聲稱地球是平的,經過我們剛才的討論是,談及這些客觀事實需要有一定的知識水平。因為他想反駁科學,他既然想反駁科學,那麼他就需要有一定的科學知識才能夠反駁科學。
鹽叔:但我覺得不一定要像馬田說的那麼極端,是否一定要去到證實,即是要坐船到盡頭了,「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 臨死還未死的一刻才可以說…
阿軒:或者掉下去的時候自拍。
鹽叔:對了,臨死按著訊息「真的掉下去啦,我現在掉下去了。」我認為不用,因為很多時候科學知識或者理論知識,其實都是講求證據。即是有很多證據,譬如說現在的科學家說得很誇張,最基礎有些電子和質子,這些大家可能聽說過。那些粒子大家都看不到,我只看見四哥但看不到他的粒子,或者蛋白質之類。所以很多科學理論其實是由很多證明…
(鏡頭聚焦到四哥,四哥思考片刻後向前方伸手)
馬田:你想拿出來嗎?
四哥(尷尬地笑,伸手拿起零食):我不敢。
(眾人大笑)

鹽叔:很多時候都是由理論的證據推測出來,那些證據雖然我們無法直接看到。譬如說我們看不到地球的邊際,或者看不到電子啦,蛋白質之類,但很多時候我們還有很多不同的,其他的實驗或者觀察,其實證實到,或者是很像…即是一定要有蛋白質,有電子才能解釋到那些觀察。起碼要知道人家的理論是怎麼回事,有什麼證據支撐,這樣反駁那些證據才會成功,所以未必要那麼極端,要坐船到盡頭然後掉下去,但起碼你要有相關另一面的證據證明你的說法是對的。但有些時候,剛才馬田不是區分了,馬田說有兩種留言。我覺得其實很主觀的那種,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的,但真的要主觀,例如餸菜好不好吃…
阿軒:好吃不好吃。
鹽叔:或者覺得某個男生女生是否漂亮,那種一些純主觀,「我就是喜歡,你管我」那種評論…
馬田:就什麼人都可以了。

1

1

鹽叔:誰都可以,沒知識的。因為那種留言就像馬田說的,就是表達我的感受,而那個感受只要你說是就是「我就是覺得他漂亮,怎樣?」。很多時候我覺得這些是可以純主觀,不需要任何知識基礎,但大部分評論都不是這種例子。
阿軒:我想補充,有時我們說味覺是很主觀的事情,好吃不好吃、對不對自己口味,但有時味覺也可以培養。例如品嚐起司,或者第一次喝紅酒,感覺很難喝「很酸啊!」…
鹽叔(拿起啤酒):喝啤酒吧,每個人小時候喝都覺得難喝。
阿軒:有些人覺得,你只是不懂得欣賞,我覺得這些是需要經過培養,紅酒起司之類。
鹽叔:那些有兩個位置跟文化比較相關,有些時候那些東西好吃不好吃可能其實還是主觀的,不過會有一種文化底蘊的基礎塑造出你的口味。
阿軒:又例如踢足球,利申,我是曼迷,但我不會踢足球,我沒有know how,沒有技術,我只是know that看了多年球賽。之前曼聯踢得很悶,悶還是不悶,這些真的比較主觀,我實在不喜歡他們這種踢法,這麼說,我覺得沒問題。另一種評論是,這樣下去無法勝出,能否在球賽勝出這就是就要客觀。
馬田:但即使悶也可以贏。
阿軒:對對對。
馬田:他可能每場都很悶地贏了。
鹽叔:更好啦,悶悶地勝出。正如以前有朋友喜歡巴塞隆拿,巴塞薩拿很習慣把球傳來傳去讓人搶不到球。
阿軒:Tiki-taka。
鹽叔:對,Tiki-taka,如果你知道。最初看覺得很有美感,說那些人把球傳來傳去,很漂亮,但我另一些朋友的評論是「這樣踢球半點男子氣概也沒有,人家一向你跑來,你就把球傳出, 這樣算什麼?」
阿軒:「跟鳥籠有什麼分別?」
鹽叔:「不刻意突破,傳至有空位,你沒他們辦法時就輕鬆地射球…」
阿軒:「很賤啊。」
鹽叔:「完全沒有硬闖那種暴力的美學。」有些人會覺得這種很悶,即是很表現到別人說的所謂性感足球,反而有人認為這很沉悶,完全沒有男子味道。我覺得這些就是阿軒說的,表達自己感受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的,這類留言。
阿軒:之前馬田拍了一支影片,複製BBC炒飯,我也看了。例如這種,那個飯好吃不好吃,如果你嘗試做出來,再嚐過好不好吃。這些就,喜歡怎樣就怎樣,想評論就評論。但如果說哪樣才是正確的吃飯方式…
馬田:關乎剛才說起是否那個底層,那個文化…
阿軒:對了
馬田:所生長之後的情況。
阿軒:我們習慣了中式做飯方法,你最少要知道背景知識,西方人怎麼樣…
鹽叔:不是西方,那是英國卻模仿亞洲人的炒飯
阿軒:對。
鹽叔:但問題是亞洲炒飯有很多種,但我們很自然一提起炒飯就是中式炒飯,甚至是中國南部,香港的廣東式炒飯,只要不是那樣就覺得對方弄錯了。
阿軒:就是啦。
馬田:有人搜尋過資料,其實那是印度式的做法。他們找出很多數據,或者提到很多歷史,然後討論。
鹽叔:最有趣是追蹤歷史,印度那種炒飯其實最終是從中國傳去的。真的啊,這件事我研究過,就是古代沒有飯鍋的時候,為了不會容易燒焦又不用看管著,所以加很多水去炒,去煮,他們是用BBC那樣的方式去煮飯,然後傳到印度。後來我們有電鍋之後,再沒有人這麼煮飯了,但印度或者中東,還是保留了這煮法。回到大問題,很多時候這些事情還是要點知識背景,因為在評論的不單是飯好吃不好吃。但如果評論它是否一種對的炒飯,是否符合某種傳統的炒飯方法,這就增加了很多知識背景,如果沒有很多時候你的評論就會貽笑大方,弄錯了別人所做的事。
阿軒:的而且確不是中式。
馬田:如果我們跟一群中式背景的人去談論,我們是很合理可以這樣恥笑。
鹽叔:對了,沒錯。

