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電影與現實】瘋癲的世界:《一念無明》|香港劏房問題|生存空間|壓迫感|精神病患者|負面標籤|壓迫感

Movistory HK | 哲學類 | Apr 10, 2021

提到精神病患者,不少人可能都會有一種避之則吉的心態,少不免會以歧視的目光對待他們。正因為大眾的負面標籤,這一群精神病患者不但被社會排擠甚至乎連他們的家人都因此而心力交瘁。當這些精神病患者,身處在空間狹小的劏房時,就自然呈現出極端的情緒面貌。究竟,瘋癲的是這一群精神病患者定還是這一個瘋癲的世界呢?

大家好,我是Movistory,這個頻道主要會通過電影解說和大家探討下電影背後帶出的議題與啟示。同時,我亦會不時個別討論一些歷史議題和大家分享多點過往發生過的事,如何影響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鍾意我們的影片,記得CLS,想進一步支持我們的話,還可以加入我們的Patreon會員。而今日,我會和大家講下香港電影《一念無明》。

呀東,是一個患有躁鬱症的病人,當年呀東的媽媽出身於一戶有錢人家,後來她來了香港,嫁了給貨車司機黃大海。但呀東的媽媽一直都嫌棄黃大海沒出色,在呀東媽媽的眼中,亦只有讀書好的弟弟呀俊,從來都無正面瞧過呀東一眼。後來,黃大 海為了賺多點錢,長年都忙着在外地工作,每個月都只是寄幾千元回來。而呀俊亦都遠赴美國生活,再沒有回來,只剩下呀東照顧已經行動不便的媽媽。

呀東不但要負責她的起居飲食,同時又要忍受日以繼夜的謾罵。而其實,呀東已經備受生活壓力,不但要與未婚妻Jenny節衣縮食供樓,同時又擔心公司裁員,而且還 炒股票欠人一大筆錢。偏偏的是,媽媽愈是討厭自己,他就愈不會拋棄她。結果,在一次幫呀媽換衣服沖涼時,意外終於發生,鮮血不斷從門縫中流出。因為這一次的意外,呀東被法庭判入青山(精神病院)。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轉眼間,一年的時間過去,呀東的情況亦穩定了很多。醫生說,躁鬱症病人的情緒轉變幅度會比較極端,開心時會很有自信很興奮;傷心時會感到絕望,覺得人生無意義。但與其繼續困住他在醫院,倒不如讓他早點投入社會,但呀東的爸爸黃大海 心中依然非常擔憂,他甚至預先在枕頭底收藏了一把錘仔,以防呀東病發時,會做出什麼事。

出院後的呀東,跟爸爸去到一間只有不到百尺的劏房,兩父子就這樣一起生活。不久,呀東不顧爸爸的反對,自己一個參加好朋友Louis的婚禮,剛入到婚禮會場,周圍的人都對他竊竊私語,但呀東都沒有理會到,靜靜地看着自己相識多年的好朋友致辭。如果沒有當年那一場意外,或者,他與Jenny已經辦完婚禮。在這個重要的時刻,台下的人卻只關心戒指有幾克、食物好不好吃、場面豪不豪華。呀東看不過 眼,上台拿起咪高風就不斷罵,但卻得來這些反應「媽的,從精神病院出來的」,一時之間,婚禮陷入尷尬,呀東亦默默地離開現場。

回到家後,呀東又繼續與爸爸生活,定時定候食藥。但沖涼時,他又偷偷地將藥物嘔出來,希望可以過回一些正常人的生活。周圍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狀況,隔離鄰居亦將小朋友交給他照顧,雖然呀東一直很努力找工作,但這個社會,似乎沒有打算 給機會他,一直都找不到工作的他,帶着鬱悶的心情走上天台望着高樓林立的風景,但始終都找不到自己的前路。

後來,黃大海因為意外留院觀察,呀東希望他可以安心養病,但黃大海卻堅持出院,望着呀東食藥。兩個人就這樣吵起上來,在黃大海眼中,他只不過想兒子爭氣 點,但對呀東來說,黃大海所做的一切都來得太遲。呀東:「你除了每個月放下幾千元」「你可曾出現過?」。每當呀東夜晚閉上眼時都想起媽媽,想起當時那一個畫面,就算他們如何做都好,他們都回不去了。黃大海除了說對不起之外,亦不知可以再做什麼補償,當初的他因為老婆嫌自己沒出息,打算賺多一點錢,少點氣他,但最後卻弄巧反拙,落得如斯田地。黃大海:「我不懂當老公,不懂當父親」 「是我害成你們這樣」「我真的不懂…我不懂」。兩父子說到淚流滿面,他們都說出壓抑在自己心底的說話。

