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下文宣遍地開花計劃脈絡 重建社區文宣

相信大家都見到依家街上嘅文宣少左好多 資訊亦都唔夠新

以往大家做文宣嘅形式係自發同非系統性

加上依家做文宣落單好易俾人拉 或者俾藍絲打

所以我地呢群人希望將我地一直做嘅一套野推出去

希望我地可以將一套有效嘅文宣方法推廣出去 更多嘅手足學識我地呢套野

手足們可以係一個安全高效嘅環境下 十八區文宣重新開花

首先 戴返個頭盔 我地絕對絕對唔會貼文宣或者貼野係街 因為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係犯法嘅 即使我地係網上講要貼文宣都係犯法 OK?大家明白就得 大家都唔好做犯法野

首先同大家講一講我地做文宣嘅五個要點



系統性:統一、簡潔、最新及定期地進行地區文宣工作

目標性:清晰定立每次行動的目標,達成即散

機動性:高效極快速地完全地區文宣工作,避免被捕

人數多:以人數達到高效且避免出現單落被攻擊的情況

保密性:保密原則優先,避免被捕被襲擊


系統性:

我地要將自發被動非系統性嘅文宣工作轉變為主動性系統性嘅文宣工作。我地會每隔三幾日就揀一啲最新嘅文宣資訊出黎,訂立清晰嘅框架去每次設定同執行。而且我地要做到統一同資訊嘅流通,包括一個完整嘅workflow 實際落手做文宣只係其中一環。我地會用一條完整嘅value chain去系統性咁做。


目標性:

每一次行動都會有清晰嘅計劃同針對個目標,點做、係邊到做、邊個做、做啲咩、要幾多人、幾多錢等,成個流程要有清晰嘅計劃。由於依家好多鬼又好易俾人拉,負責Part A嘅人唔會同Part B嘅人接觸到,Part B嘅人唔會接觸到Part C。最重要係,做完即刻散。

咁依期我地會有咩目標要做文宣呢,首先大家要明線下文宣嘅對象係咩人,係我地呢個同溫層以外嘅人。三個方向:立法會、警暴、政府。


機動性:

點解成日有手兄俾人拉俾人打俾人斬,因為唔夠快。

就好似黑社會斬人咁,你係條街到俾D仇家見到 人地都要時間吹雞集人。

你係佢D人到之前走左,佢仲點斬你?

呢Part對於成個行動太重要,所以大家明呢個道理就夠。


人數多:

承上,大家手就得兩對,點樣可以做得快?

一:做少D

二:人多好辦事

我地選擇後者,但同樣因為太多鬼,我地只會搵可以驗證身份嘅大學生,而且要一個拉一個。值得一提係我地絕對會捉鬼,唔好睇少我地捉鬼嘅能力。但要做到系統性咁去做 需要大家真係幫忙。我地講嘅人多唔係幾廿個人去打仗咁衝出黎,搏拉咩真係。十幾人is enough

一個人做要一個鐘,兩個做半個鐘,十個人做五分鐘三分鐘就得。

保密性:

行動前無人知個計劃,兩個環之間都無需要任何接觸。

唔單止係落手做 由第一步in-bound logistic已經要保密

有人會話我自己印完落街痴都得,係你咁做無問題,我地都支持

成效同效率係大家做之前要諗嘅野

一個人做有成效但無效率 一個唔好彩俾人拉埋得不償失

加上好多人唔肯真係落手做 咁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地或者其他願意落手做嘅人

我地遲D亦都會搞文宣展 希望大家支持


我地有時行街見到D文宣會影低分享俾大家,可以上我地個網睇下

https://www.swallowlife.org/blank-3

最後我地現階段需要三樣野

第一:人,大學生 願意一齊繼續為場運動付出 又可以叫得郁身邊朋友嘅

第二:物資:3M噴霧膠 海報 紙 甚至捐部printer俾我地都唔介意

第三:錢:我地現階段重心係文宣,因為成效最快見到 但除左文宣我地仲有其他project做緊,希望可以支持下

如果你又唔肯落場,又唔做文宣,又無能力支持我地嘅,幫手轉發呢篇文出去,幫我地搵D有心人幫手!


介紹返我地,我地叫 燕子生命 Swallow Life

我地嘅存在係要起碼做未來嘅十年 無錯係十年 可以上我地個網了解返 唔係到阻咁多位

我地有3大project做緊

1. 抗爭十年助學計劃

2. 黃圈互助工作計劃

3. 文宣全港大行動

有興趣可以上我地個網了解多D,捐款捐物資都可以上去睇下

http://swallowlife.org

都可以上我地網站睇返我地寫嘅文了解我地理念

同伴們受刑後重返校園有幾難?:[url]https://bit.ly/2UqRb61[/url]

文宣對延續抗爭的重要性 1.0:[url]https://bit.ly/2QP9CPo[/url]

聯絡我地:(幫手like個Facebook page同IG thx)

Telegram:https://t.me/swallowlife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wallowlifehk/

Facebook:https://bit.ly/33OkrXn

重申多次 要查我地身份好容易 各位手兄唔好搏衰我地

我地唔做犯法野 國安大人警察哥哥唔好拉我地

最後係我地嘅宗旨:

我們希望十年後,當最後一位因暴動而判囚的同伴出獄時,亦有一群人支持他的人生。