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hat7iread #6】人有沒有責任愛國?| 世界主義與愛國主義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 | 哲學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你仍然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是認為自己是美國人?
李小龍:你知道我想怎麼看我自己嗎?只是一個人
(Bruce Lee (李小龍) Interview – Pierre Beron Show 1971)

大家好我是好青年荼毒室的豬文,今日又來到what7iread系列又會和大家介紹一本非常好看的哲學書。近年我猜有很多人會為國族身份而感到很困惑,這些爭議經常會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例如討論到香港人、中國人、世界公民這些事物,很多人聽到頭昏腦脹。那其實在哲學角度來說,這個國族身份的問題主要可分成兩大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一個what的問題,就是究竟甚麼會決定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你是甚麼身份的人,到底你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還是香港的中國人還是中國香港人這些東西,到底是由你的文化所決定、由你的血緣所決定、由你所用的語言所決定還是由你的膚色所決定,這些問題其實我們在其他片中都有講過,有興趣就去看其他片了。

但今天我想討論另一個面向另一個面向是一個should的問題,should的問題就先敝開究竟你是甚麼人,而我們先假定知道自已是甚麼人,但我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就是我們應不應該擁抱這個身份、應不應該認同這個身份,這個問題再簡單一點說就是「我們應不應該愛護我們的國族身份,我們應不應該愛國呢?」

關於人應不應該愛國這個問題其中一位我最欣賞的當代哲學家Martha Nussbaum在1996年出版過一本書叫作《For Love of Country: Debating the Limits of Patriotism》就是討論究竟人應不應該愛國,人有沒有責任去愛國,甚至愛國是否一種美德,這本書其實真的非常值得看,因為他首先它非常薄、不太厚,但它結構上非常精彩,首先第一章就由Nussbaum自己去展述她的立場,我待會就會很快簡單介紹她的立場,然後那本書開始邀請很多很多大名的哲學家去回應Nussbaum的立場,可謂星光熠熠,是一個哲學界的全明星陣容,有甚麼哲學家呢?例如Judith Butler、例如Hilary Putnam、例如Charles Taylor、例如諾貝爾經濟學得主Amartya Sen,這班哲學家都一一回應Nussbaum的立場,最後Nussbaum就用了七八頁好像舌戰群儒一樣去回應多位哲學家對她的批評,所以這本書真的很值得看。

你看一本這麼薄的書就可以了解到如此多,對於那麼多不同的大名哲學家,對於「人應不應該愛國」這個議題的想法還有他們提出的論證,究竟Nussbaum在這本小書裡爭論一個甚麼立場呢?

一般學界會稱Nussbaum這立場作Cosmopolitanism就是世界主義,這個世界主義的立場其實可以非常極端,它的立場基本上和片頭我們加插的這段李小龍訪問片段的想法非常相似,它的想法基本上否定一切愛國行為否定一切愛國情懷,所以她極端到否定了一般經常說的「愛國不等於愛黨」和「愛國不等於愛政府」的想法,因為這些想法只是說我們可以愛國但不一定要愛黨,我們可以愛自己的國家,不一定要愛那個當權的政府。

其實我猜現在這個立場日常生活都經常聽到,甚至有些哲學家經常都會拿來說例如另一位哲學家叫作MacIntyre,他在一篇演講中也用到一位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外交官Adam von Trott來做一個例子,他其實是一個潛伏在納粹政府多年的愛國份子,他的最終目標是暗殺希特拉,他認為希特拉的當權或者納粹政府的當政是對德國這個國家前途來說是一個破壞性影響,所以他一直以來很想暗殺希特拉。

