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補習天王大爆當年補習界黑幕!趙善軒爆中文貼題9成呃人?K Kwong揭對手出盡激將法色誘 現代教育創辦人Ken Sir談名師鍊成術:「能力一樣我會揀長腿嗰個」#專題​─果籽

果籽 | 娛樂類 | May 7, 2021

旁白:80、90後可能都會記得你們唸書那時候,現代、英皇、遵理,三大補習社割據補習市場,鬧市、街頭、巴士、地鐵,處處都會見到補習天王的大頭相被聚光燈照着,真是「有燈就有人」。但依家有没有發現近年已經很少再看到名師,或者天王這些補習廣告呢?

#補習天王話掌當年內幕

K Kwong:這裏就是謝斐道482號,以前現代教育的發跡地方,其中一個就是銅鑼灣這個分校,以前三樓全層就佔了一大半都是現代,用來作課室,當時這是旗艦店。因為很多名校區的小朋友全都來到這裏補習,很熱鬧很多人的。以前這個時候差不多到2000年代都是很旺的,整個銅鑼灣區,這個是第一間補習社,當時我常常在這裏教書的。這裏有數個班房,學生們排滿後樓梯的,可以在後樓梯排隊到上六七樓的,現在變了另一家商店了。

旁白:當時的旗艦式分校,今日已經變成卡拉OK房,人稱香港化學教父的K Kwong教書生涯超過40年,原本在大學教書的他,在90年代加入現代教育成為補習天王,當年他就常常在這裏上課。自90年代開始補習風氣變得濃厚,當時有超過三成中學生都有補習。到了2005年,根據統計處數字,全港中四以上的學生八成都有補習。每個月家長花在子女身上的補習費更高達3億以上,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了年薪,甚至是月薪過百萬的名師天王,大型補習社之間明爭暗鬥,爭奪學生的招數層出不窮。

K Kwong(鄺士山)前現代教育補習天王:我從小的座右銘就是我没有敵人的,因為他們未夠水平,所以我不會與其他補習老師有甚麼攻防,但別人有攻擊我的。我自己實際上都發現過的一個事件就更精彩,我其中一個學生就被某一個補習名師追到手了,學生女生來的,就找那個學生來我的班房上課取我的筆記。我看到他筆記都不抄,隱藏起來鬼鬼崇崇,那些人就是來錄音的。有些人更加離譜,直接將我的筆記版面剪掉就當自己的筆記來用,我們曾經控告他但告不入,甚至上過海闗,海關直接說告不入的。他的圖與你的是反方向,你這是自找麻煩而己,我說我從民事控告可不可以,結果發現都是不可以,很難的。有時候會很憤怒,很辛苦寫出來畫了幅圖,你輕鬆的就抄襲了,將它左右反轉,最賤的就是這樣。例如這幅圖我被人抄襲過很多次,這幅圖是自己畫的,被人抄襲過很多次,抄完後就改了英文的字體。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旁白:換字體、將圖左右調轉、偷錄音,抄襲筆記方法無所不用其極,既然法律保障不到自己,K Kwong就想到自己在筆記上動手腳。

K Kwong:一個人拿筆記同時錄音,你檢查不到的,那個年代用錄音筆而已,我最常用的就是在筆記設陷阱,抄襲的人不會用腦的,就全部搬字過紙,他們有很多中招的。最常見的圖就是畫圖的時候留錯處,照抄就會中伏,例如這些就是特地做出來,例如現時的考試範圍不會用這個字的(dispersion forces),現時這個就是其中一個陷阱。上課時我會解釋,叫他們刪了,我們現時不會用這個字眼。有些筆記還會有一些隱藏的英文字眼,有時你會認為有些英文很奇怪的,剛剛頭一堆字母就寫着K Kwong的名字出來都是有的,這些一抄襲你就死定了。(記者Sam:就好像藏頭詩那樣?)對,很喜歡這樣隱藏。

