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吹 - 總有一瓣喺左近》EP 158 - 預告死亡

ViuTV Scream | 娛樂類 | May 2, 2021

此影片謄本由BS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主持詹朗林(JJ):很多人買房子或是租房子,都會找高靈人士或是有特殊體質的人幫忙,確保那地方乾乾淨淨、居住得舒舒服服。

主持岑樂怡(阿妹):如果這位高靈人士能夠預計到哪一位即將離世,你會嫌棄他或是對他又愛又恨?

鬼王潘紹聰:今集會邀請一位高靈人士分享她的親身經歷之餘,還有台灣靈探片段觀看,所以我確保大家看了今集節目後,只有愛,沒有恨,立即開始今集「總有一瓣喺左近」。

鬼王潘紹聰:歡迎收看今集「總有一瓣喺左近」,上星期開始,我們有高靈人士到來分享個案,今集這位不僅看到鬼,甚至有預知能力。

主持岑樂怡(阿妹):Karmen,你好。

主持詹朗林(JJ):你好。

高靈人士Karmen:大家好,主持好。

鬼王潘紹聰:是。你這些高靈的感覺是如何得到?

Karmen:在小時候已經有了,不過一直沒有特別理會、處理。可能偶爾到公園玩耍時,也試過玩耍後回家發燒三、四天,媽媽會覺得為何求醫後也不退燒,她去了紙紮舖查日腳,發現又是遇到某些靈體,然後燒街衣,當晚便會退燒,陸續至今,長大後仍然是這樣。

主持詹朗林(JJ):我想問你高靈的狀態或特質是怎樣?你會看到、聽到、可以溝通或是怎樣?

Karmen:我不能溝通,純粹我能夠感覺到它們,知道它們在附近時,我的頭會很痛,甚至可能有感覺,有人掐著你的喉嚨或是壓著胸口,不能呼吸。曾經一次到醫院探望叔叔時,我到達後逗留還沒有10分鐘,我突然間感到不能呼吸,很辛苦,然後我跟媽媽說:「不如你扶著我,我很辛苦,我不能呼吸」,然後我媽媽看到我臉色蒼白,然後把我扶出外,讓我休息,再進去時,我的臉色已經好轉了。進去時家人覺得對面床位的人已經離世,但我當時頭暈不適時,不敢對家人說,因為我聽到很大聲的鐵鏈聲音,還感覺到有兩個人在床的附近。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主持詹朗林(JJ):在那位伯伯床的附近?

Karmen:是。它們是在床尾,鐵鏈聲好像乘坐郵輪拋錨時那種很重的聲音。

鬼王潘紹聰:這麼誇張?

Karmen:是的。很明確地在我耳邊傳來,在地上拖行…

主持岑樂怡(阿妹):傳說中在地府上來的人來抓人,是否牛頭馬面?

鬼王潘紹聰:牛頭馬面,是的。

Karmen:感覺是很大聲從我耳邊傳來,然後我覺得自己很不適,胸口這位置很痛。

主持詹朗林(JJ):如果你堅持不離開,坐在那病房裡,可能甚至看到牛頭馬面上來,你猜會嗎?

