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花開富貴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廣播:場內範圍必須佩戴口罩,市民必須…)
旁白:上月初,政府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宣布取消全港十五個農曆年宵市場,不足兩星期又宣佈復辦,令不少本地花農陣腳大亂。

邱太:我在年宵市場銷售這麼多年,從未試過到場後,不敢放花在這裏擺賣。

邱偉漢:我們當花農的,每年只有一次賺錢機會,已經是聽天由命。

潘禮成:即使你花十成功夫,再勤力亦可能只得兩、三成回報,沒辦法。

旁白:年宵市場變數這麼多,靠天吃飯的花農最終可否順利渡過年關?

邱偉漢:因為臨近立春,晚上開始出現霧水,擔心霧水太鹹,令花蕾開得不漂亮。

旁白:每逢臨近過年,就是花農邱偉漢最忙碌的時候。他每日除了要打理梯田,亦要同步準備未來數年要賣的桃花。

邱偉漢:桃花一賣,我們馬上要進行桃樹嫁接工作。如果遲了做,存活率就會偏低,鋸掉花枝後,明年不長苗, 花頭便會報廢,又要等兩年才有花出售。

旁白:幾年前,邱偉漢父親在田間摔傷。兩夫婦才回來接手桃花園。他的農田有四百多棵桃花,打算把一百多棵在年宵市場售賣。上個月初,政府宣布取消年宵市場令他大失預算。

邱偉漢:沒有了年宵市場,今年未能售出,我們把花留下來待其長成大花,但明年未必有客人跟我買大花,我們便要自行在田間銷毁。

邱太問客人:你想要大棵或小棵?這棵花放出來圓圓的,時間適合。你看現在這些花的顏色都變紅了。

旁白:沒有了年宵市場買花,邱偉漢估計至少損失一半收入。兩夫婦馬上效法別人在網上宣傳,吸引客人到梯田揀選桃花。不過,他們始終擔心賣相欠佳的桃花未必能售出。

邱太:例如這棵歪斜了,在田間挑選時,你不會挑這棵樹幹歪斜的。但在年宵市場,客人可以遷就擺放位置,能放進花瓶,他便會買。在年宵市場成功售出機會比在田間大。

潘禮成:現在還有十多天的花期,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注意水分是否足夠,或者花會不會被風吹歪。這樣會令它直立生長,令花蕾長得更漂亮。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旁白: 三十歲的潘禮成,中五畢業之後只出外做過一份暑期工,之後便回來跟爸爸學習耕種。平時種菜,年底種植劍蘭,一種便十多年。三年前,潘禮成更從父親手上接掌家庭農場。

潘禮成:有些熟客說,每年插花後開開心心。有一年,一位太太買完(劍蘭)後說,她回家插花後,女兒當年就升職了。這棵花的根已經不再生長,已經開始準備要枯萎。

旁白:潘家農場往年種植四至五萬頭劍蘭,預算七成在年宵市場售賣。政府宣布取消年宵市場後,他們立即失去主要銷售渠道。潘禮成想開放農田讓人來買花,亦不可行。

潘禮成:因為我們的田地分散,相差十多分鐘路程才到另一塊田,不夠集中,很難做到如別人農場般開放給客人參觀「打卡」,我們辦不到。以前一代有養牛,剩下的花便用來餵牛。我們這一代沒養牛,那些花只能放在田間,任由它生長。

潘哥:網上預訂那邊,現在沒有人下訂,是否乾脆不做網上預訂?錦上路西鐵站的交收不要做?

