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承認」國產疫苗不行,美國急停強生,到底打疫苗有用嗎?科學精神 VS 國家意志

Gavinchiu趙氏讀書生活 | 時政類 | Apr 18, 2021

此影片謄本由S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4月14日,現在很多身邊的朋友、親人都在討論是否應該接種疫苗這種問題,為此我嘗試聽了很多醫生的說法,也尋求了很多專業意見,希望我自己家人可以大家一起商量如何處理。

但問題是打哪一種疫苗,香港只有兩種,要麼是國產的科興疫苗,科興很出名,玩時玩,千萬不要用科興這兩個字來開玩笑。第二個就是BioNTech疫苗,BioNTech疫苗和科興疫苗誰比較好,人們用腳自己去選擇,投票。但是世界上有很多人沒得選擇,沒得投票,因為疫苗凸顯貧富懸殊,落後國家根本沒有能力購買疫苗。

而發達國家也沒能力去大規模出口疫苗,美國自己自顧不暇,一定要優先給自己本國居民打,而歐盟自己也不夠,跟英國之間也有很多矛盾和衝突。關於阿斯利康疫苗是否出口的問題爭議了很久,現在最大問題就是發展中國家它們根本訂購不到疫苗,而中國的國產疫苗大規模生產就是一個契機,給他們知道了中國可能是世界的救星,習近平主席is the choice than one是被選中的人,可以救他們,所以疫苗外交就是如此發展而來。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如果要搞疫苗外交,前提要什麼?一定要量產,一定要夠快,要比歐美大廠更快更多更強,所以唯有在這時候就要搞滅活疫苗,大規模搞滅活疫苗,現在中國主要的幾種藥,包括科興和國藥集團都是以傳統的滅活技術,滅活技術有它的好處,好處就是這個技術是舊了,每一年流感都做的,所以我們掌握到它怎麼做,迅速製造出來。而且知道它副作用較低,比較新技術的幾種疫苗包括DNA疫苗和mRNA疫苗,我們比較容易知道它的副作用如何。

現在比如說搞DNA的腺粒體疫苗,阿斯利康牛津那種或者是強生,紛紛出事,所以搞傳統滅活,理論上有它的優勢在其中。所以疫苗外交打進了中東,中東是兵家必爭之地,原本沙特阿拉伯與美國的關係非常好的。但是最近幾年美國和沙特關係出現了很多裂痕,中國現在正藉此機會,讓阿富汗和沙特基本上都採用國產疫苗,還有南美洲包括巴西和智利,也是在用國產疫苗,主要還是用科興。

但問題科興之前沒有足夠的臨床數據,所以讓很多人沒有信心,而為何沒有足夠的臨床數據?因為中國在抗疫中四月份之後,官方數據基本上沒什麼人確診,有也是輸入個案,所以中國國內難以大規模去做臨床測試。所以現在巴西做了,巴西大部分人打了科興,巴西公佈它說原來科興疫苗打完兩劑之後,有效率只有50%而已,是僅僅合格,比世衛標準僅僅通過的意思。

但是理論上50%也比沒有好,50%是什麼意思,不是說賭硬幣的字和圖案,不是說打和不打沒分別,不是這個意思,50%就是說,原本100%你會中,打了之後你會減少一半機會中,理論上真的比沒有好的,理論上它副作用比較小。但問題是智利也打了,但是智利打完之後,它的接種率越提升,但是確診率以倍數的方法上升,相反英國阿斯利康是DNA疫苗,雖然有血栓副作用,出現了很多嚴重個案,但是整體社會接種完第一劑之後,現在英國已經有3,000多萬人接種了,接種之後英國的確診數字幾何級下跌,當然副作用大也是另一個嚴重問題。

1

1

在這種情況下,智利打完第一針之後,你知道南美洲人熱情,然後跑出去,以為打完針沒事,但結果現在研究數據告訴大家,打完第一針到打第二針之間,智利的數據就說科興的保護率只有3%,3%就等於沒打過,而你以為是放寬了,不戴口罩或者戴少了口罩,多去了聚會,結果就讓智利幾何級上升,這就是打滅活疫苗的問題。