鬼王潘紹聰:她已經看到一些。

Karmen:我看到它們的影子。是,很魁梧的,我覺得要這樣看,很魁梧。

鬼王潘紹聰:一般也是這樣形容。

主持詹朗林(JJ):是,昂藏七尺很高的。

Karmen:但是我看不到樣子。

主持岑樂怡(阿妹):你突然說起醫院,我想起一位見習醫生說的故事,當時他在晚上當值,有位老太太已經病重。她一直有兩位很孝順的女兒,經常輪流來照顧她,另一位是媳婦,媳婦一直的態度也不算很好,好像上班般來照顧婆婆。有一天的晚上,那位見習醫生當值,突然有一位中年男士,走過來對他說「我媽媽好像不行了,可否過來看看她」。當時他沒有甚麼特別事情發生,純粹覺得可能是她的兒子,很擔心媽媽,安慰他,安撫後返回自己的座位上。如是者當晚來來回回三、四次,那位中年男士都是重複這動作,直至第二天換班時,那位老太太真的在那時候離世了。當時她兩位女兒已經趕到,二人當然在床邊哭泣,那位見習醫生走出來問了一句「她的兒子呢」,之後那媳婦突然很凶惡地說「你說甚麼?你在罵誰?你找誰」之後那醫生說「不是,昨天有位穿著恤衫」、形容他的樣子「短髮,身形挺高在這裡」,之後兩位女兒突然很愕然地看上來。於是那媳婦說了一句「如果我老公沒有死,現在就不是我來照顧她」,而兩位女兒有點安慰「我們哥哥來了,你安心跟它走吧」。那位見習醫生感覺很不可思議,昨晚我很實在地看到這位中年男士,二人面對面,不斷來問我有沒有問題。

鬼王潘紹聰:親人接走。

主持岑樂怡(阿妹):是。醫院經常有生生死死的事情發生。

鬼王潘紹聰:在醫院是否經常遇見?

Karmen:我在醫院的感覺很強,曾經有一、兩次覺得不舒服,走出外也會看到待會附近有病床的人離世。

鬼王潘紹聰:你有沒有親身、或是看到很恐怖、驚嚇的經歷?

Karmen:驚嚇的是關於我叔叔離世當晚,因為早上我去探望叔叔,晚上很疲累,很早回房間睡覺,我的房間在末端,外面是走廊盡頭,不會有人走過。我晚上睡至凌晨2、3時的時候,同樣地在耳邊,在夢境裡很真實地,同樣聽到很重的鐵鏈聲音,然後真的看到兩個身形很高的人,在我的夢裡出現,跟我說「我要帶走一人」,然後出現在我夢裡的人是我的叔叔,我立即對自己說「我要醒來…」,稍後大約10分鐘後,我醒來了,立即聽到電話響了,醫院致電來,叔叔離世了。我立即出去跟父母說「叔叔是否已經離世?我夢見了他,我聽到很重的鐵鏈聲音」,父母已經知道我感覺到了,他們說「你不要去,你真的不要去,我們回來告訴你」,他們很擔心我到達後,會再遇到甚麼事情。所以那次印象很深刻,直至現在還記得鐵鏈的聲音,跟上次在醫院是完全相同,而且情境是那兩位鬼差對我說「我要帶走這個人」,那人就是我的叔叔,而且我叔叔在我的夢裡,對我說再見。

1

1

鬼王潘紹聰:是嗎?這些預見死亡的事情,真是有不少。

主持岑樂怡(阿妹):很多 。

鬼王潘紹聰:最近聽到一個是,一位朋友對我們說,曾經一次要回鄉下的房子,全家人回去過年居住,他突然看到二樓的露台位置,有位男士站著看他們,很凶惡的樣子。為甚麼有人能夠上來?看它全身是黑色的,看不清楚五官,全身黑色,以為有賊人,就大叫「有賊」,然後全部人上去看看發生甚麼事,卻沒有看到賊,覺得他眼花了。好了,他們回到香港後,有一天晚上他做夢,夢見他的表妹──當天跟他一起的表妹──在靈堂上,看到一幅畫──不是畫,是照片──是他的表妹,他說為何表妹在靈堂上?死了嗎?然後他立即對家人說,家人說「不要胡思亂想」,結果在不久後,國內的親友致電來說「她當天去了魚塘,不知為何掉進魚塘離世…」。他說出整件事情,原來自從他看到這個黑色影子後,這位表妹的媽媽,就是他的阿姨,她說「是,我經常在家裡聽到有人在樓梯上下走動」,然後他去扶乩查問,原來那男士真是一個靈體,一直在這個房子,他說一直看上了這位表妹…

主持詹朗林(JJ):表妹。

鬼王潘紹聰:是,他的表妹。她不相信,後來再問,「是,原來你半年前來探望我們的時候」,那個真是一個靈體,看上了他的表妹,而他的預知夢境已經全部成真。

主持詹朗林(JJ):就是要帶走…

鬼王潘紹聰:是。

主持岑樂怡(阿妹):要跟她冥婚的意思嗎?

