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蕭若元:深情對話 — 想不到,我要永別香港(上)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沈:大家好,我們今天就見到蕭生在旁邊,大家都知道此處並非香港,其實在台灣能見到蕭生是十分榮幸,亦十分感觸,因為從無想過蕭生般走溫和路線的人都要去到…可否稱為流亡?
蕭:都是流亡,對呀
沈:所以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這個時代,所以今次先想了解你的心路歷程,其實你過來台灣時並無想過真的會回不了香港?
蕭:沒有想過,去年太太就不斷提醒,要辦多一個居留地方,其實是她移民,我就依親,打算取得此處的居留證,以及這裏的健保是非常好的,到一月尾時我們的居留證已辦好,我們有段時間可以自由來台灣,二月頭時想到快要封關,就連夜過來,然後十日後就封關,一封關就不能回港,因為我一旦回港,作為香港人無法申請返回台灣,就一直扣留在此,後來國安法通過就是另一個故事
沈:如果命運可以選擇,你過來前知道可能以後不能踏足香港,會否都過來?
蕭:如果有國安法就被迫一定要過來
沈:這個真的值得探討,你為何會覺得有危險? 大家都在想,紅線會如何畫下,其實無人知
蕭:問題是你要知道,一個好好的比喻是,反抗最激烈的人會最先被對付,到那些人被消滅,就會對付溫和反抗的人,到溫和的人都被消滅,就會對付不出聲附和的人。到時不夠積極都不能接受,整個過程會如此,因為人治可怕之處,在於無法知道紅線會如何畫下,誰會被捕誰不會,現在黃之鋒仍可以自由活動,但快必卻被拘留一個多月,你無法明白,到底紅線在哪裡,你可否告訴我?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營運經費相當貧乏,敬請體諒我們投放少量Google Ads!

1

沈:所以你現時的想法是如無必要都不會回港?
蕭:對,香港的情況無決定性改變我都不會回港
沈:你認為你一生人還有沒有機會回港?
蕭:我正正認為我不會有命回港
沈:一生人都不會再有機會?
蕭:因為我認為習近平會比我長命
沈:你這樣…我們本想帶點正能量給網友,你認為香港是否還有廣義光復的希望?
蕭:這些希望是永遠都有的,世事永遠難以看透,蘇聯都會解體,但在可見的情況是沒有
沈:這一句相當了斷,我們每人都有不同的原因身處台灣,我經常想思考一個問題,我在台灣見到蕭生的感覺跟在香港不同,是一種很仁慈的長者的感覺,因為現時生活在台灣是比較慢節奏,但香港是十分之急速地忙碌,這裏最少比較悠閒,你會否鼓勵香港更多人過來?
蕭:要看看是哪些人,我認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需要而度身訂造(移民計劃) 現時BNO的情況,1月31日就可以BNO申請簽證,就有2種人很適合以BNO申請,尤其適合有孩子的人。因為…英國有些公立學校成績都很好,只要選擇良好的位置,可以在英國讀書,現在香港大學的情況,你已經不能來香港大學讀書
沈:所以你是打算在台灣長期落地生根,還是會再有其他居留地如英國、加拿大?
蕭:主要居留地都會在台灣
沈:那麼真是一個很大的決定
蕭:對,這是一個無辦法的決定
沈:因為剛剛在報導見到你賣樓,其實會否有一種可惜的感覺?
蕭:這非常可惜的,我本打算永遠不搬,那間屋我花了不少心思去裝修,更特意一拼買下樓下的單位,本來打算住到終老,作夢都想不到要賣樓
沈: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
蕭:對,是很可惜的事
沈:嘗試拉遠少少,最初你成為一個公眾人物,應該…我出生前你已是公眾人物, 到近年Youtube全世界風行,你最初有否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要流亡,最初大家發表意見時都很隨心,你什麼時候察覺有風險?
蕭:自去年反修例已經越來越危險,幾次都去到邊緣,幾次都去到邊緣,想到他是否捨得將香港打爛,答案是「是」,習近平覺得香港不會被打爛
沈:你在七、八十年代出道,又報過新聞,又拍過電影,都實都很多凶險的故事,現在回到看,是否現在更為凶險?
蕭:現在不是凶險,八十年代之後香港回歸,香港是有個可能性(面對凶險),當時聲稱有一國兩制,結果中國將香港大陸化,現在是證實了他將香港大陸化,這不是凶險,這是必然。自從2020年7月1日,舊香港已經隨風而逝
沈:你在70年代生活時,那時會不會都有類似壓力,我的藍絲媽媽經常跟我說,以前港英是這樣那樣,我並無經歷過,你如何看待那個比較?
蕭:那時候基本上,如果你去國貨公司購物,或者到大陸戲院看電影,說可能有特務監視你,其實並沒有,如果你家人在大公報工作可能就會