之後,他們去到墳場,看着眼前的墓碑,呀東圍着撒放骨灰的草地走了一圈,每跨出一步,呀東都彷彿將心中的大石放下。回到家後,呀東背着爸爸說「你以後不用 做了,我養你」。但每當他尋找工作時,都一次又一次被婉拒。夜晚睡不着時,他就會跑出去發洩情緒。

1

1

不久,Jenny終於打電話給他,呀東帶她去了一間餐廳食飯,Jenny說,他們以前那間屋已經差不多供完,呀東欠下的債亦幾乎還清,而她似乎已經原諒了呀東。呀東 興奮到跟身邊的人分享喜悅,甚至捉着爸爸說要補回小時候的親子旅行,給他一個機會他贖罪。黃大海:「補不回來了」呀東:「什麼不能補?」「可以補」「我可以的話,你都可以!」。雖然因為黃大海的腳傷而沒有去,但兩父子依然笑着地手挽手回家。第二日,他在網上訂了盆栽種子,帶同隔離屋的小朋友在天台建立農莊,他在泥土上撒滿種子,彷彿將自己埋在土壤中帶着對媽媽的思念,之後再植根生長。惡夢似乎已經離他而去,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開始。

但在這個時候,好朋友Louis跳樓的惡耗傳出,他帶着壓抑的心情去見Jenny。Jenny帶了他去一間教會,呀東靜坐在教會上一言不發,Jenny上到台上說,一直以來,她都只是一個很平凡的女生,打算二十九歲結婚,三十歲生小朋友,一步步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怎料,那一晚發生的事,徹底將她的幻想打破。在這幾個月,Jenny說她一直努力學習寬恕,放下心裏的憤怒和怨恨。她不得不藉着主耶穌的大愛重生,寬恕眼前這個,破壞他幸福生活的人。

這一段回憶,重新喚起呀東的思緒,血水不斷從門縫中滲出的畫面,不斷浮現在呀 東的腦海中,媽媽每一聲痛苦的哀號,都幾乎將呀東吞噬。他跌跌撞撞地離開教會,但身邊卻沒有一個人理會他。呀東去到樓下間超市,拿起朱古力大口大口地咬,發洩自己內心壓抑已久的痛苦,圍觀的人不但沒有上前扶他一把,反而拿起手機拍片,就連隔離鄰居亦視而不見,不讓自己的兒子再接觸他。在萬念俱灰下,呀東在公共浴室割脈自殺,清水不斷沖洗呀東的身體,像是洗刷呀東內心的罪惡感。 幸好的是,有人及時發現呀東將他救起,但精神科醫生隨便幾句的提問,就打發了呀東與黃大海離開。

後來,呀東食朱古力的片在網上瘋傳,甚至有人起底,重提回當年的事。此刻的黃 大海不知應該如何幫呀東,後來,他尋求精神病互助小組,不時聽聽其他人的分享,看一看書與小冊子,請教復康護士和醫生。但即使他已經跟著指示去做,呀東的病情依然沒有好轉,呀東終日不吃不喝躺在床上,就好像天台的花一樣,還沒開花,就已經枯死了。每一晚,他的腦海中都是媽媽的畫面,從門縫中滲出的血水,幾乎將他淹沒,他望着電視的灰黑畫面,一邊看一邊哭,彷彿看不到希望與前路 。黃大海再無法忍受呀東終日放負,對着他說:「我求你正常點」「可以嗎?」呀 東:「我不正常?」「哪有父親會收藏在枕頭下提防兒子?」「現在是你們不正常吧?」「我沒有你們那麼正常!」黃大海無言以對。

1

1

不久,他去到中心,精神病患者的家屬建議他,與醫院說呀東有自殺傾向,將他送回入精神病院。在回去的途中,黃大海望着車外的風景,眼神中充斥着徬徨與無 助。這段時間的他,其實都心力交瘁,但是,將呀東送回入醫院,真的對呀東好嗎?他猶疑了很久,撥通了打去美國(小兒子呀俊)的電話,但呀俊無心再理會香港的事,他叫黃大海將呀東送回入青山(精神病院)而自己就找一間老人院住,錢,都並不是問題。但黃大海說:「其實,是否什麼都可以交給別人做呢?」黃大海再止不住眼淚,坐在樓梯上痛哭。

