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鏗鏘集:失業潮

RTHK 香港電台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去年9月至11月,本港失業率達6.3%,近24.4萬人失業,接近2003年沙士後高位。 -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旁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跟消費、旅遊有關的行業大受打擊。

Mon:我在港龍航空工作了二十四年半,其實這半年間有很多傳聞,傳得最多的是裁員,但完全沒料到公司會結業。

阿君:(二零二零年) 一月三十一日,我由韓國回來後,完全沒有旅行團,在家待了一個月。

Terry:我在申請表上連學歷都未填寫,對方看到我填寫的工資要求,已叫我可以回家等候消息。我應徵過三十多份工作,從未試過面試這麼快結束。

旁白:凌晨五時,不少香港人好夢正酣。阿君已起床,前往乘巴士,由天水圍出發到港島東區上班。

阿君:一定要這麼早,八時上班。由新界最西面的地方到港島東區,一個西,一個東,現在連港鐵也未開始運作。

旁白:阿君今年六十五歲,二十多年來曾經歷大起大跌。由公司老闆轉行當無牌小販,之後再轉做導遊。去年受疫情影響,一月底帶團前往韓國返港後便沒有工作。三個月前他考得保安員資格,開始一星期當兩日保安替工。

阿君:工作時間早八晚八,下班回家已晚上十時,用膳後再梳洗已十二時,馬上要強逼自己睡覺,凌晨四時半一定要起床。

旁白:阿君說認識不少領隊、導遊已像他那樣轉行當保安員。有人做陪月員,甚至到超級市場當散工。疫情下,一份保安工作亦競爭激烈。他說曾到天水圍的屋院面試,不是被壓價,便是沒有回音,很不容易才找到港島東這屋苑任職保安員。

阿君:以前時薪有五十八元 ,現在減至四十元,時薪幾乎貼近最低工資,無可奈何。疫情關係,很多人爭相去做,所以在香港自由市場,由供求決定。這一帶很空曠,露天的,帶客人四處走,幾日後才發現手臂 脫皮,原來這邊陽光太猛烈。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旁白:去年中政府推出綠色就業計劃,創造五百個相關職位。阿君當時擔任環保大使,每星期有兩日在西貢東壩推廣綠色旅遊。不過這份臨時工為期僅四個月,之後阿君連唯一與旅遊有關的工作也失去,徬徨無助。

阿君:只聽到政府說要幫助旅行社,要撥款救濟旅行社應付交租,難道我們導遊領隊不用為生,不用交租?為何不創造相關職位,讓我們多勞多得?

阿君向旅行社講解行程:從六角柱遊覽完下來,大約五時,我們乘船遊覽島嶼...

旁白:為了生計,阿君再次想辦法。自己編寫行程,想到推出本地東壩一日遊,還找來旅行社合作。去年十二月未正式開團,已有客人查詢,怎料遇上第四波疫情,計劃要暫停。

阿君:當年沙士又是零收入、沒有旅行團。但那時沙士剛結束,旅行團多得應接不暇。現在疫情已持續一年,零星有些旅行團。即使我們想舉辦一天團,連一天團這個夢也破滅了。這個打擊,不只對我,對整個旅遊業來說也是非常巨大。

(截至去年底,旅遊業界估計各大旅行社已裁員約1000人。去年10月,國泰航空裁員5300人,旗下有35年歷史的國泰港龍航空即時結業。)

前國泰港龍航空高級艙務長Mon:以前對面未有這座橋(港珠澳大橋),看得多些及清楚些,很多飛機停泊這裏。最多的是國泰及港龍航空的飛機,分成兩排。其實這半年有很多傳聞,但我們都沒當成真,傳得最多的是裁員,但是完全沒料到會結業,整間公司結束。

旁白:Mon中學畢業後,曾任數年銷售員,之後投考空中服務員,一做便近二十五年。去年中開始,她放了兩個月無薪假。到了十月,她工作的國泰港龍航空突然宣佈結業。

1

1

Mon:感受…腦袋一片空白,花上三日接受這個事實,找回以前的照片。見證她們(同事)戀愛、結婚、生孩子,一下子沒有了,我們以後不能再在同一間公司工作。我當日第一個本能反應把紮髮髻的髮網和髮夾,還有一直穿的壓力絲襪全部扔進垃圾桶。我不需要它們了,全部丟掉。

旁白:Mon離職前已是高級艙務長,屬於主管級,本以為這份工作可以做一生,現在由管理層變成中年失業。為了養家,她要重新學習填寫履歷表。

Mon:我比較理性,既然知道做甚麼都無法挽回結果,為何不放手?放下吧,向前走。

旁白:把舊文件、舊制服交回舊公司後,她開始求職。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來到這間餐廳任職見習主管,在餐飲業毫無經驗的她來到這裏,一切都從頭學起。