鬼王潘紹聰:不知道是否這樣。所以這個靈體一直存在著,然後先被他發現,但當時真的沒有人相信。你是否相信自己有這種能力?

Karmen:其實相信的。所以譬如鬼節的時候,我也會避忌一下。

主持詹朗林(JJ):偶然有預知或是你看到一些靈體,或是因為你的體質,會有朋友找你幫忙?「我有點不妥,不如你幫我看看」

Karmen:有的,有些朋友買房子或是租房子,問我可否幫他去看看、或者幫他感應一下。有時我也會拒絕,因為看完後,我真的會很慘,發燒幾天,整個人迷迷糊糊。曾經一次陪伴朋友去看,同行有七人,連同地產經紀一共八個人,去看一個將軍澳的樓盤,到達後,我在門口對朋友說「我不去,我不進去」,然後他問我為甚麼,我說我很不舒服,我的頭很痛,覺得很暈,然後他說「你進去吧,因為我真是很想你幫我看看」

1

1

鬼王潘紹聰:其實不用問了。

主持詹朗林(JJ):就是了。

Karmen:同行的人覺得進去吧,給面子看看。好了,進入後,我想快速地替朋友走完整個房子,我走入房間,再出廳的時候對他說,我很不舒服,我真的要離開這房子,我真的受不了,然後說完了這句話,啪一聲,全部燈關掉,之後地產經紀去查看有沒有跳電錶──沒有。他們把燈全部打開,然後我對朋友說「我真的走了,真是很不舒服」,之後所有燈再一次關掉,然後那經紀不相信,再去查看有沒有跳電錶──沒有,然後我說「快點離開,走吧,房子真的有問題」。後來再私下向經紀查問房子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主持詹朗林(JJ):不是凶宅?

Karmen:不是。然後我朋友真是沒有租那房子。

主持岑樂怡(阿妹):當然不行,看房子已經那麼多事情發生,何況是居住下來。

Karmen:是的,所以這個…也有朋友說再幫他看看,我都會拒絕,不想再有這種經歷。

鬼王潘紹聰:不如回來再分享你其他的個案,好嗎?

Karmen:好。

鬼王潘紹聰:我們回來再繼續。

主持岑樂怡(阿妹):剛才聽了很多Karmen幫別人看房子或是幫忙朋友的故事,但是有一個案好像很詭異,讓你也不敢去看發生了甚麼事。

Karmen:是。有一天,我的朋友致電給我「你可否來我家」,我問甚麼事,他說「我的家好像有靈體」,原來他的太太晚上坐著看電視時,發現梳化好像有人坐著,她的老公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他希望我幫他看看,但我又不是師傅,就叫他嘗試拍照給我看看,看照片後我跟他說,我不來了,不如你找人處理了它,我很害怕,然後我也擔心到來會發生事故。

主持詹朗林(JJ):等等,不好意思其實…他是向梳化拍照嗎?

Karmen:是的。他是向梳化拍照,在晚上拍照,因為他說晚上…那張照片不是故意拍攝的,他們二人在房間睡覺,電視無緣無故打開了…

主持岑樂怡(阿妹):睡覺時電視自動打開了?

Karmen:是。

鬼王潘紹聰:像有人在看電視嗎?

Karmen:是。他出去時已經很害怕,拿手機想要拍照,拍到梳化上像有人坐著凹下去般,我說…

主持岑樂怡(阿妹):即是那實體梳化凹下去嗎?

Karmen:是。他問我有看到嗎,我說看到影像,但是我看不到實物,但我知道是一位女性,他問我怎麼辦,不如你找師傅處理它,因為會居住很長時間,他說好的,他找了師傅幫他看。師傅替他處理後,再陪伴他到師傅的辦公室,聽聽發生甚麼事。師傅說他應該是拜四角後,把香燭放在門口,一直沒有安放任何地主,只是放在那裡,他們又不知為何定時上香,所以招惹靈體進房子裡。然後師傅告訴他,你沒有安放土地、觀音的話,就不要再在外面上香,因為這個原因招惹靈體進房子。

1

1

鬼王潘紹聰:你又沒有正式拜神。

主持詹朗林(JJ):你又沒有正式安神的話…

Karmen:他們沒有想過這樣做,會招惹靈體進房子。

主持詹朗林(JJ):那他便是拜鬼了?

