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性主義 同一個理想 同一個樣 [婦女新知 Speak up! Ladies]

Happy Kongner | 哲學類 | Mar 13, 2021

終於到介紹女性主義流派的續集,之前就提及到女性主義者其實分有很多流派,不過只聽各派的理論,都似乎會十分抽象。女性主義者會關注很多議題,這集會具體去講解在不同議題上,女性主義流派之間觀點的相似和差異。這些議題都不外乎是一個女人一生之中會面對的一些抉擇及場景,例如「阿妹,你都快要『三字頭』了,甚麼時候結識一位男朋友啊?」,「你都快要四十歲了,再不生就沒辦法生了」。相信女生去到一定年紀都會有這些憂慮,所以女性主義者接觸到這些問題又豈會不發聲呢。

一連兩集專注講解不同流派之間的理念差別與行為差別,其實只是想帶出女性主義者不會只得一個形態,即使不同意某些女性立義者的行為和取態,都不代表要完全反對女權又或者與女權割蓆,哪與一竹篙打一船人有何分別呢?女性主義者可以結婚,可以不結婚;可以想當母親,可以不想當母親;可以保守,可以開放;可以肥,可以瘦;當然還可以是男性,亦可以是女性。女性主義並無所謂的教條,沒有規定女性主義者就一定要是怎樣才正確。

在這麼多不同的議題裏面,有些是她們觀點差不多的,例如是對於育兒的看法;亦都有些議題上她們會有不同的取態,例如是應不應該產子、一夫一妻還是open relationship比較好;當然還有些議題是她們的看法完全對立或者存在很大分歧,例如是對於賣淫和性的看法。接下來我們就會由她們最有共識的議題開始談起。我們在寫稿的時候發覺,在不同流派之間最有共通點的一件事竟然到現今社會都未算能夠推動到,說的就是女性主義者對育兒的主張,之所以說不同流派之間有一定的共通點,是因為她們都認同社會對育兒都應該有不同程度的責任,而不是只是女人自身的責任,例如:自由派的一些婦女組織在婦女運動興起的時候,就已經主張學前兒童設立社區型育兒設施,希望可以在社會的緩助底下減輕到母親照顧小朋友的負擔。馬克思主義派就更加大想頭,她們想將育幼集體化,讓照顧小孩變成國家的事。同樣是社會主義分支的當代社會主義派都有差不多的看法,要令女人有經濟安全,那她們才能有選擇的自由去決定生育與否。甚麼是經濟安全呢?就是女人不必被迫放棄工作和限制參與其他事務,不必在經濟上依賴男性,那就真的可以無經濟考慮地生育了。而怎樣才能達成這件事呢?有些責任是可以由社會分擔的,比如說由公共基金設置的社區托兒設施,所以這幾派似乎對育兒都有差不多的看法。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各個流派都知道女性有育兒這份重擔,而這問題貌似只有將育兒公共化才能解決,不過育兒公共化到現今社會都不能怎實行得到。在一些福利主義社會,這方向會比較容易實踐,但都一樣會有潛在問題,假如我們完全將育兒公共化,可想而之,政府很容易可以灌輸到一些意識型態給予小孩,令他們都依照一個模板成長,令小孩洗腦,相信你產子後亦不會想交給政府幫你照顧吧。再多想一層,將子女交托在公共托兒所,幫忙照顧的人很大機會只會是女人。我們回想目前香港的情況,都有很多事業女性,她們一樣可以選擇生小朋友,哪讓誰照料小孩好呢?交托奶奶照顧的話,奶奶是女人;交托傭人照顧的話,傭人姐姐也是女人。過了那麼多世紀,女人可以選擇不結婚、可以選擇不生育小孩、可以選擇做事業女性,但在某程度上,女性都避免不了需要育兒的責任。

