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陳同佳未能到台灣投案,誰之過?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時政類 | Mar 13, 2021

此影片謄本由燕子生命製作

★非作商業用途,本檔案版權歸版權持有人獨有★

香港去到今時今日這個境況﹐跟去年的逃犯條例和陳同佳案自然有很緊密的關係。陳同佳案已經發生一年,這名人士現在仍在香港自由行走亦是一個自由人,究竟他會唔會來到台灣自首。

在台灣期間我們都見過台灣相關的朋友和官員,有不少人處理過陳同佳案,我們聽過他們的理據,大家在新聞媒體上亦聽過特區政府的理據。特區政府就說台灣這邊政治化操作,沒有最基本的法治概念,所以是不對的,特區政府才是正確。我們可以了解一下,陳同佳來不了台灣,到底是誰的責任。

在開天闢地的時候,整件陳同佳案的爭議點就是特區政府認為這次不同以前的一次性做法,不可以單獨理解這件案,要一籃子整個條例修訂所以才有逃犯條例。台灣這邊的說法是以前香港台灣雖然沒有這個條例但有一些一次性安排,大家可以單對單處理個別案例的犯人移交,所以台灣認為不需要逃犯條例,何況當局認為這個條例矮化了台灣、一中原則等等。這是不必要地政治化,本來可以簡單地解決,這就是台方的理據。

下載檔案

下載檔案

1

1

所有資料非作商業用途,若有內容侵權,請即通知我們移除。

1

現在表面上逃犯條例已經沒了,有些更厲害的出現了,這個是後話。特區政府現在就要檢討自己處理方式的問題,如果特區政府要解釋最初為什麼要立逃犯條例就要證明為何當初不可以讓陳同佳到台灣,否則當時為何不直接讓他過去。所以第一,特區政府的立場要合理化逃犯條例的初心,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台灣方面一定不認同這個制度如何可以自圓其說,特區政府就委任了管浩鳴牧師,身兼巿政協的人士,希望這是變相非制度化的制度。如果跟台灣關係好的話希望台灣會找這邊的宗教人士跟管牧師對口,就可以用民間的方式把陳同佳從香港送過去,台灣方接收,繞過官方的行政障礙。但台灣已表明不贊同這個做法,第一,他們不認為管浩鳴牧師是德高望重的宗教人士,亦認為他基本上是一個政協。

第二,他們也不認為要這樣迂迴處理,管牧師不是律師,為何陳同佳不能自己處理,這個中間人身份台灣是不認同的。所以台灣官方立場很簡單,他們歡迎陳同佳投案,但要通過單一窗口就跟特區政府說明來龍去脈。現在事情就卡在這裏,因為台灣不批自由行簽證給陳同佳,陳同佳通過管牧師申請簽證,申請失敗。特區政府就說台灣這是政治化操作,到底是哪一方政治化操作呢?

在台灣角度其實可以簡單處理,如果你是台方負責簽證批核的官員,如何批核陳同佳的簽證?簽證需要一個名目,即使是兩地關係最密切時,有落地簽證時沒有疫情時也要一個名目。陳同佳的簽證性質是旅遊?商務?探親?學生還是其他?無論選哪一項都不恰當,因為他是來投案,換而言之如果你是台方簽證批核官員,你看到這個眾所周知的殺人犯而且在台灣檔案中他是個逃犯,逃犯來申請入境,他在簽證上填旅遊、探親、升學都是不合理的,誰才可以負責在他的簽證申請上蓋章呢?

官員是沒有這個權力的,因為都不是合理的入境理由,所以簽證申請表上沒有這個理由,自然需要特事特辦,要通過共同協作的窗口。陳同佳經過這個窗口入境,名正言順來投案,才會有適當的安排,平常的自由行安排是不適用的,這個是不是故意留難呢?如果你是台灣方相關官員,你沒可能在他的簽證上蓋章,官僚就是官僚,程序就是程序,規舉就是規舉,法律就是法律,這個特區政府也常提到。

第二點就是如果你是台方陸委會負責這個案件的人可以想像,即使你給陳同佳批了自由行簽證,到時會發生什麼事呢?他在香港候機室是一個自由人,可以大搖大擺的上機,在候機室會否引起轟動呢?上了飛機,乘客明知這裏有個殺人犯一定會感到慌張,譬如在以前,葉繼歡坐在你身旁,你會擔心他會不會襲擊你,會不會劫機,安全受不到保障會不安。乘客覺得不安可以投訴,可以拒絕登機,可以要求賠償等等,這些是否台灣當局負責呢?萬一真的出事,逃犯真的劫機,這個風險由誰承擔?

