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突發時空・沈旭暉 027 🇭🇰】紫荊黨與「海歸主義」:香港核心價值會變成這樣嗎?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近來高調在香港組黨的「紫荊黨」受到各方的關注,他們的核心就是一些海歸精英、內地香港的代表、留學生、畢業生、或者是在中資機構、跨國公司的內地代表等等。這一群人在今時今日後國安法時代的「新香港」出現組黨究竟是代表北京的意思?代表某一個既得利益集團?代表某一個人,想為他造王?還是一個真正自發的行為?這些我們不知道,也不想談一些比較微觀的行為,值得談的反而是「海歸主義」,這一群人究竟是什麼意識形態?他們的立場是什麼?他們的特色或者結構又是什麼?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所謂的海歸精英,當然不是香港獨有,全世界各地都有這一群精英存在,近年中國經濟崛起,在世界各地都會看到他們的身影,在中國的國情,一直有一個名詞,就是所謂的「無知少女」,就是可以晉升得比較快的一些品種,無黨派(民主黨派)、知識份子、少數民族、女性,後來就加上「下流無知少女」,即是下過海、留過學,海歸精英有時候就屬於這個類別,很吃香。但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他們真的要組黨的話,或者他們不是組黨也好,有甚麼角色可以扮演?,我們可以看一看這十二點所謂海歸主義的特點

首先,既然他們是「海歸」,那即是從海外回來,一定有一些國際經驗,亦都會擁抱有「中國特色的國際主義」與全球資本主義的市場十分接軌。當中是什麼意思?其實我們在美國總統選舉也會看到很多的既得利益者,譬如說華爾街、矽谷這些精英和中國的利益是高度整合的,雖然他們亦要在美國擁抱民主人權等等的價值觀,但他們也很想要中國的市場,唯有中國的舉國體制、威權政體才能充分把 14 億人的人口紅利變成一個可以被抽取的利用機器。美國人英國人在中國做不到,在他們自己的國家也做不到,就一定要借助中國這個機器,現在的國際格局就很簡單,中國與全球的既得利益者接合,特別是這些華爾街、矽谷等等的精英,一齊瓜分全世界的市場,奉上中國市場某個部份去引誘他們,然後進軍其他國際市場。

這比蘇聯的玩法聰明許多,因為這是一個全球化時代,海歸精英就扮演了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他們與西方的精英結成了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質素自然比傳統的香港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等,高許多,而在某個程度上,這也取代了以前「真香港人」的中介角色。我們說過很多次中介人/白手套,但現在香港人未必可以連結這一個體系(西方資本精英),亦未必能連結那一個體系(中國大陸),但這一群海歸精英,他們自己認為他們可以牽上中國這一個權貴集團同時間牽上西方資本主義市場那個權貴集團,這就是一個「新白手套」。這個定義令他們覺得自己應該掌握住每一個城市的控制權,不止香港,我想這個是一個最大的源起。

1

1

第二點,海歸精英在國內也是一個既得利益群體,和國內很多新興既得利益階層也結成了共生關係。我們也知道今時今日在中國不再是太子黨掌權的時候相對其實財富的分佈下放了,許多中產或者白手興家的人相對支持這個政權就是因為覺得至少他打破了一些壟斷,這個也是現在習近平在整個國家最大的支持度所在,許多年輕人在深圳,就是以上向流動、創投、創業為目標,這個上流道路很需要國際網絡配合,海歸精英就和這批新興的精英就結成了共生關係,亦是他們的籌碼的最大憑藉之一。

第三,他們為什麼在香港呢?他們在香港工作、生活主要就是享受香港自由市場的高效率、方便,特別是做到一些在中國大陸不方便做的事,例如匯款、融資等等,但他們的日常生活是很離地的,和本地人、本土經濟等等接觸十分有限。香港的這些優點對他們來說和身處在新加坡這樣的城市沒什麼分別,所以他們要捍衛的「香港精神」,如果有任何的話,就只有這些而已。