1

1

沈:特務?這個我要求證一下
蕭:應該要說是政治部,港英政治部,到底會監察什麼人呢,因為根本沒有人力物力去監察這麼多人,這句當然是廢話。但最少在大學並沒有政治意識的審查,我是大學學生會主席,我的下任就是馮紹波馮紹波就已經是國粹派,他們已經是贊成四人幫,都不會有人干涉。當時的香港大學是不會理會學生的思想意識形態
沈:在你的節目中,我能感受到你對香港有很深的感情,但其實你如何定義「香港」? 現在大家都會講: 「我愛香港」 ,其實「香港」定義上什麼?
蕭:如何說呢?香港是一個偶然的產物,在傳統中國人的基礎上用了百多年英國人的法治去將其「洗腦」後產生出的一種獨特文化,香港人因經常都在危機中或認為不穩定,或者要掙扎求存,我認為香港人可跟日本人比較,是世界上最勤力的人,跟大陸人是無法比較,我請過很多大陸人,跟台灣人也是無法比較,跟日本人就可以比較,香港人是不願放工的
沈:這個…我自己認為就像藝術品一般,由許多偶然的機遇組成
蕭:偶然的機遇造出來,而香港人是全世界最懂隨機應變的人
沈:以後可以怎樣?這件藝術品明顯已被打爛,亦無法黏合,香港人還有什麼出路?

1

1

蕭:香港人就變成猶太人一般,恐怕有這種傳統的香港人,在香港經過五年、十年會被連根拔起,流浪四方
沈:所以你會建議香港人未來的五至十年可以做什麼去傳承身份?
蕭:你要記住自己這套價值,去到不同地方都保留到相當的身份,等同於猶太人,我反而恐怕在香港是會絕種
沈:在香港的香港人不再是香港人
蕭:就不再是香港人
沈:你幾次提到猶太人,畢竟他們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一套幾千年的獨特文化,你認為香港的一套是什麼? 如何去跟其他的身份去分開?
蕭:我們是有一套獨特的文化,是完全不同的,香港人一思考,就是香港人的方式,一思考,「這樣會不會犯法?」,台灣人跟大陸人都不會這樣思考,可能會覺得一切都有人情可講,香港人會講: 「不可以這樣做,這樣是犯法的」
沈:是有一個法治框架,但會在框架內撐到最盡,就像僭建一般
蕭:對,一定是僭建,不僭建就不是香港人,可以僭建一定盡量僭建
沈:在法律框架下僭建港人特色,但這一套,我們更具體地討論,我們討論一下台灣,假設有一萬或十萬的香港人移民過台灣,他們如何可以保存自己身份?
蕭:你亦要融合到台灣社會,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在台灣做生意跟在香港做生意不一樣,如果年青人移民台灣最好是在台灣修讀半導體、電子課程然後從工業,一點問題也沒有,在台灣讀工業是相當好的,尤其是半導體工業
沈:台灣有台積電等等都相當重要,假如一個香港人移民,有數個選擇,你認為他們應該聚居在一起或者散居各地
蕭:我認為不要弄一個很大的香港人社群,很容易被人迫害,讓人認為是別樹一幟,但有時候都需要互相取暖,集中一下,都要組織正式或非正式的社群,
沈:這方面我們摸索中,例如…「香港會」,如何可以既有社群,但又不像唐人街般不理當地事情,界線如何訂立?
蕭:的確很難界定,我現時盡量…例如台灣的事務,就會介紹一下台灣的新聞,但很少會有強烈的意見,比較客觀地研究和了解情況,因為你生活於台灣社會,一定要欣賞台灣社會的優點,但都會批判其缺點,這個分寸非常難以掌握,別人會覺得你來到後又批評他們,但你不能完全去奉承台灣
沈:現在你設立了「香港會」 ,以你接觸的香港人,他們找不找到這個定位? 還是像以往移民退休潮什麼都不管?
蕭:我認識的人跟台灣人相處得不錯,認為他們很有人情味,年青人適應得特別好,在台灣讀書比在香港更開心,香港壓力比台灣大
沈:這個是重點,因為教育很重要,家長一定關心教育,黃絲藍絲都有共識
蕭:還有,台灣的教育特色在上課後,老師會用時間去輔導學生,跟家長傾談,會跟你保持聯絡提醒你注意孩子,對教育有熱誠,很有愛心
沈:如果是退休的一群,如何可以避免像去到溫可華、多倫多移民後就什麼也不管,只會飲茶食飯,有什麼正面的事可貢獻到社會?
蕭:我希望他們可以參加台灣一些義工…台灣叫志工的服務,台灣是有許多地方需要改善,可以提供一些意見
沈:例如你自己,你是打算退休、創業、事業的新高峰~
蕭:怎樣有事業的新高峰
沈:你看這裏多專業,我認為這裏很專業,裏面又人強馬壯,每天上載7條短片,對我說是天文數字,會否認為這才是人生中一個新的職業?
蕭:但到這裏已經完結,只是還可以經營多久的分別,我希望可以做多2年
沈:不止吧
蕭:到時候不會再有精力去做
沈:但你這個環境似是要大展拳腳,一會兒要拍些相回去,有沒有認真想過這是新的業務,台灣反而是個新的天地,帶動這邊的潮流
蕭:現在是夕陽餘輝,做多2年無論如何都要淡出,如果是開設新生意或者餐廳,都是開了頭就交予他人
沈:但例如Youtube,台灣這一年的podcast相當興盛,其他人莫說是抄襲你,是參考你的經驗,你全球…有多少億(觀看數)?7億?
蕭:觀看數?現在是10億多
沈:這些是一個紀錄,為何認為不能進一步發展

