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電影與現實】香港未來的十字路口:《樹大招風》|三大賊王|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一國兩制|香港前途問題|讓一切隨風

Movistory HK | 歷史類 | Mar 29,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無制限謄文小組製作

1997年,是香港主權移交的一年,亦是香港風雨飄搖的一年。那一代人,都對香港的未來感到徬徨與迷惘,而「三大賊王」的進退與掙扎都彷彿標誌着一代人的縮影,同時亦象徵着香港早已注定的命運。如果歷史可以改寫,命運可以重演,我們還會否走同一樣的路呢?

故事的開頭發生在1984年的香港,一個身穿黑衫戴Cap帽的人因為形跡可疑,被街上的便衣警察截查,但突然,這個人開槍射殺截查的便衣警,之後再離開現場。而他,就是香港警方的頭號通緝犯—季正雄。畫面一轉,季正雄已經在一間酒店房入面,電視播放著中英兩國達成《聯合聲明》,確保日後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方針,而季正雄亦將他的身份證燒成灰燼,彷彿標誌着殖民時期的終結。

轉眼間,時間來到1997年的香港,另一個頭號通緝犯葉國歡,連同手下手持AK47打劫多間金行,與附近秘密執勤的飛虎隊員發生槍戰,之後他們再上車逃到去安全屋,並成功迫銷贓家以高價買入這批賊贓,但他與他的手下都知道,當97年中國接管香港之後,省港旗兵的年代就會過去,所以他們決定金盆洗手,去到廣州改名換姓,做走私電器的生意。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同時,另一個賊王卓子強,綁架了香港首富的兒子,並向富商勒索三十億港元,但由於當時警察都找不到證據,富商為了自己兒子的安危亦只有答應。在這個時候,手持偽造的加拿大護照的季正雄以商人的名義成功潛逃到中國。在的士上,季正雄目無表情地望着建築物上寫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標語,眼神中充斥著迷惘與徬徨。之後,他去到一間酒店房開始籌備下一次在香港的行動。

而同樣在廣州的葉國歡,亦帶同手下與工商局的高官在「風滿樓」食飯,而且還帶了「花瓶」作為見面禮。簡單來說,只要那些官員派人將花瓶給回他們,他們就會用高價「買」回花瓶,就這樣,這一場官商勾結令葉國歡很快拿到公商會的批文。

而就在隔離房,卓子強亦與手下商量下一次的行動,而好勝心好強的他,一直都想做一單比綁架富翁更大的計劃。恰巧的是,季正雄亦在「風滿樓」物色人選,打算在廣州帶兩個手下去香港「行動」,而三大賊王的命運亦在機緣巧合之下而互相交織。

當季正雄回到香港後,他就即刻找老朋友呀輝「聚舊」,但其實他只是想借個地方去觀察樓下金舖;而卓子強亦回到香港綁架了個有錢人,迫他打電話給自己老婆交贖金;而葉國歡的電器生意亦做得有聲有色。就在他們三個都各有盤算時,江湖上一直傳出「三大賊王」打算趁香港「回歸」前,合作做一單大案。雖然事實上,他們無計劃合作,但「三大賊王」合作的念頭,卻在他們心目中留下印象。

不久,卓子強派人尋找葉國歡與季正雄的下落,而在這個時候,葉國歡的生意亦開始出現阻滯,不但他的貨物被海關截獲,他的手下亦被當局扣押。後來,葉國歡托關係去海關求情,但卻受盡官員的諸多刁難,昔日的香港賊王亦淪落到要低聲下氣、卑躬屈膝。即使他們解決了問題,但不久又被自己的員工搶走貨物,雖然他們找回人與貨,但因為搶走他們貨物的人是高官的兒子,令他們不得不放棄追究。而當葉國歡望到自己間房的花瓶愈來愈多,回想起自己受盡敲詐與侮辱時,他就已經下定決心重操舊業,聯同卓子強一起做單大案。

1

1

另一邊廂,季正雄亦買槍準備打劫金行,並同樣打聽到卓子強尋找他合作的消息:「快要回歸了」、「就是趁回歸之前,做一單大案」、「回歸之後,連飯都沒有得吃,傻仔 」,聽到這番說話的他,亦開始考慮與兩個賊王合作。之後,他在回去的途中帶同呀輝的女兒,將手槍放入到她的書包中。雖然後來成功避過警察的截查,但呀輝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份。

不久,季正雄與他兩個手下按照計劃,先在金行附近的馬會埋伏等待警車駛走,但當季正雄見到馬會派彩的金額,再望一望自己打劫的小金行,才發覺自己無必要冒風險去賺少少錢,而最終決定放棄。

之後他帶同兩個手下去碼頭將他們滅口,避免有人泄露他的行蹤,但當他回到天台屋時,一直觀察他的呀輝已經知道他想打劫金行,季正雄亦知難而退,放下一筆錢給他。不過,當呀輝發現錢上的血跡時已經心知不妙,開始擔心自己家人的安危。

