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食煙飲酒就得!隊草吸毒就唔得?|哲學有飯開 ft.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

點 Cook Guide | 哲學類 | May 7, 2021

鹽叔: 所以應該禁止愛情,不應該禁止毒品。(眾人笑)
因為愛情對腦部的破壞更大! 令人更加不清醒!

---過場---
馬田: 耶~ 我們又來了~ 因為我們將在這一集探討一個蠻特別的話題,所以我們找來了抽煙、喝酒、講髒話界別的代表 (代表三個界別的大字分別出現在豬文、鹽叔、劉軒身上,三人大笑)

豬文: 香港 Youtube 界最壞
鹽叔插嘴: 凱婷級別 (眾人笑)
馬田: (邀請到)凱婷級的- 好青年荼毒室出來! (拍掌)
馬田: 這一集我們真的來喝酒了。今天我們來探討一些應該會被黃標的話題,這就是 在說,人人常常說的抽煙喝酒。有時候有些人會選擇吸煙飲酒,又會說吸毒也是類似的事情,但為什麼吸毒就不被允許呢?
又或是現在有些研究發現,有些毒品其實不是這麼有害,相較下喝酒、抽煙可能更有害,為什麼那些又不行呢? 所以今天我們就來講一下有關這一類的事情。

鹽叔: 這是一個好問題。為甚麼可以抽煙喝酒,但是起碼大部分的國家都是不可以吸毒的? 的確,有一些國家是「可以」的,那麼界線要怎麼畫呢?
通常現在的界線大概就定在大麻(那種類別),而大麻是在少部分國家「可以」,或者美國部分的州份「可以」。

劉軒: 先講清楚,這個「可以」是指法律上容許?
鹽叔: 對,法律上「可以」,但是法律上「可以」不等於道德上應該做;而道德上「不可」做的事情不等於法律上會被禁止,有機會是被法律容許的。因此問題就是: 
既然抽煙喝酒皆對身體不好,而吸毒亦如是──

馬田: 我們暫時先假設是這個情況吧(吸毒對身體有害),不然無法討論下去。
我們先假設抽煙喝酒都是對身體不好的事情。
(停頓片刻,暗笑)不過其實我不能理解抽煙喝酒,因為這些我全都不會做。
(眾人笑,馬田也禁不住大笑)

---過場---
豬文: 我想先補充,雖然法律上是禁止吸毒,而抽煙喝酒看起來在法律上是容許的,但是其實它是用其他方法 (劉軒: 限制你)去限制這個事情,例如透過稅款(限制)。
有抽煙的人就會知道,香港的煙草稅常常增加,甚至相較於某些國家顯得較高。(劉軒: 這幾十年來加了幾十元。) (馬田: 還有吸煙上的年齡限制)

豬文: 對,所以其實甚麼是允許、甚麼是禁止呢? 我覺得不是這麼明顯。
好像明顯地抽煙喝酒是允許的,而吸毒是禁止的。但你想深一層,(法律允許下)在其他措施上都是嘗試令人不抽煙或不喝酒(鹽叔: 不鼓勵你),但是他不會有甚麼薯條稅、炸雞稅(眾人笑)
鹽叔: 又或是十八歲以下不能吃薯條(等限制)。
豬文: 所以抽煙喝酒都已經不是在最自由(不受任何限制)的範圍裏,是落在中間,又不至於吸毒般完全被制止…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劉軒: 但是這裏依然有分別,就是把毒品放在完全禁止的類別,而把抽煙喝酒放在有限程度上容許的類別,這仍然存在著一個明顯的區分。我們也要問這個區分是否合理。

豬文(開薯片): 我猜通常都有兩個理由,第一個就是個人層面。政府或者國家為你著想,不想你作出傷害自己的行為。我們先假設吸毒是不好的事,這個論點我們先不作討論。
假設是這樣,其實同樣的理由也應用在抽煙吸毒上──
(掩面)不是,我是指抽煙喝酒上… (眾人笑) (劉軒: 你嗨過頭了。) 

豬文(笑): 真的說錯了。若然把這理由(為你著想)應用在抽煙和喝酒上,為甚麼他要加稅? 其實也是為你好而已。這個是其中一個最常見的理由,甚至在家裡也會聽到的理由,而第二個理由就是──

劉軒(打斷): 剛剛豬文這個想法,在哲學上有一個專有名詞,稱為 Paternalism,中文翻譯為家長式或家長主義。好像中國人常說「我這樣做也是為你好,所以我有理由去限制你的自由」,因而限制去強迫你 做或不做 某些事情。
馬田: 就像「安心出行」那些吧。(眾人笑) (鹽叔笑: 意義上差不多)