既然育兒是一個不能避免的責任,就當然要認真地考慮生育與否。說起女性主義者在生育上的取態,就開始有些少不同的看法了。存在主義的西蒙波娃(Simone Beauvoir)就親身表示堅持自己不會生育,波娃強調要自己做自己身體的主人,現時現代社會你表示不想生育都可能是很平常的事,但對於那時禁止宣傳避孕和不允許墮胎的年代來說,是一個十分前衛的觀點。波娃認為,除非你真的對育兒的工作感到興趣,再加上你要有一定的心理和物質條件,否則都不應該選擇生育。她這樣說,莫非就是傳說中的「窮人唔好生仔」和「生仔要考牌」嗎?其實她是想表達,如果一位母親將自己的寄託放在子女的未來身上,那她只是一位沒有獨立人格的依賴者。女人要參與社會事務,要尋找生命的意義,除非她找到生命的意義,否則都不應該生育。在波娃的眼中,新生命並不是喜悅,她甚至會用「孵卵器」去形容孕婦,明明是一個人,但就成為了生命經過的工具。由於波娃極力地批評生育這件事,所以她這種態度也不是這麼輕易的被之後的女性主義者接受,主要是認為她對女性身體的理解太過負面,畢竟作為女人應該要愛自己的身體,都會有人認為女人擁有生育功能是很偉大的。雖然波娃對女性身體很有敵意一樣,但她最終在晚年作出了些少讓步,晚年的她,認同女性應該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驕傲,不應該取笑孕婦等等。不過,她終其一生都堅持著不被女性的身體決定她的存在模式。

1

1

女性的身體當然可以用作生育,但擁有這個功能又不代表一定要被這功能決定自己的命運,這點就可以回到上一集提及過的身體自主。相信大家都知道,女人並不是一直都有生不生育的決定權,激進派的女性主義者認為,明明生育功能這東西存在於女人的身體上,但卻一直受到男人和政策控制,於不同地方、不同時代都有關於生育的政策,例如以前的西方國家會禁止避孕,即是「懷不懷孕絕對是靠彩數」。某程度上,不准避孕是有宗教或者所謂道德的因素,甚至現在都仍有地方認為這些避孕的工具是淫褻物品,甚至更表示宣傳下會教壞小孩。而第三世界國家的女人則相反,她們有些被迫結紮和墮胎,目的就是為了幫政府控制人口,某國的一孩政策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提到墮胎,如果有留意有關美國大選的新聞,就知道墮胎到今時今日都是一個比較大爭議性的議題,主要分為「pro-life」和「pro-choice」兩邊陣營。現時比較主流接觸到的女性主義者會站在「pro-choice」的一方,但讓我們把時間線推往前一些,究竟是甚麼事令墮胎成為女性主義者關注的議題呢?就以西蒙波娃身處的那個年代作為例子,墮胎仍未可以合法化,但依然會有很多人因為沒有選擇而冒著健康風險都要去非法墮胎,非法墮胎的數目甚至跟生育數差不多。波娃她於1971年的法國寫了一篇《343蕩婦宣言》去提倡墮胎權,這篇宣言是由343個曾經墮過胎的女性共同參署,這些人即是大眾眼中所謂的「蕩婦」,但其實她們只是當時每年以百萬計需要墮胎的女性的其中343位。以當年的科技發展,要安全地進行墮胎已經不算是甚麼難事,但因為社會規範帶給她們的罪惡感及法津所限,令她們沒辦法安全地墮胎。幸好最後這群女性成功令法國墮胎合法化,而美國都於差不多的時間點,因為一宗「羅伊訴韋德案」,於大部份州份合法化墮胎,有關這個案件我們就不談及這麼多了,因為Netflix都可以觀看。那生育與否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但生育都需要有個對象才能成事。