1

1

蕭:第一點是因為使用廣東話,在海外發展至此已到極限
沈:你有一隊人是做國語翻譯
蕭:對,我意圖打入國語的市場,我經常留意這個市場,海外國語受眾有五千萬人,如果最大的歌星就是周杰倫,其他的Youtuber,飲食的話就是李子柒,這兩位最厲害,但都是用普通話
沈:在網絡世界你很熟識網絡文化,你亦玩得,很多時候不介意和別人一起玩,這些都是要長年累月才養成的,如果做多2年就不做是莫大的可惜
蕭:這個世界永遠都是這樣,希望有人承接,以前幫我做節目的分散了許多,趙博(趙善軒)、于飛、林匡正,有很多人都從事類似工作,我希望慢慢能夠繼續發展
沈:容許我們天馬行空地設想,剛才的徒子徒孫都過來台灣,將整件事擴充發展,你曾經歷不同模式,曾經是一個「大台」,後來就個人化,他們全部過來就又一個「大台」 ,會不會化零為整,重新建設一件事
蕭:現在不會再有的「大台」 當日有「大台」只是因為入門門欖的問題,當時只有我會花費數十萬去購買器材及頻寬,當時未有Youtube,由我們自己進行廣播
沈:未必是過往「大台」那種形式,如果是數人組成個聯盟,有精品或導賞團,我認為不失為一個商業模式
蕭:可以一試,希望趙博他們過來可以試試
沈:因為許多朋友都想過去台灣,但找不到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大家都會開始思考,如何生存
蕭:我很喜歡過來開餐廳,香港茶餐廳很受歡迎,只是許多經營得不好,港式的事物相當吸引
沈:這裏都有數間茶餐廳,不太正宗,凍檸茶跟香港都不一樣,所以作一個總結,想為香港的朋友提供一些希望,來到台灣,可以參加一些並非單純圍爐但又聚集到大家的社群,我相信現在是在建設這個社群,去到最後給今時今日的香港人一個忠告,你說五至十年後會消失,如果不想離開,又見到這樣的未來,他們可以怎樣? 不高興,但又無能為力,這個問題相當嚴重
蕭:這個問題相當嚴重
沈:那可以怎辦
蕭:世界上只有兩種方法,一個是做徹底的順民,不要作聲,只要一日能夠繼續賺錢就繼續賺,但我不知道可以賺多久,我充滿懷疑,香港的經濟…如果特朗普當選,就有大問題,如果拜登當選問題就慢些來到,但最終都要面臨大問題,只是時間性問題
沈:那留在香港的同胞怎辦?
蕭:第一,你賺到錢就盡力賺。第二,如果你仍堅持自己; 就在某些情況下顯示你不合作或反抗的態度而不需付出極大代價,以保持自己的尊嚴,我就是不合作
沈:都很困難
蕭:對
沈:所以來到結尾,其實我見到蕭生真的很感觸,不應該是蕭生這種人流亡,這是不合理的,在台灣都見到許多舊朋友,廣義的手足,都認為是不合理,無理由在這裏見到他,但時代就是這樣,希望大家…
蕭:等於我也無想過在這裏見到你,難道你又在這裏流亡?|
沈:我來訪問你而已,我會回港
蕭:你會回港但你都申請移民
沈:我申請移民很久,這個可以繼續討論,在我們的年代,是比較流動自如,我媽媽那一代很不喜歡這一套,要我阿媽搬走,她會極度痛苦,我知道她會聽,所以我不再講,我們本來就習慣流動,但你要我不回香港我做不到,無論如何或有什麼風險,我真的不想不回去,所以看看回到去有什麼後果。今日多謝蕭生

***謄本內容只反映影片創作者之立場,與燕子生命一概無關***

1

IMG_1410.PNG

在囚手足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並寄到在囚手足手上的長期計劃。

你唔需要使用真實身份同披露自己地址就可以同手足做筆友喇!

立即登記成為筆友啦!話俾在囚手足知我哋無忘記佢!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關於表態的幾點思考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能和球員一起成長的總教練才是真正的關鍵:談本季東區最大黑馬-紐約尼克隊【球隊觀察月報】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氣勢正旺的巫師能否逆襲賽爾提克?-附加賽球隊對戰分析︰東區篇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仍有機會不用打附加賽的湖人和賽爾提克-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3

後撤步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巫師為何能再度崛起?溜馬到底怎麼了?-季後賽&附加賽排名戰況報告Vol.2

後撤步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