豬文: 因為它也是在某種意義上限制人的自由。
而第二個理由就是公共層面上的理由。我不讓你吸毒,這不只是為你著想,不只是為著你的身體、你的人生著想,而是為了社會著想。
因為你吸毒會影響到我,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人,無論是身邊的家人、朋友、同事、同學,甚至是對整個醫療體系的影響。因為你出事情的話,我們就要去拯救你吧。
因為你的行為影響到其他人,所以這就可以說明為甚麼吸毒不行。
我猜最主要是這兩個理由,但我們之後可以再討論到底大家覺得這兩個理由──

鹽叔: 馬田覺得可以這樣子討論嗎? 你覺得這兩個理由如何?
馬田: 我覺得如果有些允許、有些不被允許… 那些被允許的就會不停地(被人)吸收,譬如抽煙喝酒是可以做的,那些反而會變得過量(相比沒有任何限制下)。

因為(劃好界線分清楚)有些可以、有些不可以;有些就會變成很容易可以買得到,可以不停地吸收;又或是會覺得既然政府都准許你吃,那後果也不會太壞;所以被允許的反而會令人覺得安心,人們就可以瘋狂地吃。(鹽叔、劉軒聽到安心一詞不禁重覆該詞並大笑)
馬田繼續: (這變成可以)瘋狂吃的選項。
鹽叔: 我猜這個是跟一個具體的判斷有關,可能跟科學的判斷有關(判斷導致的後果)。如果用剛剛豬文的講法,那兩個理由顯示了──如果那樣東西是對你個人,還有整個社會層面而言,會達到某一個負面的層次,譬如說瘋狂吃這樣,就應該被禁止。
如果(後果)沒有很壞的話,那就是不鼓勵;(後果)更壞的話,就是會被禁止。
而馬田的說法是,其實他(政府)的判斷可能不準確,有時候抽煙喝酒這些被允許的事情,也可以達到很壞的後果,如果按照這個道理,也應該被禁止──不可以只是容許而不鼓勵。

不過一般人可能會覺得,似乎跟吸食硬性毒品或者更純粹的毒品比較起來,抽煙喝酒再壞也不會太過分,好像還是可以放在「不鼓勵但容許」的類別。
簡單來說,就是大眾判斷馬田的說法(因為被允許=變相默認+鼓勵吸食)不是這麼常見。

 馬田: 現在政府還是在地鐵張貼那種抽大麻會讓你的大腦溶解的廣告。(眾人大笑,鹽叔差點噴酒)
(當香港)還是在張貼這種廣告的時候,但是你去留意其他國家的情況,例如大麻已經合法的國家,其實沒甚麼事情發生。反而會覺得一個喝醉的人所造成的傷害,是比抽完大麻坐在你身旁的人更大,所以(抽大麻)其實沒有這麼差。

鹽叔: 如果是 Hardcore 的那些毒品呢,例如那些硬性毒品、海洛英或者更誇張的那些?
馬田: 小時候住在屋邨一定會看到這些,也沒有甚麼「事情」,只是有個人倒在地上。(眾人笑) (豬文: 我還真的沒看過) 就只是會突然倒在地上。
豬文: 沒事情的意思不是對他沒有影響?
劉軒: 是對其他人沒有影響?
馬田: 對,只是他不知道為甚麼突然倒下,很明顯的看到的。 

鹽叔: 我看一些人最近說很支持疫苗,會自己幫自己打。誒,我剛在樓下看到很多支持的人。(眾人笑)

1

1

---過場---
鹽叔: 但我猜豬文說的重點似乎是: 第一是考慮對個人健康的影響,即是例如抽煙很少會抽到倒下來(偷笑)── (豬文: 有時候也是會的) (鹽叔: 也會啦) (劉軒: 因為同時喝酒抽煙…如果是抽煙抽到倒下來真的好笑) 

鹽叔續: 我就比較極端的,只是大麻這個例子就麻煩一些。因為大麻在科學上其實破壞力較低,當然這個還是有討論空間。但我想講的是很明顯的例子,例如我剛才說的硬性毒品,似乎一般而言,這些毒品對健康的破壞是比抽煙喝酒更大。

另外就是對社會,譬如醫療系統的負擔會更大。最常講的例子就是以前清朝吸鴉片的人(劉軒: 全部人都抽煙抽到躺下來,人人咬住一根煙的樣子)
鹽叔: 對,未必是喝醉當下就動手傷害人,像瘋了一樣;但長遠對整個社會造成破壞是更大的,所以那些需要被禁止。相反抽煙喝酒還是社會能夠承擔。