另一邊廂,葉國歡已經從西環碼頭上岸,但因為兩個手下不斷勸他放棄而爭執上來;同時,卓子強亦前往廣東打聽葉國歡的消息,雖然他去到時才知道是假消息,只不過是一個地下軍火商想與他合作,但在這個時候,葉國歡與季正雄都打電話給他,約定在香港準備聯手行動。不過,在屋內的呀輝無意中偷聽到電話的內容,而一向謹慎的季正雄亦注意到門口的動靜,拿刀準備將他全家滅口。

而葉國歡亦因為與他的手下爭執太嘈吵,驚動到軍裝警到場,雖然軍裝警並無發現葉國歡的真實身份,但因為這句說話,壓垮葉國歡心中最後一根稻草,「大陸哩,傻頭傻腦。」,就這樣,葉國歡為了挽回他最後的尊嚴,拿出他當年把AK 47,向剛才的兩個軍裝警開火,但同時其他警員亦開槍還擊,而他亦倒於血泊之中,在地上不斷掙扎。

1

1

而剛剛與兩個賊王通完電話的卓子強,亦因為軍火商想打他主意,用炸藥解決了他們。此時的他,亦終於想到三大賊王的計劃,「我想到有甚麼計劃了!就把回歸典禮炸了!」、「到時無論要威脅英女皇,還是中央政府」、「我就不信這次不轟動!」,但不久,中國武警發現卓子強將他拘捕。

而在心裏不斷掙扎的季正雄,亦看着電視靜靜地睡在沙發上,但當季正雄睡醒時,卻已經人去樓空,在這個時候,飛虎隊員亦將天台屋包圍,而三大賊王的傳奇亦伴隨著港英時期的終結而畫上句號。電影的最後,時間回到「三大賊王」在廣州偶然相遇的一日,那一年是1997年,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的一年。英國人當年說過:「我們不會忘記你們,我們會以最關切的目光,看着你們開展非凡的新時代。」,隨著末代港督彭定康與駐港英軍離開香港,取而代之的,就是特區政府的班子,以及成千上萬解放軍進駐香港,揭開一國兩制的序幕。

那一年,有好多人走上街頭慶祝香港回歸中國,二十二年後,同樣有好多人走上街頭,但他們卻深陷煙霧的籠罩之下,香港未來的十字路口,或者就好像電影的雪花畫面一樣,無人能夠知道香港下一步的去向。《樹大招風》,作為一部香港的犯罪電影,由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執導,杜琪峯與游乃海共同監製及策劃,在2016年4月上映,改編自季炳雄、葉繼歡和張子強的真實案件而拍攝。

表面上,《樹大招風》只是一部犯罪電影,但電影裡頭卻隱含大量政治意味,以「九七回歸」作為背景,透過「三大賊王」的窮途末路,重新討論香港的前途問題,而隨著電影在香港正式上映,社會各界亦再次討論有關香港的前景,而由於電影引起不少人的共鳴,電影很快獲得觀眾的熱烈好評,累積票房將近918萬,並先後獲得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等多項殊榮,而飾演季正雄的男主角林家棟更成功躋身影帝的寶座。

1

1

不過,由於電影的內容牽涉到敏感的政治話題,令《樹大招風》成為中國的禁片,而其實電影中的三位原型人物,亦即是葉繼歡、張子強與季炳雄都的而且確犯下多項嚴重罪案,被外界合稱為「三大賊王」。當時的張子強,先後綁架首富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1996年),與第二首富郭炳湘(1997年),勒索總計十多億的贖金,後來張子強因為收藏炸藥被警方追捕,最後在江門被公安拘捕,被判死刑槍決(1998年)。

而葉繼歡就在八十年代打劫多間金行,之後因為出售賊贓,被喬裝的警員制服,被判16年有期徒刑,但後來葉繼歡在服刑期間詐肚痛,被押送到瑪麗醫院檢查,之後再用玻璃樽挾持貨車司機逃走。兩年後,葉繼歡又打劫多間金行,手持AK 47與警員駁火,一度令市民人心惶惶,但就在1996年5月,葉繼歡攜同軍火於西環上岸,準備聯同張子強綁架李澤鉅時,被巡邏的軍裝警開槍制服,導致半身不遂,被法庭判36年的有期徒刑。

而最後一名賊王季炳雄,亦同樣在八十年代打劫多間金行,但作案過後都一直銷聲匿跡,令警方一直難以追尋他的下落,但在2003年8月,警方終於鎖定季炳雄的位置,並派出飛虎隊入屋將他制服,最後,季炳雄被法庭判處監禁24年。