第四點,這一群人很崇尚效率主義,每件事也要快、然後要賺到錢,「做實事」,所以他們比傳統香港建制派更加抗拒形式主義,因為他們應該是比較能幹的,亦對香港原有制度的尊重或者顧忌更加少,很想推倒重來,看不起香港本身的制度,亦相信香港的分工,例如他們最熟悉的投資銀行裡面就是如此,有一些外國人掛名,做吉祥物,證明他們之間也有外國人存在,但這些是門面功夫,決策層就是一些內地的海歸精英,個別可靠的香港人可以參與做審計,但當然要可靠,也要一些熟悉國情的人做董事,逐個 Project 推展。在他們眼中,香港的特首也是一個 Project Manager 而已。他們不相信制度主義,亦看不起曾蔭權這類官僚角色,反而覺得譬如梁振英或者林鄭才是所謂做實事的人物,因為他們能辦事。這就是他們的意識形態

第五點,海歸精英先天在每個地方的對立面,就是當地的所謂「Deep State」(深層政府):財閥、地產黨、既得利益集團、公務員等等,是他們的天敵,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才是影響他們在這裡的生計的制度,他們一般在中資公司工作,或者是跨國公司的支部,認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從來也不是有沒有民主、本土主義等等,對他們來說這些不是問題,沒有就沒有,他們覺得最深層次的真正矛盾是土地、房屋等等,牽涉到人民生計、社會福利的機制,如何從新分配,所以如果他們要寫政策文件,就會不斷說這些深層次矛盾,如何洗牌,如何重新分配,他們眼中的根源問題就是這些。所以過去的一年大家不時會看到一些評論說香港的深層次矛盾為什麼搞成這樣,原因就是土地問題。當然有誰在背後贊同這些觀點,現在也很清晰,這群人很希望香港能所謂「改土歸流」。根據這樣的結構,他們反而不介意和某些反對派合作,反而與自由黨、經民聯這樣的路線就有很大的分歧和戒心。

1

1

第六點,他們受惠於中國近年經濟的急速發展,很相信發展是硬道理,認同威權主義,討厭任何形式的混亂、低效,相信人生就應該安居樂業,兩餐安穩,這些和香港的藍絲固然很像但同時他們很抗拒被人拿來和香港的藍絲相提並論,看不起土共,覺得這群人沒有用,亦覺得民建聯、工聯會等人拿不上檯面,他們追求穩定的同時有能力將這一套東西變成很整全的「理論基礎」,文明地將其理論化,說給大眾,和藍絲大媽完全不同。

第七點,他們畢竟是受過西方教育,對人權、民主自由等等是理解的,亦知道如何去微調這些概念,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亦知道如何利用這些概念在不同的地方謀生。譬如我們說過,我們在美國,用美國民主自由的理念是能夠捍衛中國利益的,他們很明白這個遊戲的玩法,和以前盲目地說討厭民主等等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他們很強調自己有能力與國際接軌,所以海歸精英通常也能關注某些個別議題,顯示自己的國際性,通常這些就是左翼的離地議題,例如 Black Live Matters,他們也會有所反映,換頭像、捐錢給一些無傷大雅的民間機構、紅十字會等等,建構自己一個全球化、開明的形象,但當這些議題真的在身邊發生,他們就會看不到。這就是典型的「穩定壓倒一切」,但又需要某些包裝的做法,其實在美國也有很多這些左翼精英很關心遙遠的事情,顯示到自己有同情心,但在旁邊出現了事情,特別是如果牽涉自身利益,就未必容易發聲。

第八點,很多海歸精英也給人一種「開明」的感覺,但同時相當務實,到了利害關頭,他們深信任何價值觀都只能夠讓路予利益,當然很多人也這麼想,但他們是特別強烈地有這種感覺,有些就會承認他們的想法,有些就會稍微繞圈子,需要一個更加大的框架去合理化自己的意識形態。譬如在香港,如果純粹說要爭取民主自由,其實很多海歸精英可能心底裡也會有些同情,但說到如果所有的反對派,根據北京的演繹,都是「分離主義」、「港獨」等等那對海歸精英來說就沒有包袱了,因為所有事情上升到國家安全層面就不需再談,那就能解釋一切,所以將香港的任何異見聲音標為違反國家安全的聲音,就能合理化許多他們本來不認同的行為,這也是近年所能觀察。