馬田: 那麼,所以社會是不是有權利去規管我們的健康?
鹽叔: 對,這是一個好問題。

豬文: 我想補充一點,就算你說那些看起來不會明顯地影響他人的那些人,其實還是有在影響其他人。就如剛剛清朝的例子,你躺著不動,好像不是喝醉去把其他人撞死,但是我們需要照顧他,社會似乎要找一些方法去照顧他。
當他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去到如斯嚴重的程度,很難真的稱為對其他人完全沒影響,因此似乎更有理由去規管毒品的使用。

馬田: 就像室內不可以抽煙的道理,因為這是會影響他人,也是出於同一個考慮。

豬文: 不過回到剛剛馬田的問題,到底國家或政府可不可以強迫我們更健康? 或者要我們有責任去成為一個健康的人?

鹽叔: 不如我舉一些例子,如果剛剛豬文講到的理路是成立的話,就會有一些很奇怪的效果;譬如剛剛豬文講到兩個層面,一是對個人而言是好的,所以他有責任或者權力去規管你;第二就是對整個社會體系是好的,所以他有責任或者權力去規管你。
但是如果這樣說的話其實很有趣,會出現很奇怪的效果。
我舉兩個例子。一: 懶惰 ,因為懶惰不找工作,譬如我一整輩子都不找工作,因此我的生活可能很慘。

豬文(笑): 你傷害到我們…
劉軒(默默地): 我們這群全部都是這樣子… 
鹽叔(笑): 我們很有貢獻,我們以找工作以外的方式去貢獻社會的 ok? 還有我們會發展自己的潛能,不過很多人不是這樣的;你可以想像得到,譬如說有些隱蔽青年,是真的不找工作,也不發展自己,不用其他方法去連結/貢獻社會。但站在對他好的立場而言,應該立法去禁止有隱蔽青年的出現。因為你對自己好但其實傷害了其他人,你無法發展自己、不能糊口,甚至會過很差的生活
(劉軒默默地: 最終就要取綜援…)

鹽叔: 我就是想說這個(論點)。第二就是社會層面上那些人要取綜援,甚至先不要說取綜援──(暗笑)我們是很重要的經濟動力,我們要增加香港的 GDP,我們的每一分每一點力都是 GDP,如果你不工作,香港一年會減少多少收入?

豬文(低頭嘆氣): 不要再這樣跟我們說了…(眾人笑)
劉軒: 我覺得我中了很多箭…
鹽叔: 我真的是在攻擊你們,但我沒有攻擊馬田的,因為馬田的經濟產出是有目共睹的!



---過場---
鹽叔: 如果你是接受得了剛剛的理由,似乎有機會要求我有(社會)責任,甚至政府有權力、有責任去干預一些我們「覺得我有選擇權」的事情;譬如我就是選擇不去找工作
,因為我喜歡過一個這樣的生活。我們覺得這是我們的自由,那為甚麼不可以呢? 就算其實某程度上這是對自己不好又如何?

另外一個例子也是類似,例如我選擇伴侶,有些時候人類會選擇不適合自己或者對自己不好的伴侶, (劉軒: 爸媽也會跟你說,這個不適合你啊)
Exactly! 正正就是這樣,你爸媽可能真的很了解你,覺得這個真的不適合你,而事實他們可能真的說的對。(劉軒扮老人家聲線: 他/她在騙你錢啊兒子…)

事實可能真的想欺騙你,騙財騙色,如果有姿色可騙的話。
但問題是就算你知道他們是對的,我們有時候會覺得,我選擇伴侶是我的權利。
就算是為我好,為其他(人/因素)也好;但如果我有選擇權的話,就算是差的結果,也是應該由我去選擇。

這個講法顯示了甚麼? 就是剛剛那種家長主義的想法──
如果我是為你好,以及為了你所屬的這個社會好,就似乎可以介入你的生活。
但是其實忽視了一個很重要的討論:
會不會有一些東西是我的「權利」?

路是自己選擇的  ,就算仆倒要哭就自己哭。
如果是這樣的話,會不會其實就算抽煙喝酒有機會對自己、對社會不好,其實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是應該容許個人作出自由的選擇呢?