旁白:比起抄襲筆記或偷錄內容,拿對手的把柄威脅他就範,或是破壞他形象是更加直接的方法。

K Kwong:特別是氣那些情商低的老師,氣到他發脾氣拍桌扔錢要那位學生立刻走,有的,這真的發生過,或是色誘他,即上課時突然有個豐滿女生,突然又有少許走光令到他不能集中精神的都有,會看到自己出洋相。上課時正在錄影,而且有些坐在前面的人都會看到。我自己都曾試過,有個美女坐在前面,超低胸的,我說不行,你不可以坐那個位置。她說為甚麼,我說不行,你影響到我,我寫東西的時候一看就看到你,很糟糕的你明不明白。我寫的時候她就在我面前超低胸,大佬,一看到立刻不能集中精神,不行的;但有些自找的桃色醜聞,就是他自己「呃蝦條」(哄女生上床)而出事,競爭對手知道這傢伙會敗在這點,就設計出來讓他中招,很多男生或女生很容易短時間賺到很多錢,這樣就會有些古靈精怪的東西出現了。

旁白:K Kwong說到2000年代這樣容易成為補習名師,但究竟名師是怎樣煉成的?這位2005年出道,曾經年薪都過百萬,現全職經營YouTube及Patreon的前現代補習名師就可以向我們講解一下他的經歷。

趙博(趙善軒)前現代中文/中國歷史名師:Ken Sir是公司的靈魂,老師們是不喜歡他的,因為他太過天馬行空。那時我年輕,20多歲,他就說好吧你叫作Gavin,他說你這樣年輕就走年輕路線,不要與周Sir,那時有一名叫周勤才的老師較為成熟,不要與他同一個路線,這樣年輕的話就走Hip hop 路線吧。我說教中文怎樣Hip hop路線呀大佬,他就說你改個名字作Hip hop Gavin吧,我就没有理會他的。除了形象包裝及老師的定位路線,不少得話題炒作宣傳。那時候宣傳離不開數點,最流行的就是賣廣告,在雜誌甚麼《新Monday》,《壹本便利》那些年輕人會看的,就賣一頁兩頁四頁廣告作個人專訪。那些在我印象中2006年的時候,四頁紙都要兩萬多元,我出一萬二千,他們(現代)出一萬二千,那時候巴士廣告,那些橫幅廣告亦是,整個車身廣告,一買就可能不知多少錢,二三十部車的去買廣告,然後又每人拿十萬八萬出來買廣告。

還有第三個方法就是,那時候很流行的就是Uwants論壇、Discuss(香港討論區)中很多補習的帖文,那些全部都是網路打手,全部都是市場部,市場部找人做的打手,還有就是貼題(押題)貼中題目,我有很多報道都是報道我貼中題目的,那些都是打手,就是市場部的人自己向報館報料,說就說不公平我要投訴,「某某補了趙善軒、蕭源他們貼中題目,我没有補習」,全部都是假的,其實這行當年是有很多這些陰招。我告訴你,其他科目我不知道,中文科九成貼題都是騙人的。其實就如剛才說的一樣,這個是用網上輿論造成他貼題的印象來。例如我有一年貼題就上了報紙的,考一條題目就是類似「律己以嚴,待人以寛」那樣,這些如此普遍的題目,我那本作文書當中,當中一定有這樣的題目,結果出了我就說我的作文精讀,上貼題班是有這篇文章的,這樣就當貼中了是不是?過數年又出了另外一篇,我的書當中有說就又當自己貼中。

1

1

旁白:趙博所講的現代教育靈魂人物Ken Sir,在2012年退出現代教育後多年來保持低調,很少露面,今次難得接受訪問,他開創當年90年代推銷名師為賣點手法,顛覆了以前只會推銷名校作賣點的概念。

Ken Sir(吳錦倫)現代教育創辦人、前主席:當時林子祥都有首歌,離不開廣告,影響你銷路,所以我很相信廣告的。

K Kwong:而且他賣廣告都有一手的,有點道行的,說得低俗一點就是嘩眾取寵,很簡單,我們以前教書就教書,只會標榜學校,是學校不是老師;他相反,他是第一個標榜名師的,這一點就真的是有教無類了,有錢就可以,不管唸哪一間名校,這個K Kwong每一間學校,不是名校的學生也好,都可以上K Kwong的課。

Ken Sir:198元(一個月學費),你連女校的名師課堂都可以上到,這在當時的社會而言頗為轟動。

K Kwong:以前一定要入讀那間名校才能找到那位老師,這個概念是我們搞出來的,是Ken Sir的威力來。(記者Sam:你當時賣廣告的金額用了多少呢?)