潘父:不做。市面銷售方面你不用擔心,

潘禮成:我擔心沒有年宵市場。(潘哥及家人補充:怕沒有地方賣,怕沒有場地。)

旁白:取消年宵不足兩星期,政府宣布重開全港十五個農曆年宵花市。但潘家以往參加的年宵市場不屬於政府花市,未有消息會復辦。相比起潘禮成,務農五十多年的爸爸顯得非常豁達。

潘父:我完全不覺得是難關。若銷情理想,便多喝兩杯啤酒,若不理想,便少喝些啤酒,不過如此。

潘禮成:始終從未試過,是一個經驗,要克服。

潘哥:他心態未夠鎮定。(潘禮成靦腆笑著:始終剛剛接手三年而已。)

2021.1.28 過年前兩星期
邱偉漢:現在前往食物環境衞生署簽約。年宵市場重開之後要進行電腦抽籤程序,分配一個檔位給我們。

旁白:政府宣布復辦年宵市場,攤檔數量減半,讓原本成功投得年宵攤檔的檔主抽新的位置,免費經營。

1

1

邱偉漢:現在轉到這個位置,客人能否找到我們,我們也不清楚。

旁白:兩夫婦說,未清楚人流管制及消毒措施,加上他們分配到的檔位與原本競投的攤檔位置相距甚遠,所以決定不會在年宵市場一開始便開檔。

邱太:要視乎場地運作的實際情況,還要看市民的反應。這麼多限制,他們還會不會逛年宵市場?

邱氏夫婦帶仔仔探訪:你好,牛奶叔!叫牛奶伯伯,肥叔叔…(邱太:[年桔]很漂亮…)

邱偉漢:沒法子,但今年的花很漂亮。(邱太:是的,看來很漂亮。)

旁白:過去十多年,邱偉漢競投的桃花年宵檔口,都是與另一個花農陳牛奶的檔口相連,但今年重新抽籤之後兩家便要分道揚鑣。

邱偉漢:我們相隔大概兩條半街。(陳牛奶:很那個…) 是的。

邱太:今年不能大叫『支援!』

邱偉漢:因為以前我們兩個檔口相連,例如我太太在檔口,或者有時是兩母子包花的時候忙不過來。他們在隔鄰較多人,便會過來幫忙。

邱仔:爸爸,替我拾「桃仔」,我要去拾那些。

邱太:(量度桃花高度)大概五呎高,好,我跟客人說。我告訴客人,問他是否前來。在未清楚年宵市場的運作下,需要買花的人開始緊張,在網上找到我,他嫌我的花不夠大棵,我便叫他過來這邊買,我也希望陳伯的花能出售,不要浪費一整年的心血。

陳牛奶:(搭著邱生肩膀)我看着他長大,他以前只有這麼高,還是年幼的小孩,比你兒子稍微高一點。那時在年宵市場。

邱偉漢:他當時就像我現在的年紀,很年輕。我現在都捱到變憔悴了,你說有多少年了?真的有數十年,三十多年了。現在本地桃花農的數量屈指可算,十隻手指已能算清。我們不希望因為今年疫情,令他們很灰心,今年收入不足便停止種桃花。

1

1

2021.2.4 年廿三
潘禮成:這裏看到紅色,數日後便會開花,所以我看到便會拔出來作批發,會給別人轉售或自己售賣。

旁白:潘家上下總動員準備過年要售賣的劍蘭,他們以往參加的年宵市場復辦無期。潘禮成的哥哥今年除了幫忙田務,亦不斷嘗試在網上宣傳,希望幫弟弟的劍蘭找到新出路。

潘哥:我跟他相處三十年,他很少對一年事這麼有興趣,而且可以持續十多年沒改變。他今年種植了數萬支劍蘭,我真的不想就此丟掉,十分浪費。而且若是如此,我擔心他被現實打沉。

潘禮成:畢竟爸爸也說『務農成事,三分在人,七分在天』,只要有農田,我仍會繼續種。畢竟由我出生至今,幾乎是劍蘭養育我的。不想失去這個傳統,所以想保留它。

潘禮成:(問BB)是不是想出來?(嫂:他自己走過去。) (抱BB又問:你想怎樣?)去年農曆年廿七出生,我負責送貨。到達店舖時,收到消息說嫂子誕下兒子了,全部人都笑。

旁白:全職種劍蘭的潘禮成臨,過年一星期要忙着賣花,所以每年都會提早吃團年飯。在政府宣佈復辦年宵市場後兩星期,潘禮成終於收到消息可以在新界花農批發市場進行批發,但是零售部分仍舊取消。