劉軒:  那自由生活的界定應該如何劃分? 其實大家都有一個想法,是很普遍的:
就是──這跟你有甚麼關係呢?
哲學上有一種這樣的想法,稱為自由主義(Liberalism),嚴格來說是某種意思上的自由主義:如果我做的事情不會影響其他人,只是影響到我自己,其他人就沒有責任,甚至沒有權力去影響我。就算我所做的事情會傷害到自己也好。
這就是 J.S. Mill, 一位英國哲學家,中文譯名是穆爾(所提出的) ,他稱這為傷害原則 Harm Principle。(鹽叔: 木耳(穆爾)是不是可以拿來煮湯的?) (眾人笑)

---過場---
馬田: 但你如果在社會生活,是沒有可能不影響別人,其實你做任何事情都會影響到(他人)。
鹽叔: 所以他的講法不是影響,是「傷害」。(劉軒同時說: 是傷害。)
我影響到你,但是只要我沒有直接傷害你,我就有權利(去做)。 
所以剛剛說抽煙,雖然會對社會的醫療系統做成負擔,但不算直接做成傷害,所以不應該阻止他。
劉軒: 但是室內抽煙則是(造成傷害)。因為室內抽煙 ,煙會直接嗆到別人,可以說是對其他人的健康做成傷害。
鹽叔: 最明顯的案例就是譬如:我打你、我殺你,這就絕對不行。
馬田: 所以可以喝酒,但是不可以喝酒開車?
豬文、鹽叔、劉軒一同點頭: 對了!

鹽叔: 沒錯,這一種想法其實就是很著重個體的自由,覺得不應該說著為你好、為其他人/東西好,而剝削你為自己下決定的空間。
劉軒: (這套思想)嘗試找一個中間點,既保障個人自由,又保障到其他人的安危;令你的個人自由不會大到可以傷害到其他人──
鹽叔:甚至是保護其他人的自由。因為你喝酒開車其實是傷害他人的自由,例如把人撞至癱瘓,減少了受害者的自由。

豬文: 但是我覺得這些想法是比較現代的想法 ,古代比較少這樣子思考。
這牽涉到政府需要做甚麼。長久以來,人類都覺得政府是可以為了你好而去做某些事情。
(鹽叔吃著薯片: 我有點懷疑西方傳統未必是這樣。)
但是就算是西方,例如自中世紀那時侯開始,你(人民)需要相信宗教,也是為了你好。
(鹽叔: 我懷疑不是為了你好,不過這是第二個問題,這很難下定論。)

1

1

豬文: 其實我只想講,因為現在按照自由主義這個說法,政府的角色是很不一樣,
(不一樣是指)可能比起中國、或是以往其他政府。
以前會覺得政府要讓人民生活過得更好──
(鹽叔: 是父母官,把你當子女養育) (劉軒: 要把你教好,培養你、把你養大)
所以我強迫你不喝酒不抽煙是對的。小時候你爸媽也不會讓你這樣做,也會去罵你,
而政府如果就等同是爸媽一樣、是父母官,那他也可以不讓你抽煙喝酒。
但是到現在經歷很多歷史(變遷)後,就慢慢改變了整個對政府角色的看法、整個世界觀。

馬田: 所以大原則就是:到底會不會傷害到其他人? 這是最重要的因素?
鹽叔: 對,如果以這個說法的話,但其實這可以很麻煩。
可以回到剛剛的大問題,如果你真的接受自由主義,(自由主義)看來好像也很合理吧。
那我就可以問,那我們是不是就不應該禁止他人吸毒? 除非有些比較誇張的,吸完之後會直接殺人,那麼那些太直接傷害別人就可能被禁止。 

但是我們知道大部分毒品都不是這樣,那政府是不是就沒有權利去禁止人民吸毒?

劉軒: 如果我們用這個理由,你最多只能禁止人民去引導他人吸毒。你不可以像傳教這樣 向他人宣傳,去叫人試一下吧。(馬田: 即是不可以賣廣告推薦吸毒。) 但是就不能禁止他自行吸食。
鹽叔: 甚至也不能禁止買賣,如果以這個角度出發的話。

豬文: 而自由主義,J.S.Mill 提出傷害原則之後,立即要面對的問題是:
如何定義影響? 剛剛馬田也立刻意會到,所有行為其實都會有所影響,其實我自己穿甚麼鞋外出也會影響到其他人。(鹽叔: 我長得醜也影響到其他人吧。)
對啊,我也不想見到你,我看到你就不高興(眾人笑) ( 鹽叔: 我跟你講你不要外出啊,會傷害我的眼睛啊。)
那我是不是就沒有外出的自由呢?