Ken Sir:我想都是一千多二千萬整年,不太多。(記者Sam:因為真的是好像看到處都是廣告。)

K Kwong:有些是送的,巴士那些買了兩個月就送你一整年,他們不會拆的。

Ken Sir:對,而且我們都容易做廣告的,我們不用整年到晚都賣廣告,只把握開課那段日子。

K Kwong:巴士最化算的,有些很愚笨的,他不會剪走你的廣告。

Ken Sir:所以我當時最注重的是甚麼呢?老師就穿得不要太冬天或夏天的感覺,因為一不經意就全年都在巴士車尾上。

旁白:Ken Sir不但賣廣告賣到出神入化,將老師包裝成天王,亦不時因為一些出位宣傳而引來爭議,好像2006年就以美女班房作宣傳賣點,而被教育界及網友批評像拍AV。

K Kwong:當時電視上有個節目美女廚房,呢條友就搞個美女班房,我都立即罵他了,我話呢條友神經病的找這樣的東西來玩。

Ken Sir:不,說真的,我自己的位置就像編導一樣。

K Kwong:我那次真的是罵他的,我與他翻臉,其實與我無關的,我罵他的原因是,你那樣搞一定會引來教育局查證的,一定來找你的。

Ken Sir:那也不會,沒有觸犯法例的,但我就從善如流,人人都批評我就收回它。當大家的才華一樣,例如對天氣的認識,說話同樣流暢。

K Kwong:的確是事實,全世界所有各地的天氣女郎都是double may(身材豐滿的),這是一個重點來的。

1

1

Ken Sir:不過到今日我都想說,給你選擇,有兩個人來應徵,不要說應徵,因為錢是我的,我喜歡捧誰就捧誰的話,我投資下去的話,我都仍然認為如果兩間英文的功力是一樣,我都會選長腿的,這樣算不算歧視呢?我說男性都是...(K Kwong:我都會選帥一點那個。)我都會選一個高佻一點的,所以不單止是女性,男性都是。

K Kwong:這個歧視是心裏的,但不能明說。

Ken Sir:糟糕又被人拍下了那怎麼辦?

旁白:其實當時如果想被捧為名師或者天王,入門的門檻是怎樣,Ken Sir就即場與記者來了一個補習天王面試。

Ken Sir:當時很多人謠傳就說看樣貌、看條腿,其實當然不是,我有很多方法的,我舉例Sam(記者)你最擅長是甚麼科目?(Sam:中文及世界歷史。)

Ken Sir:好吧,世界歷史,現在你來面試了,想來我們集團成為名師,例如說你以前教書,你認為學生們最悶的是哪一個環節?一說就睡着的,是甚麼部份?(Sam:那些人名或是年份吧。)

Ken Sir:好吧,如果說人名,又有一些法文的名字,學生說記不着了,現時用英文考試的話,那怎麼辦,你會用甚麼方法來教他呢?1秒鐘,喂你準備好才來吧,下一位謝謝。(叮一聲,K Kwong:這就落選了。)

旁白:記者的天王夢一分鐘都沒有就已經完了,看來那張過百萬月薪的「天王椅」都不容易穩坐。

K Kwong:懂得那種知識的人不難得,要懂得教那些知識才難,我說兩個原子或是離子之間的正負吸力,就是說這些,原理很簡單。那名女生越肥,你靠得越緊密還是不緊密呢?那樣就被人投訴了,說我上課性別歧視,其實我想說的:體積越小,帶電越高,吸引力就越大。我棍很久,怎樣可以令到別人明白就要研究很久,大佬說得低俗一點真的是大便的時候都仍在想,如果未想到的話。(Sam:平日上課會不會想好對白?)