而此時的呀東亦感到絕望,但隔離屋的小朋友每日都會隔着牆,與呀東講小王子的故事。
小朋友:「他只是在另一個星球」「過着他的生活」
「他不在你身邊也一樣可以得到幸福」
或者,在另一個世界,呀東的媽媽已經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

後來,黃大海前思後想,他活了大半輩子,什麼都給藉口自己逃避,避到追不回來,懂得後悔時已經太遲。年過半百的他,才知道不是什麼都可以交給別人做,而他亦決定用自己的方式,救贖自己的兒子。當他回到家時,其他租戶已經正在討論呀東,大家都一致要求他們搬出去,又或者將呀東送回入青山。無奈之下,黃大海決定與呀東搬出去。

在這個時候,呀東走上去天台,隔離房的小孩問他:「為什麼我們種的花都枯死了?」呀東:「可能這裡的環境不適合它們的生活」
小朋友:「那我們將這裏變得適合他們」「將這裏變更好吧」聽到這番說話的呀東,覺得小孩說的話幾有道理。但小孩想的東西,在香港地,又怎會能夠簡單實現呢?
正當呀東打算抱起小孩時,樓下的人剛好衝了上來,以為呀東看不開,要對小朋友做什麼事,呀東早已習慣這些見怪不怪的畫面。他望住黃大海,走過去擁抱着他
呀東:「沒事」最後,黃大海終於補償回呀東的親子旅行。
或者,有些事遲了,再也無法挽回,但曾經的遺憾,再晚都能夠補償。

1

1

《一念無明》
作為一部討論社會議題的香港電影,由新晉導演黃進執導,在2017年上映。電影透過基層市民的寫實狀況,講述精神病患重投社會的經歷,不但道出現時香港人面臨的壓迫,同時亦表達出社會扭曲的狀況。後來,《一念無明》成為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第一屆的得獎作品,獲得電影發展基金的撥款,而雖然電影的預算十分有限 (只得200萬製作費)但幸得曾志偉、余文樂與金燕玲等演員義務演出,才能夠令電影順利開拍。

後來,電影入圍香港金像獎8項提名,首次拍攝長片的黃進,更榮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殊榮。而其實,一念無明最初起源於一宗新聞,有個男人在照顧長期病患的父親期間,誤殺了父親。但後來編劇找不回相關的資料,就當成某一天某一宗新聞。之後,導演與他的團隊用了四年時間籌備,與醫生、社工、患者訪談,做了很多資料搜集,之後再用十六日的時間拍攝,最後加上一年多的後期製作,才成就這套電影。

表面上,香港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城市,但同時卻充滿各種的社會問題。而在這些問題上,我們都習慣用迴避的方法,但我們愈是 不理,問題就只會更加嚴重。一念無明所呈現的香港,是一個非常真實的香港,亦因為電影貼近社會的真實面貌。電影上映後不久,再次引起社會各界對劏房問題,以及有關精神病患者話題的討論。

一念無明源自於佛家用語,意指我們在執念之間不斷糾纏,不夠智慧看清楚所有東 西的實相。有時我們都以為自己出於好意,一廂情願將事物強加在對方身上,但卻未有聆聽對方所需。對於本身患有躁鬱症的呀東來說,狹窄的劏房已經不斷擠壓他的生活,再加上兩父子過去的情感枷鎖、外界對於精神病患者的標籤,就自然令呀東承受更大的壓迫。

在這個過程中,劏房成為了一個重要的紀錄,電影並不單純呈現空間和畫面上的記錄,同時亦展現生活的寫照。從電影中,導演就善用拍攝鏡頭,在環境上營造出非常壓迫的感覺,從電影開頭黃大海在劏房出來、在劏房入面、再離開劏房,之後黃大海帶呀東上樓,到黃大海在走廊徘徊,接着在樓梯食煙。都可以看到他所身處的地方、都在四周環境的夾縫之間,離不開兩條線的空間之內,而他們所身處的矮小 舊樓,被兩旁高樓大廈夾住的畫面,都表達出在貧富差距下,基層市民在夾縫中掙扎求存的境況。