Mill 的說法就當然不是這樣,所以他用的詞是傷害,用其他說法去定義甚麼是影響、甚麼是傷害。但是就算如此,依然有很多特別情況、難以判定的個案,包括吸毒…還有很多的(例子)。例如在外國討論比較多的,有裸體,又或者… (鹽叔: 很取決於你的裸體是怎樣…) (眾人大笑)

---過場---
豬文: 那所以有些哲學家覺得界線要更嚴謹一點,不一定要到傷害,會覺得冒犯到別人也已經…
馬田: 所以在花叢裡小便其實沒甚麼。(眾人笑: 對啊。)
豬文: 引起他人反感也是其中一個(用來定界線的)可能,但問題是 反感是很主觀的事情,所以有很多因素…
例如: 究竟那種冒犯是有多少程度上是可以避免的呢? 冒犯者的意圖是甚麼呢? 他是不是為了要冒犯你呢? (鹽叔: 是不是蓄意?) 造成冒犯的(傷害)程度有多高呢?
這些是一整串的考慮因素,來決定這個行為是不是被允計。

馬田(搖動飲品): 這樣其實會導致政府的權力無限大。
眾人: 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考慮。
馬田: (這樣的話會變成)他說是就是。(鹽叔: 他說你冒犯到他就是冒犯了。)

豬文: 其實 我覺得馬田說的這個理由,正正就是自由主義(出現)的其中一個動機。
我剛剛提及的思想,之所以會出現的原因,其實是由於人民經歷中世紀時很多政教合一的國家(的管治),(國家)強迫人民做這樣、做那樣,因此他(自由主義)發覺政府的權力不應該那麼大。
他(自由主義)嘗試限制政府的權力,不可以再讓他(政府)用那些美其名為你好,或者因為冒犯到他人等等,這些這麼簡單的理由(鹽叔: 這麼主觀的理由),去限制一個公民的權利。所以傷害原則其實是在限制政府(的權力)。

劉軒: 因為「說為你好」這個理由,其實是百搭(的理由)。(豬文: 對啊。)
怎樣才算對一個人好,其實是當權者自己說了算。
例如(在政府立場上)我覺得是這樣,而你你覺得不是──
那麼就變成是你搞錯了,我們政府是對的。

豬文: 先不以距離上較遙遠的國家作例子,有一個最明顯、而且通常講到家長主義時就會舉這個例子──新加坡。(新加坡會規管)香口膠、抽煙(等行為)。
我到過新加坡旅行,我實在覺得麻煩,因為找不到/只有很少地方可以抽煙。
(鹽叔: 你不學谷德昭? 拿個飲品來…) (眾人大笑)

馬田: 室外、室內都不行(不准抽煙)嗎?
豬文: 室外也要找地方(抽煙)。
馬田: 就是說有限定的地方?
豬文: 有限定的地方(抽煙),至少我那時候去是這樣子,我不知道有沒有理解錯。

鹽叔: 抽煙比較麻煩,因為抽煙是常會傷害到他人的,例如二手煙。
豬文: 我明白啊,但是我已經是在戶外(近乎無人)的地方 ,是沒有人的地方,但法例上還是不容許。
鹽叔: 但是就算不許抽煙,還是有很多例子。香口膠… 這也不算(不算是單純「為你好」的例子)。(因為禁止)香口膠也是為了市容。
豬文: 可樂啊 
鹽叔: 可樂容量不能超過某個大小。
豬文: 但是他們(政府)覺得真的是為你好,甚至慢慢培育到你自己也不想做那個事情。
限制自由最痛苦是甚麼? 是你其實想,但你不能做,於是你就會很痛苦。
但是其實如果有這些限制,令人其實慢慢習慣了,也覺得沒所謂了;甚至整體來說,他也健康了,而他又沒有感受到自己並不自由的痛苦,那其實家長主義是不是更好?

1

1

鹽叔: 就算加上豬文剛剛的說法,其實怎樣計算傷害還是有很多爭議。(包括)怎樣計算傷害、會不會有一個可被廣泛地理解的定義(等等)。
但是我覺得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無論怎樣計算,其實很難計算到吸毒會怎樣傷害其他人,除非你說到吸毒增加整個社會醫療體系的負擔。
但如果你把這理由(增加醫療負擔)包括在內,就任何情況都能套用這原因。

豬文: 其實我懷疑我肥胖呢… 肥胖帶來的成本是更大… (劉軒: 你肥胖也可以套用於這個原因) (鹽叔笑: 肥胖造成的負擔應該真的比吸毒大。)

豬文: 所以人常常拿這個理由來為你們笑我胖辯護。哲學也有討論(這問題),這些被稱為 Fat Stigma,就是污名化肥胖的人。
其實有些人覺得(污名化這行為)合理,因為你們(肥人) 特別容易患上心臟病、糖尿病,增加了醫療負擔。

鹽叔: 大吉利事,萬一你(豬文)現在中風,抬你的人也會(比起抬普通人)辛苦得多。(對抬你的人)很慘的。
豬文: 所以人們就覺得取笑人家肥胖是很合理的事。但是哲學上就有很多辯論,其實(污名化)不一定(合理的),但是思路是一致的。