但是去到1944年他暗殺希特拉的計劃最終失敗了,所以同年的8月15日他就被宣判死刑,MacIntyre用了這個外交官的例子來證明其實「他愛國又不一定要愛納粹」,所以來顯示愛國都是一種美德。不過Nussbaum的世界主義立場就要連這種立場都要反對,不只反對人愛黨愛政府,甚至世界主義反對人愛國。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為甚麼世界主義會有一個如此極端的想法,當然要詳細解釋Nussbaum這個論證就沒可能在這段片做到,所以只能夠說她最終核心的想法,她最核心的想法是世界主義上乘了,古希臘斯多葛學派(Stoic)的一個想法就是認為人最有價值的地方在哪裡,究竟人最有價值的地方是因為我們學會了某一套特定的語言,學識一套特定的文化,在某一個特定歷史時空中長大,這些東西使得我們有價值,還是有一些普世一點世界性一點,普遍性一點使我們這個人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斯多葛學派和世界主義亦即Nussbaum認為就是普遍的事物使得我們每一個人,有價值有尊嚴,我們為何有價值,她找到的是兩個主要的能力,第一就是我們有理性思考的能力,第二就是我們有道德意識,換句話說是這兩項普遍的能力使得我們為甚麼作為一個人去生活是有尊嚴,我為何作為一個人有價值不是因為我懂得用廣東話和你說話,不是因為我們經歷某些香港人的歷史,而是因為我擁有了兩項普遍人類擁有的能力,就是我們懂得理性思考和有道德意識。

所以簡單來說世界主義和Nussbaum或者上溯的古希臘斯多葛學派都認為人最有價值的地方並非落在所謂特定身份Local Identity(當地身份),而是落在一些Universal普遍的能力,就是道德和理性。或者我們回想一下平時何時才會所謂叫作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理性的判斷,道德的判斷,如果有一個人和你說:「我反對同性戀」因為我自己是一個異性戀者,你覺不覺得他在做道德判斷,你覺不覺得他足夠理性?又假如他又說︰「我反對同性戀是因為我不喜歡。」似乎我們都仍然不覺得他在做道德判斷或者做一個理性的反省,但如果他說他反對同性戀是因為同性戀會令人類社會造成一些破壞,就算你不認同他的論證也好,你不同意他的理由都好,似乎他這番說話比起剛才的兩番說話進步了,似乎更接近一種理性反省的態度。

上述這個區分這個例子證明了甚麼,就是似乎一般我們覺得一個理性的人或者一個道德的人都是應該要脫離自己特定有的偏好,特定有的歷史,特定有的身份然後抽離地退後一步去反省那件事時,他才是真正做道德判斷和理性思考,用哲學些的方法就是說只有當我們從一個非個體、非個人的觀點去出發去做反省,去做判斷的時候我們才真正進入道德生活和理性思考,我們要活得像一個人我們最重要就是要敝開那些偶然固定且特定的事實,例如你是否一個同性戀者,你是否一個香港人,你是否一個有或沒有宗教信仰的人。

1

1

所以Nussbaum會認為我們何時才會活得像一個人?就是當我們能夠成功敝開那些偶然而特定的事實之後敝開了那些固定具體的身份之後從一個理性存有者的一個角度去反省那件事的時候,我們才能真正進入了理性和道德的思考,才能展開我們人些的光輝。

所以世界主義者Nussbaum就認為愛國不但止不是一件應做的事甚至是一種罪惡是一種邪惡,按照剛才的說法愛國是甚麼?就是你會擁抱一個特定的觀點,某一個特定偶然的身份,而這樣東西會窒礙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阻礙我們發揮我們人性最有價值的地方。Nussbaum如此極端的世界主義立場當然會受到很多批評和挑戰,正如我一開始所說在這本書裡有不少哲學家提出了論證反對這個立場,那我就在這條片裡面簡單說兩個對她的批評。

