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MO:演算法控制下的美國大選兩極評論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2020年美國大選牽動了世界各地人民的情緒,很多人也會問,我們有沒有選票為什麼要這麼緊張,直接的答案當然很簡單,哪個選舉是在影響世界形勢,不同的路線等等這些大家都耳熟能詳,我們都分享過。我自己都信選舉是影響世界形勢,兩位候選人也是有一些根本的差異,其他的片段我們都有提及過。但現在的問題並不是我們剛才所說的結構性的問題,而是為什麼有這麼情緒化的宣洩,有這麼嚴重的撕裂。甚至是在過去的一年香港的運動期間很多朋友都可以團結,為什麼這次說到美國大選居然是這麼撕裂,同樣的現像在其他地方提起特朗普還是拜登多多少少也有情緒化的反應,有一點不合比例的背後有什麼原因呢。

這一種反應在網絡社會是特別明顯的,現在網絡的時代,我們也要知道整個發展向著什麼方向行走,當我們第一天在Youtube或者Patreon這些遊戲出現的時候也很刻意地提醒自己,我們一切都在被演算法操控。(演算法:根據邏輯規則進行推理的過程,它先將信息化成概念,並用符號表示,根據符號運算串列模式進行邏輯推理 這一過程可以寫成串列的指令,讓電腦執行。)

在以前我們第一代上網的時候是被動的,跟看書其實沒有分別,那些有權威、有資源的人放一些東西上去然後我們就拿下來看,慢慢到第二代勇者產生內容,有一些內容是自己提供的好像顛覆了,那個結構。慢慢就更進一步,我們現在溝通並不是很直接的跟一個活人溝通,我們真正溝通的對象是演算法,譬如昨天那一個標題是夠爆炸性的、什麼立場的人比較多、什麼的題目是容易有反響多一點、點擊讚好或者、不喜歡也好,也是一點反應這就是演算法,我們要思考的東西。

很多公司甚至是完全因應演算法去做什麼內容,那很多時候這樣就會本末倒置,因為要迎合那個所謂受眾,去做一些自己可能根本都沒有興趣的東西又或者自己立場都未必認同的東西,裏面有很多人際關係開始扭曲。這是演算法的時代,沒有什麼好或者不好的,這就是客觀時代的本質。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今次美國大選為例子,在用家和內容提供者,兩方面就是供收雙方其實你都會見到很受制於這個演算法,做了很多,在以前那個世界未必會做的行為。譬如用家這方面,用家這方面我們有一個名詞叫做Fomo-Fear Of missing out 害怕我們看不到某些東西,害怕錯過了一些新聞、害怕不能在與時並進,那種焦慮症,這種網絡焦慮症其實是種病態,譬如說新浪微博內的調查如果他們的用家,不去找一些最新的更新或最新的新聞就會感到很焦慮,在台灣也有差不多的調查,如果你去旅行的時候,不是時常打卡又有感到很焦慮,這個這樣的百分比,都在世界居前列。但問題就是如果你每一刻都是這樣不斷在看,五分鐘看一次,這個世界有沒有那麼多即時突發的新聞,讓你去看。在現實的世界,不可能每一刻都有這麼爆炸性的新聞,第一,知道這麼多內幕的人不可能時刻跟你爆料,第二,就是多麼的大事也好,以前通常也要時間去醞釀,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就算以前一些很肥皂劇的新聞譬如90年代鄧家爭產,新馬師曾一家或者美國oj simpson案件,他們都是用幾個月的時間。今時今日的速度,可能一兩天就沒有了焦點,我們見到香港的安心事件瘋傳一兩天之後完全消失。其實這個世界現在就是這樣運作,但是我們也要問,怎麼可能時刻有這樣的新聞,如果是世界大事,打不打仗,可能是會醞釀數日、數月、數年,通常就是幾年,但我們如果習慣了每刻也是要五分鐘一個,五分鐘一個新聞,這樣的新聞我們就會期待是不是打仗,為什麼還未打。這種這樣的期望管理跟我們以前對世界觀的理解是完全不同,這就是用家那方就是Fomo。

除了期待每一刻也有大事發生之外也很喜歡看一些爭議,所謂爭議就是你有對立面,就有爭議,演算法就是見到任何東西對立的情況下,就越注目,一方面圍爐取暖另一方面尋找敵人,所以就不斷有這些論真、筆戰,但是其實全部本來如果沒有這個演算法可能全部都不存在,甚至那些人可能是很熟絡的,議題本身也未必還在這麼大的撕裂,因為演算法是這樣自然會有這樣的結局。