鹽叔: 麻煩的地方在於很多人覺得吸毒是可以禁止的,但是很難計算傷害/用造成傷害的理由來禁止,不論怎樣界定傷害,吸毒是很難講到會傷害他人。
但是很多人還是想禁止吸毒,反而(比較下)容許在路上發生性行為更能被人接受。
鹽叔: 但是我的論點是,自由主義者(對為何要禁吸毒)其實還有一個很好的回應,因為自由主義者最終還是想人擁有自由。自由是很重要的,為甚麼他要不被任何東西限制?
因為作為一個個體,我有權利去決定自己(的一切);這個自由是不可剝削的,也不可以剝削其他人的自由,如有傷害別人的情況就要停止(該行為)。

如果你著重的是「自由」本身,其實可以帶出很多很重要的論點。就是做了一些行為後,
反而讓你「作出自由」的基礎──就是「自由」這個事情消失了(就會變成一個問題)。
吸毒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因為如果(吸食)一種夠厲害的毒品,會產生很深的毒癮,讓你無法做其他事情,舉個例子: 我很想不再吸毒,我想有自由選擇,但(毒品令你)你不能選擇 (馬田: 那個成份讓你反而喪失自由。)

鹽叔: 對,因為原本你所做的決定是建基於你有「自由」,所以你可以作出選擇;
但是如果你是自由地選擇放棄之後的自由,那自由主義者就可能會覺得不可以了。
有另外一個例子,譬如平常簽署合約,我在能自由地作選擇的情況下決定我要簽合約,那合約就會有效;但是如果我簽的合約指明放棄以後自己的所有自由,那有沒有簽這個合約的權力呢?

自由主義者也會說不行。因為你簽了名,顯示了你的自由,但是你用自己的「自由」來說捨棄任何自由,自由主義者會覺得你是損失了自由的基礎。
那所以因為這個原因,就算只著重自由,不用傷害作準則,也可能可以合理地禁止吸毒。
那抽煙也會上癮,但是對自由的傷害沒有那麼大。

豬文: 我抽煙歸抽煙,我依然是一個整全的人,能掌握自己的生活。
鹽叔: 但是如果是吸毒者,吸食厲害的毒品是不能(發作時選擇不吸食及繼續正常生活/繼續做事情)的,就是沒有這個可能(不吸食的可能),所以會沒有了這個自由。
(註: 原本豬文在前一句「能掌握自己的生活」後有再作補充,大意是: 就算煙癮發作而不能抽煙,頂多就是辛苦,還能選擇不抽煙及繼續做原本的事情。但因為篇幅所限,此部分在原片中被刪走,因此在此補充資料,方便理解上文下理。)

豬文: 所以用哲學術語來說,是自我推翻。(鹽叔: Self-defeating) 有些自由主義者會認為政府不應該立法禁止吸毒的原因,是因為人有自由,這句話(的前設)就是認同了自由是重要的,但到頭來吸毒是破壞了全部的自由,你就是自己推翻了自己,所以這是另外一種論證解釋為甚麼要禁止吸毒。

劉軒: 我們平常對毒品的理解是甚麼? 就是會讓你有超深的癮,而影響到你不能做其他事,或者他會傷害你的腦部。這跟抽煙喝酒不一樣,抽煙喝酒對身體的傷害不是對我們神志腦部的破壞,是例如對肺部或者其他內臟(造成傷害),而你本人──至少某程度上,還是清醒的。

鹽叔: 所以應該禁止愛情,不應該禁止毒品。(眾人大笑) 愛情對腦部的破壞更大,更加不清醒,更加沒有自由,更令人上癮!

---過場---
馬田: 但是為甚麼不直接禁止所有對身體有害的東西呢? 究竟我們是不是有權利去生產一些對身體有害的東西呢?

豬文: 根據剛剛的說法是有(權),只要你不是傷害到其他人,亦不會讓自己完全喪失自由的話,其實政府沒有權利干涉我。所以我吃多胖又與你何干? 吹呀? (眾人大笑)

---過場---
鹽叔: 馬田的問題可以這樣再問: 政府可不可以,或者社會整體來說,可不可以介入個體的生活,不讓他做某些事? 如果以自由主義的觀點,這可能不可以。 

但是馬田可能還是想問,(豬文喝一口啤酒: 個人),對,就是(從)自己(角度出發)呢;
我自己可不可以選擇呢? 自己應不應該這樣選擇呢? 就算政府沒有權利介入也好。

馬田: 做一些傷害自己的事,不是一件違反常識的事嗎?