其實你打完之後,你還是會中,只不過中的徵狀可能沒這麼嚴重,重症不那麼嚴重,但你還是會中,而你中了你還是會繼續傳染給人,所以現在是兩個賽跑,一個賽跑就是防疫,防疫的賽跑是自由主義對集體主義的對決,在東亞比如說新加坡、台灣、中國大陸,這些國家是集體主義傳統比較強的國家,我們叫做儒家文化體系,這些叫儒家文化體系就是每件事情都思考整體而不是個人,當整體利益受損的時候,人們是可以放棄個人利益,所以全民戴上口罩。

剛剛說這些地方全民戴上口罩,過去幾個月也是積極配合政府做檢測,強制隔離等等等等,台灣有鎖島閉關自守,新加坡也用了很多很強厲的方法強迫檢測。香港是鹹淡水交界,結果到去年年底才開始做一些強制檢測、圍封,香港就兩頭不到岸,但是香港比起歐美也好一些了,因為有儒家的集體主義傳統。

所以第一階段的賽跑就是,集體主義贏了自由主義,因為在歐美自由主義人們就說戴不戴口罩是個人選擇,我們不可以強迫,結果就是由於收緊的時期,人們就出來反抗、抗議、示威,美國大選的時期,多少人跑出來是沒有戴口罩支持總統選舉的,就不斷讓疫情嚴重惡化,有些人說戴不戴口罩是我的自由,生與死是我的自由,政府無權干預和介入,自由主義就會出現很多疫情擴散,讓很多老人家和長期病患者因此過世,這也是很可悲的。

但也說明了集體主義面對著危難時,有一些地方會比自由主義優勝,比如說大地震,大地震的時候,集體主義就會限制了大地震人們的活動,不可以這麼自由到一些很危險的地方,比如說英國在戰時打希特勒的時期也有集體主義的抬頭,希望英國國民放棄一些自由。

1

1

但是疫情的第二個賽跑就是疫苗,疫苗涉及到科學精神還是國家主義,而西方的疫苗基本上政府有一些資助,但是主要是由大學比如說英國牛津大學阿斯利康藥廠、美國由幾家大的藥廠、輝瑞等等這些做賽跑。而賽跑出來,政府再協調採購。其實背後還是用科學精神的原理去做,做哪一種疫苗,哪一種疫苗更有效更能夠壓止病情,所以西方現在跑出來的主要都是mRNA,就是輝瑞、BioNTech這種。另外一種就是DNA,包括強生以及阿斯利康牛津這種疫苗,所以跑出這一種。

但是中國由於因為需要在疫苗外交上勝出,所以一定要做一種能夠量產最大規模的就是滅活疫苗,但是滅活疫苗的問題來了如果當有一天,美國、歐洲、英國這些國家基本上有集體抗疫能力六七成人接種了疫苗,如果這樣的話他們的人的保護率,阿斯利康的七成多,但是阿斯利康說如果調整劑量可以到達九成多,而BioNTech、輝瑞這些有九成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基本上可以自由來往,不同國家之間也可以開放,那麼大家預期今年年中、年底以後,這些國家陸續開放,美國和英國可能年中已經搞定了,歐洲那些可能是年底,到明年年初就可以了。

但是到中國如果注射滅活疫苗、國藥或者科興,他們的臨床數據以科興為例現在只有50%,而滅活疫苗以往打流感也知道,其實會減退的,這50%不是永久50%,會減退,而減退的速度是比較快的,所以這種情況下可能要不斷接種,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打,但問題是中國有14億人口,至少要有4~5億以上注射了疫苗才能夠有群體保護,而且還要定期去接種。所以有群體保護了,但是只有50%保護,如果50%保護其實就是大家都會中,而且大家還是會帶菌,帶菌又會中的時期,對於經濟,對於社會活動,開放國家大門其實會減慢。

但是因為一定要搶先,要搶奪南美洲、中南美洲和中東甚至乎非洲等國家,一帶一路兄弟國家,要讓它們也有疫苗,所以中國過去一年集中力量辦大事,投放在滅活疫苗。其實以前我們看回資料,我今天花了很長時間去翻出去年的資料比如說《人民日報》、《新華社》也發佈了資料,在4月15日,在2020年當時我國在搞三個疫苗的臨床,一個是腺病毒載體疫苗那就是DNA就是阿斯利康和強生那一種,另外兩個是滅活疫苗,其實是在搞的,但是最後DNA疫苗搞不成功,甚至乎最近高福主任,高福主任最喜歡爆料了,去年2月份時候爆料其實中國早在12月前已經知道病情,但是當時國家對外也說我們不知道,是突然間才知道,高福已經早早爆料了,但是後來很快修正了。