那麼參與其中的話,要麼就成為其中一方或是尋找敵人,要麼就要扮演成一個內部人士,但這個世界上真正牽涉在內的人,是沒有那麼有閒。久而久之這就是另一個平行時空的世界,這個在說用家,但是內容提供者那方也是,以前我們經常會有傳統的陰謀論這個是收錢做事的、那個又怎樣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但現在完全不需要這麼複雜,因為演算法本身,只要你維繫本來一些受眾,無論是多麼小眾,也可只要堅定用一個多偏鋒的立場,不敢說是偏激,是偏鋒的立場或者很獨特的立場,夠堅定成為一個基本教義派 fundamentalist 你保證就會有一定的追蹤者。(基本教義派FUNDAMENTALISM 指宗教群體試圖回歸其原初信仰的運動或指嚴格遵守基本原理,現今可演繹為有特定相同信念生活模式等的組群戶)你不需要是過百萬的「大戶」,就算是五百人忠實跟隨、會課金,其實這個已經是一個小天地。

1

1

在網絡世界很多這類KOL,就會應運而生,也不需要一個特定的金主給錢因為這已經是一個生態系統。而剛剛,我們說過因為演算法的關係,要麼你找到一些很內幕很獨家的資料告訴大家明天要打仗,選舉時,全世界都不知道他會勝出只有我才知道,這一類是第一類。第二類,我是一個很敢言的人,我不斷找這個世界的壞人,接著我要罵你罵你罵你,慢慢成為,無論你同不同意也好,用作消磨時間好像打機一樣,也是一種娛樂。所以很多KOL就會出現,慢慢整個世界就會出現了真實的和網上的世界,現在我們也不會說那個才是真那個是假,因為大家某程度上都是後真相,這就是我們現在世界的結構。

久而久之習慣了這種模式當然有種種的後遺症,譬如如果有很多朋友會刻意令自己變成內部人士,自然會做了很多本來是內部人士的事情,這是有一個偏差,如果純粹當是一個遊戲那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如果有很多朋友相信了那個資訊可能就會弄假成真,譬如說如果大家很相信某個資訊明天我們就要爆發一場革命或我們要做某個共同行為全世界一同去做,那些行為就不是假就變成真了,所以影響力就是這樣,當我們都很相信今次美國選舉選完之後會很嚴重,不能回頭,慢慢這樣的信念,就會化虛為實。

其實再看美國本地人就算你說今次這麼撕裂,對這兩個候選人有這麼不同的立場,絕大多數的意見都是認為無論選到那個也好我們也會接受的,拜登的追隨者見到特朗普當選或者反過來也不會革命,因為美國人還是相信制度就是說選了一個壞人,選了一個廢人,四年之後,我們也有糾正能力,這就是對制度的自信。如果你沒有這個自信即使選了那個整個國家會倒塌,你可以怎樣,那就要搞革命了,所以就算美國當地的民情也未去到這個程度,但你見到其他地方的網絡社會選完之後就會世界末日,這就是典型FOM0的後遺症。

另一個比較微觀的層面譬如說有很多很刻意要參與其中或者要製造論真的朋友做了一些建議,也有追隨者去做,這會對每人自己決定,都有一些影響,譬如說香港在後國安法時代,也頗明顯,都有很多相對稱作淺黃、偏中間的評論員刪除專欄或被人刪除專欄或是刪除了自己的專頁,我親身認識的,都有十至二十位,何況很多其他的朋友。慢慢香港互聯網的生態在後國安法的時代,只會更兩極化,有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意見會產生,因為大家都感到徬徨絕望和不開心需要宣洩,很想有一個很厲害的人或有一群很厲害的人,教我們怎樣做,最好就是看完一段影片就好像吃了一粒藥丸一樣,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明天一切如常。但不幸地世界不是這樣運作也沒有這樣的人或許我們還未遇到,那所以很多時很多的靈丹妙藥未必有用的,這個也是某種圍爐的程度。如果我們聽了某一點情報,真的去行動,可能對本身的安全,未必有最正面的影響,譬如過去的幾個月都有很多有爭議性的提議,來自網絡KOL牽涉到外國領事館或護照等等,裡面有很多的訊號,如果跟隨者去做可能對自身的情景沒有很大的改善。

1

1

在過去的幾個月,不同KOL都會提議一些切身的建議,譬如牽涉外國領使館、大使館、護照,同時間又見到很多出現了的投訴,類似的事件一定會無日無之,因為大家有這個需求,有這樣的需求就有這樣的供應,供求定律永遠都是準確的。但是到頭來的供求關係因為在於演算法人為地催生,演算法是會令到社會很撕裂的,產生對抗性的,亦都會造成圍爐的,我們很容易,會慢慢迷失了自己本來思考的模式。