鹽叔: 或者甚至可以上綱上線到一個地步: 你這樣(的選擇)不對。就算政府沒有權利介入也好,你會不會是在做一件錯事,對自己不好,做一些明知對自己不好的選擇,這個還是可以討論。政府不能禁止你也好,會不會我們自己也不應該這樣做呢?

劉軒: 你一開始會做一些會傷害到自己的事情,不會是沒有理由的。你一定是因為某些原因,包括令自己開心一點,跟朋友過得開心一點,令聊天更暢快,所以我喝酒。
如何做一個判斷,哪一方面更好,獲得的收益是不是比傷害大;每個人的答案都不同,這些還是要由你個人去判斷,其他人很難幫你去判斷。你怎麼知道這個開心對於你來說是否重要,是不是有意義?

鹽叔: 所以按照劉軒的講法: 可能自己會判斷錯誤,但是我有權利去判斷,最多只是想錯而已,並不算是作出一個錯誤的選擇。是不是這樣的意思? (劉軒: 點頭)
可能我算錯了,以為帶來這麼多的快樂,但是吸完之後沒有那麼多的快樂,那就是算錯而已。(劉軒微笑: 笨了) 算錯了,只是算錯而已。不是做了一件錯的事情、對不起自己的事情,就是算錯而已。

馬田: 就是道德上沒有問題? (鹽叔: 道德上沒有問題。) 就是說,我覺得應該要這樣交換我的快樂,是值得用身體去交換我的快樂,這樣就可以。(劉軒笑)

鹽叔: 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馬田笑: 要看有多快樂。(眾人笑) 因為我不覺得抽煙喝酒吸毒換來的快樂是那麼快樂,如果與我的生存作比較的話。

鹽叔: 馬田是不是透露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眾人大笑)
馬田: 我覺得我的健康很重要(搖頭) 我喝那些超市買得到的便宜啤酒,既傷害自己、味道又不好換不了快樂。

劉軒插嘴: 所以要到牛旨那邊買吧。(註: 馬田這影片是由牛旨商店贊助。全片總長30分鐘,歷時24分鐘後,終於找到位置放植入式廣告…) (劉軒捧腹大笑)

馬田: 直到這個世界上出現了牛旨商店,嘩,就好像值得。
豬文: 所以想不健康又值得的話…

---過場---
鹽叔: 這裡還有一個重點,而在我們另外一集也有提及到──人的幸福,人有沒有責任去為自己好。其實盲點是人的幸福,可能人的幸福是一個籃子,籃子裡有很多不同的元素,
當然健康這些是其中的元素。可能抽煙是真的沒那麼健康、傷害自己;但是我這樣選擇,往往代表著我沒有亂下決定。以劉軒的說法,可能在你的幸福裡是存在著其他的元素,
你考慮了那些之後,譬如(更著重)與朋友相處的時候更興奮的那種快樂,因此你會有自己的選擇。而這可能是很個人的選擇,所以只抽某一種元素來看可能是錯誤的,但是最終你還是對得起自己。

實在不是這麼容易找到一些個案,是明知這樣比較差、整體來說比較差,卻仍然這樣做…通常不會這樣的。通常是整體來說是好的,頂多是想錯而已。

豬文: 所以我覺得通常要講到別人抽煙喝酒有問題,也是從本人想要做甚麼才能定論。
馬田: (例如有一個人)本來已經很廢很弱,快要死了,還是繼續要換下去(用健康換快樂)。
豬文: 或者其實他可能是有一個人生目標,可能是要當運動員,或者是組織一個家庭,
或者他想跟伴侶的關係好一點,但是他伴侶不喜歡抽煙。這情況就是因為他本來就有一些計劃──

劉軒插嘴: 那就分手吧。這個答案很明顯吧? (眾人忍俊不禁)
豬文: 但是假設他很重視對方──
鹽叔也插嘴: 劉軒,你不要說話了。你有多少犧牲? 你自己妥協了多少事情? 你自己說。
不這你先繼續。(伸手示意豬文繼續)

---過場---
豬文: 人通常都很短視,常常為了短期的利益而忘記了本身更重視的: 可能是家庭、運動員的理想、或者伴侶;但是當下卻又忍不住。所以從這個角度,才能說抽煙喝酒是愚蠢的行為。最多只能說是愚蠢,很難講到── 