1

1

最近他也爆料了,他什麼時候爆料?就是在前兩天11日的時候,在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在成都舉行,他提到,他說現在要優化程序,搞疫苗,第二種方法就是要混合使用不同的技術,那就是說他演講中提到,現在國產疫苗有效率不高,所以他們要考慮用mRNA就是輝瑞和BioNTech那一種,而過去一年中國在這方面是無法突破,高福的解釋就是我們臨床試驗不足,英美做到因為英美自己正在爆發,臨床試驗可以找病人去做。

但其實事實上也不是完全如此,美國和英國他們做這個主要是找南美洲,就是巴西、智利、阿根廷這些國家,其實主要還是找這些國家的人民,但是中國的滅活疫苗也是找這些人做,而最後跑出了滅活而不是mRNA這種,mRNA這種技術新很多,本身主要是針對癌症病人去做的,所以我自己作為癌症的病患者,我問過我的腫瘤科醫生,腫瘤科醫生就說如果我注射BioNTech其實合理很多,因為mRNA疫苗技術本身就是治療癌症的技術再升級而成。但當然了,現在第一代疫苗太急了,大家都這麼急做的時期,究竟裡面有多少副作用,現在也陸續浮現出來。即使是最大的藥廠,最名牌的大學,都有很多這些問題出來。

但是我們從競賽去看,科學精神更重要還是國家意志更重要?過去一年由於疫苗外交的關係,大力要快、準和量產,所以我們投放在了滅活疫苗,最後真的做出來,最快跑出來了。然後到了這些一帶一路國家,都注射了,這是事實,但是變成了科學精神不足,而且科學技術也不足,所以最後在mRNA和DNA疫苗上,我們比別人落後很多。所以到現在這一刻,高福主任終於承認我們要考慮混合疫苗使用,香港大學就正在做此類研究,既有滅活的再有mRNA,兩種一起保護,看看如何,會不會有更高效用或者七八折也好,比現在科興只有五成,打兩針只有五成,幾個月之後可能會減退。

因為中過一次病毒之後,接個月之後再中,也有很多這種案例所以接種了滅活,其實保護作用非常有限,如果保護作用有限,你在競賽上,表面上跑出來了,但其實後勁不濟,當別人全面解封而你不能夠解封的時期,就此消彼長了。而且當你輸出很多這些疫苗到一帶一路國家,別人打了很感激你,但中的比例比以前更高,別人對你的看法又會如何?這也是國家意志經常會出現的問題,就是快、強、量產,但是沒有考慮好不好的問題。

所以過去100年蘇聯的歷史、古巴歷史、朝鮮歷史、中共歷史也正實了國家主義以及凱恩斯政策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有效率、快、強,但是長期來說就會出現很多問題,所以海耶克經常說,我們不能夠只是看短期,要看長期。孔子也說過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所以從疫苗賽跑中看出了這些問題,好嗎?自己打哪一種,我自己個人覺得,在香港相對來說或者台灣也是疫情傳播不是很嚴重,打哪一種你也可以慢慢看數據。

甚至乎有些人說等第二批第三批疫苗,技術更成熟的時候才打,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社會又很難長期,久守必失的,開放又會困難,不開放經濟又會差。所以我看現在台灣也很危險,因為台灣沒什麼疫苗,雖然蘇貞昌打了阿斯利康,但是它本身自己做不出疫苗,我對台灣也是很意外,台灣的醫療科技其實從蔣經國年代也是希望大力發展的,但是到現在這一刻竟然搞不出疫苗,這與台灣本身沒有臨床數據有關,也是台灣的外交能力去不了南美洲,去不了非洲大規模做疫苗測試。

但是,錯過了一個機會,因為本身台灣還有十幾個邦交國,你去那裡做,其實就是可以讓你有機會突破了困境,但是台灣做不到。接下來台灣很可能也要長期繼續閉關自守才行,無論如何今天講到這裡,拜拜。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立場調查報道長片|7.21 尋源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邊一份工最陰公?(同場加映:老闆語錄應對心得)|格物冷知識|格物致知

格物 Blank in Blank | 歷史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伊朗政府推婚友app救生育!年輕人為何不婚、不生 還得靠「臨時婚姻」解套?【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奔走24年踏遍40萬公里 找回親生兒子 感人的背後 中國拐賣兒童到底多嚴重?【TODAY 看世界】

TODAY 看世界 | 時政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