婚姻對於女性主義者來說又是怎樣的存在呢?是一生一世的諾言?抑或是愛情的墳墓?還是用作抽居屋的捷徑?我們分別看看自由主義派及存在主義派裏面的兩對couples對於婚姻有甚麼不同的態度。回到那個女人仍未能夠投票的年代,自由主義派就留意到男與女在婚姻中要守的性道德存在很大差異,即是當時的男人要有婚外情其實是件十分普遍的事,就算通姦亦不會受到懲罰,而妻子亦沒有甚麼方法可以避免自己的丈夫出軌。相反地,女人動輒就被指不守婦道,作為自由主義派的其中一個代表人物John Stuart Mill和他的妻子Harriet Taylor,就以身作則地實踐夫妻平等的理念。要知道在那個年代的婚姻裏面,妻子的錢即是丈夫的錢,就如丈夫的附屬品一樣,而Mill就於與妻子結婚中寫下結婚誓言,放棄當時法律賦予他的夫權,所以結婚之後,他的妻子都仍有絕對的個人自由。他之所以會這樣做,都可以以功利主義去解釋,女人都是人,要充份自由發揮個人才能,她們才可以獲得最大的幸福。J.S. Mill就認為,男人之所以不讓女人去嘗試,就是因為他們怕女人會成功,他更說,一段婚姻裏面不應該是男人專制,這即是將自己的妻子變成奴隸,所以應該是按照能力和性格等等,經過雙方的同意之下,去自由制訂他們於這段婚姻的角色,例如怎樣分擔家務等。由於Taylor對Mill的影響實在太深,在Taylor去世之後,Mill以妻子生前發表的文章作為基礎,寫了一本女性主義的經典著作《The Subjection of Women》,就當作完成Taylor的遺願。

1

1

聽起來在那個年代的Mill真的十分勇敢,亦都是一位很重情的男人,他們的愛情故事建基於一夫一妻制之下,而一夫一妻制度依然是現今社會的主流。不過在Mill出現的一個世紀之後,有人就說要嘗試逃避婚姻制度,這就是另一個很有名的愛情故事,他們跳出婚姻的框框,證明了有愛情都不一定要結婚,我談及的就是存在主義的西蒙波娃及沙特。沙特是波娃的初戀情人,直至沙特離開人世之前,他們都相愛相知,但又同時保持自由身。雖然沙特並不是沒有向波娃求過婚,甚至波娃的其他情人都向她求過婚,不過她最終都選擇拒絕婚姻。她說傳統資產階級是一種束縛,因為女人這個驅體本身已經令人失去很多自由,沒甚麼社會地位,沒甚麼經濟能力,所以她無想過要結婚生子,做家庭中的奴隸,限制自己的可能性。因為存在主義者對於個人的自由看得十分重,所以他們兩位選擇了用他們自行制訂的承諾及契約,每兩年更新一次去證明他們對雙方的尊重。就這麼看來,他們可以說是Open relationship的始祖。

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就這樣形容於資本主義下生存的女人,他說:「妻子與妓女本質上無分別,差別就在於妓女零售出租,妻子一次買斷。」當然,他這樣說並不是想表達女人都是「雞」啦,只是暗示馬克思主義所提及的階級社會之下,處於從屬地位的女人是沒有社會地位的。

剛才就講解了結婚及生育的抉擇,來到這部份,就講解剛剛恩格斯提及到的一樣身份—妓女。妓女這一個職業自古以來都有著比較負面的印象,而不同的女性主義對於賣淫這件事的立場可以相差很遠。自由主義派別的人會尊重女性的選擇權,只要她不是被迫,其實賣淫亦並無限制,你絕對有選擇賣淫的權利,所以她們普遍都不會反對色情行業。簡單來說,賣淫是性和自由市場的結合,那反問反對賣淫的人,其實是反對哪一方面呢?自由主義派只是將性工作視為工作的一種,女人當然有權從事任何主場上有的工種,這裡指的當然是自願的賣淫,他們認同的賣淫是從一個正當途徑、雙方自願的情況下進行交易,與強迫的性是不一樣的。當然,現實中的賣淫又是否這般自願呢?事實上,亦不是所有賣淫都是你情我願,有時甚至會牽涉販賣婦女、集團式賣淫,甚至未成年性交易,所以某程度上都有需要特別立法去保護被動的性交易。而且他們就似乎忽略了性工作與一般的工作不同,不可以撇除文化和現實角度去看待賣淫,大部份賣淫的都是女性,父權社會對性工作這件事絕對會有影響,而這一方面的觀點,就可以由極力反抗父權壓迫的激進派補充。