潘禮成:這次批發大為減少。(潘姐:很多人不敢冒險。) 老一輩的都沒做。(潘姐:不敢做。)

潘父:當然擔心,看看環境如何,擔心也沒用。(潘姐:弟弟,平常很少這麼早回來用膳。)

潘禮成:全是姐姐的功勞,姐姐捆花的功力有進步。(潘姐:你快點娶妻回來幫你。)

潘禮成:考慮一下。(潘哥:徵婚嗎?即時徵婚。) 戲弄我嗎?(眾人笑)

2021.2.6 年廿五
潘禮成:今日農曆年廿五,我正前往旺角的買賣場地,出一趟車後,我就回去再下田拔花。(問工作人員) 麻煩你,要不要先登記?(工作人員:要的。)

旁白:過去三十年,潘家通常都會在農曆年廿六,才於花墟一個租借的臨時舖位售賣劍蘭,但是今年不能在旺角大球場花市作零售,他們剩下這個位置出售,所以決定提早一天經營。

潘禮成叫賣:過來看看,本地種植的石崗劍蘭,過來看看,又便宜又漂亮的石崗劍蘭,過來看看。

潘禮成:那三、四萬支花要在這個場地售賣,最擔心政府會封鎖花墟這邊,剩下一個地方,我只得放心一搏。(顧客夫婦:每一年都在這裏買。) 今年…我…我因為…(顧客夫婦轉對哥哥說:你媽媽、姑姐那些…)

潘禮成:我的銷售技巧不夠好,仍要哥哥幫忙。

潘哥:他比以往有很大進步,至少願意開口。

(廣播:場內範圍必須佩戴口罩,市民必須遵守不多於兩人群組聚集… )
其他檔主:是否聘人?(邱偉漢笑:不用,我要輛「法拉利」[指手推車]。)

旁白:種植桃花的邱偉漢及太太,原本預備一百多棵桃花在年宵市場出售,政府復辦年宵市場後,他們抽到新的檔口位置,但因為擔心防疫措施安排,所以決定先掛起招牌,暫不鋸下桃花到場售賣。

邱偉漢:我們在年宵市場擺檔多年,從未如此輕鬆。

邱氏夫婦詢問其他檔主:替我看看,就這麼多了。今日下午消毒情況如何,怎樣消毒?

檔主:僅在那邊做消毒,裏面沒有消毒。

邱氏夫婦:裏面沒有消毒?那麼兒戲?那先觀察兩天,再看看情況。

檔主:只消毒了排隊的位置。

邱太:我今日不斷收到一些客人電話,問我們會不會在年宵市場賣花,但我都說不敢期望年宵市場能正常運作。每年在年宵市場擺攤檔是一件雖然很辛苦、疲累,但開心及期待的事情,但現在的感覺很失落。

邱偉漢:你們那邊情況如何?(邱太:你先包好這棵。) 好,讓開一點。弄好小英那支沒有?(邱太:現在去...忙不過來。那邊有十多支,一大堆花要處理。)

旁白:臨近過年,不少客人看到邱氏夫婦的網上宣傳,來到桃花田買花,新舊客一起來,兩夫婦忙過不停,還要找外援幫忙。

1

1

邱太:你不用理我。(邱偉漢:好,你自己處理。) 你小心做,不用急,我在擔心你。

客人問:今年有沒有?(邱偉漢:有啊!)

A家庭:每年都會拿!(小妹妹接過一枝細桃花) (邱偉漢:她每年都有拿!)

B夫婦:我們覺得應該支持本地花。

邱太:有些客人的居所很遠,由港島區過來。有些客人本來沒有在家插花的習慣,都專程來我們這裏買一支小花支持。這些市民真正來支持,感到很欣慰。

邱太:你不要追牠了。(仔仔與狗狗嬉戲)

邱偉漢:可以嗎?兒子,替祖父移開椅子。

邱太指著舊照片:這個是我家姑。我以前膚色白皙,現在黑黝黝。以前未嫁時我甚麼都不用做,我從來不懂耕田,桃花是家翁一生的心血,我丈夫既然接手,誰叫我嫁給他。他很愛護我,老爺也很疼惜我。

邱太問老爺:你怎麼了?(邱父輕抹眼淚)

邱偉漢:何事如此感觸?