第一個批評就來自Charles Taylor,Charles Taylor的批評他其實就是說愛國為何是一件要做的事呢,他不是從一個個體出發,因為剛才Nussbaum的想法就是 為甚麼我們不應該愛國?,因為這件事會窒礙我們發揮人性裡面最基本最光輝的部分,但Charles Taylor就認為為甚麼愛國是應該,就是因為這是民主社會最必須的元素,因為Charles Taylor發現民主社會其實出現一個很古怪的現象,就是民主社會裡的成員通常很擁抱自由很個體化,就不是很關心其他人,好像一顆顆原子黏在一起其實很疏離,另一方面民主社會就將國家要推行一個甚麼政策的權力交給公民手上。

1

1

所以就出現一個很古怪的現象就是一方面這些公民很擁抱自由,他根本就不關心社會,另一方面民主這個制度又要求他們做決定,為社會為社群做決定,這就會出現一個矛盾,所以Charles Taylor覺得民主社會缺乏一件事,就是缺乏了以前前現代社會那種和諧愛國的精神,那Charles Taylor為何覺得我們要愛國,因為如果沒有了愛國的話,民主是行不通的他覺得

除了Charles Taylor那種從民主社會角度出發的批評外Nussbaum這種世界主義立場,還要面對第二大類挑戰,那一類批評是甚麼呢?就是所謂社群主義的批評,Hilary Putnam在這本小書裡面都作出過類似的批評,社群主義的批評當然很複雜,但他最核心的想法是甚麼呢?他最核心想攻擊世界主義的想法是剛才Nussbaum所說我們要越抽離越能夠擺脫特定的文化特定的身份,從一個非個人的觀點出發我們就越道德和越理性越能夠發現人性的光輝。

但社群主義就說這種想法恰恰是荒謬,因為社群主義會覺得當你脫離了我們既定的社群後去看世界的時候,其實我們甚麼都看不見,我們根本就發現不到有甚麼價值在世界中,Putnam在這本小書中有如此比喻,他說:「世界主義整天跟我們說我們單憑理性就能發現道德,能夠發現價值,發現人性光輝,其實這樣是很荒謬。」荒謬得像甚麼?就好像一個人跟我們說:「我們理解音樂的價值,音樂的傳統,我們就不需要理會任何音樂的歷史、音樂的社群,我們只能夠憑理性就能夠體會音樂的。」Putnam就覺得這件事非常荒謬。

而世界主義恰恰如此說到,所以Putnam和其他社群主義者就認為人發現一件事物的價值或者了解自己有甚麼道德責任根本就不能夠單憑理性去奠基,我們要發現事物的價值,了解到我們自己有甚道德責任,我們有甚麼人生計劃值得我們追求,這些事物都不能夠完全從一個理性而非個人的觀點去看到,我們看到這些事我們要做甚麼,我們一定要回到我們既定正在擁有的特定身份,我們已經身處的特定文化特定社群出發,我們才了解到究竟甚麼是有價值,甚麼是沒有價值,這就是Nussbaum和世界主義者。

要面對的第二類大批評就是理性究竟是否足以去建立我們的道德生活,建立我們的價值。正如我們剛才所說這本小書最後一個章節就是Nussbaum一一回應這些批評,它最後一章只有短短的七八頁,但這七八頁是我人生中看過其中一篇最精彩的哲學文章,這七八頁文筆優美,論證環環相扣,既有一種情緒的觸動,亦都有一種理性的啟發。

1

1

如果大家有興趣知道Nussbaum到底如何回應例如Putnam和Charles Taylor對世界主義的攻擊的話那就留待你們自己去看,今集what7iread系列就到此為止,希望大家對於人應不應該愛國,愛國是不是一種美德這個問題有更多的思考Byebye~

***謄本內容只反映影片創作者之立場,與燕子生命一概無關***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關於表態的幾點思考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能和球員一起成長的總教練才是真正的關鍵:談本季東區最大黑馬-紐約尼克隊【球隊觀察月報】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氣勢正旺的巫師能否逆襲賽爾提克?-附加賽球隊對戰分析︰東區篇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仍有機會不用打附加賽的湖人和賽爾提克-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3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巫師為何能再度崛起?溜馬到底怎麼了?-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2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