Mon:不能坐下休息,第一日真的很辛苦。回到家腰部像癱瘓似的,雙腳抬起三天休息也未恢復。一定會落錯單,因為第一天會記錯枱號,還有一急忙便要想三次,一再數算,一、二、三、四、五、六。入單要算三次,因為一旦入錯單,出錯便很麻煩。飛機座位上有號碼,不用牢記哪一行,座位上面有標記。這些枱號真的要記住,不過很快,兩三日便全部記住。

旁白:在這間咖啡店,與Mon一樣本來在飛機上工作的,共有近二十人。

Mon:我身邊的同事,介紹一下,麻煩望一望鏡頭。Elton以前是…自我介紹吧。

Elton:我是國泰前地勤人員。

Mon:Karina。

Karina:國泰前機艙服務員。

Mon:蹲下的這位Yoko小姐,鏡頭在這邊。

Yoko:國泰前機艙服務員。

Mon:何時開始一起工作?都是同期。因為港龍結業當日,國泰大幅裁員,有數千人,大堆人在一起。

旁白:咖啡店老闆Raymond由澳洲回流返港,他說以前每次坐飛機都很欣賞機艙內的服務。即使飲食業在疫情下受到影響,他仍然決定聘請這批員工。

Raymond:我很欣賞他們每個人都很用心學習新事物,態度十分重要。我暫時未見到所聘請來自國泰的員工沒有這份熱誠。

旁白:Mon說一班航空界的從業員由從前機艙的狹窄走廊,來到咖啡店的廚房,自然流露出某種默契。

1

1

Mon:基本上大家的服務態度或水平都差不多,偶然我們會說到以前的術語,大家有共嗚,會有反應,笑了出來,這是我們航空業獨有的文化。我放下杯子,自動自覺以商標向着客人,杯耳放右邊,這是最基本動作,我們自動做出來,有些細微習慣會不知不覺『落地』。我相信去到哪裏都適用,你可以問自己:有否留意我們放下杯時刻意注意方向,而不是杯耳向上,或者向着你。

(受第四波疫情禁堂食令影響,有30.9%飲食業員工被解僱、50%被放無薪假。 - 資料來源:勞聯及香港飲食業職工會聯合會)

旁白:他自稱Terry,今年三十七歲,從事飲食業近二十年,本來在日式餐廳任職經理。去年二月,他工作的餐廳突然結業,疫情下一直找不到長工,只好靠做散工為生。近一年,他每日一起床便要搜尋有沒有長工可做。

Terry:我從事餐飲業,現在甚少會招聘,整份報紙只有一格招聘廣告。招聘樓面侍應,只有一個空缺,沒有其他。二零零三年沙士時,他不足二十歲,正在做樓面,同事怕疫情不敢上班,他一個人到不同分店開工,爭取機會升職當主任。不過今次疫情下,他說連上班機會也沒有。

Terry:我數月前已經問過這條街全部餐廳,剛剛看到有一間新開張,希望可以一試。

旁白:這天他到處找工作機會,進去不足五分鐘便出來。

Terry:我在申請表上連學歷都未填寫,對方看到我要求的待遇,已經叫我可以回家等候消息。我從未試過面試這麼快結束。

旁白:由樓面侍應,到主任、經理,他都曾應徵。這一年來,面試三十多次,即使願意由二萬多元月薪減至一萬多元也沒有人聘請,他說多次面試令人完全失去自信。

Terry:聽到有人說他們已聘請足夠人手,叫我不用再試,然後叫我『過主』(走開),真的有『過主』這回事,工作多年,自己也未說過這句話,為何自己會聽到?這麼多年來只有我給別人工作,現在反過來求人給我工作,是很大的落差。

(家中) Terry:通常都是看書、打電玩等,我沒甚麼可以做。

旁白: Terry本與母親同住一百多平方呎劏房,數月前業主加租$500 ,月租$7000 ,他把媽媽送返內地交由親戚照顧,自己搬到月租$2000多元的床位。最近Terry考取了保安員資格,甚至報名學習按摩推拿,他說希望多一個機會找到工作。

Terry:保安員資格很容易考取,甚至有想過從事殯儀業但很可惜找不到這些門路。希望疫情結束後,疫苗又生效,有群體免疫,可以再抱有希望,生活應會向上提升,始終一定會跨過,人定勝天。

