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疫下惜食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旁白:本港失業率創十七年來新高,基層市民生活艱難,有人甚至要為一日三餐奔波。

陳太:我們夫婦倆目前均失業,暫時能吃一餐是一餐,很需要這些食物援助計劃。

趙子傑:很多上班族目前處於「手停口停」的狀態,我們接獲很多緊急的食物援助個案,他們的情況逼在眉睫,因為每天都要進食。

旁白:食物援助是社會最基本的安全網。疫情之下,政府提供的八星期短期食物援助計劃有多大幫助?

旁白:陳太原本任職售貨員,專門銷售旅遊紀念品。受疫情影響,去年年初已被辭退,完全沒有收入。豈料在四個月前,連在廚房任職的丈夫都失業,可謂雙重打擊。

陳太:失業之前,已放無薪假數個月。起初放無薪假一星期,及至十月份後,都是十天十天地放。以常理推斷,覺得很快會失業。我們早已料到,畢竟是食肆。

旁白:陳太現在要靠積蓄過日子,捱得很辛苦,唯有節衣縮食。

陳太:我們會到物價便宜的街市購物,超級市場價格較高,我們會多走幾處,比較貨品價錢才購買。我記不起豬肉每斤價格多少,總之覺得很貴,很少買。買一次肉,已等如我一天的買菜錢,因為肉類較昂貴。

旁白:陳太說現在物價騰貴,如非必要都不會購買,但因為有一個就讀初中的兒子正值發育期,所以到街市買菜都十分煩惱。

陳太:蔬菜一斤售十六、十七元,很昂貴。想買某些水果,但太貴,不捨得買。今天買了急凍肉丸,回家煮即食麵,買了薑,可切片拌麵,買了一個麵包作為明天早餐或午餐。

旁白:由於積蓄不多,還要應付劏房五千多元月租,陳太表示十分吃力,加上沒有申請綜援,每天三餐都成問題。無計可施下,去年申請了政府短期食物援助,為期八星期,獲派發米、麵、罐頭,還有超級市場現金券,她說有很大幫助。

陳太:派發那些現金劵,我們可以買食物,或者買餃子。我喜歡吃餃子,買些餃子蒸來吃。

旁白:不過根據社會福利署規定,獲得八星期食物援助後,要相隔半年才可以再申請,她現在唯有再節省一點,經常出現吃不飽的情況。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所有資料非作商業用途,若有內容侵權,請即通知我們移除。

1

陳太:有時肚餓便忍耐着。這包饅頭是早餐吃的,我們在街市購買,十元一包有九個,一般我會蒸兩個作早餐,加沖一杯麥皮。

旁白:現時本港有八間非政府機構,獲社會福利署資助營辦食物銀行,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短期基本膳食,一般每次發放不超過八星期,例如這裏便是其中一間服務機構。

聖雅各福群會扶貧服務高級服務經理羅迪:我們看到在疫情之下,比較二O一九及二O二O年的情況,總受惠人次確實增加了,升幅達五成半。因為失業而申請的個案,二O二O年增加三倍,反映疫情對在職人士打擊大。

旁白:以一日三餐計算,這個機構每月平均服務九百人次。拍攝當日,便有七、八十人到中心排隊領取食物。當中多為近期失業,首次領取食物援助。

羅迪:他們每次申請可以領取不多於八星期的食物,然後必須相隔六個月的等候期,我們會按照個案的需要,因應其緊急情況額外發放三日食物援助。如果情況真的十分緊急,我們亦有善長的食物援助計劃加以提供支援。

旁白:疫情下,政府計劃在六月起放寬申請短期食物援助的資產限額,四人家庭由原本上限二十六萬四千元放寬至五十四萬八千元,預料可以額外協助十二萬人次。不過,八星期的領取期限則不變。

員工一:今天情況如何?我們要做多少個餐?

員工二:今天要做九千三百多個餐。

旁白:為填補服務空隙,一直以來,多間慈善團體自資營辦食物銀行向有需要人士提供食物援助。這個機構主要回收食物後提供熱飯膳食,他們的部分服務亦受疫情影響。

惜食堂高級經理周頌文:以往我們正常開放時,傍晚六時會在社區中心,家庭成員們便來到我們中心以自助形式盛飯,在現場用膳。但現在因為疫情,沒有辦法,唯有每星期派飯一日,每次派發分量,足夠他們食用一星期。

旁白:周頌文說本來機構在港九都有社區廚房派飯,每日亦有近二百名義工協助,現在已全部停止。員工要集中在觀塘利用剩食製作飯盒,再以速凍技術,把熱食改為凍食供市民領取。

