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萬國時空・沈旭暉 030🇭🇰】「新香港」反擊美國制裁的英文新聞稿賞析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每逢改朝換代,語言都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很多以前大家未必會常用的新字眼在新時代就會經常使用,很多以前覺得很優雅的字眼在新時代就會變得落伍,這就是觀點與角度,文化品味的問題,大家亦各有所好,所以在今時今日的新香港,有什麼以前我們很少用的英文字會經常出現呢?

例如說近來美國又制裁了六位中港官員政客,包括我們很熟悉的人大常委,譚耀宗先生,美帝的行為如何人神共憤,大家當然也心裡明白,特區政府可以如何表達這一種憤怒呢?如果看看以前港英時代的文獻,這一種憤怒當然有時也要表達,但用到的字眼就很不一樣,現在是新時代、新香港,自然會有中國特色,所以在特區政府對美國制裁六名中港官員,這次的文獻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因為我們不懂,便要學習。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其實自從國安法通過之後,特區政府的新聞稿距離“一國”已經有飛躍式的無縫接軌,字眼上大家會見到和以前不同用法譬如經常出現的一個字是“so called’(所謂),這個“所謂什麼”,文法上當然我們可以這樣用:“so called 什麼”,但是文法上和國際關係上使用“so called”顯示了一種對對方的定義、制度有根本的否定,這個其實是一個很強烈的表態,我們經常見到中方的文獻,「所謂什麼...」、「美國的所謂‘民主’」,之類似乎很輕微,但其實放在英語世界的語境裏,使用“so called”含有一種全盤否定的意思。就不是那麼輕微,但把一切翻譯為英語,雙方理解到的意思自然很不一樣。

但除了這個簡單的字之外,我們也可以看看有沒有其他“lost in translation” (意思無法翻譯)的可能性。當然英語這個專業要請教蕭叔叔,但我們還是探討國際關係裏通常會如何理解,譬如說今次的新聞公告本來有一個「卑劣無恥」的形容詞去講美國此等行為,根據官方的文獻,英文則翻譯為“shameless and despicable”這個當然是直譯,無恥“就是shame”,“less”就是「無」,至於「卑劣」就是所謂的 “despicable”,但一般在英語世界會如何運用這些詞?

1

1

通常都涉及男女關係,例如說他人「衰」、「下賤」之類在打情罵俏的氣氛、或者很竭斯底里的男女才會用這種詞語,所以在官文裏出現這種詞語在英語世界讀者看來會覺得像是兩夫妻在打情罵俏、或者是潑婦罵街,這種所謂的「發爛渣」英文講出來是不足以顯示到自己真的很生氣,或者程度嚴重。只不過會令讀者覺得說話的一方不可理喻,不想理會。例如你的女朋友或者你的另一半對你發脾氣,你不會認真聽她的話,你只會覺得很煩,難以捉摸,現在這一類的英文,中文上似乎很嚴重,「卑鄙無恥」,但回到英文,卻是在此等語境上才會出現的字。國際關係上別人又會怎麼看?

另一個在國際關係上反而較常用的是“卑劣行徑”,英文是“deplorable move”,這是比較常用的,例如某個國家在非洲做了某些慘案,就會用到,通常是「屠殺」、「強姦」這類的罪行,但是中文就經常將霸權主義、美帝如何欺凌中國,放在這個「差劣行徑」的形容詞上換言之亦會會同樣的效果。中方所說的「差劣行徑」通常也是政治性的,例如政治上的可以不可以,侵犯主權、國家安全,諸如此類。在西方的語境,這種差劣的行徑通常都是指控一些實質上的動作、行為,例如戰爭、強姦等。所以對方所理解到的訊號自然也很不同 不同。

1

1

另一個中方經常使用的字眼就是「極度憤怒」,當然憤怒有很多種,英語世界裏每一種開心與不開心也有層次之分,小時候就很簡單的用“happy”,長大後就用“joy”,每個階段也不同,所以「極度憤怒」這個就是中國思維,本來很憤怒、“angry”,然後就「好angry」,然後就「非常」、 「超級」、 「特級」,再加上去,英語世界通常就又很多同樣的字,不同程度地層遞上去。