所以這樣推敲的話台灣更加沒誘因以自由行方式讓陳同佳入境,因為中間的風險難以承受。在航空公司的角度,如果台灣批了這個簽證,航空公司有沒有權力拒絕讓陳同佳登機呢?如果讓他登機,像剛才所說,旁邊的乘客和其他人不安的補償或者要取消航班,這些費用該由誰負責呢?反過來說如果拒絕陳同佳登機會不會有其他政治問題讓這家公司受罰呢?所以怎說也好,自由行並不是一個恰當安排。

1

1

正確渠道其實很簡單,需要做幾件事,陳同佳,台灣的逃犯,香港的自由人,登機後要確保航空公司的安全、其他乘客的安全,必須要兩地政府合作,譬如特區政府必須確保這個人到登機前都受控,否則引起恐怖這個責任由誰負責呢?反過來,台灣亦有責任安排人手陪他登機,當然香港台灣不能跨境執法,但如果有台灣人員以民間身份陪陳同佳登機在他前後左右,起碼可以對其他乘客有保障,甚至可以封了他附近的座位令其他乘客不受影響。

這些就是要商討的事,畢竟台灣人員用民間身份陪他登機根據現行國安法也可以把這個定為實質的跨境執法。也是挑戰一中原則、危害國家安全。如果台方人員想把事做好陪他上機以免滋擾乘客,但因為兩岸關係或港台關係差或者國際關係差再拉上港區國安法這自然不是任何人想見到的。所以要有默契,那港府願不願意有這個默契呢?或者在飛機上要封多少座位還是要包機,這些費用由誰負責呢?沒理由要台灣付全責,台灣已經做好自己本份
陳同佳來投案愈搞愈大,為什麼還要台灣包底?如果因為安全包機是天價數字,由誰付帳呢?特區政府會否承擔部份費用呢?這些都要要商討的事,不經商討就要陳同佳自由行投案,是真正不符合法治倫理。

1

1

問題就在這裏,對特區政府來說,如果根據特區政府那比較奇怪的邏輯,如果參與了台灣這個窗口好像承認了台灣政權,好像承認了台灣不是中國一部份,好像很擔心這些事。但台灣方的窗口很簡單,你願意談就跟你談這些細節,至於本來很敏感的那些主權問題,我們看到台方的文件並沒有提及,特區政府卻不停說,不能這樣做⋯⋯

1

1

其實這宗案件應該相對簡單,以前有很多類似案件都可以簡單明確地解決,為何只有在這個時代才不能解決?是誰不必要地把事情政治化?來到最後想補充一點,陳同佳案是一個悲劇,死者父母至今仍在承受喪女之痛。大家都很希望能盡快解決亦不希望陳同佳在香港存在,始終解鈴還須繫鈴人,都要有這個人出現。

其實根據現在這個做法繼續用管浩鳴牧師這個已廢武功的中間人,台灣已表明不接受,還有什麼好處呢?繼續把陳同佳困在香港,困在安全屋,不讓他自由活動,但名義上仍是自由人亦不讓他使用那個窗口又有什麼好處呢?

如果陳同佳不理特區政府或管浩鳴牧師意見自己走到台灣窗口,其實又會有什麼效果呢?如果他有這個權力又為何不實行呢?來到最後,其實把這件普通的事情政治化確實是一個不幸,我們回看國際關係倫理,如果陳同佳明天再申請簽證,通過管牧師申請簽證,自由行簽證,假若台灣真的批准申請,這個才是法治崩壞。

如果特區政府認為這個才是恰當安排,一個逃犯由請自由行去旅遊正常登機,不理周邊人士安全也不能跟台灣方的默契就這樣推他走,這個是不是負責任的做法,又是否在構築人類命運共同體呢?

***謄本內容只反映影片創作者之立場,與燕子生命一概無關***

1

IMG_1410.PNG

牆內能夠接觸外間資訊的渠道寥寥可數,Youtube 機頂盒為每星期從 Youtube 上挑選不同種類的專題影片並製作成謄本、印刷成信件的長期計劃。

其他最新謄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Maybe Someday 搵日啦》張蔓莎作品|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試映劇場《親愛的》 |試當真

試當真Trial & Error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冰戲富​ 🕹S3E6】試咗先講の大挑戰 💪🏽 尷尬極限!講咗就要做 😈|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娛樂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得個講字!】辭職就快啦!唔好得個講字!#Shorts |Pomato 小薯茄

Pomato 小薯茄 | 劇場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JwMZvw

《神棍雙妹嘜》

FHProductionHK | 娛樂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