周頌文:一年前,大慨有近二百個機構,每天生產約二千至三千份膳食。一年後,因為疫情提供服務的機構減少了,但生產量卻增至接近八千至一萬份。

1

1

旁白:這裏製成的膳食還會分發到全港各地區及社福機構,由於基層對食物需求在疫情期間明顯增加,經常不夠分配。

周頌文:從申請者數量可見需求越來越大,因為我們現在每周運作三天,一天只能提供最多某個數目的生產量。由於有其他機構,為公平起見,我一天無法提供足夠數量,可能有機構今天拿不夠,明天有空間頌寧願多開放一天,派發予申請者。因為輪候人士真的比較多,我們只要能夠支援的,都會去做。

旁白:疫情下,不少依靠回收作食物援助的機構都出現經營困難,梁建輝所屬的另一間食物援助機構過去十年,一直收集即將到期的剩食再分配予不同機構,轉贈基層。不過這一年來他們接收的食物數量大減。

樂餉社項目總監梁建輝:很多時我們難以預計下星期會收集到甚麼捐贈食品,尤其一些即將到期的食品。通常食品捐贈商會等到最後一刻才致電我們,我們一定要安排車輛去收回,不浪費。確保食品在過期前,派到受眾手上。

梁建輝:對於低收入人士而言,這些蘑菇是奢侈食品,每一百克售二十多元。我們免費派發,他們才會食用,他們不會花錢買這種蘑菇,太昂貴。

旁白:梁建輝指以往有百多間超級市場穩定地捐贈食物,現在明顯減少。

梁建輝:去年疫情初期出現食物搶購潮,超級市場貨架清空。那段時期,我們幾乎完全沒有來自超級市場的捐贈。最近稍為回復正常,但仍比往年減少。可以看到有瓶裝水、果汁,當然亦有一些小食等等,大家可能在航班上曾經食用。

旁白:過往另一個重要的剩食來源是烹調「飛機餐」的機場空廚中心。由於航班及客運量減少,所需的餐量食材亦大幅下降。

梁建輝:機場過往每年捐贈近五百噸食物,今年僅約一百三十噸,減少超過七成。減幅這麼大,原本獲派這些食品的人士便不能享用這些食物,所以對他們而言有很大影響。

旁白:且看機構庫存,在疫情持續下亦變得十分緊張。

梁建輝:例如這一項是燕麥片,其實最有營養,又有益,又健康,但是我們暫時只得五百多公斤。可能向每個機構派發幾箱,便已經派完,我們希望更多人捐贈這些食物。

旁白:陳太因為受疫情影響突然失業,夫婦倆求職數月仍未有消息。曾領取政府的短期食物援助一次,要待半年才可再申請。近期唯有自行想辦法向其他社福機構申請食物援助。

1

1

陳太向機構人員詢問:我想問是否有食物援助計劃?

民社服務中心註冊社工趙子傑:我先嘗試替你登記。第二,我們平日有提供食物援助,但因為最近油麻地疫情嚴重,我們的中心位處封鎖區附近,所以不能開放。

旁白:這間社福機構的註冊社工趙子傑說受疫情影響,不少街坊面對失業或開工不足希望申請食物援助的查詢至少增加三倍。

趙子傑:街坊目前最逼切是盡快找到工作,若叫街坊申請綜援,其實他們不想。因為很多街坊原本有工作,但目前停工。他們最大的願望是自食其力,可以盡快獲得工資,滿足基本生活需要。

趙子傑對陳太介紹:這裏有一包大約兩公斤白米,有一瓶食油,還有牛奶,要不要?

陳太:我挺開心,找到社福機構幫助自己,心情也差不多,希望盡早找到工作。

趙子傑:在食物援助方面首先政府可以向社福機構提供更多資源,第二方面很重要的是給予機構彈性按照街坊目前失業的情況在食物劵或食物使用上提供彈性,使街坊在其較小的雪櫃空間,或者較狹小的居住空間內可以更善用食物資源,不要浪費。

旁白:這個服務中心雖然不屬於社會福利署資助的食物銀行,但主力進行食物回收,
收集包括罐頭、乾糧、麵包、蔬菜等食物,再轉贈予有需要的基層市民,近期經由社署轉介的個案增加,經常擠滿查詢人士,當中以來自深水埗區的街坊最多。

趙子傑:無論規模及人手方面都有限制,所以我們提供這些服務的確存在困難,你看到很多街坊輪候就像一條無盡的人龍,我們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盡力去做。

旁白:疫情下經濟轉差,整體食物捐贈減少,他們派發食物亦十分困難。

趙子傑:現在食物量至少減少三、四成,以往正常情況下,我們的食物量基本上可以滿足每星期一次的派發量,但現在只能一個月派發一次。食物量下降之餘,整體配套亦難以處理,我們整體派發的頻率亦大幅下降。

(九龍城街市)趙子傑與義工向商戶查詢:你好,今天有沒有?