所以,電影中所指「三大賊王」合作的事都純屬虛構,而他們被捕的時間點亦都不一樣,不過《樹大招風》的特別之處在於,由三位導演各自拍攝不同賊王的故事,之後再藉著「三大賊王」合作的聯想,將三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串連,帶出背後的政治話題,而其實從「三大賊王」的進退與掙扎,我們都看到在時代的衝擊下,主角們感到的迷惘與不安。雖然輝煌一時的賊王曾經呼風喚雨,但卻同時迎來「北風」的肆虐,最後被現實吞噬,而這個亦是電影名的雙重意義(樹大招風)。

另外,電影的英文名Trivisa,在佛學上意指「貪、瞋、癡」三毒(又指三不善根),在電影中指的,就是卓子強的貪得無厭,葉國歡的憤世嫉俗,以及季正雄的迷惑不解,但這些代表的並不單止是「三大賊王」,同時亦是香港人的陋習。特別是以金錢掛帥的香港社會,不少人都唯利是圖、政治冷感,忽略文化內涵的發展,漸漸地失去夢想而變得麻木,但這一種社會現象並不單純因為香港人所致,而是整個大環境下所造成的結果。

在電影中,季正雄就說過「以後沒有人用傳呼機了。」、「將來大陸一人一部。」、「一部賣一千,十部賣一萬。」、「發過周潤發。」,這一幕意味著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已經難以脫離,無論是中國,定還是香港,都需要依賴對方推動經濟發展。在電影中,卓子強甚至打算用炸藥破壞回歸典禮,要挾英女皇與中國政府,這不但反映出香港人對前路感到迷失,同時亦突顯出香港人金錢至上的病態,而隨著殖民時期即將終結,香港人亦陷於身份迷失的困局,由電影的開頭報導回歸的新聞,到後來燒毀身份證的鏡頭,最後到香港主權移交的首尾呼應,都表達出香港人對身份的失落。

在這個情況下,有人會選擇繼續扎根香港,但亦有人選擇移居海外,而三大賊王各自不同的態度,
都分別體現出香港人對「回歸中國」的取態,由葉國歡的主動迎合,到季正雄的默默接受,最後到卓子強的輕挑高傲,但三大賊王都同樣落到慘淡的收場,亦因為這樣,香港人都急於尋找自己身分的根。

正如在電影中,卓子強四處尋找葉國歡及季正雄的下落一樣,但在電影的最後,我們才發現三大賊王一早已經在「風滿樓」相遇,意味著香港人的文化根源,其實已經在歷史的風浪中成形,並塑造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不過在電影中,當葉國歡在中國走私電器時,他的身份與地位都面臨逆轉,側面反映出香港人的身份逐漸消亡,由起初他自己的手下幫自己點煙,到後來他要低聲下氣,幫中國的海關人員點煙,這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意味著葉國歡的地位大不如前,亦因為地位的逆轉,他開始反思自己選擇的道路。

特別是當葉國歡堅持要追究搶他貨的人時,「他們敢搶我,搶我!」、「好兄弟嗎!」、「你是誰?小資!」、「一個唯利是圖、走私逃稅的小資」、「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我們是好兄弟!」,正因為葉國歡處處受到欺壓,被人欺壓完還要當他是「好兄弟」,令他的內心無法再忍受這一個屈辱而決定走上回頭路。直到軍裝警笑他「大陸喱」,葉國歡手持AK射向軍裝警的一刻,其實都是葉國歡維護自己身份的一種回應。這一個身份不但止是「賊王」,同時亦是「香港人」的體現,體現出香港人本身的優越感:「大陸喱?我是葉國歡呀!」,但當葉國歡中槍倒地,我們都看到,即使他如何追逐都好,都逃不過現實的殘酷,只能夠在地上苦苦掙扎,彷彿揭示出香港人的無力感。

特別是在中英兩國的競爭下,香港捲入一場政治角力的風暴之中。結果,就好像在電影中,銷贓家與葉國歡的選擇一樣,英國選擇與中國達成協定,將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由當初三大賊王的抉擇開始,就注定了他們自己的命運,而合作的情景亦都淪為空想。緊隨其後的,就是當時政權交接的畫面,讓我們再一次見證這一個歷史時刻,突出時不與我的感慨,而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香港人亦只能默默接受由中英兩國主導的結果,走上「民主回歸」的道路。

在電影的最後,當《讓一切隨風》的音樂響起時,就自然勾起觀眾的唏噓,同時亦加強香港人難以言喻的無力感,不過電影最後的雪花畫面,卻為觀眾留下對香港未來的聯想空間,提醒每一個人都能夠重新主宰自己的命運。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周冠威(3):(中英) 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信念是冒險、毋懼、自由|2021年7月16日 | 珍言真語 梁珍

珍言真語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大叔的愛 EP2-浴室之初吻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大叔的愛 EP1-驚喜表白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調教你MIRROR EP1-調教2.0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拖延正是好東西》|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