1

1

自由主義派就說應該按照個人意志去決定自己是否想成為性工作者,但激進派就考慮到女人這個社群的利益,激進派會認為,性工作有貶低女性的意味,是男人將女人視為玩物的表現,而且色情行業似乎是為男人而設的行業。從事性工作的女人比男人多,有機會是因為底層女性經濟能力不足,導致賣淫成為她們解決貧窮的出路。而導致女人經濟能力低與缺乏其他謀生技能的原因就不必多談,激進派會認為一切都是因為父權社會的壓迫而引致,所以她們會質疑賣淫是否真的由個人意志去決定。基於時代和行業的轉變,賣淫的性質在現代社會裏面已經有不少改變,就以part-time girlfriend作例子,與傳統集團式經營,無法選擇客人的賣淫已經有很大分別,會不會現時的性交易方式已經比較體現到自由意志?那又引起了另一個有關賣淫的討論,就是即使現今社會的賣淫活動越來越多都屬於個人選擇,討論好像都越漸開放,但性工作依然被污名化,同時因為時代不同,性產業都愈來愈多元化。那不同方式的性交易又會不會繼續有討論空間呢?

(日本訪問THAT JAPANESE MAN YUTA, 2017)”I even think that we should try to communicate more with each other.” 大眾對賣淫這件事有很多爭論和觀點,都能看出大家對「性」這件事的開放程度是有差別的。由一開始女權運動的開端,性這件事其實都已經是討論的話題之一,以前的人就覺得按照男和女生理上的差別,男人就是好色和淫亂的;而女人就是被動和貞潔的,而就因為這點,產生了道德水準的差別。於婦運一開始會討論的性,不外乎都是因為男人要守的性道德與女人要守的性道德很大差別。這裡可以想像一下,要令兩者的道德界線在同一水平,方法都不外乎是將其中一邊的底線提高,又或者將另一邊的底線降低,聽下去就好像十分理想,但實際操作上,就是之後話題不斷有關性的討論。激進派就認為女人的性是為男人而存在,但男人的性並不是為女人而存在,為甚麼會這樣說?只要看看娼妓制度裏面,男性是位嫖客,又或者從主流的AV拍攝手法都是用男性的角度出發,整個色情行業似乎就是為男人而設。在社會的主流意識上面,男人比較強調性愛的歡愉,而女人就要擔心懷孕的可能性,再加上性暴力的受害者比較多為女性,令她們對於性的看法是會傾向保守,這一種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令她們認為,除非「性」可以重新建構,否則女人在這方面永遠都是男人的附屬品。

的確會有人嘗試重新建構「性」的觀念,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婦運,是有將性政治化放作中心的議題,那時候開始就有性解放的潮流,這種性放縱的想法,原本看下去都比較「性別中立」,即是男和女都會有受惠,那原本被社會規範被迫要守貞的女人好像都會很大程度地提高性自主。這一場性革命的原意,是希望可以從平等的伴侶之間的愛及性得到滿足感,但這變革的過程中,又開始產生不同的不平等。性這個議題在女性主義的世界裏面,存在很好不同的觀點與角度,這點我們就暫不詳談,大家可以先有個簡單的認知,就是婦運的陣型裏面會再產生更多分支和組織,女權主義者之間出現「性戰爭」。對於不同性向、不同人種、不同階級、不同族群來說,女性的性都可以受不同的壓迫,但其實都有婦女參政團體不提倡性解放,怕會影響大家對女權運動的尊重,但性革命者和那時主流的女權主義者都有同一個想法,女人應該要拒絕不合理的性要求或懷孕太多次,要做自己身體的主人,所以她們亦都有提倡普及性教育的避孕。

無論今時今日女性主義發展至甚麼地步也好,女性主義的脈絡都是不可或缺的,她們之間的差異,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時代背景、傳統觀念、文化等等的影響。正因為有各式各樣的聲音,將性別平權的這件事一路推進,亦都不排除以後會發展出新的觀點,又或者有不同主流及非主流的聲音,希望這兩集能令大家了解到女性主義其實可以有很多種,而個人取態和主場都不一定要一模一樣。那當大家下次發覺有些女性主義者的行動並不是你接受的時候,反而可以嘗試思考多些她們每做一件事背後的原因,以及她們以甚麼主張去支持,無須心急地向女性主義割蓆。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ERROR自肥企画》 EP 2- 任何人?友達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ERROR自肥企画》 EP 1 - 重裝上陣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搞作短劇】像風一樣的男人

Arm Channel TV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收音賢》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黑道律師文森佐-第1季第2集

Netflix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