那這個現象是否不能改變的,又不是,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是能幹的人,明白世間上這樣下去,終要找出路,譬如台灣這位政府內的電腦奇才,專門責負責數位改革:政委唐鳳(唐鳳-臺灣的自由軟體程式設計師及政治人物,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率領資訊技術團隊完成「囗罩實名制2.0」政策,因推出口罩地圖而被日本媒體封為「天才IT大臣」),他從前是一名駭客,完全熟識我們剛才說的演算法,他不斷警告這樣下去是不行,世界這樣下去是會出現問題,因此他在台灣就很想去研發一些新的演算法,我們現在看見到Facebook、lnstagram全部都要吸引眼球導致圍爐,不會有共識,即使是很有共識的群體,這樣的演算法,也要將你拆散成十塊。對一些像中共這樣的政權很喜歡這樣的玩法,因為撕裂是人的本性,而中國共產黨的起家就是矛盾論,你在電腦演算法中譬如說你認不認同新香港國安法下的管治模式,這是個矛盾,我喜歡哪一家餐廳的凍檸茶,這也是個矛盾,在演算法中,是分不出程度,這也是個矛盾。

1

1

如果純粹按那個公式做一段點擊率高的影片,我發現岳飛,原來是一個女人然後我們在吵架,可能比討論房屋政策更受注目,這就是典型用矛盾論定來控制社會的一個手段。(矛盾論:《矛盾論》是毛澤東最重要的哲學作品之一,事物的矛盾法則,即對立統一的法則,是唯物辯証法的最根本的法則。)唐鳳明白到這個問題,他明白這樣下去社會會撕裂,找不到共識,亦明白到好像中共這樣的政權也會用大數據演算法將自己威權統治深化強化。唐鳳想做的,是想研發一套新的演算法是說怎樣去促進共識,而不是製造撕裂和圍爐取暖,他的實驗其中一個就是v Taiwan(由其團隊開發,一個討論法規如何制定或修改的平台,透過彼此的意見交流,令目標產出符合各利益關係人期待,貼近實際需求的法規內容),就是在裏面做一些演算法,找不同人之間,都有一個共同之處,找這個共同之處,作施政基礎,例如uber發覺台灣人,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但中間是有一些共識,他們需要uber但亦需要一個license,即需要這樣東西也需要一種認受的存在,在這個前提下做新的政策,我現在台灣每日都在用uber。

類似這樣的共識,尋找的演算法,在全世界來說,現在當然不是主流亦很難取代facebook這一類的霸權youtube的霸權,所以我們見到很多注目的影片都不是我們最想觀看的影片,通常我們見到有意思的都是不受注目,這就是現象是不開心,但你看到世間是這樣走。可惜的是世間上只有很少唐鳳這類,人中的龍鳳是少見,平庸的人永遠是最多的,結論就是如果根據這樣的演算法自然就會高度撕裂美國選舉,自然聯繫到世界大戰、外星人入侵,任何您連繫到自己食住行的、安全,你也可以放進去,裏面就會有一種移情作用,他的關鍵字是可以幫助點擊率,但長此下去又怎樣呢,所以我們思考時也要問到底在這個時代飾演什麼角色,在真實世界做一點改變還是在自己的小圈子,一個很小很小的圍爐圈子但可以令自己生存。很多朋友第一天出道,想前者改變世界,但慢慢發覺真的很難,後者就相對容易,有我的小圈子、小天地、之後我有我的受眾,我就衣食無憂。但全世界慢慢下去,就會變了有很多很多很分散的小部落,他們之間也不需要溝通甚至刻意不溝通,因為對立才能繼續,這個現在網絡生態的現象,那到底唐鳳的理念有多能夠實行呢,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唐鳳的出現呢,在美國、在西方可能還會有,而在內地是威權主義,就算有也不是為了他的目的,而是剛剛相反,至於香港以前那位相關的局長,他的正職見過喬布斯,現在的好像連見都沒見過,那我們還能要求些什麼呢。

***謄本內容只反映影片創作者之立場,與燕子生命一概無關***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關於表態的幾點思考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能和球員一起成長的總教練才是真正的關鍵:談本季東區最大黑馬-紐約尼克隊【球隊觀察月報】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氣勢正旺的巫師能否逆襲賽爾提克?-附加賽球隊對戰分析︰東區篇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仍有機會不用打附加賽的湖人和賽爾提克-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3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巫師為何能再度崛起?溜馬到底怎麼了?-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2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