Karmen:是。

主持岑樂怡(阿妹):因為不懂,不是每人也像你們二人。

主持詹朗林(JJ):這是常識。

主持岑樂怡(阿妹):真是不懂。

鬼王潘紹聰:要多看我們的節目就是了,對嗎?

主持詹朗林(JJ):對。

Karmen:之後他立即收起家裡所有這一類的物件,他不敢再繼續居住在這房子,處理後他仍然害怕。

主持岑樂怡(阿妹):但我再想問問,你看那照片時有甚麼感覺,讓你覺得真是很詭異?

Karmen:磁場的感覺很凶惡,它不是一些家神,或是以前居住在這裡的人。他的房子不是新房子,他二手買回來,它又不是前者,明顯地是街外進來的靈體。

鬼王潘紹聰:看到有飯吃便坐下來。

主持詹朗林(JJ):還有些常識小百科,在街口的樹下會有些神像、牌位,然後有橙子插著香燭,你經過時不要因為看到神像而拜祭,那些全部都不能拜祭,知道嗎?

主持岑樂怡(阿妹):知道了,我真是沒有留意這些。

鬼王潘紹聰:還有一件事情嗎?

Karmen: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曾經有一次,我和家人去吃火鍋,在吃飯的時候,桌上有一顆類似是「醬爆丸」的東西,我還沒有咬下,突然間…我還沒有夾起來,用匙羹舀起來時爆開了,爆了,自動爆開了是的,然後我的臉被燙傷了,後來去求醫,醫生說這個位置是三級燒傷。之後我媽媽說「你又做甚麼」,然後她說我是否又遇到甚麼事情,我說真的不知道,最近我很疲累,然後她又替我查日腳,日腳又說你在某個地方又遇到靈體,所以你應該是觸碰到它,或者讓它不喜歡,它便戲弄你,那事情又令我發燒,但醫生說我燒傷又不會導致我發燒,因為沒有發炎。我媽媽又替我去了燒街衣,「我現在去燒街衣,你在心裡向別人說對不起」,但我真是甚麼也沒有做。