但中文翻譯上就會不斷改前面的字:「憤怒」、 「好憤怒」、「超級憤怒」、 「極爆憤怒」、 「無限憤怒」,所以這個就是中式的文法在英語世界裏翻譯為所謂的“utmost anger”,在英語翻譯“超級憤怒”,其實是什麼意思?再翻譯下去其實不能再譯,但在中方的概念之下,就可以「特級」、「超爆」、「無限」地憤怒。所以這個就是語境的問題,在文革時期經常就有這一類的語言,紅衛兵要警告現在「很緊急」,然後「超緊急」、然後「特級緊急」、然後「最最最緊急」,要是還沒有反應,那就「最最最最」,以前就是如此。

1

1

在對方看來,會覺得真的有這麼緊急嗎?還是很兒戲?剛才已經說了「最」,那下一次就如何?今次是「最憤怒」、「極度憤怒」,下次又再憤怒一點,那即是今次沒有那麼生氣。不只是憤怒,舉例說聰明,是“wise”還是“clever”,有很微妙的分別,但中文翻譯就避開了這個分別。所以看見很多外國人看完英文翻譯後都會會心微笑,笑些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另外一個中文官文常出現的是「一定不會得逞」,這些是以前粵語長片才會出現的對白---「一定不會得逞」要如何翻譯呢?原來是“will not achieve its objective of implicit subjugation”,說多一次:“will not achieve its objective of implicit subjugation”這個翻譯其實是指一種所謂隱性的征服?,那何謂隱性的征服?什麼是顯性的征服?為什麼「不能得逞」就是「隱性的征服」?

“implicit subjugation”為何要這樣用?這個所謂的“implicit subjugation”又是通常男女關係才會這樣用,一個想去征服對方的男性,用這種subtle、implicit的方式去征服,通常是兩性關係就會用有這種含義的字眼,但全句加上來:「你這種隱性征服的目標是不會成功的」和中文「一定不會得逞」完全是兩回事,但現在就是這樣使用,究竟看完英文的朋友明不明白其意思,我相信很難。

但這一次的文獻最精彩、最畫龍點睛的一個字就很簡單:行徑荒唐,「行徑荒唐」這一次卻不是直譯,用了一個我第一次在特區政府官文上看到的字:“insane”翻譯作廣東話就是“cls”,大家也知道,我很難想像在官方的官函上會這用一種字眼,即是說別人「痴線」,其實最低限度在廣東話或者中文,即是「發神經」,那中文的官文會不會說美國政府這個行為是發神經?如果真是這樣還不如說美國政府這個行為真是“cls”,用英語、廣東話、「連登話」其實都可以,以現在的概念,我們去考公務員試,英文又應該如何寫?或者現在中學生的英文要如何寫才能進入政府工作,可能很顛覆性的。

以前我們讀書的時候,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的,現在全部都要做。以前說要如何做,現在卻相反,專門否定以前得做法。這就是改朝換代、大時代的改變其實我們絕對不是在說英文,這不是我的專長,也有很多的英語專家,我只是在說國際關係的概念,在國際關係的概念,其他國家的領袖看見這些字眼,究竟是會更尊重你、更害怕你,還是背後有另一種含義?

很明顯的,在英語的語境裏引述林鄭月娥說此等話,通常只需要把整句說話引述出來,說完,加上引號,就已經夠了,因為整句說話已經很諷刺,當討論到香港那邊有什麼反應,根據林鄭月娥就是如此如此,顯示剛才說到的英文,不需要任何評論,其實西方的讀者都會理解到,就像「哦,她說了些這樣的話」,然後就夠了,已經足夠諷刺,一句話也不用加。把自己的話翻譯為英文,大家理解到不同的東西,各取所需,可能也是新時代的特徵,還是那一句,沒什麼好,沒什麼不好,但見怪就不怪,如果大家還沒有習慣,看多兩眼,便會習慣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ERROR自肥企画》 EP 2- 任何人?友達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ERROR自肥企画》 EP 1 - 重裝上陣

ViuTV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搞作短劇】像風一樣的男人

Arm Channel TV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收音賢》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黑道律師文森佐-第1季第2集

Netflix | 劇場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