K Kwong:都預先構想過的,全都是講稿來,所有笑話都是一樣的。任何正常人,儘管是看色情電影也好,專注力亦不會超過15分鐘的。例如每數分鐘,他快不行了就要說一個笑話觸發他。(Ken Sir:說笑話就是我考慮名師的其中一個因素。)用這樣多的花巧方法其實是要想很久的,我全都先記下來,例如那些我們要上1小時45分鐘的課,我們甚麼時候做甚麼,甚麼時候要說笑話,我全都記好了在講稿上跟着做,但有時候會被人擾亂了。

例如突然麥克風沒電,糟糕全部時間都要加上3分鐘,但突然沒電處理不到,搞了15分鐘,就全部都亂了,笑話都完了,亂成一鍋粥,因為份講稿全都亂了。之後與第二班在下一星期說:「我們上星期說這個笑話」的時候,同學看着我:「老師上星期沒有說這個笑話」...哎呀,忘記了上星期停電,慘了,原來上星期沒說到這個笑話,今個星期就搞砸了,我怎樣教回那一堆內容呢?會很狼狽的,因為全都是跟講稿。(Sam:即是會不連戲了。)

1

1

K Kwong:對,很慘的。(Sam:但那時候真的是演戲那樣的?)但那時候真的是演戲那樣的,你不要以為別人隨隨便便,坐在那裏個多小時就收你錢,背後花很多時間的。

Ken Sir:每次來面試的老師都解不到,不是解不到而是自以為自己解明白了,但其實很難明。最高層次就是說笑那些,真的是人才才做到,這是最難。

K Kwong:其實都有點難,不是人人都可以,有些人說笑連自己都會笑的。

旁白:要有學識、有樣貌,仲要有幽默感,天王真係唔易做!他們的人工又如何計算?

K Kwong:其實最旺盛的月份,90年代是有過百萬月薪的。(Ken Sir:以前有兩個考試,現時只有一個考試,就相差很遠。)有半年沒收入,嚴格來說,我說真的。(Ken Sir:都有6-8名老師過100萬元一個月的。)老師分帳這種形式就啟動了一個新的指標,是甚麼指標呢?我們一般老師在學校工作是定薪的,即教得好與不好都一樣的,但我們分帳就有很大分別了,教得不好與教得好好相差很遠的。

Ken Sir:我舉例,1000名學生,$700一個月,那即是有多少錢一個月呢?(K Kwong:他是老闆他不肯說的,我簡單教你怎樣計,當時最厲害的教英文的有6000人:學生人數6000x月費$700x分帳=老師月薪)都不是很多,6×7等於42(420萬元),通常分帳都有三級制的,六成、五成、四成不等。

K Kwong:我只知道英文很誇張,但最厲害的不是現代,(拍著Ken Sir膊頭)他可能不喜歡聽。最厲害那一間,這些已經是歷史了,那個人在哪裏上課呢?他在工廠大廈上課。(Ken Sir:嗰條友唔識英文。)嗰條友真係精彩,是騙局來但真的是很多人。那個甚麼訊,教英文的,甚麼訊。

旁白:K Kwong在2012年淡出補習界,除了上年辦口罩工廠外,現時還擔任不同的廣告代言。趙博亦在2017年的時候,完全退出補習行業,全職經營YouTube及Patreon。創出一代補習狂潮的Ken Sir在現代上市的翌年,即2012年就賣掉所有股份離開了現代,現代慢慢由全盛時期坐擁15間分校,到倒閉剩下一間荃灣分校。

Ken Sir:上市後, 2012年iPhone就出第四代,這個就是令我賣掉全部股票離開的原因,以前這個(Nokia N70手機)不可以作補習的,這個(iPhone4 )甚麼都做到,問功課都可以,我認為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我最震撼就是被科技影響到。我認為補習社還在固定時間,固定地點空間,甚至有很多因為租金貴就要到偏僻地方,我認為不是好的項目。

趙博:在新考試範圍,即DSE出現後,我其實預計到補習市場是一定會收縮的,因為由中四至中七都準備補習,變成一個考試,儘管DSE年代都是賺到錢的,YY Lam (林溢欣)都很厲害,但對我而言,我有取捨,我有其他更喜歡做的工作。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黑道律師文森佐-第1季第1集

Netflix | 電影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磯釣 | 初夏試釣科學園,遇上一群黃立倉

步兵釣魚佬 RCL Fishing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帶新手朋友釣魚|您勾南極蝦我勾龍蝦 ~十三斤青班出沒 #香港釣魚

Ar To 啊濤 釣魚頻道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我一起身發現...#3 🛌】我做咗人哋阿媽|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疑難雜症 🔎】消失的女朋友 🕵🏻|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