邱父:當然感觸。(邱太安撫:何事如此感觸?)

邱太:生活簡單一點,只要對金錢的要求不要太高,以家庭為主,耕田也很開心。

邱生開玩笑:種來種去只種出花,就是沒中六合彩。

潘父:務農很辛苦,由早曝曬到晚上。下雨打風怎麼辦?又要出去處理。他已上軌道,沒甚麼問題了。他種成這樣我已很滿足,很滿足了。他沒甚麼可取,就是有耐性,又不怕累,不怕辛苦。不用稱讚他。(攝記問:為甚麼?)以前誰來稱讚我們?

(攝記:剛才你爸爸稱讚你,他說你做得很好。)潘禮成搖頭。
(攝記再問:為甚麼?你沒聽過嗎?)潘禮成:他從來沒說過。

潘父:現在農田全部交託給他,都交給他打理。

2021.2.10 年廿九 1:30am
旁白:雖然新界花農批發市場復辦,但今年只可以半夜做批發,取消零售,潘偉成估計最少減少一半生意。

潘禮成:一年大部份收入都來自這裏,今日農曆年廿九,還有兩天,要交租及各項支出,希望可以收支平衡。(計算批發金額)三百五十乘八,二千八百...(推著手推車,打電話) 喂,油站前面油站入口。(搬花上車準備送貨)勞動便不睏,每天都要這麼做。今天做到早上七時許才把貨送完,回家休息一會便繼續拔花。

2021.2.11 年三十
邱生包裝桃花及送客:最重要身體健康,謝謝...新年順順利利,慢走。(客人:謝謝。)

旁白:邱偉漢覺得年宵市場氣氛不如往年,最終今年沒有鋸花到年宵市場售賣。

邱偉漢:通常這些時間我們進行清場運動,例如今年沒有到年宵市場擺賣,有些兩枝相連的便要報廢一支,留下一支待它長大。今年初步點算,大概有三、四十支要在田裏扔掉。

邱太:這麼漂亮的花, 十分不捨。今年工作量大增,但金錢回報減少,但亦感恩得到市民支持。聽到很多說話,叫我們加油。

潘禮成於花墟叫賣:本地自種的石崗劍蘭,過來看過來買,便宜又漂亮,新界石崗劍蘭。(潘家人:二十元,謝謝,新年快樂。)

潘禮成祝福顧客:新年快樂。(顧客A姨姨:繼續多種些漂亮的花,讓我們小市民買得到。)(顧客C夫婦:這三支。是的,就這三支,收錢。)平時沒料到這麼快清貨,畢竟這裏屬於街尾。

(兩兄弟各捧著一束劍蘭)潘禮成:六十元、六十元,最後兩紮…六十元、六十元。

(買走最後一紮花的顧客:謝謝,新年快樂。)潘哥:售罄了,其他售罄了。讓弟弟增加經驗,知道如何應對難關,他之後應該會好多了。(潘禮成推著手推車於人群中穿梭:有手推車...不好意思。)

潘禮成:農曆年廿五到三十晚,賣了三萬多支花,完成了今年的使命,好像爬八仙嶺山脈一樣,崎嶇不平,有上有落,渡過了,始終可到達終點。只要有田,我便會耕種,就像「潘」字,有水、田、禾,我覺得一定要耕種,傳承這個傳統。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6-Julia的挑戰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5-黐線邊爐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喱騷-尋找他媽的故事》第1季第4集

喱騷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在旺角玩不准做挑戰!情侶互相陷害!對不起害到你!

arho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女友摸過的全都買!一摸即買挑戰!最後會破產嗎?!

arho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