劉軒: 但是這種情況最多只能勸說不能強迫。 (豬文: 提醒他)
 鹽叔: 但是豬文的重點是跟他說你有機會是錯誤的。有兩個可能的錯誤: 第一個是剛剛說的想錯──你以為整體來說這樣會比較幸福,但是你設想你有想當運動員的目標,設想你多麼重視與這個伴侶的關係;可能短期內做這件事會有快樂,當下會有快感、會有爽到;
但是長遠來說,這破壞了你的夢想,破壞了你跟伴侶的關係,其實你自己這個幸福籃子的計算是算錯了。讓短視的事情── (豬文: 人常常都計錯吧) 對了,就可以說你在這個位置想錯了,這是第一種錯誤。

劉軒: 就是以審慎原因來說。你這樣做是不能達成你真正想做的事。
豬文: 對,真正想做的事,而我也認同我真正想做的是運動員,真正想做的是想跟他組織家庭,而不是真的這麼重視抽煙,但我就忍不住(抽煙)。
鹽叔: 這個也很特別,就是要參考他自己的幸福籃子去評估。還有另外一個位置可以罵他──
劉軒: 用剛剛那個理由來說(短視、沒想清楚、計算錯誤),吸毒就是更大程度符合這錯誤。(豬文: 明顯吧) 因為你吸毒的話,基本上你人生所有計劃都完成不了、完結了。(鹽叔: 除非我的計劃就是吸毒) (眾人大笑)

---過場---
鹽叔: 如果有(這樣的人)你就不能罵他/她了。(劉軒攤開手: 那就不能罵了,我們第一個理由就不適用了。)
豬文: 但是我們通常接觸的電影,通常都不是(這原因)。我猜大部分都不是,就算有也只是很少數。

鹽叔: 但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可以罵他。按照豬文這個說法,可能就算他沒有算錯,想得很清楚: 「我知道我不應該吸,因為我吸煙就影響到我的夢想,影響到我的伴侶關係」,但是有機會人就有一種弱點──人就是會意志軟弱、知易行難。明知這樣算不應該這樣做,但是因為很多原因,可能貪圖一時爽快,一時沒有想清楚,簡單來說大部分情況下就是把持不住。(豬文: Weakness of will) 對了,英文稱為 Weakness of will,就是意志軟弱。

劉軒: 我每天晚上都有(意志軟弱)。(眾人笑)
鹽叔(笑): 你晚上做些甚麼? 我想知道你覺得自己不應該做些什麼? 
豬文(笑): 我明知自己要睡覺,還是忍不住要看馬田的影片。
劉軒: 沒錯,他們(意志薄弱的人)也是。
豬文: 我明明不太懂得下廚,但還是看了(馬田的影片)。
劉軒: 清朝就是躺著吸鴉片,現在就是躺著看馬田。
鹽叔: 我也有類似的問題,我就覺得自己一定要戒吃戒喝,但是因為牛旨商店的東西太好吃了(眾人笑),所以我控制不了。
豬文: 最強哲學推銷員

---過場---
鹽叔: 那就會傷害到自己,你還是可以罵他,因為他還是完成不了他的計劃,完成不了人生那些被他定義為幸福的事情。他自己也知道,因為自己也知道算清楚、算對籃子了,但是把持不住。

馬田: 那也算是非常清楚了,對不對? (鹽叔: 我們覺得是)
馬田: 都很明白了,大家都會知道在說甚麼。等等,講清楚一點,等一下又說甚麼鼓吹喝酒 (鹽叔+劉軒: 不是的),正當化喝酒抽煙。
馬田(數手指強調): 室內不能抽煙、喝酒就不要開車、不合法的毒品不可以吃,其他自己想吧! 中間自己有甚麼自行衡量一下! (豬文: 犯法的事情不要做) 還有要想遠一點,可能不只是這一刻,可能會想到之後的── (鹽叔: 對,長遠一點), 就可以得到全面的考慮,那你就可以大聲地抽煙喝酒了。(眾人笑)

好,這一集就到這裏。記得 Like Facebook Follow Instagram 訂閱,喜歡的可以加入會員贊助,我們逢星期一、星期三、星期五,準時六點半都有新短片,星期天也可能會有。
記得看好青年荼毒室,他們會抽煙喝酒說髒話。(豬文: 但是不鼓勵) (不建議)
下次再見,掰掰~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黑道律師文森佐-第1季第1集

Netflix | 電影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磯釣 | 初夏試釣科學園,遇上一群黃立倉

步兵釣魚佬 RCL Fishing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帶新手朋友釣魚|您勾南極蝦我勾龍蝦 ~十三斤青班出沒 #香港釣魚

Ar To 啊濤 釣魚頻道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我一起身發現...#3 🛌】我做咗人哋阿媽|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疑難雜症 🔎】消失的女朋友 🕵🏻|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