1

1

(家中) )阿君:我每日就吃這些,有米粉、即食麵等,微波爐是唯一的煮食工具。

旁白:本來任職導遊的阿君受疫情影響,一年來沒有工作,為減省開支,他由兩房一廳單位改為租住每月四千元的劏房。喜愛下廚的他,現時晚餐經常吃即食麵。大屋搬細屋,他說最不捨得的就是廚房。

阿君:我廚房有很多調味品,從世界各地搜羅,然後嘗試不同烹調方法,然後跟大家分享,其實是一種樂趣。我這部電視機是五十多吋大小,突然間甚麼都沒有,我唯一保存下來的是這部電視機。我經常坐下自問,有沒有機會再搬屋,可以真正有一個客廳、一個廚房,可以坐下來看電視?當作警惕自己,一定要繼續努力。

(海濱長廊) 阿君:在這裏看到整個東九龍,環境很好。

旁白:這一年阿君報讀不同課程,例如金融班、電腦班。疫情之下實體班取消,他便到這裏上課,他說最想學西班牙語。(阿君模仿網上影片的導師發音)

阿君:充實自已,再進修,像我想學西班牙語,若他日再有旅行團的話,我有機會用上。就如我當年做小販,我告訴自已『我今日做小販,不是一輩子做小販』。

-1999年鏗鏘集《企街老闆》-
旁白:阿君,1997年尾,他生意失敗,銀行逼倉,公司破產,他硬着頭皮做了一年半無牌小販。

客人:多少錢一幅?(阿君問:哪一幅?) 大的一幅。(阿君答:哪幅?這幅售價$128。)

阿君:當然亦不敢叫買,因為放下幾件貨品,然後在紙牌上標明價錢,自己走遠一點,看到有人過來看,自己才敢走過去,因為當時亦害怕遇上熟人。

-2003年鏗鏘集《心想事成》-
阿君:大家不要客氣,隨便。

旁白:做了一年半小販,阿君決定重新開始,去年轉行帶內地團出國旅遊。

阿君:當時我做了一年半小販,但是我也想找一份工作,剛好當時旅遊業興起,要求領隊考取牌照,我便試試是轉做領隊,2002年開始發掘內地線替內地帶團。(旅客:我等楊先生,好)。

(現在2021年)阿君:好像現在突然間有遇到這場疫症,整個旅遊業無論出入境,全世界都停擺,但是對於我來說,我覺得無所謂,因為我連在街邊擺賣也試過,還有甚麼好怕?

(調查發現,12.3%受訪港人因疫情失業,有46%受訪者認為自己會在未來半年失業 - 主要來源: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團隊)

Mon:是,一杯泡沫咖啡,是嗎?(客人:對…泡沫咖啡,這邊。) 一杯龍眼玫瑰。(客人:是,玫瑰茶放這邊。麻煩你。)好。

旁白:Mon去年10月隨着國泰港龍航空結業而失業,來到咖啡店工作一個半月,調到另一間分店,升職成為餐廳總經理。

Mon:中環店可以慢慢來,慢慢玩。這邊比較忙,人客較多,營業額較大,經常有很多單等待處理。

Mon對員工說:剛剛提醒了你...?(員工A:未提醒。)我還未,我剛下來。(員工A:好,我現在去。)

旁白:在這間分店,Mon負責管理工作,她說靠的都是以往空中服務累積的經驗。

Mon:可能有客人離開,就會有三個人衝過去執拾,工作講求團隊精神,我會叫停,有兩個人做便足夠,叫另一位員工留意其他客人,我相信需要有人留意這些情況,我以前在飛機上都是解決問題的人,職員有甚麼問題或者客人有甚麼問題都來找我。

旁白:由機艙轉行到餐廳工作,Mon的收入比以前減少近三份之一,不過Mon說逆市之中找到工作已經十分幸運。

Mon:無所謂,收入少便花費少些,收入多便花費多些,首先我覺得要放下以前的事,尤其是公司結業這經歷一定不是好事,希望大家放下,因為始終是事實,我們做甚麼都挽救不了,向前走,真的很老套,但你要向前走,不要呆坐空想,思前想後但其實沒有行動。走出第一步,走出第一步便有第二步可以走。

Mon:現在的幸福,就是我終於腳踏實地,跟很多香港市民一樣,每日努力打拼。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6-Julia的挑戰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花姐ERROR遊》EP5-黐線邊爐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喱騷-尋找他媽的故事》第1季第4集

喱騷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在旺角玩不准做挑戰!情侶互相陷害!對不起害到你!

arho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挑戰】女友摸過的全都買!一摸即買挑戰!最後會破產嗎?!

arhoTV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