1

1

魚販:今天沒有,不好意思。(義工:不要緊,謝謝。打擾了。)

旁白:至於機構在街市的食物回收計劃亦因疫情影響,人手不足,減少十多個街市的回收,而收到的剩食數量亦不穩定。這晚來到九龍城街市。

菜販:不會計較,能捐便捐,免得留待明天出售,明天客人要買新鮮蔬菜。不管經濟情況怎樣,總之有人來收便會捐。

旁白:他們趁街市關門時來回收,檔主自願捐贈。

肉檔檔主:你們出力,我便出這些。(義工:謝謝。_

旁白:這天剛考有水果檔更換貨品,他們多收了很多水果。

水果檔檔主:這些水果,過了新年不會再賣,無謂佔用位置阻礙着,便捐出去。有他們回收,有時反而幫助我。這樣更好,大家都好,可以捐給別人食用。

旁白:面對食品價格飆升,他們希望透過街市食物回收分享,可以舒緩基層市民的經濟負擔,同時亦減少浪費食物,不用送往堆填區。

趙子傑搬食物上車:今日都...

義工:算很不錯,裝滿車廂,食物裝滿車廂,非常好。。

趙子傑:這情況不常有,很久沒遇過,農曆新年前, 十分感謝檔販們這麼支持我們。

旁白:疫情前,他們在街市回收後會即晚分發食物與
予街坊,不過現在因為限聚令,為防止人群聚集,要翌日下午才能分批派發,到來領取的人數反而減少。這晚就先減選,分類再處理。

趙子傑:這些蕃茄,其實很完整,沒有爛掉,亦沒有任何問題,主要是這些位置,有少許裂紋,菜飯較難售出,便捐給我們。我估計街坊接受食物銀行援助八星期後,要找食物支援,相對困難,希望透過在街市收集一些新鮮食物,可以彌補街坊在食物銀行援助結束後的部份食物需要,令他們省回食物的重大開支,以補貼家庭上,例如子女的學習需要,或者長者醫療上的需要,都可以因為這些食物支援以減輕。

旁白:翌日,他們派發食物給街坊。

糧友行動項目統籌鄧文俊:今日大約派發食物給四十個街坊,我們目前在九龍城區服務約二百個家庭,大部份是低收入家庭,及以長者為主。

趙子傑:我們感到十分矛盾,想做多些,但是又不夠食物,街坊來跟我們說近期不知怎麼辦,我們感到很心痛似是沒有出路。街坊在家裏照顧子女,沒有收入處理這件事,只能吃些簡單食物,每天的餸菜都相近,我們很想替他們排前一點,或者盡快接納其申請,但是又不足夠食物。

趙子傑與鄧文俊到工廈查看:看看有哪些食物公司...

旁白:他們唯有不斷嘗試新的渠道,尋求食物供應。

趙子傑:我們要開源,因為主力依靠食物捐贈,所以我們積極往不同工廈,或者按着電話簿逐一致電,希望找到一些捐贈商,數量多少不重要教,但我們希望建立一個長遠關係,能在食物上支援街坊。

旁白:他們逐個樓層尋找食物製造商或分銷商,不過很多沒有運作,或者已結業搬走。

趙子傑:剛才我們找到一間公司生產燕麥類食品,該公司職員們十分有心,跟我們討論食用日期前多久可以捐贈,或者廚餘類如何處理等等,十分開心,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在附近有中心,若他們有一些小量、不是大批的食物,可以捐贈給我們,我們會繼續以這個形式在不同區慢慢地逐間公司尋找。

旁白:食物援助是社會最基本的安全網,面對每日超過三千公噸食物被浪費,不同社福機構都希望加快食物配對的效率,又或透過市民直接捐助,幫助更多人。

樂餉社項目總監梁建輝:這些食物包的數量,遠遠不及需求,但至少對於一個受眾來說,這個食物包可以幫助他們充飢,節省少許金錢之餘,亦代表一份心意,他們並不孤單,這個社會有人願意伸出援手去幫助他們。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武館中學學生(II)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ISIS視角】比塔利班更極端,阿爾蓋達的孖生兄弟|10分鐘認識ISIS

mingjai14 | 時政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心靈雞湯還是毒雞湯? 史上第一本成功學都說了些什麼? 《思考致富聖經》

啾啾鞋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破曉傳奇》買之前 10件你需要知道的事情【皮卡10件事】

遊戲皮卡嚕 PikaLu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超越史太林的毛澤東!|紅太陽毛主席上位之路!|簡述中蘇之前的愛恨情仇,誰更技高一籌?|

Stormtrooper白兵 | 歷史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