主持岑樂怡(阿妹):但它戲弄你的方法都挺有趣。

主持詹朗林(JJ):是,「爆漿瀨尿牛丸」。

主持岑樂怡(阿妹):這樣噴向你。

Karmen:這些很無辜,我沒有做甚麼,我真是不知道自己做了甚麼。

鬼王潘紹聰:我真的覺得他們很可憐。

主持岑樂怡(阿妹):無辜。

鬼王潘紹聰:很無辜,不知道做了甚麼。

主持詹朗林(JJ):只是吃牛丸,不要爆開。

鬼王潘紹聰:沒辦法,可能你跟它們的磁場很接近。也好,如果沒有你們,我們沒有故事聽了。我只好這麼說。

主持岑樂怡(阿妹):很壞。聽了很多Karmen的親身經歷,我們也有Anderson為我們帶來台灣影片。

Anderson:大家好,我是Anderson。今天來到宜蘭的老人廢棄公寓,接下來會帶大家進去看看。不好意思,我來拍攝。傳聞這個老人公寓,之前有一位長者因心臟病發,在老人院裡離世,為何會離世?由於在宜蘭的山區位置,因此救護車上來時需要時間,等不及而離世了。接下來越來越多老人,在廢棄的老人院,傳聞看到它坐在病床上,或者在洗手間看到它的影子。我們看看四周,已經荒廢至今,後來政府曾經改建,把這裡改成開發處,但最後還是失敗告終。大家可以看到,有廢棄的電視機,舊式的洗衣機,看到很多雜草,還有些沙袋。這裡非常多蜘蛛網和很多枯葉,看看,看到嗎?窗外也是草、葉。我看看這房間,是的,好了,整個地上也是草,瘋了。好,現在到二樓,這個很奇怪,究竟是甚麼?好,看到天花頂都很髒。好了,來到這個位置,應該是房間的位置,這裡以前應該是床的位置,但已經是塌下去的床,很噁心,天花頂長滿了苔蘚,讓人很害怕。這裡也是房間。好,現在到三樓看看。看到這棟房子已經荒廢了十多年,因為始終是山區位置,政府一直沒有處理。看到這裡,我想應該是以前的廚房,現在獨自進來,不明白為何那麼多樹葉,有人可以告訴我嗎?洗手間,不如打開看看?好的,我們現在出去了,不要再打擾別人。好了,我已經拍攝完畢出來了,全身已經濕透了,但是這次而言,如果五分是滿分,我給這次探險打兩分,相對而言,真是不太恐怖,希望可以讓觀眾有另一番新體驗。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主持岑樂怡(阿妹):Anderson,你好。

Anderson:你好,大家好。

鬼王潘紹聰:你好。

主持岑樂怡(阿妹):我第一個問題想問,為何你要打開那個廁所?那刻把我嚇倒,這樣很害怕。

Anderson:因為這個地方,我是在互聯網找到的,然後曾經進入的人告訴我,他在上層聽到笑聲。我覺得獨自進入時,好像沒有那麼恐怖,我想製造一些感覺,吸引那些靈體注意,我特意把廁所蓋打開。

主持詹朗林(JJ):坦白說,我又不覺得特別陰森,你感覺如何?

Anderson:我獨自進去時,如果五分,我給自己兩分,因為我進入時,在門口那一刻有點涼,但是走上去時,有一陣暖氣在我的四周,但是到達這個地方,相對於之前到過的地方,沒有那麼恐怖,但是在這地方附近的100公尺,有一間小型廟宇,但在台灣而言,細小廟宇是陰廟。

鬼王潘紹聰:是的。我反而覺得欣賞Anderson,因為觀眾…你拍攝甚麼,我們有感受。

主持詹朗林(JJ):是。

鬼王潘紹聰:你覺得有怪聲音,或是風聲便覺得有鬼,這樣的感覺很造作。現在他告訴大家,我只是給兩分,我也沒有甚麼感覺。

主持詹朗林(JJ):是。

鬼王潘紹聰:我們只當作多看一個地方。靈異的事情,不要誇大某些感應。

主持詹朗林(JJ):是的。Karmen,你看的時候,有甚麼特別感覺嗎?

Karmen:沒有。

主持詹朗林(JJ):是嗎?

Karmen:平日看你們的影片也會有,但這次真是沒有。

主持詹朗林(JJ):你下次不要佩戴那串佛珠了。

Anderson:不是吧,很大的挑戰。好的…希望下次可以拍攝更恐怖的影片,讓大家觀看。

鬼王潘紹聰:好的適可而止,最重要安全是,適可而止。

主持岑樂怡(阿妹):小心…

Anderson:好的…

主持詹朗林(JJ):謝謝…

眾人:再見…

鬼王潘紹聰:Karmen,所以剛才的影片,以你高靈人士而言,也是覺得很普通很普通吧?

Karmen:這次沒有很特別。

主持詹朗林(JJ):可能你去拍攝會更厲害嗎?

Karmen:不一定…

鬼王潘紹聰:下次邀請你去拍攝。

Karmen:好,下次。

鬼王潘紹聰:今集感謝Karmen分享了靈異經歷,希望下集再到來聊天。

Karmen:好…

鬼王潘紹聰:靈異事件還是那一句,信則有,不信則無,時間到了,下集再見。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立場調查報道長片|7.21 尋源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邊一份工最陰公?(同場加映:老闆語錄應對心得)|格物冷知識|格物致知

格物 Blank in Blank | 歷史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伊朗政府推婚友app救生育!年輕人為何不婚、不生 還得靠「臨時婚姻」解套?【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奔走24年踏遍40萬公里 找回親生兒子 感人的背後 中國拐賣兒童到底多嚴重?【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