馬田:那個評論放在我們四人這裡似乎就對了。
鹽叔:要看那個人是否想炒「我們想炒的」那種。有人自稱炒港式炒飯,是港式炒飯茶餐廳那種,香港的酒樓提供那種,那就代表他不懂。因為香港的確不是那樣炒,用他的方法不會炒出港式炒飯的味道,但人家也不過是說亞洲式而已,所以其實我們未必有權威去指責他炒錯了我覺得。
阿軒:就像是日本的中華料理,有人說中華料理就是中國菜啦,但一吃,不是中國菜啦,然後大罵。其實中華料理是已經自成一類…
鹽叔:日本很流行,西餐變成了和風洋食。
阿軒:對啊,最少也先吃了,知道味道的分別在哪裡,最好像馬田那樣自己做出來試過是不是真的…
馬田:試試好吃不好吃。
阿軒(望向馬田):那好不好吃?
馬田:不好吃。
(眾人大笑)

1

1

馬田:在我的背景下,我覺得那種炒飯不好吃,可能印度人覺得好吃。
鹽叔:有可能。
馬田:他們可能覺得那種口感比較多。
鹽叔:正如吃Risotto,或者吃西班牙炒飯,需要煮飯煮到不完全熟,中國人或者華人會認為你不懂。
阿軒:未煮完。
鹽叔:對,老一輩會說那傢伙不懂煮飯,飯還未熟,但人家就是要米的中間是這樣。
阿軒:潮州粥。(笑)

馬田:那麼應該差不多了吧,大家可能平時爭論時或者評價時多思考,究竟同一句評論你提供了什麼資訊,或者剛才別人所說的,他所說的背後原因跟你想的背後原因不同。即是我可能想評論到讓美斯聽到,他實在射得差勁,但有些純粹「太過份了,連累我也輸了,幫馬會鋪了草皮(害我錢都輸掉了 ),有沒有搞錯呀。」大家評論的方向可能不同,可以在評論的相同基礎下,那樣才能討論。如果評論的是不同的東西,其實兩件事是無法爭論下去的,對吧?
鹽叔:對,沒錯,弄清楚自己在評論什麼。
馬田:太好了,希望大家得到一些思考上的…該叫做什麼?
鹽叔:如果有的話,那就是得著; 沒有的話,就是思考上的困擾。
馬田:或成功得到娛樂吧,就這樣!

(花絮)
馬田:今天我們討論甚麼?
阿軒:究竟評論… 波… 即是足球籃球啊。(笑)
四哥(笑):你別叫人誤會啦。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臉書、谷歌數位監控的未來...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如何終結監控?書來面對 EP18《監控資本主義時代》下集 Shoshana Zuboff / 說書【資訊/社會科學】

超級歪 SuperY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驅魔人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下)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米膠波台」【歐國盃】各小組分析+出線球隊預測(上)

米膠波台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驚爆結局】2021最瘋狂比賽?F1阿塞拜疆站賽後回顧| 阿非講賽車 EP 74

FAYE 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