1

1

第九點,因為他們相信「權力就是信仰」,相信需要一個有威權的政府去運作一切,亦會相信長痛不如短痛的哲學,不希望有所謂的「綏靖政策」,例如他們對香港近年種種的社會運動他們都會認為應該早日鐵腕處理,免於辛苦,長痛不如短痛,很多時候他們都這麼想,讓香港人「認清現實」,才是對大家的解脫,才是對他們好,才是仁慈。這種意識型態多少和六四一樣,六四之後,中國經濟反而發展得很好,很多學者反而會說當時的做法是對的,不然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發展?而香港現在的一些海歸精英也認為應該一早實行國安法,不應該拖延,太過不決斷,所以他們不會像某些開明建制派那樣裝作「中間派」,他們不想扮演這個角色,但也不想扮演何君堯這種極端角色,卻會把上述長痛不如短痛的論述,以「人性化」、「理論化」的方式表述出來,這是一個對香港人來說較創新的做法,但內地精英卻已習以為常。

第十點,海歸精英在海外的時候如何維持通訊,自然是靠社交媒體,他們也是互聯網經濟體的原住民,很熟悉這一個體系,在中國內地對互聯網的依賴其實是遠超香港,每一件事也是不用現金,只靠一個app處理,反而十分流行。換言之,這一群海歸精英的經濟行為與內地的互聯網經濟圈已高度整合,與香港的本土經濟反而沒有瓜葛,無論在紐約還是香港也是使用app,這就是他們的模式,衣食住行、娛樂也是如此,不管住在哪裡,這一種結構性離地令民建聯、工聯會等等在這個比較下,反而相對比變得「本土」。

第十一點,海歸精英有小資品味,他們很想強調自己是精英,受過教育,想受到別人尊重,亦為自己的外國學歷自豪,雖然不一定全部都想炫富,令別人知道自己有錢,但很希望被人視為成功人士,例如他們會在Instagram分享他們的品味、飲食、美酒、烹飪,跑馬拉松、聽歌劇,聽爵士樂、閱讀《華爾街日報》等等,整個形象充滿「正能量」。這個形象和香港傳統的建制派有大多分別,亦因為他們有這個包裝,成為了他們「統戰」其他人成為一份子的重要武器。

最後一點, 海歸精英一直有自己「行之有效」的組織模式,雖然在海外,那些宗親會、同學會、精英俱樂部或者是種種組織,於各地的大使館、領事館當然有很大關係,但也有一定的自主性。在香港,每一個內地生或者內地朋友,他們進駐的會議也有某種結構性目的,未免是買保險,或者用保險作資產轉移,很多這些目的我們現在未必能習慣,但對他們來說是行之有效,這一種組織模式和香港傳統建制派的蛇齋餅粽組織,其實有很多不同。

這是我們目前觀察到的十二點海歸主義的特色,沒有好與不好,純粹觀察一下,大家可以自行評價,問題是幾十年之後香港是否由他們管制?到時是不是由他們掌握真香港人的話語權?剛才的海歸主義意識形態會不會慢慢變成新香港的核心價值,將以前我們相信的那一套慢慢沖洗,我們不知道,但大家也難免有這一種憂慮。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關於表態的幾點思考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能和球員一起成長的總教練才是真正的關鍵:談本季東區最大黑馬-紐約尼克隊【球隊觀察月報】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氣勢正旺的巫師能否逆襲賽爾提克?-附加賽球隊對戰分析︰東區篇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仍有機會不用打附加賽的湖人和賽爾提克-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3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巫師為何能再度崛起?溜馬到底怎麼了?-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2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