在狹小的環境下,劏房的情況亦相當散亂,整個空間幾乎被床位與其他雜物佔據、甚至連窗都被衣物遮蓋。
黃大海:「收起桌子」「就更多空間」「看…」「兩步」。而導演為了加強環境所造成的壓迫感,亦特意運用鳥瞰鏡頭,呈現整個劏房的空間。在這個狹小的環境中,呀東與黃大海就連可以吵架的空間都沒有,好容易就碰撞到周圍的物件。甚至因為沒有空間,而無法冷卻場面,到最後被迫離開間房。所以,我們都會見到呀東在上格床拉起個簾,與不時上天台放鬆自己,維護自己一絲尊嚴與私隱。

但可悲的是,就連中產人士都同樣面臨住屋的問題,甚至因為要供樓承受更大的壓力。在電影中,呀東與未婚妻就因為要供樓而節衣縮食,換來的何文田半山單位,卻只有大約三百呎(目測)連洗衣機放在那裏都要思前想後。之後呀東的好朋友 Louis更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而輕生,而當電影的插曲「裝睡的人」和「逆瞄」響起時,就自然加強香港人的無力感,以及表達出他們對社會的控訴。阿叔:「空間,空間」「這裏就是沒有空間」。所以,即使呀東已經康復出院,但在這種環境下生活,根本無法好好休養,而他們,亦不被社會所接納,受盡歧視與標籤。

哲學家米舒.傅柯(Michel Foucault)就曾經對精神病人進行探討,發現大家都會跟從所謂的制度和既定觀念,以刑罰試圖令精神病患者「變回正常」。簡單來說,每當有精神病患者的出現,大眾普遍的認知就是送他們入青山(精神病院)。但在電影中,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個本身需要治療的精神病患者,為了能夠融入與迎合社會,強行將自己裝扮成這個社會所期待的樣貌,而最後弄巧反拙,舊病復發。之後,大眾又會將這些問題歸咎於社會的錯,但其實,這樣說法只不過將自己與環境切割,因為你與我,都是這個環境的存在。在這套電影中,導演不但訴說在社會的壓迫下,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同時亦想藉著呀東的生活,體現出香港人悲慘的一面。

在電影中,隔離屋的媽媽就曾經與小孩說:「你打算讀不成書,將來生小孩都住這裡嗎?」小朋友:「我沒計劃生小朋友」。這句說話不但反映出很多基層父母,都寄望子女出人頭地,脫離現有的困境,同時亦體現出下一代所承受的家庭壓力,以 及對未來感到沮喪的悲哀。所以,當小孩與呀東相處時,都經常提到要好好讀書賺錢。小朋友:「你要懂事,你要向上流動」「你要懂事,你要向上流動」。久而久之,這一種催促在小孩身上形成壓力,令他們漸漸對學習感到恐懼,最後形成反效果。

另外,每當黃大海吸煙、由他接呀東出院,到呀東舊病復發、到最後黃大海打電話給美國的呀俊(呀東弟弟)都呈現出他內心的掙扎與擔憂。特別是當黃大海掛斷美國的電話,打算點煙但沒有火時,他一氣之下掉下火機與煙盒,但之後再執回煙盒最後坐在樓梯痛哭。這樣意味着在生活的壓力下,他連想抖一口氣都不行,奈何他又必須要解決問題(執回煙盒)最後只能夠默默承受一切。

這種情況的背後,都反映出社會對精神病患者支援不足的問題,導致家屬幾乎獨力承擔責任。不過,治療創傷的心靈,不單需要合適的治療與社區支援。同時還需要大眾去除負面標籤,給予諒解及支持,我們對精神病與情緒病的恐懼,其實都來源於不了解情緒病與精神病都只不過是一種病。

但在社會上,大眾卻盲目標籤這一群人,令這個情況不斷惡性循環。所以,即使我們對身邊的人充滿愛,但如何執行愛,都需要學習。如果沒有十足的智慧又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對方的話,我們所做出來的事對方所接收的都會不一樣。在黑暗的當前,或者,我們會感到絕望,有人可能會選擇逃避、有人可能會默默接受,但亦有人會勇於面對,擁抱自己的人生,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重新振作起來,去迎接每一日的到來。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2020-21 NBA】教練雜談|有時你需要的,是一個沒那麼會畫戰術的教練

Sky's NBA Talk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如常,一如往常...嗎?:球隊交易預測分析-西區西北組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東區軍備大戰正式開始!談Ariza和Tucker交易案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星期三港案》幸運遇著你

毛記電視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KP,你坐啊?:球隊交易預測分析-西區西南組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